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在线阅读 - 2298密切配合

2298密切配合

        倪金查到了江涛和省住建厅的问题,但他却跟江涛一样紧张。之前,为了手中能够掌握一定的干货,倪金跟他组内一斑人,没日没夜、深挖细查,没有想到,真的挖到了一些“干货”。不仅如此,还拔出萝卜带出泥。就他们目前掌握的关于江涛私设小金库和房地产楼盘审批备案不严格的事情,就足够住建厅的班子发生地震了。

        倪金吩咐下面的人:“这两天,我们也查得很累很辛苦了,一直都在加班加点的,大家也都很疲劳了。这样吧,我们调休两天,然后再继续进行。”下面的有些人开始纳闷了,大家正查到兴头上呢,眼看能找出更多的问题,怎么就暂停了,这种事情要趁热打铁才行啊。但,既然组长都这么说了,那就只好停了下来。

        倪金当然不是真的要组员休息,他是想让自己静一静,想一想下一步该怎么办?是把查出来的问题,都向省纪委汇报?还是都不报告?抑或是只报告一部分?倪金此番才真正意识到,这个巡视组长不好当。倪金整整在房间里闷了大半天,还是下不定决心。

        戚明的电话来了,问倪金有没有空,晚上一起吃个饭。这种时候,这个饭,倪金怎么敢吃?他推脱说,巡视工作紧锣密鼓有些走不开啊。戚明不客气地说:“倪书记当了巡视组长,还真的完全就不一样了,吃饭都叫不动了。”省长对自己这个厅级干部这么说,倪金还真有些担待不住了。倪金只好又解释说,实在有些忙。戚明的声音就严厉了起来:“你忙,你忙得过我这个省长吗?快过来,不要讨价还价。”

        倪金最终还是扛不住这个压力,去了戚明安排的饭局。戚明、江涛都在。喝了酒,戚明对倪金说:“一个人啊,最重要的是要稳重,要站稳立场。脚踏两条船,比在一条船里更容易翻。况且,在官场,你打上了一种烙印之后就抹不掉了。你以为对方真的会接纳你?重用你?其实,人家不过是利用你!你懂吗?”

        这些话,毫无疑问,每一句都是说给倪金听的,也每一句都扎在倪金的心里。此刻,江涛已经端起酒杯,来到了倪金的面前,他的杯中酒已经满得不能再满了:“倪组长,我上、还是不上,都在你的手里啊。您上、还是不上,戚省长说话的分量很重啊。我们只有团结在戚省长身边,才会有出路。站错了一方,很可能会粉身碎骨。现在,他们派你来巡视我们省住建厅,就是想要离间我们,使我们的队伍分崩离析。我们绝对不能上他们的当啊!来,我敬你,全干了!”

        倪金看着江涛把酒都喝了下去,又去看了看戚明,只见戚明神色不定地盯着自己,倪金的心里也掠过了一丝恐惧。他也只好把杯中酒给喝了下去。

        足足三天时间,考察组的考察任务告了一个段落。曹也兴带领的考察组返回了华京。戚明又非常客气地送曹也兴等人去了机场,表现很是积极活跃。之后,还会有征求意见的程序,上会讨论通过的程序等,大家都在拭目以待,副省长这个位置到底会鹿死谁手?

        戚明的秘书汤东明到了宁州之后,曲魏心中是有顾忌的。毕竟,汤东明是戚明的人,如今又担任了副秘书长,实际承担的是秘书长的工作。开始,曲魏还不敢将重要任务交给他,但是不交给这个常务副秘书长,自己就如少了一条胳膊一样,好不方便。曲魏心中,还忍不住有些埋怨起梁健来了。省里有那么多人不推荐,为何偏偏推荐戚明的秘书过来!搞得他曲魏很是不自在。

        但是,紧接着发生了一件事,却让曲魏的看法有了改观。前段时间,永创集团老总向明远和唐三运联合在宁州拿到了两块风水宝地,如今他们已经紧锣密鼓地投入了开盘前的准备工作。曲魏现在最担心的是,向明远会通过营销手段,将这两块地的房价炒到一个新高,那样就麻烦了。曲魏已经召集了有关人员,商量了好几次,都没有想到应对的举措。

        这次,又要开会商量。曲魏想,每次都不叫汤东明参加也有些说不过去,况且会让人认为他曲魏对汤东明有看法,甚至会认为他曲魏胸怀不够宽广,针对汤东明。所以这次开会时,曲魏就让汤东明一起参加了。借此机会,他也好看看汤东明的真实能力水平。

        会议开始之后,就直入主题进行讨论,但还是没有讨论出特别好的办法。他们主要是围绕梁健曾提出的三项举措:一个是产业转移腾地;二是开辟新的投资市场;三是推进租购同权来展开。其中,开辟新投资市场和推进租购同权,都还是长远的事情,起不到立杆见影的效果。那么产业转移腾地,也许有效果。但是如何转移?转移谁?这些都是问题。

        有些人在绞尽脑汁想不出办法之后,说:也许这三个办法都不行。也有人说:房价最终是市场行为,可能想控的话,会越控越高。这些观点听起来,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曲魏却认为,梁健指出的三条举措,在大方向上肯定是对的。现在需要的就是举措,这些举措,就需要他们想出来。

        曲魏见那些参加会议的厅局长都没有好办法,他的目光就转向了副秘书长汤东明:“东明同志,你说说吧?”汤东明正了正身子说:“是,曲书记。我来宁州时间还很短,还在学习阶段。刚才大家的意见也都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总的感觉是这样:第一,对于房价,我们党委政府肯定是能有所作为的,什么事情,只要我们认真干了且出于公心,没有一件事情是干不好的。第二,梁省长曾指出的三条,的确是行之有效的方法,关键在于我们如何抓落实,把握轻重缓急、找准切入点,就一定能有突破。第三,我认为,我们先可以在产业转移上做文章,把一批环境污染严重的企业先迁出去。”

        有人插话问道:“汤秘书长,产业转移的确是一个好办法,让一些环境污染严重、土地亩产效益低的企业迁移出去,有了土地就可以建商品房,就能起到很大的缓解作用。但是,到底让那些企业搬出去呢?”汤东明应对道:“我们就以环保的标准来衡量,由环保方面建立一个标准,谁的污水污气排放超出这标准,就要搬。同时,在中西部给他们转移的优惠政策,给予技改补助。我想有一批企业应该会接受。”

        汤东明的思路是清晰的。曲魏从汤东明的话语之中,听出来他是会想办法的。更关键的是,他能够支持市委的工作方向,这一点让曲魏犹为看重。曲魏就说:“我同意汤秘书长的意见。这样,市发改委、市环保局、市国土局,你们一起研究产业转移的方案,由汤秘书长来牵头。以后你们商量的会议,也由汤秘书长来召集,商量成熟了再来向我汇报。”

        汤东明陪同曲魏到了办公室,然后才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将会议资料搁在了桌子上,汤东明才长长舒了一口气。他也知道,曲魏起初对自己是有戒备之心的。直道今天,曲魏才开始信任自己了。此时,手机响了,看到是梁省长的电话,汤东明赶紧接了起来:“梁省长好。”梁健的声音中带着笑意:“东明同志,今天表现得不错啊。曲书记在电话中表扬你了。”汤东明说:“感谢梁省长的指导。”梁健却笑道:“我哪里有指导你啊,我相信你的能力。曲书记起初对你有疑虑,但这不是你的错。现在,曲书记已经接纳你了,接下去好好协助曲书记开展工作,把宁州的工作推动起来。”汤东明说:“我明白了,梁省长,我一定会好好干的。”

        梁健放下跟汤东明的电话,心头也放心了不少。他虽然把汤东明送去了宁州,但也把熊叶丽调出了宁州,他担心曲魏的力量会被削弱,甚至会出现不和谐。但是,按照曲魏刚才对汤东明的评价,他们接下去应该能够紧密合作,这样的话,很多困难都能克服了。

        正要走向窗口,望一望东湖的湖景,舒缓一些眼睛,却又有电话打进来。

        梁健接起了胡小蓝的电话,只听胡小蓝很直接了当地说:“能陪我去一趟华京吗?明天一早出发,你谁也不能告诉,包括你妻子。”

        明天一早就是周六了。胡小蓝让他陪同去华京做什么?只听胡小蓝又说:“非常重要的事情。”梁健原本是要回华京家中见项瑾和两个小孩的,但是胡小蓝却提出了这样的要求,让他有些为难。但是考虑到,胡小蓝一般不向他提出要求,这次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肯定不是小事。梁健就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