小说者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龙族之开局上了那辆迈巴赫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章:九婴:一加一等于几?

第三百四十章:九婴:一加一等于几?

        陈鸿渐挑了挑眉:“所以,你的最终拷问又是什么?”

        那赤金色的巨大眼睛缓缓道:“对于不同的人来说,这个最终拷问的问题都不一样。上一个解放了这份力量并或者离开这里的,是个小女孩。我问她‘当观察者消失的时候,被观察到的世界是否一并消失?’”

        陈鸿渐瞪大了眼睛,居然还有这种偏哲学的问题?

        似乎是看出了陈鸿渐的不解和疑惑,赤金色的巨大眼睛还为陈鸿渐深刻地剖析起了这个问题,    语气缓和,就像老师为学生解惑一样。

        “世界的呈现总是在某个观察者的意识里,不同的观察者感受到的世界完全不同。犬类无法分辨颜色,在它们的意识中世界是黑白的,但它们的世界里充斥着细腻的气味,海豚的听力范围远远超过人类,与其说它们在海中遨游,不如说是在声音的浪潮中飞翔。犬类看不到人类意识中的彩色世界,    人类也无法感知海豚们脑海中的世界。如果世界上最后一只海豚死亡,    那么海豚的世界是否也会永远消亡?”

        陈鸿渐嘴角一抽,瞥了那赤金色的巨大眼睛一眼,低声骂道:“你有病吧?”

        那赤金色的巨大眼睛也没有理会陈鸿渐的谩骂,继续讲述着和那个小女孩持续了两天两夜的辩论。

        “最后那个小女孩引用《金刚经》中的一句话说,‘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也就是在说人的根本自性可以无所执而自然生,心无所住,心就与世界成为整体,观察者即使死去,意识也是跟巨大的世界融为了一体,因此世界永存而观察者也永存。如果把世界比作一张琴,观察者如果执着于自己的感受,    那么捕捉到的只是琴弦上散溢出来的某些音符,    放下执着,观察者就会觉察到那张琴的存在。”

        “所以,你准备好接受最终的拷问了吗?”

        陈鸿渐深吸了一口气,    这个赤金色的巨大眼睛的话痨程度实在令他有些……

        它口中的小女孩就是娲主,他很久以前就找娲主已经了解过相关的情况了,可没想到这货居然比娲主口中描述的还要话痨,真就是被封印了千万年而变成了话痨吗?

        陈鸿渐不打算迁就这个烦人的家伙了,暗金色的甲胄凭空出现在了他的身上,昆古尼尔随着右手的虚握而主动躺在了他的手心之中。

        金色的枪尖直指那赤金色的巨大眼睛,陈鸿渐双目微眯淡漠地说道:“九婴,我相信你可以把我困到你的力量和意识彻底消散。”

        那只赤金色的巨大眼睛正是九婴所化,当年的大羿杀死九婴,被当时的娲主将其封印在当年大羿那柄在于九婴交战时断裂的名为断龙台的炼金刀剑之中,慢慢地消磨它的力量和精神,而那柄断龙台也成为了襄阳周家的信物,却非武器。而陈鸿渐则问娲主要来了这柄襄阳周家历代家主身份象征的断龙台,算是做了一手保障,但他没想到九婴被关了千万年竟然变成了一个话痨。

        “我也问你个问题好了。你看,昆古尼尔,这柄刚刚才干掉你曾经的主子海洋与水之王双生子之一的塞德娜的命运之枪,你说它能抹杀掉一头曾经的三代种的灵魂吗?”

        九婴沉默了,整片空间都陷入了死寂。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陈鸿渐都有些不耐烦地挥舞着手臂,    就像是运动前的热身运动,    九婴终于再次开口了。

        “规矩就是规矩,    如果轻易被打破,那怎么还能叫作规矩?”九婴的声音变得十分肃穆而庄严,甚至还带着一分严厉,“认真听好我的问题,我只说一次。你的最终拷问题目……”

        陈鸿渐没有理会九婴,只是自顾自地摩挲着昆古尼尔的枪尖。

        “回答我……一加一等于几?”

        陈鸿渐一愣,一加一等于几?

        他面色古怪地看向九婴,那一副庄严肃穆的模样,应该不像是在放水吧?旋即他面色不善地看向九婴,准备好投掷昆古尼尔了。

        什么?这个问题是送分题?

        别逗了!

        这种看似最简单的问题中反而隐藏着最终极的奥义!哥德巴赫猜想就是研究“1+1”的,也就是说“一个偶数能表示成一个质数加另一个质数”。大数学家陈景润研究了一辈子,也就只证明到“1+2”,即“一个偶数能表示成一个质数加另一个数,而这另一个数的质因子不超过两个”。而“1+1”的问题在他来到这个世界前,都没有任何人能够证明出这个世纪难题,你居然拿这种问题来质问我这个前世高数都差点挂科补考的数学学渣!

        又或许这是什么人类并不知道的数学概念,比如前世那个科幻微电影《隐匿的数字》,不就是说一个3和4之间存在一个未知的整数bleem,也被认为是进入四维空间的通道。电影中解释人类从来都无法发现那个数字是因为一旦发现了bleem,四维空间就能对那个人开放了,时间和空间对他来说都是可以轻易跨越的,可是在他找到那个数字的时候也会卷入命运的漩涡……

        总不能真是这种类似的概念吧?

        过了一会儿,陈鸿渐又觉得可能并不是什么数学问题,毕竟娲主当初使用断龙台时回答的好像是哲学类问题。难不成跟《道德经》里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有关,问题是他对《道德经》哪有什么了解,不过就知道这么一两句耳熟能详的句子罢了。

        不过,冷静下来后,他想到了一个问题。

        老子为什么要回答你所谓的最终拷问?

        不配合就嫩死你!

        陈鸿渐握着昆古尼尔的手向后伸去,作出要投掷昆古尼尔的姿势。

        那仿佛古钟般的声音再次传来,声音中似乎还带着一丝慌张和恐惧:“喂,你还要再听一遍题目吗?我问你一加一等于几!”

        陈鸿渐面色古怪地看向九婴,露出狐疑的神情,竖起两根指头:“二?”

        “答对了!恭喜你通过了最终拷问!你可以带着我的力量离开了!”

        九婴欢呼雀跃着,仿佛即将送走什么恐怖的怪物。

        陈鸿渐嘴角一抽,他还以为九婴多有骨气,结果就真是问一加一等于几……但是,九婴还是在耍小聪明糊弄自己离开。

        “你觉得我这么好愚弄吗?”

        断龙台之中封印着九婴,使用断龙台的人只要通过了这所谓的最终拷问就可以借助九婴的力量战斗,但断龙台中蕴含的力量对于他来说不过九牛一毛。

        全盛时期的九婴如果没有言灵·九婴的话,也不过是头普通的三代种,尽管在龙族之中也是王爵,但对于他来说不过就是抬手间便能抹杀的小卒。而他使用断龙台的原因也只是为了向九婴询问言灵·九婴的破解方法,否则他根本看不上九婴。

        九婴没有说话,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糊弄过去,只是拖延时间而已。

        陈鸿渐看不见外面的战况,但是它可以通过自己寄宿着的断龙台看到外面的场景。言灵·九婴形成的九条蛟龙正在肆虐,那有史以来最强的言灵·九婴压着耶梦加得、芬里厄他们打,纵然他们全力以赴也不过是苦苦支撑。

        一旦言灵·九婴形成的九条蛟龙彻底击败了耶梦加得和芬里厄,那么陈鸿渐也必然会因为意识不在体内而死亡,最终意识也消散。而它,绝对会被西拉殿下发现,从而重获自由!

        “给你三秒钟,不交代出言灵·九婴的破解方法,这柄昆古尼尔就会将你的灵魂彻底撕裂。”

        “不要觉得我不敢杀你,没有你,我们也不会死。两位大地与山之王外加上我的力量,顶着透支的风险强行张开一条尼伯龙根通道逃生还是可以做到的,无非是休养个大半年的事情而已。”陈鸿渐竖起三根手指,双目微眯,紧盯着那只赤金色的巨大眼睛,“现在开始计时。”

        “三!”

        陈鸿渐重新摆出了投掷昆古尼尔的姿势。

        “二!”

        那只手臂向后拉伸着,手臂上的肌肉微微隆起,昆古尼尔上的灿金色光芒愈发明亮和闪耀。

        “我说!我说!我说!”

        九婴最终还是无奈地选择了说出言灵·九婴的破解方法,毕竟不说一定会死,而说了也就是继续被封印而已。都被从华夏的上古时代封印到现在了,它自己都记不清有四千年还是五千年了。起码被封印在断龙台里还能继续活着,偶尔还能遇见几个向它借力量的聊聊天,运气好还能抓住几个陪自己唠嗑唠到意识消散。

        所以,为了它的小命,只能对不起西拉殿下了。

        至于忠诚?

        能让它苟活吗?

        它要不是怕死就不会发明言灵·九婴了,更不会被封印,而是直接选择自尽。

        更何况,从情感和血脉上,它对塞德娜也许还有几分忠,但它可不认可西拉这个成天想着复活尼德霍格的家伙。

        尽管黑皇帝尼德霍格说龙族中的至尊,类似于万龙之祖的存在,但从龙族大祭司白王伊邪那美算起,四大君主、次代种再到三代种,再到人龙杂交的混血种,就算是尼德霍格和人类或者哪头小母龙生育出的初代混血种和因为没有“权”与“力”因而只有次代种实力的龙崽子们,没有一个喜欢尼德霍格,除了西拉这个兆亿中也无一的白痴才会真的傻乎乎地相信尼德霍格并发自内心地爱戴祂。

        他们对尼德霍格只有敬畏之心,而无爱戴之心

        什么叫敬畏?

        既敬重又畏惧。

        面对那几乎可以横扫一切敌人的力量,龙族都想祂的面前表现得恭敬而尊重。但大家也都畏惧着尼德霍格的力量,因为祂太强大了,强大到大家都不敢反抗祂,强大到令人担忧这股力量某天会不会被用在对付自己的时候。

        龙族基因里蕴含着“暴力”基因,它们天性残忍好斗。而尼德霍格作为其中的佼佼者,性情残忍,喜怒无常,因为各种理由被尼德霍格杀死的龙类不在少数,所以每个人都感觉头顶悬着一柄利剑,犹如人类的故事中的那柄达摩克利斯之剑。

        达摩克利斯纵然再享受成为国王的感觉,坐在那上方仅用一根马鬃悬挂着利剑的王座上,也立即失去了对美食和美女的兴趣,并请求僭主狄奥尼修斯放过他,他再也不想得到这样的幸福生活。

        龙类也是一样,纵然它们享受着至高无上的待遇,但头顶却悬着一只随时会落下并且一击致命的龙爪,没有任何龙类会觉得幸福。

        因此,九婴对于这位想复苏尼德霍格的西拉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好感和忠诚。

        再者,它已经从言灵·九婴之中感知到了利维坦和贝希摩斯的气息,连它们都能被拿来献祭,它九婴又有什么资格能不被西拉在某些时刻当做弃子放弃呢?

        被封印在断龙台里也不过是无期徒刑,而且根据它的估算,自己的意识至少还需要个几万年或者几十万年才能消散,它干嘛要冒着随时会被敌人和自己人捅刀子的风险去拼一把?尤其是在陈鸿渐现在就可以干掉它的情况下。

        想通了这件事,九婴的积极性也忽然暴涨,像极了电视剧里那些主动给鬼军带路的二狗子。

        (4061字)

        ………………………………………………………………………………………………………………………………………

        ps:断龙台这把剑我在第三百三十三章描述陈鸿渐的时候提到过一点:而一道身影则从芬里厄巨大的龙首之上径直跳下,没有龙翼,也没有龙鳞,只有一枚金色的头盔、一件暗金色的甲胄和一条暗蓝色的风氅,腰间和背上各背着一柄剑,全身溢散着暗金色的淡淡光芒。

        我想,并没有几个人注意到了背上的那柄剑,而断龙台的来历也是江南原创的,来历大家可以上网搜一下。

        pps:有书友在群里问及可能令人抑制不住某种冲动的番外的事情,最近肯定是没什么时间写的,肯定要等完结之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