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在线阅读 - 2294大干一场

2294大干一场

        她的包里还真的藏着一瓶红酒。熊叶丽将红酒拿在手中,环视了一眼房间,找到了酒柜,她就袅袅地行去。熊叶丽包裹在紧身裙中的身材,苗条有致,极为的撩人。也不知为何,今天的梁健看到熊叶丽如此背影,身体不由自主地就有了反应。再一想,自己也是半个多月没有过那方面的生活了,所以变得敏感了也是情有可原。这就是妻子不在身边的一大坏处。

        梁健尽量将脑海中的总总欲念清楚了出去,又坐了下来。此刻,熊叶丽已经打开了红酒,拿了两个杯子过来,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熊叶丽身上有一种冷香,悠悠地传递过来,她将酒杯放在了两人的面前,斟了一点红酒,说:“这是一位老板送给我的,据说很不错。”一听到是老板送的,梁健就将酒杯往外推了推说:“老板的酒,还是算了,我就不喝了。”

        熊叶丽笑道:“被我猜中了,只要我说是老板送的,你就不会喝。但是,送我这瓶酒的,不是一般的老板。我有一个大学同学,女同学,毕业之后在法国留学,现在她巴黎和宁州两处居住,刚刚在江中大学西河校区附近商业街上,开了一家酒庄。下班之后,我就去她那里拿酒了。但她听说,我是自己喝,就一定不肯收钱。所以,我说是老板送的。”

        原来是这般的“老板送的”,梁健似乎听她以前也说起过这个同学,道:“既然是你同学送给你尝一尝的,那我就不客气了。”梁健端起了玻璃杯。熊叶丽将杯子与梁健的杯子轻轻一碰:“为我们大干一场,干杯!”

        梁健听到这话,手中的玻璃杯,差点就倒在地毯上。大干一场,这是什么意思?熊叶丽颇为奇怪地又看了梁健一眼:“你怎么了?不敢大干一场?”眼中带着萌萌的疑惑,看得梁健心头一跳,他也豁出去了:“我还从来没怕过。”

        梁健拿稳了酒杯,与熊叶丽碰了碰,一口将杯中的酒给喝干了。他又给两人都倒了半杯的酒,拿起杯子,主动与熊叶丽碰了碰:“为了我们大干一场,干杯!”自己喝干了,又见到熊叶丽也干完了,梁健就站了起来,脱去了外套,对熊叶丽说:“我们去里面。”熊叶丽有些茫然:“去哪里干嘛?”梁健看了看客厅,有些不好意思:“我们在这里大干一场总不太妥当吧?因为,二乔很可能会敲门。”

        熊叶丽立刻满面羞红:“梁省长,你想什么呢?我说的大干一场,不是这个意思。”梁健一愣:“啊?不是这个意思?”梁健都已经准备好了,可以说是箭在弦上,她却说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

        熊叶丽漂亮的眼眸瞧着梁健:“我的意思是,这次去了定海之后,我要大干一场,希望到时候梁省长能够支持我。”原来是这个意思,梁健心头掠过了一丝尴尬,自己都想到哪里去了!梁健自责:都已经是常务副省长了,面对熊叶丽这样的极致女人,自己还是那么不淡定。幸好,熊叶丽并非是那种意思,否则一步踏出,很容易就铸成大错。怪不得某些人,在自己的墙上挂着“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可到头来还是拉不住欲望的缰绳,进去了!

        梁健重新穿上了衣服,坐了下来,说道:“没错。你这次去定海市,的确可以大干一场了。定海市地理位置优越,接轨滨海直辖市,靠近宁州省会城市,本来大有发展优势。可现今这样的发展水平,是不能令人满意的。我白天找你,就是要跟你谈谈这个事情。”一谈到工作,那种弥漫在空气中的暧昧氛围,也消淡了一些。

        有人说,权力是更强烈的春。药。这真的没有错,因为谋权有时候是比做-爱更刺激的事情。梁健就和熊叶丽聊起了下一步定海的发展定位、后发优势以及未来前景,他叮嘱熊叶丽:“现任的定海市委书记吕良同志比较保守,又是戚明那边的人,当时林海峰在定海,凡是想要做事,都困难重重。”熊叶丽却说:“我跟林海峰不同,林海峰是男人,我是女人。女人狠起来,会比男人更狠。既然组织上给了我这样的平台,我一定会去做一番事业出来。”

        这就是未婚单身的女人,与结婚生子的女人的区别。女人如果没有子女和家庭的负担,其实她们能比男人更能发挥出潜力来。

        不过,梁健听熊叶丽先前说过,什么时候要结婚的事情。于是他又问道:“你上次说,有了新男朋友,可能要结婚。现在怎么样了?”熊叶丽看了一眼梁健说:“合不来,吃了两顿饭,就已经没有再见面了。”梁健也不知是何原因,如果深入问下去,就显得婆妈了,更何况自己也无法给熊叶丽什么承诺。梁健就点了点头。

        他们又转移了话题,聊了几句,看到时间已经不早了,熊叶丽站了起来:“梁省长早点休息,我也回去了。”梁健站了起来,帮助熊叶丽拿起了衣服,递给她。熊叶丽忽然看着梁健道:“你能帮我穿上外套嘛?”

        “当然。”这么小的一个要求,有什么理由拒绝呢?梁健将熊叶丽的外套抖开,熊叶丽一笑转过身去,双臂向后伸入了袖筒之中。当她转过身来的时候,忽然一小子抱住了梁健。她胸前的柔软积压到了梁健的胸膛,她的脸靠在梁健的肩膀上,特殊的体香透入了梁健的鼻息之中。梁健先是一愣,随后身体也被冲。动控制。他也紧紧抱住了熊叶丽。一会儿后,他的双手也不乖地在熊叶丽身上动了起来。

        熊叶丽全身更加柔软,身子向后退去,靠在了墙上。梁健血气方刚的身体,有些不受理智控制,将熊叶丽顶在墙上。他的手已经到了她的裙子内,想要解除那些束缚……熊叶丽手臂却撞倒了书架上的台灯。

        “哐当”一声,台灯侧翻在地上,碎裂了。几秒钟后,门上就响起了敲门声“梁省长,没有事吧?”二乔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梁健和熊叶丽都清醒了过来,放开了对方。梁健平了平气息,回答道:“没事,放心吧。”二乔的声音:“梁省长,有需要我服务的,随时叫我。”梁健说:“好的。”

        梁健和熊叶丽尴尬一笑。熊叶丽整理了衣裙,微微笑看着梁健说:“我先走了。”梁健点了点头:“我送你。”熊叶丽说:“等等。”她取出一张湿巾,在梁健的嘴唇上、脸上、脖子上,把口红轻轻擦拭了干净,说:“我想告诉你,自从跟你在一起过,其他男人好像都觉得不满意。宁缺勿滥,如果不能找到可以跟你媲美的男人,我再也不会嫁了。”梁健心头一颤,他内心的柔软猛然被戳中,很想再次将熊叶丽拉在怀里。但是,他克制住了,将熊叶丽送到了外面。

        熊叶丽朝他一笑,将手包放在臂弯,走了出去。

        梁健回到了房间里,二乔也跟了进来。她说:“梁省长,我帮你打扫一下。”梁健说:“好,辛苦你了。我先洗澡了。”他担心自己的脸上或者脖子上还留着口红,会被二乔看到,所以赶紧去洗了。他就拿了浴巾、内衣进入了卫生间。

        二乔朝书柜边上走去,地上是破碎的台灯。她心中满是疑惑,这台灯为何会无缘无故地打碎了呢?难道,梁省长和熊书记……她的思绪遐想开去。不知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够像熊书记一样,跟梁省长平起平坐,梁省长不再把自己当作是一个服务员或者下属,而是一个合作伙伴……

        自从新唐成立之后,老唐就彻底与唐三运、唐宁一、唐靖宇等人撇清了关系,他专心在谋划新唐的事业。新唐如今的成员虽然不多,但是非常齐心,奔着新唐的辉煌努力。老唐打了电话给梁建,有空的时候,让他回一趟华京,帮助家族的发展出谋划策。梁健说,他一定放在心上,有空就回。

        唐三运接管了原唐家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收钱。他要募集两个多亿,给江中省长戚明送去。唐家有三百多户人家组成,募集两个亿,等于每户要交出60多万。以前,老唐掌管唐家的时候,从未向族内收取过任何费用。但是,唐三运一上来就收钱,这让那些家庭都很不情愿。唐宁一就说:“我们现在要去江中投资,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这两个亿过去,我们等于每户都占有了股份,以后收益几百万,乃至几千万也是分分钟的事。”有人还想提出异议,唐靖宇就带着外请的打手,站在了那个人的身边。那些提意见的,都敢怒而不敢言了。很多人都开始后悔,当初没有加入新唐。

        唐三运的两个多亿,到达了戚明的手中。戚明将小舅子和老婆背负的高利贷暂时还清了。他拍了拍永创集团老总向明远的肩膀,又握住他的手:“向总,这次多亏你帮我解决了小麻烦,接下去我们的合作将会更加深入、更加全面。”

        向明远笑看戚明:“戚省长,您客气了。这点小钱算得了什么,只要宁州的房价再涨一万,别说两个亿,两十个亿不是很快就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