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利刃出鞘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1

        别墅里,林晓晓坐在飘窗上想心事。窗外,大海静谧,海浪轻轻拍打着岸边,蓝白相映,梦幻一般的环境。王亚东还在刷漆:“晓晓,你看这个颜色怎么样?比刚才的淡了点儿。”林晓晓没有回头,默默地看着外面。

        海滨别墅区,何晨光下了出租车,抬眼一看,几百幢别墅林立。何晨光走到马路对面,对着大门站好,默默地注视着。别墅里,林晓晓呆住了—远处的门口,何晨光笔直地站着。林晓晓瞪大了眼,一下子跳起来,尖叫一声就往外跑。王亚东吓了一跳:“晓晓,你去哪儿?”林晓晓光着脚冲出去,一把推开门跑了。

        别墅区大门口,何晨光默默地站着。林晓晓光着脚从里面跑出来,没命地奔向他。何晨光注视着她,脸色铁青。林晓晓跑到何晨光跟前,呼哧带喘,说不出话。何晨光看着她:“晓晓,我来找你。”林晓晓的眼泪出来了:“找我?你找我……干什么?”何晨光一把拉住她的手:“跟我走!”

        “去哪儿?”

        “回家!”

        “回家?回谁的家?”

        “你的家!你自己的家!你父母的身边!”

        “不!这里才是我的家!”林晓晓挣扎着说。何晨光扳过她的肩膀:“这不是你的家!你醒醒,晓晓!你才多大啊?你知道什么是婚姻,什么是家庭吗?!家是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你觉得你现在安全吗?!他能带给你那种安全感吗?!”

        “可是,你又能带给我安全感吗?”林晓晓看着他。何晨光语塞。

        “这不是一回事!”

        “这就是一回事。”林晓晓流着眼泪,“何晨光,你不要我了,现在又跑过来找我,跟我说这些,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是为了你好!你父母同意你跟他结婚吗?”

        林晓晓苦笑:“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俗了?”何晨光认真道:“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会为了你的幸福不惜一切代价,全心全意为你着想,甚至会牺牲自己让你能过得好的,只有你的父母!他们都是为了你考虑,他们的话就一点道理也没有吗?”

        林晓晓不说话,只是流泪。

        “晓晓,回家吧。我送你回家。”

        “我不回去!这是我的家,我去哪儿啊?”林晓晓哭着说。何晨光怒喝:“你会后悔的!”林晓晓摇头:“不会的。有什么好后悔的?他对我好,还有什么后悔的?”

        “你也不想想,靠开军品店,他能买得起这儿的别墅吗?”

        林晓晓苦笑:“那又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吗?你想过他的钱是怎么来的吗?他万一是个坏人呢?”

        “他没有对我坏,这就够了。”—何晨光无语。王亚东提着林晓晓的拖鞋出来:“晓晓,地上凉,穿上鞋。”蹲下给林晓晓把鞋套上。何晨光默默地看着。林晓晓苦笑:“你看,他就想到了,我没穿鞋。你呢?”何晨光无语。

        “何晨光,你能来看我,我很开心。现在,我要回家了。你去我家做客吗?”

        何晨光不说话。

        “进去坐坐吗?我也是老兵,可能我们会有共同话题呢。”王亚东说。何晨光看着他:“我们不是一路人。”王亚东也看着他:“有些东西,我们是一样的。”何晨光冷冷地看着他:“道不同,不相为谋。”王亚东伸出右手:“既然这样,那就握个手吧!”何晨光仔细地看着他:“我不会跟你握手的。”林晓晓吼道:“何晨光!”

        “对不起,晓晓,不是我没有气度,而是因为……我是军人。”何晨光说。王亚东苦笑:“我理解。我是外国军人,你是中国军人。”说完黯然地收回手。何晨光看着林晓晓:“跟我回家吧!晓晓,你再不走,就真的没有机会了!”林晓晓含泪摇头,何晨光无奈。

        “他是我老公,我要跟他回家。我们走吧。”林晓晓挽住王亚东,走了。何晨光默默地看着。林晓晓跟着王亚东回到别墅,一直流泪。王亚东抱着她:“如果你跟他走,我不会怪你的。”林晓晓埋在王亚东的怀里:“我不会走的……”王亚东抱紧林晓晓:“你什么时候想离开都可以……”

        “我不会离开你的……”

        “晓晓,有些事我一直想告诉你,其实我……”

        林晓晓捂住他的嘴:“我不想知道,别说了。只要你对我好,就够了……”

        别墅区门口,何晨光孤独地看着,眼中有隐隐的泪光。夜幕降临,何晨光咬咬牙,转身走了。

        “我现在终于可以理解金雕说过的那句话—其实很多事情,我们都无能为力。在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很多你办不到的事情……”

        2

        清晨,日出东方,都市一片繁华。棚户区,张大妈戴着街道红箍,挥舞着扫帚,急赤白脸地跑着:“不得了了!王艳兵回来了—”“咣当咣当咣当!”一片关门声,孩子们“噌”地都散了。整个胡同一片寂静,好像没人一样。穿着军装的王艳兵走过来,站在胡同口,苦笑一下,迈步走进去。五十岁左右的社区民警跟着张大妈从对面走来:“哪儿呢?我得叮嘱叮嘱这小子,现在不是小孩子了,够劳教的年龄了,再惹事我就不客气了!”民警走着,一抬头,呆住了—王艳兵军装笔挺,站在他们面前。民警狐疑地看着他,王艳兵啪地一个立正,敬礼:“乔叔,对不起!以前给您添麻烦了!”民警急忙还礼,眨巴眨巴眼,一脸疑惑。

        “希望您能原谅我!还有张大妈,我从小就给您添麻烦!对不起!”

        张大妈张大嘴:“这……这……这是唱的哪出戏啊?”民警夸赞道:“好!好小子!一年多不见……好!好!部队好!教育人!好小伙子!成才了!真是个好小伙子!”王艳兵伸手拿过张大妈的扫帚:“我来帮您拿!”张大妈高喊:“街坊邻居们,都出来吧!解放军同志王艳兵回来了—”王艳兵苦笑,环顾四周。张大妈边走边喊:“快出来欢迎解放军同志王艳兵啊—”孩子们出来了,怯生生地站在墙边。王艳兵笑笑,拿出一个子弹壳。孩子们眼睛一亮,都跑了过来。王艳兵拿出一把子弹壳,分给大家:“别抢!别抢!都有!”孩子们欢笑着吹着子弹壳。

        街坊邻居们惊愕地看着王艳兵,王艳兵一举手,大家吓得往后一躲。王艳兵啪地一个敬礼,大家都呆住了:“对不起,大爷大妈,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弟弟妹妹!艳兵小时候不懂事,给大家添麻烦了!请接受我的道歉!”大家都看着他,半天才反应过来,拥簇着王艳兵向家走去。王艳兵推开门,灰尘遍地,破落不堪。他站在门外,看着熟悉而陌生的小屋已爬满了蜘蛛网。张大妈张罗着:“咱们帮艳兵收拾收拾啊!”

        “不用了,张大妈。我想自己待一会儿。”王艳兵说。

        “成,成!散了散了,让艳兵自己待会儿吧!一年没回来,肯定有话跟他奶奶说!走了走了!一会儿再来看艳兵!”邻居们渐渐散去。王艳兵走进屋,关上门。王艳兵拉开灯,大盘灯亮了,满是灰尘。他放下背囊,走到奶奶的遗像前,伸手拂去上面的灰尘。

        王艳兵放好遗像,后退一步跪下来:“奶奶,我看见爸爸了……可是他又走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要躲着我……奶奶,就算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要找到爸爸……我发誓,我一定要把他带到您面前,让他跟您赔罪……”王艳兵的眼泪慢慢溢出,他摘下军帽,给奶奶重重地磕了一个头。

        棚户区,宋凯飞跟徐天龙两个人走过来。宋凯飞一路探头探脑:“王艳兵家就住这儿啊!”徐天龙看看手上的纸条:“看地址是啊!也不知道哪家是!”从对面走过来的张大妈看见同样穿着军装的两人,眼一亮,冲着后面高喊:“王艳兵!有人来找你了!”徐天龙跟宋凯飞都是一愣。徐天龙走过去:“大妈,您怎么知道我们是来找王艳兵的?”

        “你们都是部队上的人,没错!”

        “王艳兵是这儿的名人啊?!”宋凯飞跟着张大妈往前走。张大妈一愣:“啊!老出名了!从小就出名!”

        “乖乖!难怪啊!我们俩这一来,您就认出来了!”

        “王艳兵怎么这么出名呢?”

        张大妈咳了一声:“从小就打张家玻璃,偷李家鸽子,砸赵家尿盆子!街坊邻居谁不知道他?五百年难得一见的调皮孩子!”徐天龙和宋凯飞都忍俊不禁。张大妈走到门口,大喊:“王艳兵啊!你战友来了啊—”王艳兵正在打扫卫生,听见喊声,走出门,惊喜道:“你们俩啊?!怎么找到这儿来了?我这正大扫除呢!你们俩来得正好!帮把手!”

        宋凯飞和徐天龙都是一愣。徐天龙摘下军帽:“进来吧!别愣着了!是你说要来的,满意了吧?饭没蹭着,干活吧!”张大妈笑道:“哟,想吃饭还不容易?我管饭!我管饭!街坊邻居们,王艳兵的战友来了,咱们做饭啊—”说完又一阵风似的走了。宋凯飞目瞪口呆。徐天龙感叹:“这就是人民啊!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

        中午,又一个中年妇女端着菜进屋子:“快快快!刚出锅的!溜排骨!趁热吃!”桌子上已经摆满各种菜肴,三个人急忙起身接着。中年妇女热情地张罗着:“你们快吃!快吃!我锅里还有菜呢!你们等着啊!”说完又出去了。王艳兵为两人夹着菜:“对对对,咱们快吃,吃完了找何晨光玩去!”

        “哎!说起何晨光,我倒是更关心,他跟那个小唐教员咋样了?”宋凯飞问。徐天龙也好奇:“对啊!那一出戏唱的,都要手刃恋人了!这矛盾激化到这程度,他俩还能复合吗?”宋凯飞大笑着说:“赶紧吃!吃完了找何晨光去!非得问出来他跟那小唐教员咋样了!奶奶的,总不能结婚了,咱哥儿几个最后知道吧!”

        “谁结婚了?”—三个人一回头,何晨光提着两瓶酒进来,苦笑。

        “哟!这人不能惦记啊!说曹操曹操就到啊!快快快!进来!”宋凯飞赶忙起身。王艳兵急忙拿椅子:“还说去看看你呢,你怎么就来了?”

        “你们这么想我,我能不赶紧来吗?”何晨光坐下,“怎么都不吭声了?”

        徐天龙和宋凯飞果然不吭声了。王艳兵笑道:“他们俩跟这儿犯贫呢!别理他们!今天不陪你爷爷奶奶啊?”何晨光道:“陪了好几天了,我跟他们说,来看看战友。我爷爷就非要我拎着酒过来,这不,二十年的茅台!”

        宋凯飞眼一亮:“好东西啊!现在茅台又涨价了!快快快,打开!”

        “打开什么啊?哎,既然咱们四个齐了,我有个建议啊!”徐天龙说。何晨光笑笑,说道:“去乡下找李二牛!”王艳兵催促着说:“对对对,快吃快吃!何晨光你也吃!这酒咱们留着,去乡下找李二牛再喝!”宋凯飞高兴:“好好!”

        “快快快!吃完了咱们就出发,买车票去!”几个人哗啦啦都赶紧吃。

        3

        军区干休所门口,唐心怡摇下车窗,递过去军官证。哨兵笑笑,说道:“首长,是你啊!请进请进请进!免检了!”唐心怡笑笑,开车进去。唐心怡把车停在小院门口,拎着礼物,站在门口。何保国和奶奶惊喜地站起来,唐心怡笑笑,敬礼:“二位首长好!”

        何保国还礼:“来找何晨光的吧?”

        “对,他在家吗?”

        “哟,刚出去一会儿,说是去找战友。”

        “没关系,我来看看你们二老。这是我给你们带的礼物。”

        “你说你来就来,还带东西干啥?”奶奶拉着她进屋,“快快快!进去坐!进去坐!老何,把你最好的茶叶拿出来!”唐心怡不好意思地说:“不了不了,二位……首长,何晨光去找谁了?我想去看看他们,他们也都是我的学员。”

        “也成!我也不是老糊涂,你跟我们俩老家伙也没啥可说的!”何保国笑着说,“他去找的是一个叫王艳兵的战友,你知道他住哪儿吗?”唐心怡笑道:“知道名字就成了,我肯定找得到!首长,我走了!”她敬礼,出去了。

        棚户区,唐心怡将车停在胡同口,跳下车快步走进去。张大妈迎过来:“解放军同志,解放军同志,你是找王艳兵吧?”唐心怡礼貌地笑笑:“嗯?大妈,您怎么知道啊?”张大妈说:“哎呀!今天来了好几个解放军,都找王艳兵!我一看你这穿军装,肯定是找他的,没跑!你是……艳兵的女朋友?”唐心怡笑道:“不是不是!我是他在部队的教员。哎,他住哪儿啊?”张大妈转身一指:“住后面,你看,第三个门!不过他们都走了!”唐心怡一愣:“走了?去哪儿了?”

        “不知道啊!他们闹哄哄的,吃完午饭就一窝蜂似的跑了!说要去看个战友,挺远的!”

        “哦,谢谢您啊,大妈。”唐心怡跳上车,四处张望,懊恼道:“怎么总是我找你啊?你就不知道来找我?这个死小子!”她沮丧地开车走了。

        4

        农田里,骄阳似火。李二牛穿着迷彩服,坐在拖拉机上握着把手,拖拉机“突突突”地跑。翠芬坐在旁边,看着他乐。李二牛脸上也乐得快开花了。唰—一道闪光擦过李二牛的眼。李二牛一脚刹车,本能地抱住翠芬滚下车。翠芬被李二牛搞得不知所措:“咋了?!”

        “狙击手!”

        “啥?”

        “回家了哪还有狙击手?!”李二牛反应过来,小心翼翼地探头出去。一道闪光打过来,晃着他的眼。李二牛挡住,探头看—不远处,四个穿军装的身影拿着小镜子在晃他。李二牛笑了。翠芬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你咋的了?一惊一乍的!看俺衣服都脏了!”

        “俺战友来了!”李二牛嘿嘿乐。

        “你战友?哪儿呢?”—李二牛一回头,人都没了。李二牛一惊:“嗯?!”

        噌噌噌,几个人影从四面八方冒出来,一把将李二牛按在地上。何晨光压在李二牛身上,勒住他的脖子:“捕俘成功!”王艳兵也压在李二牛的胳膊上:“快!跟解放军叔叔老实交代,都干什么坏事了?!”翠芬一惊,李二牛龇牙咧嘴:“翠芬,别怕,都是俺……战友……”何晨光松开手,李二牛爬起来揉着脖子:“偷袭俺……”

        “你看你,一回家就放松警惕性了吧?”话音未落,李二牛一个扫堂腿,宋凯飞、徐天龙、王艳兵都倒了。何晨光飞身起来,踩着轮胎空翻过去。李二牛又冲上去。何晨光空中转体,扳倒了李二牛,按死在地上。

        “好小子!敢跟我们来这套?!”王艳兵几人起身就打。李二牛爬起来就跑:“俺错了!俺错了!”四个人在后面叫嚣着,追着,翠芬站在田埂上咯咯笑。

        黄昏,坡地上的篝火烧得正旺,上面挂着烤全羊,滋滋地冒着油水。

        “干杯—”五个茶缸子“砰”地撞到一起。放下杯子,李二牛辣得直哈气。宋凯飞看他:“你看你,不知道好东西了吧?这二十年陈酿茅台,可不比黄金便宜!还不知道好歹!”李二牛看看杯子,赶紧舔,众人哈哈大笑。翠芬看着几人,咯咯地乐:“快快快,你娘专门做的硬菜!知道你们五个小伙子肯定好这口!”王艳兵掀开篮子上的布:“好家伙!猪头啊!哈哈哈!这个够味!”何晨光拿出匕首,噌噌地切开,几个人扯着猪头,大嚼着。

        “有情况!”瞬间,五个人翻身下坡,动作迅猛。翠芬吓了一跳。五双眼探出地平线。李二牛眯缝着眼:“十点钟方向,不明车辆在迅速接近!”另外四双眼睛齐刷刷地看过去—远处,卷起一团尘土。飞扬的尘土团越来越近,何晨光看着,脸色微变。

        “这车见过!”

        “没错,见过!”

        “是见过!”

        “对,是谁的车?!”

        “到底是谁的车?!”

        王艳兵看向何晨光:“就是,是谁的车?!”何晨光苦笑,站起来:“你们别闹了!”四个人哈哈笑着都围过来。越野车急速开来,一声急刹车,尘土散开,落了五个人一身一脸的土。唐心怡跳下车,几个人灰头土脸地拍打着身上。“咳!”唐心怡轻咳一声,五个人腾地立正,何晨光目不斜视。唐心怡看看他们:“你们在这儿干什么呢?”五个人互相看看,都不说话。唐心怡又问:“没人回答我的问题吗?”

        唰—四只手一起指向何晨光。唐心怡走过去:“看起来你的战友们很体贴你,民主选举你来回答问题啊!”何晨光看看他们,无奈道:“是!报告教员,我们在会餐!”

        “会餐?”唐心怡看他,“忘记野外生存的原则了吗?你们点的火,我在五公里外就能看见烟!看来你们的警惕性不够啊,列兵!”何晨光一立正:“是!教员教训得对!”

        翠芬站在旁边不敢说话,另外四个人挤眉弄眼。唐心怡冷眼走过去:“你们—解散!你—站着!”何晨光看看其他几人,兄弟们一哄而散,拉上翠芬:“走走走!吃烤全羊去!”跑上坡去了。何晨光目不斜视,唐心怡盯着他:“你很骄傲是吗?”

        “报告!我不明白教员的意思。”

        “你牛!你真牛!”唐心怡冷笑道,“你居然丢下我不管,让我驱车二百公里,主动来找你!”何晨光的眼神有些柔软:“对不起……”唐心怡一瞪眼:“说‘报告’了吗?!”

        “报告!对不起,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

        “报告!我以为……你不会来找我的。”

        “为什么?”

        “报告!”何晨光的声音沉下来,“我本来想去找你,可是想到我的战友王艳兵,他一个人在家。我不能丢下他,我们是兄弟!”唐心怡有点儿意外。“报告!他最后的亲人奶奶去世了,父亲失踪,家里只有他一个人。这个探亲假,他不好过,所以我想先去找他。我相信教员不会问一个愚蠢的问题。”

        “什么问题?”唐心怡看他。

        “到底是你重要,还是我的战友重要。”

        “如果我问,你打算怎么说?”唐心怡看着他的眼睛。何晨光目不斜视:“都重要。”

        唐心怡默默地看着他。何晨光也看着她:“你们在我的心里,一样重要。”

        “我不信。”

        “是真的,但是我要先考虑我的战友,因为他……是孤儿。”

        “这还差不多,是句人话。我信你了。”唐心怡出了一口气。

        5

        黄昏,树林外,火一样燃烧的夕阳映在整个山坡上。何晨光坐在田坎上,唐心怡把玩着一根草,坐在旁边。两人都规规矩矩地坐着看日落。唐心怡看着落日,无限柔情:“好久没到乡下来了,真漂亮啊!”何晨光淡淡一笑:“嗯。以前训练,光顾着完成任务,也没这样看过日落。”他看着远方若有所思。唐心怡看他:“你好像真的有什么心事,能跟我说说吗?”何晨光想想:“有些事,我不能告诉你的。”唐心怡笑道:“关于照片上那个女孩的事?”

        “不完全是。她叫林晓晓,是我以前的女朋友,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

        “哦,青梅竹马啊!”

        “已经分手了。”

        “看你这样子,是不是特舍不得?”

        “这样说,你就小看我了。”何晨光说,“我是做事绝对不会后悔的人,但是我确实在为她难受。”

        “为什么?”

        “她要结婚了。”

        “她多大啊?学生?不是还没毕业吗?”

        “跟我一样大。现在婚姻法修改了,在校大学生可以结婚了。她的年龄刚刚够法定结婚线。在法律上,这是可行的。”

        “哦—”唐心怡转过脸去,“因为她要结婚而难受啊!怪不得呢!”何晨光看她:“我一直觉得你是个豪爽的女孩,可是我错了。”

        “你说我小心眼?”唐心怡问。何晨光看着她说:“不是吗?我为什么难受你都没有搞清楚,就下判断。不是你教我们情报判读的吗?难道你就这么判读自己身边的情报吗?”

        “那你不告诉我,我怎么清楚啊?”

        “我真的不能告诉你。”

        唐心怡点点头:“有问题。”何晨光没明白:“什么问题?”

        “如果这个女孩儿是跟你一起长大的,她不会有问题。有问题的可能性只有一个,她要嫁的人是个被警方关注的焦点疑犯!”

        “你怎么知道?”何晨光诧异地看着她。

        “根据蛛丝马迹判读的啊!我不是教过你吗?我在你家的时候,两个警察来找你,你的神色变得很着急,然后马上就出去了,回来后就变得怪怪的,那只能是因为她的事情了!她这么小,你们又知根知底,那她就不会有问题—有问题的,只能是那个男人了!”

        何晨光看着她,不说话。唐心怡道:“怎么了?你看着我干什么?”

        何晨光转过脸:“不是我告诉你的。”

        “那我就猜对了……”唐心怡叹了口气,“这事儿很麻烦,你着急也没用的。”

        “我不敢想她以后的命运会是什么样的。”

        “现在也不能跟她挑明,谁都没办法了。”

        何晨光看着远方:“最痛苦的事情,不是如何选择,而是别无选择。”

        “这话挺有道理的,你说的?”

        “参谋长说的,我一直记着。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最痛苦的事情有很多,我都别无选择。”何晨光看着落日说。唐心怡看着他:“说到这儿,我想起来了—那天……你真的会杀了我吗?”何晨光看她:“你知道答案。”唐心怡淡淡地说:“我知道。可能女人就是这样傻吧,明明知道答案,却总希望能有不一样的回答。”何晨光看着她,无语。

        6

        红细胞基地,一面国旗飘扬在营地上空。五个新人整齐列队,已经换上了特种部队的猎人迷彩服,分腿跨立,眼神里充满傲气。范天雷站在他们面前:“祝贺你们正式成为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的特战队员。这是一个好消息,也是一个坏消息。说它是好消息,因为这代表你们是精锐当中的精锐,很光荣嘛!”队员们目不斜视,知道还有下文。

        “说它是坏消息,因为你们会没完没了地去玩命!就跟一首歌里面唱的一样,这个世界,并不太平嘛!你们随时都要准备出发!干什么去?战斗去!今天,当你们佩戴上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的臂章,就注定要出生入死,随时准备投身沙场,报效祖国!特种部队不是超人部队,特战队员更不是超人!人都是肉长的,一枪下去,该死就得死,活着就是你赚了!什么是赚了?”范天雷弯下腰,唰一下卷起自己的裤腿—钢铁假肢露了出来。队员们傻眼了。“好好看看!什么叫赚了?这,就叫赚了!”范天雷声若擂鼓:“你们以为什么是战斗?这就是战斗!每次出任务,都要抱着敢死的决心!有我无敌,一击必杀!当你深入敌后,你往哪里撤?四面八方都是敌人,落地就被包围!记住我的话—战斗!”

        “记住了!”

        “为谁战斗啊?!”

        “忠诚于党!热爱人民!报效国家!献身使命!崇尚荣誉!”队员们立正怒吼。

        范天雷冷冷地看着他们:“口号喊得震天响,但是你们能不能做到呢?你们能不能真正成为忠诚于党的钢铁特战队员呢?现在还是未知数,需要实践来证明。这是你们的组长,你们已经很熟悉了!”陈善明敬礼。“还有另外一位主官,正在赶来的路上。今天下午,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的教导员就要上任了—一个优秀的政工干部!我希望你们跟他好好学学,怎样去做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钢铁战士!”队员们有点儿蒙,互相看看。

        “看什么?这不是独立大队吗?不该有教导员吗?”范天雷怒喝,“你们都是党员或者预备党员,党组织的工作等教导员到位以后再布置。我现在是给你们提个醒,不管经过什么样的训练,不管学会了什么样的技能,你们都是中国共产党员,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明白了吗?!”队员们高喊:“明白!”

        “下面我宣布军区签发的提干命令。”范天雷拿出公文,大家都有点蒙。

        “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南军区政治部干字201号命令。根据总参、总政《关于改革从优秀士兵中选拔培养基层干部办法的通知》,我军区狼牙特战旅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列兵何晨光同志,符合通知精神与相关规定,经报总参、总政干部部门批准,特破格提升为中尉军衔,行政级别副连,并择时送往相关院校培训。此令,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南军区政治部!”

        何晨光有些意外。旁边,王艳兵有些失落地咽了一口气,随即抬起头,目光坚定。

        范天雷合上命令:“命令宣读完毕。另外,王艳兵、李二牛,你们的军衔也该换换了。从今天开始,你们是上等兵了—两拐。”李二牛眨巴眨巴眼,兴高采烈地去找苗狼领军衔了。王艳兵长出一口气,有些闷闷不乐。何晨光看着王艳兵,两个人的目光交汇。王艳兵苦笑了一下,走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