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带着甲方系统去逃荒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制科

第三百三十四章 制科

        憋了一刻钟的功夫,周满红着脸,小声喊道:“老……师。”

        “哈哈哈哈……”张毓秀兴奋地拍手,冲后头摇头晃脑的喊道:“周欢姐姐,你听见了吗,他喊我老师了,回头你可得帮我告诉楼伯伯。”

        什么?

        他姐姐也在附近,

        他姐姐今日不是跟着宋县令去看织造局去吗?!

        周欢很抱歉,她懒得没起来,左右自己又看不懂,便打发了孙佩芳去了,美其名曰,她还得留在这检查水车的使用情况,还要检查大棚的铺设的进度。

        总之,就是很忙。

        弟弟,你也不要怪姐姐,姐姐也是为了你好才叫来的张家妹妹。

        姐姐不会说燕京话呀,这里面说燕京话最标准的出了侯爷就是张家妹妹了。

        侯爷你知道的,他也很忙,最近整日兵书不离手,对她笑的次数都变少了。

        只有张家妹妹,她说的话是最标准的了。

        跟着她学,准没错。

        还有一件事,姐姐要提醒你:不要觉得制科很简单就是写写文章,你有本事姐知道,可你知道制科要写多少的文章吗。

        你知道这一年你都只能在书房里吃喝拉撒了吗?

        你别听舅舅瞎说,说什么参加了制科就一步登天了。

        我告诉你,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有的话那也可能是馊的。

        她在书上看到过,制科只是你参加殿试之前的第一步而已,且为了这个第一步,你就要付出很多很多的时间和精力。

        因为你乍一听会以为这是一门考试,但其实这里面是六门,六门的每一门你都要写文章,且还不能只写一篇。

        你每个只写一篇那是不是有些太骄傲了,你确定你写出来的就是人家想看的吗。

        你不再多写几篇,择优而上吗?

        如果你第一步过关了,紧接着还有第二关等着你,第二关就叫“秘阁六论”,这个就需要靠平时的积累了,因为你没办法再去翻书查证,全靠临场发挥。

        到了最后,才是你亲见龙颜的时刻,

        弟弟呀,未来任重道远啊。

        另一边厢,孙佩芳随着宋县令顺着天井往绣坊走,这已经是他们走的第三家绣坊。

        不过,不论何种绣坊,都是江南制造局下属的,也就是皇家的。

        孙佩芳看这那些丝绸看的眼花缭乱。

        真的,就头一回这么想吐,眼睛都窜花儿了。

        “怎么样?孙夫人?可有看好的?”

        “都好都好。”孙佩芳笑笑,“大人带民妇看的这些都绣的很是新鲜。”

        “那可有选出几品?”

        孙佩芳思忖了一下。

        她可是带着周欢交代的任务来的,周欢出点子,她负责把关。

        欢丫头说了,幽州的四季不明显,冬天一过就是夏天了,所以呀,他们选料子不能光图好看,还得解决幽州的地理问题。

        像有些绸缎,对他们来说就是华而不实,做出来的衣裳那指定是谁穿谁好看,可他们那地春天穿会冷,夏天穿又会热,这样的料子就不能选。

        孙佩芳犹豫了一会:“民妇以为还是方才的麻丝好,夏日穿起来凉爽,还有绒蚕丝,冬天往里面塞棉花也暖和。”

        “哦?”

        宋县令顿了顿,孙佩芳选的这几个一直以来也不是作坊里面卖的最好的。

        当然了,总归是朝廷定下的长久买卖,日后再改也不迟。

        不过,宋县令还是想提醒一下孙佩芳,买回去就是他们出的一笔钱,还是不要浪费的好。

        孙佩芳点点头,是这么回事,这些料子又贵又好看,他们入手一波,那可真是和要倾家荡产了差不多。

        孙佩芳将心里的想法告诉了宋县令。

        宋县令这才恍然大悟。

        一拍脑门道:“是了,是本官未曾去过幽州,不了解那边的水土,从前,本县都是在和徽商做生意,不过,徽商他们自己也织丝绸,近两年海上又不安生,生意往来近些年越来越少了。”

        孙佩芳第一反应是惊讶,谨记着是担忧。

        她从周欢嘴里听到过徽商的事儿,也知道世子妃他们看上了他家实属也是动了点小心思的。

        孙佩芳不知道这算是不算是抢了人家的买卖。

        宋县令笑笑:“夫人说出这样的话,可不像个生意人。”

        宋县令继续往前走了。

        孙佩芳在后面小声嘀咕:“俺们本来就是实惠儿的庄稼人。”

        走到了厂房,孙佩芳忽的停下了脚步,“这是织机房?”

        “是,这一面都是织机,不过都老旧了,他们很多年都没有用过了。”

        “那是不要了?”

        宋县令一怔,孙佩芳知道自己这态度有些失礼,忙解释道:“大人别误会,只是民妇的绣坊里也却织机,民妇斗胆想问问大人,若是这些织机不要了,可否搭送给民妇家?民妇那的绣娘们都喜欢在衣服上多做些花样,奈何就是没有这东西。”

        宋县令看了看昏暗的织机房,想了一想。

        “这本官做不了主,本官只是牵线人,能不能将这些织机送给你们,还是要看这里的老板的意思。”

        “不过,本官改日可以替你们问上一问,若是对方不愿意也没有办法。”

        “那民妇先多谢大人了!”孙佩芳作揖道:“不能送,要是能折旧了价钱卖给我们一些也成。”

        一开始没说想买,是想占个便宜,话不能直接说死了,那多没意思啊。

        这玩意就跟砍价一样,比如你想要五十两买,那你就得往三十两说。

        等晚间,孙佩芳回了家准备将自己这份功绩说给家里人听的时候,却被人抢先了一步。

        看着孙大壮沉甸甸的荷包,对于管钱的孙佩芳来说,她一眼就看出了里面至少有三十两。

        孙大壮嘿嘿一笑,“嗯那,嫂子眼睛真厉害,这里面不多不少,正好三十两。”

        “真是那老些钱?你哪来的钱?”

        孙大壮蹭蹭鼻子,挺不好意思的,他也没干啥,就是帮人修了个房顶,又给院子周围打了一圈篱笆。

        篱笆的样式还是欢妹给设计的呢。

        员外爷很是高兴,就随手赏了他三十两。

        这不,他真准备和欢妹分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