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重生为魈在线阅读 - 第18章 仙麟之章VⅢ

第18章 仙麟之章VⅢ

        魈在回往生堂的时候遇到迎面走来的荧和派蒙。

        魈问她们去哪里。

        “送仙典仪还差最后一样永生香,我们刚才去不卜庐,却被要求要药方,魈,你一定想不到,不卜庐那个采药姑娘兼学徒竟然是僵尸,叫七七,不过七七虽然是僵尸,但长得还是很可爱的。”

        派蒙说道:“不过也因为是僵尸,七七需要听从敕令行动,所以她和我们说话就是自己给自己下敕令的状态,而且七七的记忆力非常差,为了保证日常生活的顺利,她随身携带着一本笔记,而七七问我们要药方,就是她给自己下的敕令,可是永生香不是直接就能买到吗?还好七七后来表示没有药方也可以买永生香,但是要帮她一个忙,就是去天衡山找到归终机狩猎椰羊,不过这个椰羊是什么,就连钟离先生都从来没听说过,没办法,只能先去归终机那里看看,七七说椰羊是传说中的半仙之兽,居然连长什么样子,哪里最多,什么由来全都不知道。”

        派蒙摊开小手,表示很头疼。

        荧看着魈,也点了点头。

        “归终机是远古仙人在天衡山上架设的一种弩炮,属于机关术产物的一种,位置坐落在天衡古城垣之间,能够自行迎击体格巨大的魔物,防备来自外界的威胁。”

        魈沉吟道:“不过你们要找的椰羊,此刻并不在天衡山,而是去了荻花洲。”

        “啊?魈你说什么?最后一句声音太小了没听清。”

        派蒙问道。

        “没什么。”

        魈说道:“不过归终机历经千年风霜,即便是仙家机关,也很难维持原样,多半已经损坏。”

        “啊?坏了吗?那可怎么办?早知道把钟离先生叫上了,他那无尽的上流社会知识,一定能想到办法。”

        听到归终机可能损坏,派蒙很担心。

        魈这时说道:“归终机修建之初,为了应对战损之类的情况,都准备了备用材料,你们只需要在那古城垣之中找到当年的战备室,而关于归终机运行的原理,战备室里应该也有资料记载。”

        “原来还有战备室,谢谢你告诉我们这些,魈,不然多半要白跑一趟,那位钟离先生也真是的,让他和我们一起,却说要去和裕茶馆听戏,虽然听过今晚那位云先生会上台,派蒙也好想再去听一次,可是我们还有些期限快到了的冒险家协会委托没有完成。”

        派蒙情绪有些低落,然后对魈说道:“那我和旅行者现在要去天衡山了,路上完成冒险家协会的委托,可能要几天后才能再见。”

        魈点了点头。

        夜深人静。

        往生堂。

        “钟离,璃月港马上就要过海灯节了,可是最近往生堂的生意却不景气,已经好几天没客户,为什么像琉璃亭、新月轩、解翠行这些地方的生意却比平时更好?”

        一直想把往生堂做大做强的胡桃想不明白这个问题:“我还准备给你和老孟、摆渡人、仪馆小妹发年终奖呢。”

        “海灯节是璃月的传统节日,每年的第一个月圆之夜,人们会将霄灯升入夜空,祈求团团圆圆。”

        钟离说道:“而往生堂的业务是丧葬白事,人生画卷的终笔者,和海灯节天然对立。”

        “也就是说,就算是马上要上往生堂门的客户,强撑着也要过完海灯节再来,所以海灯节反而是往生堂最困难的日子。”

        胡桃分析道。

        “是这样的。”

        钟离说道。

        胡桃一下子就焉了:“什么嘛!本来我还想在海灯节推出一些往生堂的优惠活动。”

        “钟离,你学识这么渊博,有想到什么办法吗?”

        胡桃问钟离。

        “堂主,这我也很难办到。”

        钟离放下茶杯说道。

        “不过既然没有客户,还要给堂里的人发工钱,不如海灯节期间往生堂关门歇业如何?”

        钟离建议道。

        “钟离说的也有道理。”

        胡桃想了想,然后说道:“我决定了,海灯节期间我就给摆渡人和仪馆小妹放假了。”

        “堂主,那我呢?还有老孟。”

        钟离问道。

        “老孟又不用发工钱给他,至于钟离……”

        胡桃似乎在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钟离:“好好干,往生堂副堂主之位我给你留着,本堂主非常看好你呦!”

        魈进来的时候刚好听见这段对话。

        “如此压榨手底下员工,是否违背璃月港的契约精神?”

        魈替钟离出头,语气带着质问。

        “咦?”

        胡桃却围绕着魈仔细打量他,也不知突然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没想到这位降魔大圣平时对所有人都爱搭不理,居然会为钟离说话,你们该不会,噗嗤噗嗤……”

        “堂主何故发笑?”

        钟离端坐问道。

        胡桃见魈也一脸严肃的看着她,顿时没劲了:“我不过是看气氛太无聊了,想缓和一些,结果你们这么不配合,唉,没意思,老孟都比你们好玩,看你们长得这么年轻,性格却像两个老古董,唉。”

        钟离端起茶杯说道:“如果堂主无聊的话,今晚不妨和我一起去和裕茶馆听戏,差不多也该出门了。”

        “听戏吗?”

        胡桃想了想说道:“这么说来,上次听云堇唱戏还是在去年的海灯节……”

        “你要一起去吗?怎么说也算你也算半个往生堂的人了,不过费用本堂主可是不会给你报销的。”

        胡桃问魈。

        魈点了点头。

        不过见魈似乎根本不担心钱的问题,胡桃小声问钟离:“钟离,你的这位仙人朋友很有钱吗?”

        钟离认真说道:“堂主,据我所知,仙人出尘脱俗、超然物外,一般不愿沾染摩拉的铜臭气息。”

        胡桃本来还想着魈如果很有钱的话,就靠着她和钟离的关系,让对方入股往生堂:“说的这么清雅脱俗,就是没钱嘛,唉!也对,如果他很有钱的话,也不会穿件连一只胳膊都露出来的衣服了,幸好是仙人,这天气换普通人早生病了……”

        胡桃看着魈的那条大花臂,连连叹息,这一定是为了掩饰贫穷的窘境。

        魈没有反驳,在胡桃去换衣服准备出门时,他跟钟离说了和凝光签订契约的事。

        “契约在哪,拿给我看看。”

        钟离说道。

        魈将契约交给钟离,钟离看完魈跟凝光签订的契约后说道:“比起什么话都敢说的刻晴,同为七星,还是凝光更像一位典型的商人,虽然亲切,但你无法确定她是百分之百的真诚。”

        “这份契约大致上看没什么问题,甚至有些条文明显对你更有利。”

        钟离看着魈说道:“不过你既已签订契约,就意味着枷锁,摩拉再多也不过身外之物,还不如携一鸟笼,游历山水,与会文人墨客……”

        魈:“……”

        “你们刚才是在聊天权凝光吗?”

        换好衣服的胡桃回来了,然后钟离和魈的目光都被她身上的新衣服吸引。

        这件以黑为主,袖口和领口则饰以丹红,主打冷色调的深衣穿在身上,第一次看见胡桃取下饰有往生堂徽记的乾坤泰卦帽的样子,她居然还会自己梳头发,这一点让钟离很是震动。

        “天权凝光,富甲一方;明眸善睐,桃羞杏让;目达耳通,百了千当……这首传遍璃月港,名声在外的《咏天权词》你们一定知道,看来你们已经猜到了,没错,这就是往生堂第七十七代堂主胡桃我对璃月港首富、群玉阁主人天权凝光的评价。”

        胡桃自信昂扬的说道:“嘿嘿,那些人一定不会想到,这首《咏天权词》和《丘丘谣》其实出自同一位诗人之手,等到几百年后,人们考究《咏天权词》作者的时候,当种种迹象都表明真正的作者是那位小巷派暗黑打油诗人,不知道他们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唉,可惜我是看不到了。”

        说到这里,胡桃突然看向魈:“你是仙人,肯定是能看到的吧,等到了那一天可不可以请你把他们的表情画下来,然后在我和钟离的坟头烧给我们。”

        “堂主,为何也给我烧一份?”

        钟离不解。

        胡桃想了想说道:“让去了地下的钟离先生最后见识一下本堂主的风采?”

        ps:感谢“女装吧王子殿下”打赏的588书币,“林锁”打赏的100书币,这就是幸福的感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