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重生为魈在线阅读 - 第63章 仙狐之章Ⅲ

第63章 仙狐之章Ⅲ

        “很多人的一生,写于纸上也不过几行,大多都是些无聊的故事啊。”

        八重神子说道。

        “宫司大人的意思是……”

        冈崎陆斗问道。

        “算了,说了你也不会明白。”

        八重神子叹息一声,然后也离开了乌有亭。

        镇守之森。

        雨后的森林幽深静谧,小溪潺潺流淌的声音无比空灵,绿色的萤火虫犹如星辉闪烁。

        八重神子蹲下身,一只毛茸茸的小白狐狸立刻扑进她怀里撒娇。

        小狐狸眯着眼睛,不停窜动脑袋,仿佛未生灵智般一头栽入雪地觅食。

        八重神子掩嘴轻笑,纤细手指抚摸小狐狸的脑袋,小狐狸尾巴毛发色泽很漂亮,但还是她的更柔软一些。

        不过用来捂手暖足应该不错。

        小狐狸踮脚凑到八重神子耳边不知“嘤嘤”说些什么。

        八重神子听完眼中闪过莫名的神采,然后拿出几块包好的油豆腐:“小家伙,吃吧。”

        看着小狐狸津津有味吃着油豆腐,八重神子脸上笑意更盛。

        “接下来做点有意思的事吧。”

        ……

        死兆星号。

        “骗骗花岩烤堇瓜来咯!”

        香菱端着做好的菜肴从厨房出来,肉嘟嘟的小脸被热气熏得有点红,汗水都流了下来。

        “请再给我舔一碗米饭。”

        公子拿着他那个吃的干干净净的空碗说道。

        “旅行者,你什么时候去买了做杏仁豆腐的食材?”

        派蒙看着紧跟着香菱从厨房出来,身上系着围裙的荧疑惑道,她手上端的正是上次当作见面礼送给凝光的杏仁豆腐。

        “这份红烧花鱂就是万叶的手艺吗?也太好吃了!”

        不过当刚吃进嘴里的一块鱼肉各种鲜辣调料滋味在舌尖释放时,派蒙再也顾不上其他,生怕一不留神舌头就被自己吞进去了。

        “……”

        吃饭的背景是稻妻外海肆虐的雷暴,暗紫色的天穹,如果不在里面穿梭的话,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的确很下饭。

        从甲板上还能隐约看到建在狭长海岛缓坡处的稻妻城,因为种植了很多樱花树,整体色调偏粉,居民区与重要地点间都会用小桥连接起来。

        南十字船队在阴差阳错下辗转到了鸣神岛,不过北斗派人上岛探查后发现,除离岛一处有稻妻幕府军重兵驻扎外,像甘金岛、刃连岛这些巩固鸣神岛几个比较重要的岛屿上只有少量幕府军驻扎,而且极为懒散,像蒙德、璃月的丘丘人一样躺那里呼呼大睡都有,其他诸如镇守之森、白狐之野,甚至连个巡逻的幕府军卒都看不到。

        因为稻妻幕府和海袛岛反抗军的战争,就连自然条件恶劣的八酝岛都有幕府军驻扎,反而稻妻城所在的鸣神岛,守备力量居然如此松懈,所以北斗第一时间怀疑是消息有误,又派了几波人上岸。

        最后这些人带回能解开所有疑惑的答案,守卫鸣神岛的幕府军是稻妻幕府最“精锐”的旗本众,隶属雷电将军的近卫武士,和在前线跟反抗军作战的普通幕府军有很大区别,基本是三大奉行子弟。

        原来是群娇生惯养的“少爷兵”,难怪……

        不过那位海祇岛珊瑚宫的现人神巫女,也是现任海祇岛的最高领袖,据说通读兵法、擅长谋略,在军事上有着独特见解,能将内政、外交等工作处理得井井有条,就不怕她派一支军队乘船绕过八酝岛和神无冢的幕府军防线,直接攻打鸣神岛吗?

        可想到鸣神岛有那位雷电将军坐镇,连当年守护海祇岛的魔神奥罗巴斯都死在那无想的一刀下,反抗军敢打到这里来就是找死。

        不过鸣神岛给北斗的感觉,如果没有那位雷电将军,她带领南十字船队都能攻破稻妻城,再不济也能成为一方大名,在提瓦特大陆外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地盘。

        然而稻妻人民是幸运的,他们有雷电将军那无想的一刀。

        而雷电将军的强大,同时也赢得稻妻人民的崇敬,被尊为御建鸣神主尊大御所、永恒之神。

        自降生之刻起,人类便会对世界抱有强烈的憧憬与好奇,此乃认知世界的锚点,构筑理智的根基,稻妻人民的世界亦是如此,那里很早就有了风雨和雷电,有了天光与大海……有了雷电将军。

        稻妻人民对雷电将军的尊敬是毋庸置疑的,即便是枫原万叶对这位神灵的不满——眼狩令也仅仅是被质疑实现永恒的方法不对,不能粗暴的剥夺他人愿望。

        不知道为什么,魈想到了那位盐之魔神赫乌莉亚,这位魔神也想为子民寻求一方净土,可惜自身实力不够,最终连子民都不愿相信她。

        南十字船队接下来的目的地依旧是八酝岛,不过鸣神岛的幕府军如此羸弱不堪,北斗决定上岸补给完物资再出发。

        稳妥起见,死兆星号留下来补给物资,其余船只先行离开鸣神岛。

        “喝酒喝酒!这稻妻的酒淡是淡了点,但和干烧香鱼配起来,说不出的畅快!”

        北斗满饮一大杯清酒,甚至还嫌杯子太小,直接抱坛喝。

        “……”

        派蒙看着这一幕,她没有记错的话,乌有亭用来倒这种稻妻清酒的酒杯好像才这么大?

        派蒙闭上一只眼睛,摆出相框的手势,朝捧着酒坛喝的北斗比划。

        稻妻的清酒,稻米精华浓缩于酒中,醇香甘冽。

        魈本不是爱酒之人,但……

        “咻!”

        破风声响起,一根箭矢飞来,将北斗手上的酒坛子射碎!

        “哗啦啦!”

        酒水洒在地上,瓷片飞溅,北斗还保持着抱酒坛子的姿势,呆滞了瞬。

        “是稻妻的幕府军!”

        死兆星号上有船员发出惊呼。

        只见岸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群身穿大铠,涂了五颜六色的漆,头盔造型各异,铲型铁皮包裹布片做装饰,插上各种金属、竹木、藤条、鹿角,看起来狰狞可怖的武士军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