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利刃出鞘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1

        王艳兵孤独地坐在靶场一角,手里拿着两拐的军衔,很失落。何晨光走到他身后,王艳兵笑笑,说道:“你成功了。”

        “我们都成功了。”

        “不,成功的是你。我们一起当兵,现在你是军官了。”王艳兵失落地说。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何晨光看着他。王艳兵说:“有话,你就直接说。”

        “成功的标志,就是成为军官吗?”

        “你成功了,当然可以这么说了。”王艳兵苦笑。何晨光说:“艳兵,你想错了。”

        王艳兵笑笑,说道:“我知道,我确实不如你出色。”

        “我们都是军人,不管是军官还是士兵,都是普通的军人。我们……”

        “你想跟我说大道理吗?”何晨光语塞。王艳兵站起来,看着他,“咱们是一起当的兵,政治课也是一起上的,我也没缺课……省省吧。我没什么,只是心里难受。风风雨雨这么久了,谁还不了解谁呢?你确实比我强,这点我承认。但是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你的!”

        “嗯,我等着!”—王艳兵把领章递给他:“我希望你帮我戴上,这样我会永远记住。”何晨光看着他,没动。王艳兵问:“怎么?不愿意帮你的战友戴军衔吗?”

        “不是,我只是不希望你想太多。”何晨光接过军衔。王艳兵诡笑道:“就算你是军官又怎么样?你戴着一毛二,我就不敢修理你了?”何晨光也笑了:“怎么着?不服啊?”他帮他戴上上等兵的军衔。两个人还在闹着,何晨光发现一个海军少校站在边上。两人停住了,急忙敬礼:“首长好!”少校抬起脸,两人目瞪口呆—龚箭!龚箭坏笑,看着他们俩:“怎么了?当了特种兵,就不认识我这个指导员了?”两个人都笑了,扑上去抱住龚箭:“指导员—”何晨光看看他:“指导员,你怎么当海军了?”

        “就是啊!”王艳兵看见肩膀上的军衔,“正营级,少校—升官了!你调到海军了?”

        龚箭笑道:“不仅是我,咱们团—都是海军陆战队了!”两个人一愣。龚箭道:“为加强海军陆战队的力量建设,铁拳团被整体改编为海军陆战队,成为一把两栖尖刀了!”

        两个人还没反过味来。龚箭看着何晨光:“可以嘛,何晨光,现在是中尉了!我来以前就听说了,你现在很火嘛!”何晨光岔开话题:“指导员,你来看我们吗?”

        龚箭指指那边的车:“我的行李在车上,你们两个难道不去帮忙吗?”何晨光明白了:“指导员,你……你就是我们的教导员?”

        “怎么?我给你们做教导员,不够格吗?”

        何晨光和王艳兵喜不自胜,抱住龚箭,一起向车那边走去。

        2

        基地操场上,队员们背手跨立。龚箭走在前面:“很高兴认识大家,我叫龚箭,奉命来到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担任教导员。你们当中有我的兵,也有不认识我的同志。不管过去是否认识,我都会一视同仁!我看了你们的资料,不错,大部分都是党员,少数同志是预备党员!这说明,这会是一个战斗力与意志力超强的战斗集体!我非常高兴,能够成为你们的教导员,也希望你们牢记自己的入党誓词,甘做军人表率!”队员们目不斜视。

        “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有自己的特殊性,但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牢牢记住你们是干什么的。超人吗?你们是军人!军人,就要有军人的样子!我刚才去你们宿舍看了一下,不客气地说,你们的内务全部都不及格!”龚箭怒吼,“你们不是干部就是老兵,还需要我当作新兵连那样带吗?你们在新兵连学的东西,都还给班长和教员了吗?我知道你们特殊—特别行动小组嘛,就想搞点儿特殊化!但是你们给我记住,特种兵的特,不是内务条令的特,不是军人准则的特!是特殊的训练、特殊的装备、特殊的任务,而不是在军营里面搞什么特殊化!”龚箭看着他们,“瞧你们一个一个都不可一世的样子,忘记自己是一个兵了吗?整顿作风,首先从整顿内务,落实条例条令开始!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政工干部都喜欢这两句话,我也不例外。你们只是一个战斗小组,是我带过的人数最少的队伍—这很好,我会省心不少,同时也说明,我可以随时注意到你们每一个人!”

        龚箭蹲下身,摸了一把地面,举起手—都是灰尘。队员们看着他,都有点蒙。龚箭举起手:“今天是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成立的大好日子,也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所以要有一个特殊的仪式,让大家记住这个纪念日。看见我的手套了吗?这场地多久没打扫过了?”队员们不知道什么情况,都不敢吭声。“特战队员,甘做军人表率,就从大扫除开始吧!知道我的标准了吧?我的话说完了,开始吧。”队员们面面相觑,还没明白。

        “开始!磨磨蹭蹭干什么?没打扫过卫生吗?”苗狼在旁边怒喝。队员们这才反应过来,一路狂奔。龚箭冷冷地看着他们提着笤帚、簸箕冲过来,开始干活。他转身对苗狼说:“给他们两个小时时间,一尘不染。”

        “是!”苗狼敬礼。队员们拿着水管冲刷地面,疯狂地打扫着卫生……

        操场另外一角,范天雷看着外面正打扫卫生的新人苦笑。这时,龚箭走进来,敬礼:“参谋长。”范天雷还礼,笑笑,说道:“来得真快,进入状态了?”龚箭笑道:“没想到你会把我调来,我还以为真的会改行呢!”

        “想改行?哪儿那么容易?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要组建的时候,我就把你的名字报告上去了。之所以现在才调你过来,是因为之前你带过的三个兵都在参加特训—如果那时候你来,他们在精神上会有依赖感,不利于他们的成长。”

        龚箭看着范天雷:“参谋长,我都懂。”

        “你来了就好了,陈善明是这个小组的指挥官,但是他还担任孤狼特别突击队队长,所以平时你的责任就重一些,军政一把抓。三年前我就想把你调过来,无奈你们集团军首长不放人。现在你们划归海军陆战队,趁他们还没注意到你,我赶紧把你挖过来。”范天雷狡猾地笑,“当年你来受训,我就想挖你过来了。你以为,你能逃脱我的手心吗?”

        “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逃不掉,很高兴正式成为你的部下!”龚箭举起右拳。

        “同生共死!”两个人的拳头,终于碰在了一起。

        3

        苍茫的群山,郁郁葱葱。特战靶场上,各种特殊的靶子林立,各种武器、特战装备等摆在队列前面。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的队员们束手跨立,精神抖擞。龚箭和陈善明亲自带队,站在排头。范天雷抬头看表:“该来了!都打起精神来!这可是我们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第一次在首长跟前亮相!”队员们昂首挺胸。

        远处,一队高级越野车风驰电掣,掀起一片尘土,高速开来。车门打开,陆军副司令朱世巍中将走下车,肩上的将星金灿灿的。紧接着下来的一串少将大校,旅长和政委都陪在旁边,唐心怡和顾晓绿也跳下车。队员们肃立,一动不动。何晨光的眼瞟了一下,继续目视前方。范天雷跑步上前,敬礼:“报告!首长同志,中国陆军狼牙特战旅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集合完毕!请您检阅!”朱世巍还礼:“开始吧。”“是!”范天雷让到一边。

        朱世巍走在前面,看着七人小组军姿整齐:“同志们好!”

        “首长好!”

        “同志们辛苦了!”

        “为人民服务!”

        七个人的小队伍,口号喊得地动山摇,声音在群山之间回响。

        “嗯!精神面貌还不错!”朱世巍点头,走到队尾。李二牛戳得笔直,紧张地憋着气。朱世巍看他,笑道:“小鬼,有点儿胖啊!”

        “首长胖!”李二牛脱口而出。朱世巍一愣,周围的人都憋住笑。李二牛傻眼了,目瞪口呆。朱世巍看着他,爽朗地笑了。李二牛紧张道:“首、首长,对不起,俺……”朱世巍笑笑,说道:“没关系,没关系。你今天汇报的科目是什么啊?”

        “报告!营救匪徒!”

        众人哄堂大笑,朱世巍也笑坏了:“有创意啊!出动解放军,去营救匪徒?”李二牛汗都出来了:“俺,俺错了……”朱世巍顺手抄起一把85狙击步枪,娴熟地检查,扔给李二牛:“来!就从你开始吧!”李二牛看看:“首长,这,这不是俺的枪……”朱世巍笑笑,说道:“战场上,拿别人的枪就不能打了吗?”

        “报告,首长,俺错了……”

        “请首长点靶!”范天雷大喊。朱世巍看靶场:“200米,人质移动靶。”

        李二牛看看何晨光和王艳兵,两人点点头。李二牛一咬牙,走上前去。远处,人质靶开始移动。李二牛上膛,开保险,坐姿瞄准。众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着。李二牛呼吸紧张,汗水从眼皮流下来。他一咬牙,扣动扳机—“砰!”李二牛闭眼,不敢看。朱世巍拿着望远镜,嘴角一丝苦笑—人质眉心中弹。朱世巍放下望远镜,无奈地笑笑,说道:“你成功地营救了匪徒。”所有人都没笑,知道这时候不该笑。李二牛委屈地站起来:“报告……首长,这不是俺的枪……”朱世巍笑笑,拿过那把狙击步枪,仔细看看,上膛,立姿,动作标准利落。朱世巍扣动扳机,连续射击三枪—100米的靶心左侧,散布三个弹洞。所有人都惊奇。

        朱世巍关上保险,放下步枪:“弹道偏左。这把枪是谁的?”

        “报告!是我的!”何晨光抬头挺胸,目不斜视。朱世巍看他,笑笑,说道:“你就是那个历尽千辛万苦把我斩首的、神枪手四连狙击手何晨光吧?”

        “是,首长!”

        朱世巍看看他肩膀,笑笑,说道:“不错,这个军衔适合你。为什么你的枪弹道偏左?”

        “报告!个人习惯,首长!”何晨光回答。

        “你详细解释一下。”

        “在战场上,如果我牺牲了,我不希望这把枪可以被敌人捡起来使用。如果我设定归零完全正确,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危险。”

        “但你是狙击手,你拿一把校对不准确的步枪,能完成狙杀任务吗?”

        “报告!首长,这把枪经过我的磨合,完全可以执行狙杀任务!”何晨光不卑不亢地说。朱世巍疑惑道:“哦?你来打打试试看。”何晨光出列,接过狙击步枪。李二牛一脸歉意:“对不起啊,何晨光,俺……”

        “不是你的错,红细胞的面子我给找回来。”何晨光笑笑,走到射击地线前,转向人质靶,却没有卧倒,立姿,迅速举起狙击步枪。朱世巍大喊:“200米,人质移动靶!”

        何晨光持枪射击—“啪!啪!啪!”匪徒眉心三次中弹。朱世巍厉声大喊:“400米出现敌情!”何晨光趋前一步,跪姿射击。“啪!啪!啪!”连续三枪,400米处的三个钢板靶全部被击倒。朱世巍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700米处,敌直升机驾驶员!”

        何晨光直接卧倒,瞄准700米外的一个直升机模型—“啪!”直升机模型上的驾驶员靶子被击中,头部中弹。

        “1200米外,敌坦克车长!”朱世巍紧接着喊。何晨光还有最后一颗子弹,他盘腿坐好,依托左臂架起狙击步枪,瞄准1200米外的一辆坦克—上面有个草人,露出小半身。

        “等等!”朱世巍喊。何晨光没有射击,均匀呼吸。“把坦克给我开起来!”朱世巍指着主战坦克说。范天雷急忙拿起对讲机:“保障,开动坦克!”靶场地沟里面立即跳出来一个兵,跑步到坦克边,跳入驾驶舱,熟练地开动坦克,顿时掀起一阵烟尘。何晨光没有动,还是继续瞄准。朱世巍怒吼:“速度给我开到60迈!”

        “是!”范天雷拿着对讲机,“开到60迈!快!”驾驶员急忙加速,坦克开得越来越快。何晨光在调整瞄准镜上的焦距。范天雷报告:“首长,到60迈了!”

        “可以射击!”朱世巍说。何晨光还是没动,伸手从地上抓起一把土,松开手掌,土被强劲的山风吹散。何晨光注视着土被吹去的方向,抬眼看看坦克周围被风吹动的杂草,举起狙击步枪。狙击步枪架在何晨光的左胳膊上,随着坦克在慢慢移动。“砰!”—子弹脱膛而出,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弹头在空中旋转着—“啪!”草人车长的脑袋被击中,藏在脑袋里面的番茄酱瓶子被打碎,血红的番茄酱飞溅出来。

        何晨光稳稳地呼吸着,保持刚刚的射击姿势,枪口还在冒烟。

        寂静。还是寂静。片刻之后,朱世巍举起双手,鼓掌。周围一片雷动,范天雷和龚箭等人都很开心。何晨光还是保持狙击姿势,脸色一样的沉稳,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起立!”朱世巍大喊。何晨光站起身。朱世巍走过去,看着他:“我果然没看错你!枪王!这是真正的枪王!”何晨光冷峻地站着,一言不发。朱世巍转向大家:“很好,你们的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有点儿意思!虽然我只看了他一个人的射击表演,但是我相信你们有着超强的战斗力!这是我见过的最精彩的狙击手汇报表演!枪王!这是真正的枪王!可以了,不用看了!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不错!”

        “报告!”何晨光一声大喊。朱世巍看他。范天雷皱眉,示意他不要说话。何晨光住嘴了。朱世巍挥挥手:“你让他说嘛!中尉,你讲。”何晨光道:“报告!首长同志,狙击手只是红细胞特别小组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为首长准备的汇报演示,还没有正式开始!是否合格,还希望首长同志检查!”朱世巍笑笑,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说不用看了吗?”

        “报告!不知道!”

        “我当兵快四十年了,当将军也有十多年了!部队应对上级首长检查是怎么回事,我还能不清楚吗?你们准备好的科目,千锤百炼,没有破绽,比文工团演出还完美。特种部队我没来过吗?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吗?你们要汇报什么,我没有看见过?部队的真实战斗力,靠看汇报根本不能了解!靠什么了解?抽查!只有这样的临时抽查,才能体现一支部队的真实战斗力!事先准备好的汇报演示,跟开卷考试有什么区别?”

        何晨光不敢吭声。朱世巍笑笑,说道:“中尉,我说得不对吗?”

        “报告!首长同志,您说得都对!”

        “但是,你好像还有话说。”

        “是!”

        范天雷一瞪眼,朱世巍瞥过去,范天雷不敢吭声了。

        “让他说。你讲。”

        “报告!首长同志,为了您这次来视察,我们苦练了一个月!同志们没白天没黑夜,就是为了给您呈现这次汇报演出!可是,您一句话,我们的努力就……”

        朱世巍笑笑,说道:“你们训练,就是为了给我看吗?”

        何晨光愣住了。朱世巍笑着拍拍他的军衔:“中尉,你这身军装,是为我穿的吗?”

        何晨光呆住了。朱世巍继续说:“你的军装,你们的军装,都不是为我个人穿的!你们准备了一个月,就是为了给我个人看吗?你们吃的苦,受的累,都是为了我吗?”

        “报告!首长同志,我错了!”何晨光立正。朱世巍笑笑,说道:“你们是军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军人,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人!你们训练,你们吃苦,你们受累,为的不是在这儿给我表演!那种虚的东西没意思,哪个部队都能给我来上那么几手绝活,何况你们是从几十万作战部队当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你们准备好的科目,我看了有什么用?我想看的,就是你们没有准备过的!你们都是军人,告诉我,是看汇报,还是抽查,更能体现一个部队的战斗力啊?”所有人都沉默了。

        “练为战,不为看。我来以前,机关里面的同志们就开玩笑说,中国的特种部队就剩下俩功能—第一,给领导看;第二,自己锻炼!告诉我,你们是这样的吗?”还是沉默。

        “我是战区副司令,我组织一场演习,耗资上亿,将所有的一切都事先设置好,去糊弄军委主席吗?你们是我的兵,要事先编排好,演戏给我看吗?有意义吗?答案是,没有!你们不是文工团,不是演出队。你们的任务不是演戏,是打仗!你们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队员们立正。朱世巍继续说:“我很高兴,因为我知道你们已经准备好了!在战争中获胜,不仅靠将军的智慧,还要靠战士勇敢杀敌的本领!一支强大的军队,是由强大的战士组成的虎狼之师!这支虎狼之师,要有杀气、勇气、霸气!我在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已经成功地看到了这些!你们的训练是有成效的!我很相信你们的战斗力!”

        “忠于祖国!忠于人民!”队员们高喊。朱世巍看着他们:“这样很好,节省时间。我还要去别的部队视察,你们按照日程训练计划,继续训练吧。”

        “是!首长!”范天雷立正。朱世巍转向何晨光:“不骄不躁,继续努力—这是一个共和国中将对你的嘱托。”朱世巍笑笑,转身走了。车队呼啦啦一阵风消失了。

        唐心怡和顾晓绿留下了。何晨光看着唐心怡,唐心怡赶紧错开眼。范天雷走过来:“小唐主任,欢迎来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视察。”唐心怡受宠若惊:“参谋长,你别取笑我了。这次还得请你帮忙呢!”范天雷笑笑,说道:“说吧,有什么我能帮你的?”

        “参谋长,我这次是带任务来的。我们的军事游戏开发遇到了瓶颈,需要你的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帮忙。”唐心怡说,“我们需要素质最好的特战队员做战术演示,把真正的战术动作移植到我们的军事游戏当中。这样做,除了增强游戏的真实感,也是寓教于乐,让更多的战友能够学习标准规范的战术动作。”

        “好事啊,我们肯定支持!不过你们来,得我们一号批准吧?”范天雷笑着说。

        “军区机关出了正式的公函。旅长在电话里面亲自交代,让我到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来,他说这个小组有整个旅素质最好的特战队员。”唐心怡说。范天雷笑笑,说道:“好吧!陈善明、龚箭,你们俩过来一下!”陈善明和龚箭跑步过来:“到!参谋长!”

        “这位是军区军事游戏办公室的唐心怡主任,也是咱们的兼职教员。这位是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的组长,陈善明,你们已经认识了。这位是教导员,龚箭。”

        陈善明和龚箭敬礼:“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为了制作军事游戏,我需要特战队员帮忙做战术演示。”唐心怡说。

        “游戏?就是五号老玩的那个吗?”陈善明看范天雷。

        “对!我们要做解放军自己的军事游戏!”

        龚箭笑笑,说道:“明白了。那好说。你什么时候需要,我就什么时候派人!”

        “不用专门派人。组长,教导员,等你们训练结束或者不是很忙的时候,派一两个素质最高的特战队员,给我们做做演示就可以了。另外,你们基础训练的时候,我们可能也进行一些观摩,用来做游戏当中军事训练的样板。组长,教导员,没问题吧?”陈善明忙说:“没问题,没问题!你看我怎么样?我去给你做演示!”唐心怡笑道:“哪儿敢劳组长您的大驾啊?给我们派个兵就得了!”陈善明还想说话,龚箭一把拽住他。陈善明悻悻地住嘴了。

        龚箭笑道:“没问题,上级交代的任务,我们一定不折不扣地完成。我们单兵战术素质最高的特战队员,现成的—刚才做表演的那个中尉,也是我带过的兵!回头我就安排他去!”

        唐心怡看何晨光,苦笑。何晨光没说话。龚箭左右看看:“你们认识?”何晨光和唐心怡都没说话。范天雷笑笑,说道:“当然认识!小唐主任是我们的教员嘛,熟人了!她熟悉我们每个队员的情况。那什么,你们带队按照计划训练去吧。”

        “是!”陈善明和龚箭敬礼,转身去了。陈善明站在队前:“红细胞,收拾自己的武器装备。十分钟以后,反恐战术训练场!”“明白!”队员们大喊,冲过去开始收拾武器装备。

        4

        反恐训练场,队员们都在整理着装和微冲、手枪。陈善明和龚箭走进来:“我们今天的科目是,信任射击。”队员们都瞪大眼,不知道什么意思。

        龚箭看着他们说:“所谓信任射击,不仅是挑战你们的射击水平,也挑战你们的心理承受能力。使用92式手枪,对10米内的防弹背心和防弹头盔射击,会是什么效果?”队员们目瞪口呆。龚箭看着李二牛:“把防弹背心挂上去。”李二牛拿起一个防弹背心和防弹头盔,跑到10米的靶位前挂上。陈善明拔出手枪,上膛,出枪。“当当当当……”一个弹匣打完,防弹头盔和防弹背心上弹痕累累。头盔和背心啪地一下被丢在地上,到处是弹洞。

        “92式9毫米手枪,大家也都很熟悉。我知道你们都是手枪速射的高手,不过今天的训练跟往常不一样,因为你们面对的不是靶子,而是自己的队友。”队员们心惊胆战地看着。宋凯飞嘟囔道:“这意思是不是现在红细胞的经费不足了……”

        “你说什么?”龚箭看着他。

        “报告!我是说……现在抚恤金是不是又涨了……”—龚箭冷冷地注视他,宋凯飞立即住嘴了。龚箭看着队员们:“你们有谁希望自己的队友因此拿到抚恤金吗?”

        “教导员……你的意思是,让我们……面对面射击?”王艳兵问。龚箭道:“对,这就是信任射击。对自己队友的绝对信任,和对自己枪法的绝对信任—这种训练,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如果失败,将会使自己的队友受重伤或者牺牲。防弹背心和防弹头盔,是无法抵御92式9毫米的近距离射击的—刚才的射击只是为了让你们明白这一点。”

        徐天龙报告:“组长,教导员,那我们打什么呢?总不能真的互相往身上打吧?”

        “肯定不能往身上打,打身后的移动靶。谁先去试试?”龚箭看着他们,队员们都不吭声。何晨光上前一步:“我来吧。”王艳兵一把拉住他。何晨光笑笑,说道:“没事,教导员的枪法你还信不过?”李二牛眼巴巴地看着何晨光。陈善明笑笑,说道:“怕什么?早晚都要上。”何晨光推开王艳兵的手,拿起防弹背心套上,戴上防弹头盔。

        龚箭检查完手枪,插回枪套。何晨光站在位置上,队员们提心吊胆地看着。龚箭目光冷峻,挥挥手,何晨光身后的移动靶开始横向移动。何晨光跨立,目不斜视。队员们都很紧张。龚箭脸色平静,手垂在身侧。靶子移动到何晨光身后,龚箭快速拔枪上膛,连续射击,弹壳不断飞舞。队员们都目瞪口呆。这时,靶子又反向移动回来。龚箭再次举枪,快速射击。“啪啪啪……”一个弹匣打光了,靶子上都是弹洞。何晨光目不斜视,还站在那儿。龚箭收起手枪:“好了,你归队。”

        “这就是信任射击。在实战当中,我们不能让人质受到任何误伤,所以在训练当中就要绷紧这根弦儿!你们明白了吗?!”—“明白了……”队员们明显底气不足。

        “虽然你们已经进入红细胞小组,但是你们随时都有退出的可能。明白了吗?!”

        “明白了!”队员们大喊。

        训练场上,何晨光和王艳兵都穿着防弹背心,戴着防弹头盔和风镜,面对面站着。两个移动人形靶在他们身后被缓缓拉过来。当靶子快移动到身后的时候,两个人同时拔枪,快速上膛—“啪啪啪啪……”靶子在他们俩身后中弹。两个人一动不动。

        另一边,宋凯飞和徐天龙面对面站着。徐天龙很沉稳,宋凯飞有点儿紧张:“哥……哥们儿,我没得罪过你……”徐天龙苦笑。宋凯飞有点儿哆嗦:“你,你留点儿神……上次欠你的那顿饭,我肯定请你……我爸跟我说,家里刚酿好米酒……手工的,回头给我送来……”徐天龙无语,看着他:“训练呢,飞行员!扯这些干什么?”

        “四眼龙,你可真的要有点儿准啊!”

        “别废话了,我还怕你没准呢!来吧来吧,早晚都是一劫!”

        宋凯飞满脸是汗,徐天龙虎视眈眈。靶子移动到身后,两个人同时出枪,快速射击。靶子划过去,都是弹孔。两个人都努力平稳自己,宋凯飞的脸上也少了平日的戏谑,变得沉稳。

        另一个训练场地上,李二牛战战兢兢地跟龚箭面对面,开始哆嗦:“教,教导员……”龚箭笑笑,说道:“怎么了,二牛?”

        “教导员,俺……俺怕……”

        “你不自信?”

        “不是不是!”

        “那你是不相信我的枪法?”

        “不敢不敢……俺是怕万一……”李二牛忙摇头。

        “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没有万一,只有万无一失!来吧,二牛!”

        李二牛还是很紧张。龚箭笑笑,把自己的手枪拔出来,退出弹匣,举起来:“我先不对你射击,你打你的。”李二牛的汗水满脸都是。龚箭把手枪和弹匣放入口袋,跨立看着李二牛:“开始!”靶子开始移动,李二牛眨巴眼。靶子移动到龚箭身后,李二牛“啊”的一声,出枪,快速上膛,急速射击。龚箭面不改色,身后的靶子上都是弹洞。靶子滑过去,李二牛急促地呼吸着。龚箭笑笑,说道:“我也要射击了啊!”李二牛点点头。靶子再次滑回来,龚箭快速上弹匣出枪—“啪啪啪啪……”跟李二牛几乎同时射击,枪口冒着烟,对面的靶子已布满弹洞。

        5

        红细胞基地,全副武装的队员们在陈善明的带领下,陆续跑回来,列队。龚箭走过来:“何晨光!”何晨光立正:“到!”

        “带上你的武器装备,去游戏办的临时驻地报到,他们在礼堂。”

        何晨光一愣。龚箭看着他:“刚才旅部来的通知,要选一个军事素质最高的队员去做军事游戏的模特,上面点名要你去。你去吧,晚饭就在机关食堂吃,熄灯以前归队。”

        “是!”何晨光转身去了。何晨光全副武装跑步来到礼堂,站在门口:“报告!”顾晓绿在里面喊:“进来吧!门开着!”何晨光推开门进去。舞台上已经打好灯光,技术人员正在调试设备。唐心怡看着他。何晨光敬礼:“报告!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何晨光中尉,奉命前来报到!请首长指示。”唐心怡还礼:“我们这次是要你做单兵战术动作和手语,用来做军事游戏的样本。”

        “是,首长!”

        “先从手枪战术开始吧。”

        “是!”何晨光上台,卸下武器背囊,拿着手枪,卸下弹匣,走到舞台中央。唐心怡一直冷冷地看着他。顾晓绿给何晨光安上抓捕的感应装置,唐心怡站在他对面不远处。何晨光活动了一下身体,适应身上的传感装置。唐心怡看着他:“开始吧。”何晨光快速拔枪上膛,动作一气呵成,枪口直接对准唐心怡。

        “击发!”

        何晨光一愣。

        “没有目标的话,你的战术动作会失真。我就是目标,按照你的训练要求,击发!”唐心怡冷冷地盯着他。何晨光的枪口一直对着唐心怡,没动。唐心怡盯着他:“击发!面前就是目标!”何晨光深呼吸,果断击发,动作干净利索,如行云流水。唐心怡默默地看着。

        夜晚,机关食堂里,何晨光跟技术干部们一起吃饭。唐心怡坐在他对面,闷头吃。干部们陆续吃完出去了,一张大桌子前,就只剩下唐心怡跟何晨光面对面了,两个人对视无语。炊事班长走过来:“首长,您吃完了吗?我们这也得收拾收拾,晚上还得训练体能呢!”唐心怡起身:“哦,完了。”何晨光拿起自己的武器背囊,跟着她出去了。食堂门口,不时地有队列穿插而过,口号嘹亮。唐心怡和何晨光出来,对视无语。唐心怡看他:“陪我走走吧。”何晨光愣了一下:“是。”唐心怡苦笑道:“用得着这么正式吗?”

        “你是上尉,是我的首长。”

        “首长?在你眼里我还是首长?”唐心怡苦笑着说。何晨光无语。两人一前一后,往前走去。唐心怡转过身:“你以前就是这样逛公园的吗?”

        “不是啊……”

        “那为什么要走在我后面?”

        何晨光立正:“报告。这里不是公园,是部队,我不能违反部队的规定。”唐心怡转回身:“好吧,我就看看你到底要跟我演戏到什么时候!”

        何晨光不说话。唐心怡问:“难道非要我追你吗?”

        “不是。”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想法。我现在心里很乱,真的,安静不下来。最近出了一些事情,我总是放不下。”何晨光有些低沉。唐心怡转过头:“还是关于你前女友的?”

        何晨光看她:“是。”

        “其实我理解你的感受,但事情不是你可以左右的。很多时候,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我明白。”

        “那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打算的?跟我,就这么吊着?”

        “不是,我只是心很乱,丢不下那边。我想等这件事了结,心里彻底放开的时候,再去找你的,没想到……”

        “没想到我找上门来了是吗?”唐心怡接口。

        “我不是这意思……”

        “我算想明白了,你是我的克星!想我活了二十多年,也算是见过风雨,经历过生死的,没想到败给你了!算了,我认了!你想吧,等你想明白了,再来找我!”唐心怡稍稍有些放松。何晨光看着她:“谢谢你……”

        “什么谢不谢的,我认栽了!不过你可别自作多情,我来这儿可不是为了你,我是真的有任务!”唐心怡的语气带着骄傲。何晨光看着她:“我相信。”

        “你相信什么啊?你眼里写的都是得意!哼!”唐心怡转过身去。“我该归队了,先走了啊!”何晨光看看手表说。“啊?!”唐心怡一愣,转过身,背影已经跑远了。路灯下,跑着的何晨光,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

        6

        清晨,军品店门口。“哗啦啦!”卷帘门被拉起来,王亚东打开店门,一愣—戴着墨镜的蝎子笑眯眯地看着他。王亚东呆住了。蝎子走过来,摘下墨镜:“怎么?山猫,不认识了吗?”王亚东默默地看着他。蝎子看看四周:“看起来你过得不错。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街角的一辆面包车里,武然在打盹儿。陈伟军拿着早点,开门进来:“怎么睡着了?”武然赶紧爬起来:“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刚才不留神……”

        “下次记住,值班的时候别打瞌睡!”陈伟军把早点递给他,“有什么异常情况吗?”

        “是。”武然拿起豆浆油条,“没有……”

        “你睡了多久?”

        “大概十分钟吧……”

        “大概?”

        “对不起,我忘了……”

        陈伟军想想:“我是二十分钟前出去买早点的,从那时候开始看。”武然不敢说话,开始操作。

        军品店里,王亚东把门拉上。蝎子环顾四周,都是琳琅满目的军品。王亚东默默地站在一边。蝎子笑笑,说道:“都没忘?嗯?”王亚东看着他:“你疯了吗?敢来大陆?还敢来找我?”蝎子笑着问:“我为什么不敢来?”

        “你跟我不一样,你在大陆是有血债的。”王亚东说,“一旦他们抓住你,必死无疑。”

        “我会被他们抓住吗?”蝎子笑着说。

        “你来找我,只是想告诉我,你有这个胆量吗?”

        “当然不是,我被降级了!”

        “降级?”王亚东有些惊讶。蝎子说:“没什么,这很正常。你知道我跟那帮董事们合不来的,我被降级了,不再是行动主管。他们派我到大陆来,给一个老大做保镖。”

        “让你做保镖?!”王亚东诧异。

        “是啊,我被降级了嘛!我想我应该来看看你,不管你记得不记得我。”

        王亚东看着他,蝎子笑笑,说道:“我们曾经在一起出生入死,那些走过的岁月,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不管你还愿意不愿意追随我,我都记得你。”蝎子伸出右手,王亚东犹豫着,两只手还是握在了一起。蝎子笑笑,说道:“好像回到了战场上,危机四伏,我们笑着面对。”王亚东刚想说话,蜂鸣器响起。蝎子和王亚东都是一愣。

        “我安的警报,有情况!”王亚东晃动鼠标,监视器上,外面都是黑衣特警,在缓慢靠近门口。蝎子一把拔出手枪,王亚东制止他:“你搞不过他们的!”

        “那我也不能被他们抓住啊!”

        “我有地道,走!”王亚东推开货架,拉起地上的盖子。蝎子笑道:“看来你果然没有退化。”王亚东道:“快走!”

        “你跟我一起走吧,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我没血债,包庇罪判不了我死刑!走!”

        “保重!”蝎子跳进地道。王亚东拉上货架,关闭电脑,一切恢复原样。

        门外,特警们兵分两组,举着防弹盾牌小心翼翼地靠近门口。特警队长检查卷帘门:“白鲨,我们准备进去了。”远处的警车旁,温国强神色肃穆:“你们一定要小心,那是个厉害角色。”门外,特警们做好突击准备。一个特警上去安好炸弹,按下起爆器,卷帘门轰地被炸开。特警队长带队冲进来,高喊:“停止抵抗!”王亚东举起双手。特警们冲上去,直接按倒他,枪口对准他的脑袋。“搜!”特警队长一声令下,特警们开始搜查。王亚东被踩在地上,一言不发。特警队长环顾四周:“白鲨,已经清场,没有发现目标。完毕。”王亚东露出一丝苦笑。

        海滨处,一个井盖被顶起来,蝎子伸头出来,看看没人,急忙钻出来,拉上井盖,快速离开。

        王亚东被特警们簇拥着出来。温国强走过去,王亚东坦然地看着他。温国强看着他:“小子,你终于露出马脚了!”王亚东不说话。温国强道:“带回去!”

        特警队长过来:“我们发现了地道!”温国强看王亚东:“你早有准备啊!”王亚东苦笑道:“警官,如果我是你,我不会建议你的人下去。”

        “为什么?”

        “我比你了解他,他会设机关的。”

        温国强注视着他,王亚东说:“请你相信我的话,我不想跟大陆警方为敌,我说的是实话。”温国强问:“出口在哪儿?”王亚东说:“海边。”温国强转身示意,特警队长带队迅速上车离去。王亚东平静地说:“他肯定已经跑了。”温国强看他:“你不还在吗?”王亚东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你是行家,该知道他不会告诉我的。”

        “带回去。”温国强一声令下,特警们押着王亚东走出军品店。

        海边,警车队伍急速驶来。特警队员们跳下车,将井盖包围。警犬闻闻,对着大海狂吠。

        “他进大海了。”训导员说。“线索断了……”特警队长看着大海,无奈,“收队。”

        7

        审讯室里,温国强冷冷地看着王亚东,王亚东躲开他的目光。

        “王亚东—山猫,没必要跟我打哑谜了吧?”

        “警官先生,我相信您已经掌握了我的全部材料。”

        “当然,我们对你进行这么长时间的监控,肯定是有道理的。”

        “您已经抓住我了,还需要我说什么?”王亚东坐在椅子上。

        “用了这么长的时间,吊你的外线,养你的金鱼,肯定不是为了抓住你。要想抓你,你一入境就落进我们手里了,还能让你逍遥自在这么久?”

        “你们想抓蝎子?”王亚东看着他。温国强道:“当然是蝎子。”王亚东笑笑,说道:“可惜你们错失了机会,他比谁都狡猾。”温国强看着他说:“是人就有弱点,蝎子一样有。如果他真的那么狡猾,这次也不会露出马脚了。”

        “可能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他不会再让你发现踪迹的。”

        “那你呢?还有几次机会?”

        王亚东一愣:“什么意思?”

        “你很清楚下场是什么。”

        “我不想跟您为敌,但是我也不想出卖蝎子。”王亚东说,“你肯定知道我跟他的感情,他不仅是我的上司,我们还是生死兄弟。”

        “你知道你已经触犯了法律吗?”

        “知道。但是我对他承诺过,他是我兄弟。”

        温国强看着他的眼睛,王亚东的目光迎上去:“你不了解这种感情,我们是从战场上下来的。”温国强撸起自己的袖子,露出胳膊上的一个枪洞伤痕。王亚东一愣。

        “ak47,战争留下的。”—王亚东默默地注视着。温国强放下袖子:“后生,当你还在上小学的时候,我就已经在打仗了。你说的,我都很清楚—什么是生死战友,什么是患难兄弟。”王亚东看着他:“你想跟我说什么?”

        “我之所以迟迟不抓你,除了你不是罪魁祸首,还有一点,就是我很同情你。”

        “同情?我不需要谁的同情。”王亚东一笑。温国强道:“你本来是一个热血少年,正义感很强,却误入歧途。你想实现自己的抱负,实现硬汉的梦想,这本是好事,你可以在国内参军嘛!但是你却跑到国外当了雇佣兵,最后沦落为职业杀手,成了犯罪集团的帮凶!虽然你没有杀过人,但你毕竟是犯罪集团的成员!难道你不该被我同情吗?”

        “性格决定人生,选择决定命运。路是我自己走的,我不需要谁来跟我说‘同情’二字。”

        “不错,路是你自己走的。但是作为一个老兵,一个过来人,我应该告诉你,你现在还有选择的机会。”温国强说。王亚东抬眼。温国强看他:“在你的面前,现在有两条路—一条道通向黑暗,一条道去往光明,你自己选择吧。”

        “我不会出卖蝎子的。”

        “那你就要背叛自己的正义感,还有你的家庭。”

        王亚东不说话。

        “你的未婚妻,一个刚刚二十岁的女孩儿,纯洁善良的女孩儿,你想让她知道吗?”

        王亚东低下头:“你想让我干什么?”

        “你很清楚。告诉我,他来大陆干什么?他要去哪儿?”

        王亚东深呼吸一口气:“他到大陆来,是执行公司的任务。”

        “什么任务?他要杀谁?”

        “不是暗杀,是做保镖。”

        “保镖?”温国强有点儿意外。

        “对,保镖。”王亚东说,“他被公司降级了,派到内地来,给一个老大做保镖。”

        “谁?”

        王亚东苦笑道:“我不知道。”温国强看他,王亚东坦然面对,眼神没有一丝慌乱。

        “你走吧。他再联系你的时候,告诉我。”

        “他不会联系我了,你该知道规矩。”

        “凡事都有例外。”温国强看着他说,“在今天以前,他们都觉得蝎子不会再出现。现在事实已经证明,他很舍不得你。他早晚还会找你的,而你也无法彻底割舍他。”王亚东不说话。

        “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按照你们的规矩,在被俘二十四小时以后,就可以招供了。因为二十四小时以后的情报,对队友构成不了直接威胁。”

        王亚东看着他,温国强说:“我们都是老兵,用不着打哑谜。他一定会联系你的。我相信,你也知道该怎么做。”王亚东不吭声。温国强继续说:“你该知道跑掉是不可能的事,别做傻事。养你的金鱼,就是为了蝎子。你明白我说的意思,我可以把你抓捕归案,也可以继续把你养在我的玻璃鱼缸里。怎么选择明天的路,是你自己的事。”王亚东还是不吭声。温国强对特警:“解开他的手铐、脚镣。”王亚东站起来:“你以为我会出卖他吗?”

        “我说了,怎么选择明天的路,是你自己的事。性格决定命运,选择决定人生—走好。”温国强看着他。王亚东转身出去了。温国强凝视着他的背影,思索着。

        钱处长走上来:“温总,对他这样的顽固分子,有用吗?”

        “是人就有弱点,我们抓住了他的弱点。”

        “他老婆?您不会是说……”

        “我们不做那种下三滥的事儿。”温国强说,“他的弱点,是他的正义感和良心。他现在还在挣扎当中,我们要给他时间。”

        “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宽容?”

        温国强叹气:“蝎子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不在他身边安插人,很难抓住他。”

        “你想把王亚东转变过来,做我们的特情?”

        温队看着王亚东离开的方向:“会有机会的,我相信。”

        军品店门口一片狼藉,爆破后的残骸散落在地上。王亚东走进去,狼藉当中,林晓晓在抹泪。看王亚东走进来,林晓晓站起身:“亚东,这是怎么回事啊?都说你被警察抓走了,还炸了你的店!”王亚东笑笑,说道:“没事,误会。”林晓晓抱住王亚东:“没事就好,可吓死我了……”王亚东很内疚,抱住林晓晓,脸上表情很复杂:“晓晓,其实我有很多事情瞒着你……”林晓晓捂住他的嘴:“别说了,我不想知道!我只要知道你好好的,就可以了……看见你没事,我就安心了……”王亚东无语,紧紧地抱住林晓晓,表情复杂地闭上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