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容爷怀里的小娇娇太飒了在线阅读 - 第11章 暗示我

第11章 暗示我

        第11章暗示我

        “什么中药?”

        这时候,门口响起了一道沧桑却又铿锵有力的嗓音,一位老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宁澜认出他,是容家老爷子,容振国。

        容聿立刻起身,给了宁澜一个眼神,宁澜扶着他朝容老爷子走去。

        “阿聿,你刚苏醒,现在身体多有不便,赶紧坐下。”容老爷子阻挡了他们的步伐。

        “爷爷,麻烦您跑一趟了。”容聿微微颔首,对容老爷子的态度十分尊敬。

        宁澜看得出来,他们爷孙俩的感情应该是很不错的。

        至少不是刚刚那些塑料亲情。

        “爷爷,您总算来了!您可要为我做做主啊,刚刚大嫂她污蔑我,说我……说我命门火衰!”

        “这要是传出去,我的脸可往哪搁啊……”

        容子俊上前一步,就开始告状起来。

        “你还不改正自己的生活风气?”容老爷子没好气地晲了他一眼,根本没有帮他说话的意思。

        紧接着,他一脸和蔼地看向宁澜,笑眯眯地拉住她的手:“小澜,我听清荷说,是你用针灸救醒了阿聿,你是容家的大功臣。”

        “想要什么,尽管和爷爷提,爷爷都会给你的。”

        容老爷子的脸上,洋溢着无比愉悦的情绪。

        他最疼爱的孙子醒过来了,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更高兴的了。

        “老爷子太激动了,早上听到大少爷醒来的消息,差点昏过去,我们要送他去医院,他非要来看大少爷。”

        开口的是容老爷子身后的管家,林森。

        “林管家,你少说一些话,小心我扣你工资。”容老爷子瞪了他一眼。

        容聿面露担忧,立刻道:“爷爷,您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我这边没什么事。您不用担心我,自己的身体要紧。”

        宁澜主动提议:“我来给爷爷把个脉吧。”

        “小澜,你还真是大隐隐于市,以前我们都不知道你还会医术。”

        容老爷子眉开眼笑,立刻把手腕伸了过来:“快帮我把把脉,看看我这老头子的身体怎么样。”

        宁澜把指腹轻轻放在了容老爷子的手腕上。

        随后,她低眉浅笑:“爷爷,您的身体没有大碍,只是血压有点高,我开个方子给您,您服用三天静养即可。”

        “宁澜,你别再这搞得神神秘秘的,你要是真有本事,以前怎么不说?现在在这故弄玄虚,把我们容家人当傻子呢!”

        容子俊不服气,指着宁澜骂骂咧咧。

        容老爷子一个狠厉的眼神扫过去:“子俊,你闭嘴。”

        容子俊立刻不说话了。

        “小澜,子俊不懂事,你别介意。”

        “没事的爷爷,我自然不会与小叔计较。”

        宁澜笑脸盈盈地和容老爷子说着话,全然没有发现,一旁的容聿正静静地凝视着她。

        ……

        午饭后。

        宁澜不想在外面应付二房三房的那些人,主动到厨房去洗碗。

        容璐璐走进来,双手抱胸,昂着下巴看向宁澜。

        她一脸傲娇地开口:“喂,你这次救醒了我哥,我……我就勉为其难,以后叫你一声嫂子。”

        宁澜回头看了她一眼,漠然道:“哦。”

        以前,容璐璐一直对原主出言不逊,就因为瞧不上原主这个嫂子。

        而原主也是个没有骨血的,刚进门那会儿,各种巴结这个小姑子,都是热脸贴了冷屁股。

        “你!我都叫你嫂子了,你这是什么态度啊?”

        见宁澜丝毫没有面露喜悦,好像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容璐璐立刻就来了火。

        宁澜以前不是这样的,只会舔着脸巴结她。

        现在成了救醒她哥哥的大功臣,就开始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你别以为你救了我哥,就可以在家里横着走了,你依旧是我们家地位最低的人,哼!”

        容璐璐撂下一句狠话,转身就离开了厨房。

        宁澜没管她。

        这个小姑子,没大没小的,她才懒得理会。

        过了一会儿,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宁澜以为是容璐璐又进来了,她头也没回,直接问道:“你还想说什么?”

        “大嫂,你怎么知道我想说什么呢?”

        突然,一道油腻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宁澜回头的时候,就见容子俊从身后狠狠地抱住了她。

        宁澜一双清眸顿时睁大,立刻挣脱开男人的怀抱,低吼道:“你干什么!”

        容子俊没想到,宁澜的力气不小,他揉了揉手腕,奸佞地笑着:“大嫂,我大哥都躺了两年了,你恐怕早已经空虚难忍了……”

        “你今日故意提醒我那档子事儿,不就是在暗示我来找你吗?”

        容子俊呵呵两声,又上前走来。

        宁澜抄起一旁的扫帚,指向他,脸色冷漠至极:“你别过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