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容爷怀里的小娇娇太飒了在线阅读 - 第63章 中邪了?

第63章 中邪了?

        第63章中邪了?

        江夙v:【今天上微博看到了宁澜姐自导自演的新闻,觉得有些滑稽。宁澜姐是个很好的人,上一次我鬼门关走了一回,还是宁澜姐救的。前几天我也去看望了宁澜姐,受伤很严重。希望宁澜姐能够早日康复,也希望网友们能够理智评论。】

        后面还发了一张照片,是上次他去医院经纪人拍的。

        他坐在宁澜的床边,两个人都是礼貌的距离。

        而宁澜的脸上带着几分淡淡的笑意,恬静而优雅。

        【哇,哥哥终于上微博了!呜呜呜,虽然是合照,还只有半张脸,但是哥哥真的好帅啊!】

        【哥哥,我也看新闻了,那些黑粉真可怕。虽然我不了解宁澜人怎么样,但是上次我就是在现场,要是没有宁澜的话,哥哥估计都撑不住了!就凭这一点,我永远感谢宁澜!】

        【就是就是,谁会那么神经病自己陷害自己。那些网友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还能真的相信这种。我看啊,指不定是某个程姓女明星心虚,所以这才买了通稿!】

        【反正我不管,既然哥哥都相信,那我也相信宁澜!】

        然后,江夙的粉丝纷纷去宁澜微博底下评论。

        【宁澜,谢谢你救了我们哥哥。不管网上怎么说,我们都相信你!】

        【宁澜,我们的哥哥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希望你不要在乎网上的那些恶臭评论,也要赶紧把身体养好!】

        【加油啊宁澜,上次看了你的花滑表演,我很喜欢的,希望再次在荧幕上面看到你!】

        【对不起,我竟然会磕起了宁澜和我家哥哥……呜呜呜,这是什么邪门cp,但是年下真的好好磕。清冷姐姐vs炸毛弟弟!】

        【啊啊啊楼上那个,我也觉得!】

        宁澜还没有退出微博,自然也是刷到了这个热搜。

        她想感谢江夙,但是没有江夙的联系方式。

        点到了江夙的微博,她发了一条私信过去。

        宁澜:【江夙弟弟,这次谢谢你了,改天请你吃饭。】

        江夙:【哦。】

        还真是傲娇。

        不过,人倒是不坏。

        “又是江夙?”

        一道幽幽的声音,在宁澜的耳边响起。

        宁澜转头看过去:“抄完了?”

        容聿把那个小本子递给她:“你要请江夙吃饭?”

        “是啊,他帮我在微博上说话,算是欠了他一个人情。等我出院病好了,请他吃个饭也是应该的。”

        容聿皱眉:“什么说话?”

        宁澜简单地把网上的事情都说了一下。

        容聿的神色冷了下来:“有人在故意买通这些新闻。”

        不然的话,也不会在短时间内,消息发酵得那么狠!

        “现在程月烟在监狱里面,那么只有可能……”

        宁澜不用分析也知道是谁。

        宁漫!

        恨她入骨的,只有宁漫这个女人!

        她的好姐姐。

        “这件事,我会让秦政压下去。”容聿的语气酸溜溜的。

        他继续道:“以后有需要帮忙的,找我,没必要让江夙一个外人来管。”

        她也没找江夙啊。

        是江夙自己主动帮忙的。

        宁澜知道容聿又在吃醋,好笑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我知道了,别吃江夙弟弟的醋。他小孩子心性,做事都凭心情的。”

        “嗯。”容聿点了点头。

        还是觉得气不过,搂着宁澜狠狠地吻了下去。

        眼看看容聿越亲越往下,甚至还有些少儿不宜的打算。

        宁澜赶忙推了推容聿,耳尖都红了:“阿聿,医生说了,一个月内,不能进行剧烈运动。”

        而重新开始花滑,也得三个月。

        还好宁烈那边还没开始准备,等到差不多的时候,也得是三四个月之后了。

        “好吧。”容聿有些遗憾地起身。

        宁澜看了一眼,轻咳一声也有些尴尬:“你要不要去……洗个冷水澡?”

        “澜宝,憋久了对男人身体不好。”容聿道。

        以前没有恢复记忆的时候,原主性子恶劣,嚣张跋扈,他连看她一眼都不愿意。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面前的是他最爱的女人。

        只要稍微接触一点,他就忍不住。

        “谁让你亲我的!”宁澜瞪了一眼容聿。

        自己找罪受,还把事情赖在她的身上。

        容聿深呼吸了一口气,无奈地道:“真是个没良心的。”

        他起身,只能往卫生间里面走。

        哗啦啦的水声从卫生间里传来,宁澜捧着平板刷着,眼里带着几分笑意。

        她的阿聿,一直都没变。

        ……

        一周后,在医院里面待了许久的宁澜,总算是出院了。

        只不过医生嘱咐,宁澜的脚受伤过于严重,暂时还不能随意活动,只能在家里面养伤。

        容聿担心她太久不走路,腿上肌肉和神经会迟钝,所以每天都会给她按摩双腿。

        “这个力道可以吗,澜宝?”

        容聿现在是推了所有不必要的工作,全心全意地在家里伺候宁澜。

        他们重活一辈子不容易,容聿真是恨不得把所有最好的东西全部给他的澜宝。

        “好了,按一会就行了,你也别累着。”宁澜拍了拍容聿的肩膀,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他的伺候。

        只觉得心里面暖暖的,看着面前的容聿,满眼都是爱意。

        “要不要吃一点什么?”容聿继续问,指了指桌面上的十几样水果。

        宁澜看了一眼:“那就葡萄吧。”

        容聿点头,把那盆葡萄端过来,一颗一颗地剥给宁澜。

        “等吃过晚饭,我带你出去转一圈。这片小区隐私保密很好,也不用担心别偷拍。”容聿道。

        宁澜点头,吃着葡萄,有些含糊不清地道:“阿聿,三个宝贝什么时候回来?”

        “今晚可能会晚一点,幼儿园有课外训练,回来应该得七八点了。”

        三个小家伙上的是最顶级的幼儿园,除了正常授课之外,还有不少的课外活动。

        容璐璐一回来,看到的就是自家亲哥对宁澜无微不至地照顾,满脸地宠溺和温柔。

        像是个佣人一样,还帮宁澜剥着葡萄皮。

        她这个做妹妹的,都没得到过这种待遇。

        她拉着柳清荷的手,惊讶道:“妈,我哥这是中邪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