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全球轮回:我的身份有问题在线阅读 - 第270章 张放骂王蔼,绝杀的伏笔!

第270章 张放骂王蔼,绝杀的伏笔!

        “呦!我当是谁呢……”

        既然王蔼一冒头便出言不逊,张放也是压根就没打算惯着他。

        虽然说,对方已经是一百多岁的人了。张放作为晚辈,理应尊老。但在张放的字典里,对那些为老不尊的家伙,却从来都没有讲文明懂礼貌的习惯。

        目光挑衅似的落在对方那堆满了褶子,可以夹死蚊子的老脸之上,张放阴阳怪气的说道:“这不是老王八……哦,不好意思,嘴瓢了,一不小心把真心话给说出来了。这不是十佬之一的王蔼吗?”

        “嘿嘿,你号称德高望重,应该不会与晚辈计较称呼上的一点小问题,没错吧?”

        “小畜生,我懒得和你计较这些。”王蔼强压怒火,沉声说道:“快放了王并!否则的话……”

        “住口!”不等王蔼把话说完,张放的语气猛地变冷,跟着就这么一只手提着王并,一只手指向王蔼的鼻子:“皓首匹夫,苍髯老贼!我特么是不是给你脸了?”

        “你让我放人我就放人,你以为你是什么玩意儿?”

        “不怕告诉你,在我眼里,你就是一个老王八,老混蛋,老杂毛!今天晚上睡着,明天就不一定醒不醒得来了,还在这里跟我装大尾巴狼,还以为我会给你面子?”

        “真是瞎了你的老狗眼!”

        张放这一连串优美的普通话出口,顿时气得王蔼浑身发抖,说不出话。就连看台上的观众,都被张放的气势,震得说不出话来。

        乖乖!

        这小子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那王蔼好歹也是当今异人界最顶尖势力当家人,最有影响力的十佬之一。

        他骂你一句“小畜生”虽然很过分,但你毕竟年纪小,又没有什么强大的背景,忍一忍也就过去了。何必在这种情况下,与一个十佬刚正面呢?

        你现在这样当众骂他一顿,痛快是痛快了,可你有没有想过,以后要怎么应对整个王家的报复?

        不过,在场众人,却是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替其中任何一个人说话。

        王蔼他们固然惹不起,但他们也同样不敢站出来以斥责张放的方式,来卖王蔼的人情。

        毕竟,眼前这个太极图,显然也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狠角色。加上本身还有《神机百炼》傍身,在之前的战斗中,更是表现出了远超同龄人,甚至有着比肩十佬的恐怖实力。

        这样的人,能不招惹,还是不要招惹得好。

        他连王蔼都敢指着鼻子骂,还会惯着其他人?

        别到时候好处没捞到,反而惹了一身的骚……

        赛场中一时间落针可闻,张放却是继续说道:“按照比赛规则,这场战斗,必须要王并主动认输,亦或者失去反抗能力,并停止反抗才算结束。但是……他并没有认输,是不是啊王并!”

        说话间,张放捏住王并脖子的手,略微加重了几分力道,后者条件反射的张开嘴,同时他的声音也传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我没认输!”

        “你看看!”

        说话间,张放就这样当着王蔼的面,“啪!啪!啪!”在王并脸上连抽了好几个耳光。

        同时还用自身真气,刺激王并的胳膊腿一顿乱挥:“你看,他还能出拳呢,还能蹬腿……哎,大家瞅瞅,这招黄狗撒尿,用得多么地道!”

        王蔼此时已经脸色铁青,险些没当场背过气去。

        但终究还是强忍了下来:“小……小家伙,你到底想怎么样?”

        “早学会说人话不就完了吗?”

        说话间,张放随手松开王并的身子,跟着一脚踢出,便如同踢皮球似的,朝着王蔼那边踢了过去。

        王蔼接过王并,老脸之上一阵抽搐:“好!好!好!”

        王蔼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可见他的心里十分的不美好。而张放看到他这很不美好的样子,心情却是一片大好。

        这时,本看得一脸懵逼的裁判,忽然听到身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快宣布比赛结果吧。”

        裁判闻言一惊,下意识转头看去,却见老天师张之维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他的身旁。跟着,立刻意识到老天师这是要快点结束,这场注定要弄出麻烦的比赛,于是立刻高声宣布道:“胜者,太极图!”

        【你成功通过了罗天大醮第四场比赛。获得奖励:积分16000点!(罗天大醮每一轮比赛的积分奖励,都将成倍增加,请尽可能取得更高名次!)】

        叮!奖励暴击系统生效,宿主得到的奖励,将受到100%的暴击增幅!

        获得奖励:积分32000点!

        ……

        奖励再翻一倍,一口气拿下了32000点积分。

        这就很棒!

        “拜拜了,您呐!”

        以胜利者的姿态,冲着王蔼挑衅似的挑了挑眉毛,跟着便是一个潇洒的转身,只留给对方一个帅气的后脑勺,然后一边不紧不慢的朝着场地外面走去,一边朝着观众挥手示意。

        这个可恶的小子,实在是太嚣张了!

        见到张放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本就怒不可遏的王蔼,眼眸之中猛地绽放出无比凛冽的杀机。紧跟着,他那充满杀意的双眼,便彻底变成了一片深邃的漆黑。

        这正是《拘灵遣将》的修炼者,请灵上身之后的外在表现!

        下一刻,老东西的身形蓦地消失在原地,在不到0.1秒的时间之内,便已经来至张放身后,手中拐杖顺势点出,直取张放后心!

        变生肘腋!

        在场之中的所有人,以己度人之下,都没有想到身为十佬之一的王蔼,居然会自降身份的在大庭广众之下,从背后偷袭一个后生晚辈。

        甚至,就连措手不及的老天师和陆瑾,都没能来得及出手阻止。

        而之前那些,原本在另外三个赛场观战,却被龙吟之声吸引过来的少年高手们,一个个却是看得目瞪口呆。

        显然没有想到,人,居然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其中的星如雨,更是在心急之下已经飞身跃向台下,身在半空,双手便是左右一分,已将天魔双斩取在手中。就准备在落地之后,第一时间冲上去与这个老不要脸的拼命!

        偌大一个赛场之中,就只有一个人,对王蔼的偷袭,早有心理准备。

        而那个人好巧不巧,正是对方偷袭的目标!

        人贵有自知之明,张放自认自己虽是公正无私善良、谦逊儒雅正直,但却绝对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以己度人之下,自然也不会把他的对手,往好处想。

        是以,他从头到尾,都防着对方这一手呢!

        不!准确的说,他从对方一下场,便指着鼻子将这个十佬之一的强者,骂了一个狗血淋头,跟着又背对对方,给他一个偷袭自己的绝佳机会。

        这已经不能用“早有准备”来形容了,这根本就是在钓鱼执法!

        因此,他在一边朝着外面走的时候,便已经开始凝聚功力。察觉到对方出手的一瞬间,便头也不回的朝着身后一掌拍出。

        神龙摆尾!

        嗷呜!~~~

        震慑心灵的龙吟声中,威严霸道的龙形掌力,不偏不倚的迎上王蔼手中的拐杖。

        这一次,主动偷袭的王蔼反倒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原本已经被他催发到极致的精灵力量,更在“真龙之气”爆发开来的一瞬间,被压入谷底。

        下一刻……

        “轰!”

        在一声轰然巨响之中,王蔼直接被震得先后连退七八步。而张放,却只是向前抢出两步,便重新稳住了身形,顺势一个转身,右手已经在身前画出来一个圆圈,跟着一掌推出。

        亢龙有悔!

        嗷呜!~~~

        龙吟声中,又是一道龙形掌力,呼啸着朝王蔼飞扑过去。

        可怜王蔼刚刚被张放反偷袭,才挨了一下狠的,此刻还没回过气来,张放的下一击便已经攻至。无奈之下,只能将手中拐杖一横,拦住他这间不容发的第二掌。

        “轰!”

        一击之下,王蔼再被震得连退三步,胸口一阵起伏,虽然勉强压制住没有吐血,但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

        然而,张放却并没有打算这么简单的放过他!

        几乎就在王蔼被他这第二掌轰退的同一时间,双足猛地发力,其身形只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便已经出现在王蔼面前,右手一肘轰出,直取王蔼心口。

        羝羊触藩!

        既然王蔼已经成功上钩,率先偷袭出手,那么占据了绝对道理的张放,反击起来自然不会再有半点的手下留情。

        就算他当场把王蔼活活打死,老天师也说不出他有什么不对!

        而首当其冲的王蔼,在接连拼下了张放的两掌之后,此刻一口真气已将耗尽。眼看着张放再度攻来,甚至掌中所附带的真龙之气威压,还要更在之前两掌之上。

        虽然明知不可力敌,但在闪无可闪,避无可避的情况下,也只能硬着头皮挥掌相迎。

        然后……

        “嘭!”

        一击之下,王蔼的身子,直接被轰得向后倒飞出去,身在半空,便禁不住喷出一大口鲜血出来。

        全身的精气神,也是一下子萎靡了许多。

        现在这个老家伙,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的地步了吧?

        张放心知,现在自己只要再补上一下狠的,便可以直接送这条老狗归西。于是双足发力,身形再度一个前冲,双手掌中真龙之气喷涌而出。

        发出一声前所未有的震天龙吟,同时朝着王蔼的心口轰了过去。

        震惊百里!

        然而,就在张放这一张轰出的时候,却是忽然眉头一皱。却是在他与王蔼之间,蓦地亮起一道金光,下一刻那金光并凝为实体,在两者之间形成一面由金光所组成的坚壁。厚有半尺!

        “轰!~~~”

        张放的“震惊百里”轰在上面,竟只是让金光坚壁荡漾起一层波纹,竟然未能将其轰破!

        好厉害的《金光咒》!

        紧跟着,却见一道身影,不紧不慢的拦在张放身前,满脸堆笑的说道:“小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出手救下王蔼之人,正是老天师张之维!

        而这时,另一边的星如雨终于进入场中,手中天魔双斩只展出《玉女素心剑法》中的一记杀招,直朝着重伤垂死的王蔼攻去:“老狗受死!”

        “哎!……”

        张之维见状长叹一声,身遭金光再度蔓延开来,直接将星如雨的攻击,也一并挡了回去。

        眼见得张之维出手,张放立刻表示:“老天师教训得是,晚辈受教了,今后一定得饶‘人’处且饶‘人’。”

        张之维轻轻摇头:“可是你身上的杀意,怎么有增无减呢?”

        这老道果然不好糊弄!

        原本还打算忽悠他收起金光,在突然暴起弄死王蔼的张放,只能无奈的一摊手,跟着伸手指向,勉强站稳身形的王蔼鼻子,说道:“可他只是一条老狗啊!既然本就不是人,那句‘得饶人处且饶人’,自然对他无效了。”

        天师府作为这次罗天大醮的主办方,自然要一切求稳,不管双方之间的恩怨纠葛如何。他首先要做的,都是将事情压下去,尽量不要将伤亡扩大。

        便如王蔼虽然没理,他也要出手相救。反之,如果张放正当防卫将王蔼打死了,他也同样要将事情压下去。

        起码在罗天大醮期间,要阻止双方的矛盾演化为正面火拼。

        眼见着张放说完之后,杀气已经消散,张之维只能无奈的说道:“那便请小兄弟卖我一个面子,不要再动手了,如何?”

        “好说!”

        这时,终于松了一口气的王蔼,却是忽然阴恻恻的说道:“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丝毫不懂得礼数……”

        “闭上你的喙!”不待王蔼把话说完,张放猛地转身,再次伸手指向他的鼻子,破口大骂道:“你一介冢中枯骨,不知廉耻为何物,竟在这罗天大醮之上出手偷袭。现在事情败落,还敢在小爷面前妄论礼数?”

        “一条断脊之犬,还敢在罗天大醮之上狺狺狂吠,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王蔼一百多岁的人了,刚刚还受了内伤,此刻正值身心虚弱之际。又遭到张放大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谩骂,顿时便感觉一阵的气血上涌,顺带还牵动了体内的伤势。

        颤抖着伸出右手,指向张放:“你!你你!……噗!”

        他很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什么话也没说出来,眼前一黑,当即便狂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软软的向后倒了下去。

        彻底失去了意识!

        眼见着堂堂一个十佬,就这样被张放骂得口喷鲜血,生死不知。刚刚结束比赛赶过来看热闹的诸葛青,禁不住伸手挠了挠后脑勺,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太极图骂人的气势,怎么让我产生了一种……莫名熟悉的亲切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