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重生为魈在线阅读 - 第54章 辞行久远之躯lV

第54章 辞行久远之躯lV

        “这是送给楠楠的礼物,以后就用它梳头吧,母亲留给你的那把梳子可以珍藏起来,留作回忆。”

        凝光将一把挂有精美吊坠的檀木梳子交给楠楠,她上次给楠楠修母亲留下那把梳子,因为就是一把普通的木梳子,即便修好用不了多久还是会坏掉。

        楠楠很开心,接过梳子后说道:“谢谢凝光姐姐。”

        凝光摸了摸楠楠的头,让她和小伙伴去玩吧。

        “嗯!”

        楠楠走后,凝光从地上起身,踏着一双青色蝶翼高跟鞋,在鞋跟和地面接触发出的“叮咚”声响中,走到栏杆边。

        卯师傅精心准备的一桌菜肴凝光稍微动下筷子就没有食欲,倒是那群小孩子们在那里开心的啃着香嫩椒椒鸡,或者用一根筷子串起几个米窝窝当冰糖葫芦吃。

        个子高的小男孩主动给小女孩夹菜到碗里,小女孩会非常有礼貌的说句谢谢哥哥,如果吃不了那么多就夹回到小男孩碗里。

        星汉灿烂。

        提着一壶葡萄酒,坐在房顶上,不时倒上两杯小酌的魈,看到在万民堂附近带着千岩军夜间巡逻的玉衡刻晴。

        半个时辰已经往返这里四次,似乎在担心有安全隐患。

        作为打败漩涡之魔神奥赛尔的功臣,刻晴并没有参加这次庆功宴。

        刻晴认为这次和魔神奥赛尔的战斗,正好证明璃月港在应对突如其来危机时很多方面的不足,因此她一刻不敢停歇,亲自检查璃月港防火、防雷设施。

        同时,加强各地千岩军的守备力量,重修天衡古城垣一事也被刻晴利用玉衡星的权利,正式提上议程。

        钟离说璃月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人,他才会考虑退休一事,现在看来,或许还是有点道理的……

        魈摇了摇头,从房顶上跳下,拎着酒壶在后院里散步,如果用句诗形容叫什么来着?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

        “咳咳。”

        魈没有寻到张怀民,倒是碰到坐在一方石桌,身边没有旁人,同样在喝酒的凝光。

        凝光今天穿的是一条深青色的翟衣长裙,配套中衣为白色纱质单衣,领口装饰黼纹,袖口、衣缘等处为红底云龙纹镶边。

        “还请仙师留步。”

        凝光见魈装作路过,说道。

        虽然话音落下时,魈已经走过去,但还是停下脚步。

        “有什么事吗?”

        魈问道,声音清冷。

        凝光从石凳上起身,目光落在魈提在手里的酒壶上:“原来仙师也喜欢喝酒,是那位北斗船长从枫丹带回的葡萄酒吧,这种酒不知怎么在枫丹很受欢迎,但璃月人却接受不了,如果不是知道酿造过程的话,口味的确不错,可无法受到认同的酒,永远算不上好酒。”

        魈愣了一下,和蒙德以及璃月能醉人的酒曲相比,枫丹的葡萄酒喝着有一股酸涩的味道,虽然和酿造方法没多大关系,但只要想到那画面,一般人都会难以下咽吧。

        “这么说来,你有更好的酒?”

        魈问道,不过在他心目中,屑魔女……葡萄酒的味道永远排第一。

        “蒙德美酒风车菊,玉碗盛来琥珀光,这是那位岩之神评价蒙德的美酒。”

        凝光说着为魈斟了一杯自己在喝的酒。

        魈大马金刀在凝光对面的石凳坐下。

        “这酒有些烈,还请仙师慢饮。”

        凝光提醒道。

        “无妨。”

        魈说道,伸出那条大花臂端起酒杯,他刚才看凝光像喝茶一样将一杯酒一饮而尽,认为最多也就是种浓度较高的果酿。

        然后……

        “咚!”

        “哐当!”

        杯子脱手,洒出残留的酒液,魈的脑袋重重磕在石桌上,再没了气息。

        “忘了跟仙师说,这便是那醉神酿。”

        凝光看着趴在桌上昏睡过去的魈,微笑着说道,眼中闪过一抹狡黠。

        ……

        魈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彻夜战斗耗尽了他的体力,险些无法完成任务,荻花之海也被激战刮倒大半。

        他拔出插在地里的枪头,踏上归途。

        离开战场的魈早已精疲力竭,身上沾染的魔神之怨当即发作,无穷怨恨冲击着他的心智,痛苦倒在荻花丛中。

        突然,一阵清丽的笛声,掠过碧水重山,被风送至此地。

        并非魈自己压制住邪念,突如其来的痛苦毫无征兆地消失了。

        随着拂晓第一缕晨光与远方惊起的鸟群,笛声趋于清晰。

        笛声守护着魈,安抚他躁动的心神,为他争取到片刻安宁……

        魈睁开眼睛,脑袋还有些昏沉沉。

        他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人影在阳光下往自己这里走来,很刺眼。

        “让你久等了,喝下这杯醒神茶吧。”

        钟离在旁边的石凳坐下后说道,他将一杯浸泡了一朵清心花瓣的茶水端到魈面前。

        感情就这你需要三个时辰。

        魈腹诽不已。

        “清心很苦,不过在晨曦微露时采摘会少些苦意,本来我在玉京台栽种了不少清心花,但花瓣总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为了沏这一壶醒神茶,我去了天衡山,攀爬最险峻的峰峦。”

        钟离解释道。

        魈:“……”

        将这杯醒神茶一饮而尽,味道微微有些苦涩,不过魈的意识终于不在昏沉。

        可看着空无一人的院子,有微风吹拂面庞,晨曦滋润身心,魈明黄色眸子里还是产生疑惑,这种感觉,就像那次自己在一片荻花丛中醒来。

        “下次碰到旅行者,我大概会和她讲契约之神的故事,这位神的记性很好,每位对手的名字,璃港船局建成以来制造的每一艘船起航的日子,都不曾忘却,毕竟,有这样的记忆力,才能铭记一切契约,然而,记性很好有时是令人不快的事。”

        钟离确定魈已经清醒过来后说道:“活的太久的人,只能在记忆中寻访往昔的战友、过去的景色……不过得闲时在城内散步,能让人安心不少。”

        魈不明白钟离想和他说什么。

        钟离问道:“你这次来璃月港待多久了?”

        魈想了想回答:“感觉已经过了很久,可这点时间和过往的岁月比起来,明明不算什么。”

        钟离看着魈,一只手掂着下巴,认真思索后问他:“你和甘雨这孩子相处过,对她印象怎么样?”

        “甘雨既非仙兽,又非凡人,游走于仙人两界,靠着职责支撑自我,困惑是免不了的。”

        魈说道。

        钟离若有所思,点了点头:“那你有没有想过开导她一下?”

        “上次在天衡山中相遇,也算开导过吧,现在的她和当年在绝云间时变化很大,还记得当年这孩子在魔神战争中因为体胖如球卡住了巨兽食道,最终轻松降伏对手,这种改变的困难程度不亚于在龙脊雪山找到一朵烈焰花。”

        魈回道。

        “……”

        钟离又说道:“烟绯这孩子不错,孝顺又有责任心,你们或许可以认识一下?”

        魈不明白钟离什么意思,说道:“我还没有闲散到和一个不认识的人打交道。”

        “……”

        钟离还不死心:“七七……咳咳,你对稻妻那位新的神灵雷电将军了解多少?不过千百年来你与凡世很少有交集……”

        钟离认真思考,最后说道:“萍姥姥如果愿意用她那副少女模样示人,也是极为淑丽。”

        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