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在线阅读 - _032已经七点

_032已经七点


到太和宾馆的时候,已经七点多。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小青推着餐车过来的时候,看到房间里多了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子,愣了一下。但她毕竟也是久经历练的聪明女子,很快就藏起了眼底的那一抹情绪,微低着头将餐车推进来,动作麻利地一一摆放好。正准备走,蒙蒙忽然叫住了她。
  
  “等等。”
  
  小青转过身,看向她。
  
  蒙蒙目光在她脸上扫了扫,又在她身上逡巡了一遍,才开口:“你们这里有酒吗?”
  
  小青不适她的目光,又听到她这话,不由诧异,下意识地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梁健。梁健也是有些意外,看向那个年纪不过二十出头的女子,看似毫无心机,只是招招又都彰显着她那并不老道的谋算。只不过,梁健还一时摸不清这小姑娘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酒。而此刻,这忽然嚷着要喝酒,又是什么鬼?
  
  梁健心底嘀咕了一声,问:“你想喝什么酒?”
  
  女子像是一个无酒不欢的酒鬼一般,熟稔地问:“波旁酒有吗?加一片柠檬,三个冰块,别多放了啊!”
  
  梁健看向小青,小青摇了摇头,答:“我们这里没有她说的波旁酒。”
  
  “那你们这里有什么酒?”蒙蒙皱了眉,问。不等小青回答,她突然摆了摆手,不耐地说道:“算了,算了!你这里有什么酒就给我拿什么酒吧,别是红酒就行,记得放三块冰,一片柠檬。”
  
  小姑娘独特的要求和酒鬼似的大口气,让房间里的其余人面面相觑,各自都看到了各自的惊讶。
  
  梁健也没阻止,等小青拿了瓶洋酒过来,又带了一桶冰和一碟已经切好的柠檬片放下后,蒙蒙拿起酒杯倒了一杯,没放冰块,就往梁健身前一放,像是古时客栈里大碗喝酒的侠客一般,豪爽说道:“来,走一个!”
  
  梁健早已不是在美女面前就抹不下面子的年轻人,当然如今也不算老,但经过这些年的磨练,心境早已不是当年。当下,手轻轻将杯子往旁边一推,淡淡笑道:“我不喝酒。”
  
  蒙蒙拿眼看了他一眼,似乎是看出梁健不是说笑,也不是推脱,不由惊讶地问:“你真不喝?”
  
  梁健笑着点头。
  
  蒙蒙忽然瘪了瘪嘴,手里拿着准备给自己倒酒的酒瓶砰地一声往桌子上一放,说道:“那我也不喝了。一个人喝没劲。”
  
  今日的晚饭,不止是小五和她,还有陈杰和沈连清。梁健指了指这两人,说:“你要是真想喝,他们可以陪你喝。不过,点到为止。明天他们都还要上班,不能喝多了。”
  
  蒙蒙却似乎没了兴致,摆着手,兴致缺缺。
  
  这倒也算是省了麻烦。
  
  没了酒的蒙蒙,却也没安静下来。除了应酬之外,梁健一般在餐桌上不太爱说话,小五和沈连清都是熟知这情况,陈杰吃过几次饭,也是有意识到。所以,开始吃饭后,就出现了一个怪异现象,一个容貌俏丽的小姑娘像是一本十万个为什么,时不时地袭击一下其余四个人。而其余四个人,除了偶尔陈杰会回答上两句,基本都是笑一笑,然后忽略。
  
  一个小时后,晚饭终于告一段落。梁健看了看几乎全部空盘的盘子,再看看放松靠进沙发里,心满意足地揉着她那终于填饱的肚子,不由得笑了。
  
  “干嘛?没见过女孩子吃这么多?”蒙蒙瞥他一眼,懒懒说道。
  
  梁健笑答:“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你吃这么多,还能这么瘦,这可是很多女孩子羡慕不来的天赋。”
  
  女孩子被人夸瘦,总是欢喜的。蒙蒙得意地笑了,骄傲地扬了杨她那光洁圆润的下巴,说了声:“那是。”
  
  话音刚落,梁健正准备转身走,蒙蒙忽然坐了起来,一扫刚才慵懒姿态,颇为兴奋地喊:“我们待会去泡吧!太和市的酒吧一条街可是很有名的。”
  
  梁健倒是没听说过这里得酒吧一条街,只是奇怪,这小女孩怎么那么喜欢喝酒呢?
  
  “我就不去了,晚上还有工作。你要是想去,让小五陪你去。”梁健说完,准备往里走。可才迈开腿,就被拖住了。蒙蒙双手拽住他的胳膊,仰着她那张清纯的脸,睁着水灵灵的眼睛,装着无辜撒娇:“不嘛!我就要你陪我去!”
  
  梁健正哭笑不得,忽然手臂上传来一阵柔软,顿时震住,低头一看,蒙蒙却像是毫无感觉,继续睁着她那双水灵的眼睛,传达着她的无辜。
  
  “你先松手。”梁健一边说着,一边往回抽回手。可越是往外抽,这蒙蒙姑娘就越是抓得紧,梁健的手臂深深陷进了胸前的圆润中,两面夹击的柔软,饶是梁健早已不是当初的毛头小子,也依然忍不住一阵心旌神摇。
  
  似乎是梁健一瞬间得晃神被她察觉到了,那一双水灵眸子里,忽然掠过一丝狡黠。
  
  梁健回过神时,她还是那般无辜的模样。
  
  “松手吧。我可以陪你去,但得晚点,而且你得答应我三个条件。”梁健无奈松了口。
  
  蒙蒙像是得了天大的喜讯一般,高兴得又叫又跳。梁健苦笑了一下,让陈杰先带她去房间休息。
  
  许是因为梁健答应陪她去酒吧,所以这回她倒是乖乖听话了一回。
  
  终于有了自己独处的空间,梁健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坐进沙发里,休息了一会,想来想去总是觉得这雯雯姑娘身上疑点太多。犹豫再三,梁健拿出手机,给倪秀云拨了过去。
  
  “喂,梁书记呀,有什么事吗?”倪秀云的声音里透着一丝不方便。梁健一下就听出来了,问:“不方便吗?”
  
  秀云轻轻应了一声。
  
  梁健就说:“那你先忙。”准备挂电话的时候,恍惚听得电话对面传来:“梁书记?太和市的那个新书记?”
  
  “是的。”
  
  “倪处长这路子可真够广,这梁健来了才一个月吧。您这电话号码都留了呀。”说话的是个胖得像是一个球一般的大胖子,一双眼睛只剩了一条缝,可盯着倪秀云时,眼睛里那股子**,都快流出来了。
  
  倪秀云心底早已恶心透了,可表面上却还是欲拒还迎的笑着,眼角的媚意丝丝缕缕,勾得那胖子神魂颠倒。
  
  这胖子在西陵省也是个放的上台面的大人物,与倪秀云也认识了好几年了。初见倪秀云时。这胖子就毫不遮掩的露出了“爱慕”之心。倪秀云虽然表面看着放浪,但骨子里却也并不随便,这么些年,这胖子软硬兼施,也硬是没给弄到手,眼见着这倪秀云尽管保养得当,但终归挡不住岁月侵袭,渐渐如花般开始褪色,终于决定,不再忍,不再等。今天,他可是有备而来。
  
  想着,那胖子忽然一伸手,就搂住倪秀云的肩膀,将她往怀里一带,这样得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倪秀云虽惊不乱,也没立即就挣扎,放松了身体微微倚靠着,任由那只肥腻得让人恶心的手再她的腰臀处轻轻揉捏。
  
  两人对面,还有两人,都是胖子的心腹。见到这一幕都是眼观鼻鼻观心,恍若未见。
  
  倪秀云也未指望他们,静静等待着,终于等到那腰间的手力道松了几分后,借口要上洗手间,摆脱了那只魔掌,偷偷拿了手机出来。包是拿不出来的,胖子不达目的,是不会轻易让她遛了的。倪秀云清楚,也不做无谓挣扎。仓促进了洗手间后,倪秀云也不知是巧合还是鬼使神差,将电话打到了梁健这里。
  
  梁健正闭眼休息,忽听得手机响,睁眼一看是倪秀云,忙接了起来,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就听得倪秀云问:“能不能帮我个忙?”
  
  梁健一愣,怎么又是帮忙,想着,便调侃道:“不会是还有个妹妹要来太和吧?”
  
  倪秀云忙说:“您误会了。我是想请你十分钟后给我打个电话。我好溜个局。”
  
  这种事,梁健也曾让人做过,自然一点就透。不过就是随手的事情,梁健自然不会回绝。
  
  十分钟后,梁健就给倪秀云打了过去,两人牛头不对马嘴的说了几句后,就挂了电话。
  
  又大约十分钟后,梁健接到了倪秀云得电话,梁健笑问:“逃出来了?”
  
  倪秀云透了口气,笑答:“是的,多谢梁书记仗义相助。”
  
  “举手之劳。”梁健笑道。
  
  寒暄了两句后,倪秀云问他:“梁书记刚才找我,有什么事吗?”经她一提,梁健才又想起,略一措辞,才开口:“关于蒙蒙姑娘,我想问一问。”
  
  倪秀云一听,有些紧张地问:“她不会是闯什么祸了吧?”
  
  “这倒没有。”梁健忙解释:“可能有些冒昧,我就是想问一下倪处长,蒙蒙姑娘是你的亲妹妹吗?”
  
  倪秀云一听,却是笑了:“怎么?梁书记瞧出些不一样了?”
  
  “看来,不是亲妹妹了。”梁健道。
  
  倪秀云答:“我可没那好福气。不过,你也别问我,这蒙蒙是什么来头,我答应了不说的。”
  
  倪秀云得话堵死了梁健得嘴,刚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他沉思了一会,原本的那句话在肚子里转了又转,又吐了出来,不过换了身衣服:“那能不能告诉我,是不是跟省里某个领导有关系?”
  
  “梁书记,你也别套我话,不是我不想配合,实在是不能说。”倪秀云笑了一下。
  
  梁健只好作罢。
  
  本书来自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