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重生为魈在线阅读 - 第20章 仙麟之章X

第20章 仙麟之章X

        “云堇,这可是我最喜欢吃的水煮鱼配虾饺,可好吃了!你要尝尝吗?”

        钟离可谓云瀚社资深戏迷,是看着云堇接手戏班子,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所以云堇每次唱完,都会来跟钟离打招呼,不过这次胡桃也在。

        云堇看了看桌上的茶点,最后目光被那道水煮鱼配虾饺吸引,但却叹了口气:“唉,为了保持体型,我平时一口都不能多吃,人生在世,连美食都不能奢求,真是遗憾哪。”

        “不过我喜欢尝试各种饮品,老一辈发明的那些讲究茶饮,什么松间露呀梅上雪的,都让我尝了个编,现在正愁没有新的饮品可以喝,你有什么推荐吗?”

        云堇问胡桃。

        “饮品吗?”

        胡桃认真想了想说道:“那位钟离先生的朋友,从蒙德来的旅行者好像会做不少蒙德那边流行的菜和饮品,只不过她现在去了天衡山找传说中的半仙之兽……”

        “旅行者?有道是闻名不如见面,我好像和她有过一面之缘呢,是不是身边还有一只会说话的小仙灵。”

        云堇憧憬道:“真是羡慕啊,我偶尔也想脱下戏服,远游海外,去更大的世界看看,如果可以,我想去找寻《神女劈观》中那位成为英雄的少女足迹,为了实现这个心愿,得更加努力才行。”

        “据我所知,蒙德的饮品似乎只有酒吧。”

        在胡桃和云堇谈话时,坐在中间的钟离第一时间想到那位风神巴巴托斯,一位喝的烂醉如泥,腮帮子通红,还拿着酒瓶子,问自己“这是蒙德城的酒,你要尝尝吗?”的神,让人只想一拳把他打飞。

        “云堇,等到海灯节那天,我带你去万民堂找香菱,她会做好多好多好吃的!”

        胡桃说道:“对了,你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

        “特别想吃的……”

        云堇想了想说道:“天枢肉、水煮黑背鲈、干锅腊肉……我都想吃,可惜平时基本吃不了。”

        云翰社排练剧目时,老伶工们都乐意听从云堇的指挥,但在生活中,年轻的云堇就像是他们的小孙女。

        “乖乖啊,听话,辣的不能吃,对嗓子不好,肉可以吃,但不能吃多了,容易发胖。”

        “实在想吃就多吃点虾仁吧,那个什么……什么摇滚,不可以听,乱吼乱叫可不是好东西。”

        “……”

        可是跟固执的老人讲道理实在太难了。

        不过如果是云堇拜访范二爷家的养女星燕小姐,一起聊璃月戏,就没问题了,老人们不怎么中意唱摇滚的辛焱,对范二爷家这位星燕印象却好得很。

        云堇也和范二爷商量过这事,统一了口径,所以不用担心这个小小的谎言会穿帮。

        海灯节那天就用这个借口吧,云堇已经想好了。

        云堇微笑着对胡桃说道:“果然和胡桃在一起无论做什么事,哪怕聊些家常都很有趣。”

        “待会一道去听听晚场说书吧,刘苏先生讲的《裁雨声》可是一绝。”

        云堇邀请三人。

        “好啊!好啊!”

        胡桃像个小女孩一样欢喜,而这一幕都被钟离看在眼里。

        “啦啦啦!钟离,待会我要吃水煮黑背鲈!”

        “好的堂主。”

        钟离答应下来。

        账单依旧寄去北国银行……

        “云堇,我现在去跟你的那些老前辈找点麻烦,然后你偷偷吃几口,嘿嘿!”

        水煮黑背鲈上桌,胡桃立刻对云堇说道。

        “还是不必了吧。”

        看着古灵精怪的胡桃,虽然这道香气四溢的水煮黑背鲈已经让云堇咽了一次口水,依旧有些担心。

        “没事的!其实我就是想知道他们唱了这么多年戏,能不能唱戏腔版的《丘丘谣》。”

        胡桃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云堇闻言笑道:“那样他们应该会很难堪吧,胡桃你呀,脑子里的鬼点子还真是比瑶光滩上的海砂都多,我都快跟不上你的思路了,不过这也正常吧,毕竟谁都跑不过风,也抓不住火焰的尾巴呀!”

        “哎呀呀,别这么说啦!本堂主就是天真烂漫了些。”

        胡桃说道,然后又有些失落:“可惜除了《丘丘谣》,《璃月闲话》和《柴米油盐》均未通过万文集舍发行,明明后面两本诗集我有很认真在写,《丘丘谣》更像是即兴创作。”

        “胡桃的诗集,一定很有趣,可以借给我看看吗?说不定我能从中找到创作新戏的灵感。”

        云堇说道。

        “当然没问题啦!”

        胡桃大大咧咧道:“好了好了,你们聊吧,我四处去转转。”

        “胡桃等等,动静别闹太大了!”

        云堇还想阻止,但胡桃已经跑没影了。

        不一会,正在和裕茶馆茶馆后台准备下一场演出的云瀚社内部突然鸡飞狗跳。

        一打听,原来是一个小女孩混进后台偷了一件乐器,然后在哪可劲吹奏,就是吹的调调可谓极其怪异,云瀚社里的老伶人听了直接被抬出和裕茶馆,一刻不敢耽误送去不卜庐。

        “云堇,我找到个好玩的东西。”

        在云堇瀚社几个老伶人被抬走后,胡桃回来了。

        “这不是唢呐吗?”

        云堇疑惑道:“胡桃,你拿唢呐做什么?云瀚社里那几位老伶工怎么变成了那副模样?”

        “唔,原来这玩意叫唢呐,嘿嘿,本堂主似乎已经从这个唢呐身上,看到了往生堂辉煌的未来。”

        胡桃笑着说道,然后非常自信当着几人的面吹奏起来。

        “@&#∮∞……”

        Σ(°△°|||)︴

        “胡~桃~”

        云堇捂着耳朵,她感觉自己精神都被污染了。

        “唢呐是几百年前从璃月以外的地方传入,最初的作用只是在一些戏曲表演的前场或者结尾时烘托气氛,随着时间的推移,戏曲表演也在不断地进步,唢呐音色明亮、音量大等特点,使其在戏曲表演中的作用越来越明显。”

        即便胡桃怼着钟离的耳朵吹,依旧能做到安如磐石,甚至还可以进行思考:“不过将唢呐用于丧葬行业,还从未有过,但一些厉害的唢呐师傅,不仅能吹出裂石流云的豪迈,还有哀转久绝的凄凉,后者或可用于白事,似乎并非不可行。”

        “云堇,水煮黑背鲈,你怎么不动筷子?快吃啊!#@∮∞……”

        “我有点头晕……”

        ……

        ps:感谢“女装吧王子殿下”大佬588书币打赏,还有“林锁”大佬300书币打赏。

        今天早点更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