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东京阴阳师物语在线阅读 - 184 归于来处

184 归于来处

        从记载来看,平安时期的道摩法师芦屋道满是一个极度高傲的人,也正是因为他的高傲,他从不会对自己做过的事情撒谎隐瞒。

        当然了,在良守不久前和对方的接触中,他有些怀疑或许这并不是什么高傲,而是芦屋道满的的确确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或者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也许在他看来,那些施法害人邪术作祟都是值得引以为豪的东西,所以她根本就不用隐瞒。

        但是不论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芦屋道满不承认的事情,    真的就不是他做的。

        如果这一切不是自己见过的“芦屋道满”所为,却又是“芦屋道满”的手段,那么答案自然而然地就只能指向了那个“店铺的芦屋道满”。

        虽然完全搞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两个甚至更多的“芦屋道满”,但是事情的真相或许就是如此。

        事情发展到现在可以称得上是扑朔迷离。

        雪希希望自己参与,夏彦被人指引着希望自己参与,甚至现在就连“芦屋道满”都主动现身透露出希望自己参与的情况。

        这很古怪,甚至可以说是古怪到了极点。

        以雪希在面对酒吞时所展现出的能力,良守早就明白她真正的身份地位不可能仅仅只是一个保姆,只不过大家都默契地没有继续追问,但是,这是不是也意味着雪希从某种程度上可以代表御门院家的态度?

        夏彦已经坦白他就是被要求拉自己进这趟浑水,作为贺茂久雄之子,能够指使他的人又有多少?

        至于芦屋道满,他既然说了做了,那代表的自然就只有他自己。

        于是,御门院,贺茂,芦屋道满都希望自己参与其中?

        自己的地位是不是有点高得离谱了?就算是如酒吞所说,自己此前已经积累了不少“气运”,也不能够被重视到这种地步吧?

        想到这些,他忍不住长叹一声。

        与其说是被重视,    还不如说是被人推着在往前走。

        当然了,现在叛逆中二地说什么“不想被人操纵”,“你们要我怎么样我偏不”般地闹情绪甩手不干自然是可以的,可是这样的后果,大概就真的只能止步于此终生做个小卒了。

        “终究是要先顺应才能跳出其中啊……”

        这么想着,他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类似于装护身符的小袋,将自己从屋内找到的十二根细针装进去中,扎好袋口后又将挂绳系在那根从松树上找到的大针上。

        握住袋子将长针自然垂下。

        “归于来处……”他轻声念叨。

        伴随着良守的咒语,原本自然下垂的长针慢慢平行于地面地立了起来,如同指南针般滴溜溜转了两圈,然后定下一个方向。

        顺着长针的指引,良守小心地前进着。

        “啊!”他突然惊呼一声,握着小袋的手慌张松开。

        “叮~”寂静的深夜中长针落在地上的声音清晰可闻。

        看向自己的手掌上正往外渗血的小孔,又看了看地上好像炸毛此为一样从袋子里刺出的针尖。

        “果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吗?”良守一边去除纸巾擦拭手上的血,一边想。

        能被芦屋道满称为芦屋道满,果然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被自己抓到。

        摇摇头,良守捡起落在地上的小袋和针,火苗窜起,    十三根针在火焰中化作道道黑烟最终消失不见。

        “只是警告,没有和我继续斗下去的意思,的确是芦屋道满那种‘我接了这活,也尽力去做了,如果受害者找人破了我的术,那事情就到此为止’的行为模式。”良守很清楚对方给自己这个“小教训”的意思。

        “虽然不出意外早晚要对上,但是至少这次的目的算是达到了吧……”虽然早有准备,但被人轻易破去术式后良守也不打算继续头铁,“也就算是见面打个招呼吧。”

        ……

        坐在教室里,良守单手撑着脸无聊地盯着讲台上侃侃而谈的高桥青井。

        他没有像平时一样看自己的“课外书”,当然也完全没有听进去老师的讲课。

        事情虽然解决了,香织一家在毛羽毛现离开后也很快恢复了健康,可是,那个“芦屋道满”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么多天来,良守一直在查找典籍想要弄明白为什么会出现两个“芦屋道满”。

        他不是没想过有一个芦屋道满是假的,可是,如果有一个是冒牌货,那会是谁?

        是自己见过的?

        良守拿不准,他很难给出实质性的证据,但是,回想着自己见过的那个脏兮兮老头,他就莫名其妙地有一种肯定,这就是芦屋道满。

        那店铺里的是假?

        也不太对劲,如果自己见过的是真的,以芦屋道满的性格,会开开心心地承认有人冒充自己的名号?不,都不能说是冒充,甚至是他很乐意去承认有人“冒充”了他。

        这合理吗?

        真要是有人冒充芦屋道满还被本尊知晓,下场恐怕会非常凄惨吧?

        如果一定要以“芦屋道满只能有一个”为前提进行推理,那么最合理的结论大概是,不论哪一个都不是芦屋道满。

        可是……

        这就跟没有答案一样,或者说根本毫无意义。

        所以,真正可能的答案只能是承认芦屋道满或许真的不只有一个,甚至结合自己从那个见到的芦屋道满处得到的信息,可以推测出每一个芦屋道满都是完全独立互不相干的个体。

        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良守查了自家保存的很多记载,也没能找到一个能让人“化作多个”的术法或者先例。

        总不能说芦屋道满是个精神分裂吧?

        这种烂到极致只有不入流编剧才能写出来用来解释无法解释问题的剧本怎么可能出现嘛?

        不知不觉就这么混到了下课。

        良守翻出手机看了眼消息。

        嗯,雪希倒是给自己回话了,不过答案也很肯定,即便是御门院家的记载,也从未见过能真的让一个人变成多个完全独立个体的术法,就算是有的妖魔真的可以分作多个,但其实也共享了一定的思维意识,反正不论如何,刨除掉远古神话传说中真正的神明,只要是一化为多,彼此之间总会有密不可分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