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原神之重生为魈在线阅读 - 第75章 天下人之章V

第75章 天下人之章V

        天气阴沉,雨还在下,树叶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视线开始变得模糊,看不清前方箭靶。

        九条裟罗使用神之眼汇聚周围雷元素之力同时,魈握住弓的手也在慢慢调整瞄准角度。

        九条裟罗深吸口气,示意魈可以让她来拉开弓弦。

        魈松开握住九条裟罗小手的手掌,但如果要继续帮她持弓的话,两人依旧要挨得很近。

        所以魈那条大花臂再次揽住九条裟罗的腰,为了更好帮助她瞄准,两人的脸几乎在雨中贴得一起。

        魈尽量避免碰到九条裟罗包扎了绷带的伤口,他的呼吸平静,来天领奉行府前还特地服用了仅剩的几包连理镇心散,为的就是传授飞雷弓射术时,不让“祟神的污染”影响九条裟罗。

        “哼!”

        魈冷哼一声。

        而再次被魈揽住腰,九条裟罗的呼吸反而有些急促,好在雨声够大,将一切不合理之处掩盖。

        对了!

        好像八重宫司大人还在呢!

        九条裟罗猛地想起这事,但她的目光扫视四周,并没有发现八重神子的身影。

        九条裟罗这才松口气,疑惑八重宫司大人什么时候离开的?

        突然,九条裟罗又想起什么,立刻抬头望向阴云密布的天空。

        “你刚才听到打雷没有?”

        九条裟罗尽力克制焦躁的内心,平静问魈。

        “天狗也会害怕打雷?无法理解,这分明很寻常。”

        魈说道。

        “在军中,日常操练都会看今天的天气如何,上次有位旅行者在雷雨天气为新兵示范箭术,每一支箭都精准命中正鹄,但最后被雷劈死了。”

        九条裟罗解释道。

        “如果你想把之前没有命中正鹄的原因归咎于打雷,那我并没有听到有打雷。”

        魈说道,但通过两人脸部皮肤接触,感受到九条裟罗突然变得滚烫的小脸,让他产生疑惑。

        “这样吗……”

        九条裟罗嘀咕,同时心中庆幸。

        既然没有打雷,那就说明将军大人刚才没有注视这里,不然她都不知道下次怎么去见将军大人了。

        “之前是我忽略了这一点,所以现在进屋吧……”

        九条裟罗说道,放开弓弦,然后从魈那条大花臂手里挣脱。

        魈没有说什么,在他的印象里,不少凡人害怕打雷,没想到九条裟罗身为天狗也怕,难道是和人类生活久了的缘故?

        但如果是他,和人类生活再久也不会有一天被雷声吓到。

        ……

        和室内烛光葳蕤。

        两扇障子门横推而开,换了身干净衣物,穿着白袜的九条裟罗拿着那把飞雷之弦振走出,她伤口的绷带已经重新被府上医师拆缝,但九条裟罗坚持要收藏换下的那些绷带。

        “开始吧。”

        九条裟罗对魈说道。

        魈走到九条裟罗面前,拿起那把飞雷之弦振,另一只大花臂依旧揽住她的腰。

        尽管有心理准备,但腰部皮肤和魈大花臂接触传来的触感,因为室内没有雨声掩盖不合理之处,加上魈手上的力道比较大,九条裟罗还是一个踉跄扑到魈怀里。

        虽然立刻反应过来,但九条裟罗小脸却忍不住升温,不敢抬头看魈是什么反应。

        “只有保持心、弓、箭三位一体,才能命中正鹄。”

        九条裟罗屏气凝神,尽快平复心境,然后拿起一支箭矢搭在弓弦上,抵住弓弦慢慢拉开。

        垂挂在腰间的神之眼雷光闪烁,引动空气中游离的雷元素,将雷霆的力量汇聚在箭矢之上。

        “飞雷弓射术的奥义,在于那是毫无保留的、真正的杀伐之舞,凶戾难测、优雅华美。”

        魈认真说道,回忆当年那位天狗故人祓除大魔的风姿,手持团扇,头戴天冠,身着白衣绯,在险恶的战场上跳起净身舞。

        仙众夜叉也纷纷展现数千年前令神魔精妖睹之胆颤的夜叉傩面,开始靖妖傩舞,杀伐大魔,征战四方!

        ……

        咻!

        一道紫电雷光划过,离弦的箭矢成功命中百步开外的箭靶正鹄,稳稳扎在上面!

        魈愣了一下,仿佛看到漆黑的秽毒沉入大地,但复归平静之时,剑豪并未归来。

        “飞雷弓射术,终归是属于我影向天狗一族的武艺,现在便由我取回。”

        九条裟罗收弓,侧过脸对揽着她腰的魈说道。

        “只是这点程度吗?”

        魈说道,语气淡漠。

        九条裟罗闻言,情绪没有任何波动,因为她早就知道魈会是这种反应。

        下一刻,九条裟罗将手中这把飞雷之弦振抛向空中,同时神之眼绽放雷光,在原地留下召咒乌羽。

        连续几个翻身,和魈拉开一段距离的九条裟罗一只手撑着地面,倒立的一条腿抬起,用穿着白袜的脚接住落下的飞雷之弦振,另一只脚也迅速挽弓搭箭,对准魈!

        咻!

        又是一道紫电雷光闪现,箭矢从魈的耳边飞过,钉在他身后的一扇障子门上!

        魈至始至终面不改色。

        “磨练自身,突破武艺,满意的弦音。”

        重新站立的九条裟罗说道,手一挥,背后黑色的天狗羽翼撑开,占据不小空间。

        “看在你是我影向天狗一族先人旧友的份上,我原谅你以前把将军大人欺负得又哭又闹这件事。”

        迟疑片刻,九条裟罗又说道:“之前那些和你一起来稻妻,应该是你的友人,我也不会再为难他们,但前提是在遵守稻妻法律的情况下……”

        魈闻言,什么也没说。

        屋外,这场大雨没有停歇的意思,甚至隐隐出现雷鸣。

        雷鸣声吸引了九条裟罗注意,等再次回过神,原地已经没有了那位璃月仙人。

        “希望你能站着从天守阁走出来,然后由我亲手击败,完成复仇。”

        九条裟罗看向屋外阴沉的天空,随即立刻打消希望魈站着从天守阁走出来的想法,因为御前决斗只有一人能站着走出天守阁,如果最后魈站着从天守阁走出,那将军大人……

        不可能,将军大人可是挟威权之鸣雷,逐永恒之孤道的寂灭者,还有能斩落魔神的无想一刀,怎么会落败!

        然而现在的九条裟罗一想到将军大人,就是那日在天守阁里看到的一幕……

        九条裟罗想到魈接下来要去天守阁,会不会也看到这些……

        九条裟罗立刻摒弃杂念,认为这是对将军大人的亵渎。

        但将军大人那句“我命十方世界雷鸣平息,愿你今晚得享安睡”真的好温柔。

        不过无论魈会不会看到那一幕,九条裟罗坚信他最后绝不可能站着从天守阁走出,毕竟那家伙个子不高,将军大人无想的一刀砍下来,可是能劈出一条无想刃狭间,哪怕让他先跑一段距离都跑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