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在线阅读 - _134奔赴北京

_134奔赴北京


条件确实诱人,也确实让梁健动心了。可东方这个人梁健不信任,再加上,这常青大厦,是已经和华晨谈好的,梁健这个时候要是变卦不合适。而且,和华晨的合作之间,背后还有徐克华的关系,对于梁健来说,相比较于东方口中的那个外省投资商要可靠的多。
  
  “那另外一个问题呢?”梁健问东方。
  
  东方许是没想到梁健会对他刚才提出的条件毫无反应,诧异地看了梁健一眼,才回答:“另外一个是关于常青大厦对面的那片危房。据下面的人汇报,那些户主对拆迁政策并不满意,有些人已经在闹了。”
  
  梁健皱了眉头,城东的项目因为考虑到华晨的关系,主要是让广豫元在负责,为什么广豫元没跟他提到过这件事,还是说他还没收到这个消息?
  
  梁健一边想着,一边对东方说道:“行,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东方诧异地看着梁健,不懂他这是什么意思,问:“那城东危房拆迁的事情怎么办?”
  
  梁健看了他一眼,道:“这不是还没拆吗?急什么?”
  
  东方闭了嘴,起身准备走。梁健忽然想到他刚才说的那个外省投资商的事情,就叫住他:“你之前说的那个外省投资商,叫什么名字?现在人在太和吗?”
  
  东方一听这话,眼里掠过一丝兴奋之色,忙道:“人叫周道明。现在人在晋阳,不过他说了,要是梁书记想见他,保证随叫随到。”
  
  梁健听了,淡淡说:“好。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梁健一瞬间又冷下来的态度,让东方这心里有些摸不着底。他不明白这梁健到底什么态度。按照他对太和市的理解,这么大的好处放在梁健面前,梁健应该毫不犹豫的同意才对。可他为什么偏偏就能这么冷静呢?而且,似乎兴趣并不大。
  
  东方走后,梁健想着刚才他说得危房户主在闹的事情,将沈连清叫了进来,问他:“我听说,城东那片危房的户主在闹,你有没有听到过相关的消息?”
  
  沈连清想了一下,回答:“早上的时候,是听到过一句。不过,据说,只是个别人,不满意拆迁赔偿的价格,想多弄点钱。”说完,顿了顿,又补了一句:“早上因为忙着车改会议的事情,我就忘了跟您说了。”
  
  梁健摆摆手:“没事。既然只是个别人,那应该问题不大。你回头找个时间跟豫元说一声,让他留意一下。这几户对拆迁赔偿有意义的,也派个人过去沟通一下,先听听他们的想法!”
  
  沈连清点头。
  
  “对了,你给明德打个电话,让他查个人。暗中查一下,除了他自己之外,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人的名字叫周道明,是个外省的投资商,其他信息没有了。”梁健又说道。
  
  沈连清又应下。
  
  “书记,还有其他事情吗?”
  
  梁健想了想,道:“没了。你去忙吧。”
  
  “好的。”沈连清准备走,刚走到门口,准备开门,梁健忽然喊住了他:“这个周末我要带项瑾他们去北京,你帮忙安排一下。到时候,你和小五也一起去吧。”
  
  “是飞机还是我们自己开车?”沈连清问。
  
  梁健想了一下,道:“你觉得哪个方便就哪个。”
  
  “好的。”沈连清回答。说完,准备走,忽又停下,问梁健:“要不要买些礼物带去?”
  
  这个倒是梁健忘了。被沈连清这么一问,就想了起来,上一次匆忙去拜见自己的老丈人,什么也没带。这一次去,再空手去,也说不过去,而且项瑾和孩子都去。想着,梁健就道:“礼物的话,你问一下项瑾和我母亲,他们想买什么,你带他们去买一下。”
  
  沈连清点头。
  
  沈连清出去后,先将梁健交代的工作做了,跟广豫元说了户主闹事的事情,又跟明德说了周道明的事情,然后才打了电话到酒店房间,正好是李母接的电话。沈连清一问礼物的事情,李母立即就说道:“我们这两天也正在想这个事情,只不过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买。”
  
  沈连清就说:“您想买些什么?梁书记他没时间,让我陪你们去买。”
  
  “你等等。”李母说着将电话放了下来,跟项瑾去商量去了。好一会儿,才过来跟沈连清说:“这样吧,你就带我们去这里的大型商场。到了那里,你也不用陪着我们,东西买好,我们自己回来就行了。”
  
  沈连清忙道:“没事,你们就负责逛,我负责拎包买单。”李母却道:“不用。你工作也忙,而且我们女人家逛街喜欢东看看西看看,你一个男人跟着,不仅你无聊我们也会有压力。你就跟梁健说,是我不让你陪的,他不会说什么的。”
  
  沈连清只好随了李园丽。
  
  两人约了时间,沈连清将手头的事情到办公室那边安排了一下,然后立即就叫上小五开上车,去太和宾馆接上了项瑾和李园丽,还有霓裳。梁母到了这太和,东西气候等的变化有些水土不适,这几天一直恹恹的,便和唐力一起留在了房间里。
  
  沈连清将三人送到了太和市市中心最大的万达广场之后,就离开了。小五则是留了下来,李园丽也没怎么反对。
  
  他们刚走没多久,梁母这边就发生了一点小事故。他们走的时候,唐力在睡觉,醒来看不到妈妈,有些闹。梁母没办法,就抱着他到楼下的花园里去逛逛。逛了一会,这天气不太好,起风了,梁母就抱着唐力准备回去。到了门口,却发现这门卡不见了。梁母一时也想不起来这门卡是掉了还是根本没带出来,但进不去,李园丽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她也没带手机,心里不免焦急。
  
  找了服务员,想让他们帮忙开开门,许是梁母穿得普通了一些,这些服务员上下来回打量了一遍后,拒绝了。梁母说得口都干了,还是不肯开。梁母也背不出梁健的手机号码,就只好抱着唐力坐在沙发上等。等了一个多小时后,唐力睡了一会醒来,饿了,就开始哭。哭声洪亮,在大堂里未免显得吵闹,就有服务员来明示暗示地让梁母带着孩子出去哄好了再回来。
  
  外面风大,梁母哪敢带着孩子出去。最终,差点吵起来。最终,惊动了他们的经理,经理出来一看,先是安抚了梁母,又训斥了服务员,然后立马带着梁母和孩子上楼打开了房门,将两人送了进去,还让服务员送了些吃的过来。
  
  梁母感激不尽。晚上梁健一回来,梁母就将这事情跟梁健说了。刚说完没多久,这经理就来了,再三跟梁健表示了歉意。这赵经理,梁健对他印象一般,但这件事,也说不上服务员的错,倒是赵经理这样的做法,倒像是让梁健承了情。不过,到底也是因为他,唐力才不至于在大堂饿着肚子等他们回来。梁健还是感谢了他。
  
  梁健回来没多久后,项瑾他们也回来了。项瑾抱着霓裳,霓裳趴在肩膀上,睡得挺香。后面李园丽和小五拎了一堆的东西。
  
  梁健看了一眼,惊问:“买了这么多东西?”
  
  项瑾径直抱着霓裳回房间了,李母一边指挥小五放东西,一边回答:“有一些是给你买的。昨天项瑾看了一下你的衣服,很多都比较旧了。你现在是市委书记,再说我们家也不穷,穿的方面虽然不用太奢侈,但也不能太寒酸了。”
  
  梁健笑答:“行。我知道了。谢谢妈。”
  
  李母将东西分了分类,梁健发现,拿去北京的东西很多。这些东西里面,应该不仅仅只是拿到老丈人家里去的。不过,梁健没问。
  
  很快,北京之行就在眼前了。星期五下午两点,梁健他们就出发了。梁健本想星期六早上出发,但老丈人说星期六他不在家,最好是让他们星期五过来。老丈人发了话,梁健只好提前出发了。
  
  一行人,一辆车。
  
  西京线沿途的风景不错,霓裳一路都兴奋地不行,四五个小时,一眼都没闭。梁健看着她开心的样子,心里忽然很内疚。普通人家的孩子,只要家庭条件不是很困难,一年里,父母总是会带着孩子出去旅游一两趟,可霓裳这么大了,梁健都没好好陪伴过,更别说带着她出去旅游了。
  
  这一瞬间,梁健更加深刻地意识到,他在这个家庭里缺失得到底有多严重。
  
  车子下了高速后,直奔项部长家里。项部长和李园丽还没见过面,不过对于梁健还有一对父母的身世早就已经通过项瑾知道了。
  
  梁健他们到的时候,项部长还出门迎接了。进门,保姆已经做好饭了。保姆跟项瑾感情比较深,两人也很长一段时间没见了,看到后,激动得不行,拉着看了又看。霓裳嘴甜,连着叫了几声外婆后,将老太太哄得嘴都快咧到耳后根去了。
  
  寒暄热闹了一阵后,大家坐下来,开始吃饭。饭桌上,梁健正式介绍了一些李园丽。项部长跟李园丽聊了几句后,忽然问起老唐的名字,李园丽回答之后,项部长的神色略有变化,不过除了李园丽,谁都没有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