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在线阅读 - _249重新审核

_249重新审核


        ♂,
  
          梁健打开电脑,上网查了查最近关于华晨集团的新闻。忽然看到一个新闻,是写华晨前妻宋美婷,涉嫌贿赂官员被抓。并且新闻中提到了多年前的一个项目,那时华晨和宋美婷还没离婚。新闻中说,当时以华晨集团的资质,是不符合项目要求的。
  
          虽没有明言,但意思很明显。梁健翻了翻新闻下面的那些评论,大都不太和善。梁健又去看了看华晨集团的股价,虽然不至于像前段时间那么惨,但依然不甚乐观。
  
          如此状态下,娄江源一旦重启审核程序,那么华晨集团必然会被踢出局。如此一看,娄江源重启审核程序,应该就是为了踢华晨集团出局。他刻意而为,那么必然是有后备人选。
  
          梁健想,或许他该会一会娄江源了。正好,他们也有段时间没见面了。
  
          梁健让沈连清联系了娄江源的秘书。起初,娄江源秘书说娄江源这两天都没空。可沈连清那边消息才反馈过来,娄江源就亲自给梁健打电话了。
  
          两人约了晚上八点在国际酒店的四楼包厢里见面。
  
          梁健七点五十就下楼了,在包厢里瞪了十五分钟,娄江源才出现。两人见面,依然微笑,握手,可谁都知道对方心里的那点不自在,不过谁也没戳穿。
  
          坐下后,娄江源开始拉家常,问了问梁健到达太和的时间,又问了问项瑾的病情,最后还不忘安慰一句梁健,省里应该很快就会给梁健复职,让梁健不用太担心。
  
          梁健接过话:“复职的事情,我倒是不急。停职也不错,名头照样在,工资照样拿,多轻松。”
  
          “倒也是。说得我都羡慕了。”娄江源笑着说道。
  
          梁健朝他笑了笑,而后道:“我听说最近城东出了点事?”
  
          娄江源脸上很快地掠过一丝不自然,然后回答:“是的。小沈跟你说的吧。。城东的事情,他跟豫元同志接触得最多,豫元同志最近没空,我就让安排他去处理了。他虽然年纪不大,但处理事情沉稳周到,怪不得梁书记您从永州市过来的时候要带着他!”
  
          梁健看着娄江源,笑着接过话,道:“小沈做事情确实不错!娄市长要是喜欢,回头职务调动的时候,我把他安排到你那里给你做个办公室主任?正好他在秘书的位子上也有几年了,是该要动动了。”
  
          娄江源呵呵地笑,说:“君子怎能夺人所爱!”
  
          梁健第一次觉得娄江源也能这样虚伪的笑。梁健想,此刻自己脸上的笑,肯定也很虚伪吧。
  
          “对了,这次城东出事,我听说你赔了二十万。这二十万,是华晨集团出还是我们财政上出?”梁健问。
  
          娄江源脸上有快速掠过些不自然,然后道:“当然是我们财政上出!”
  
          梁健故意摆手反驳:“不对!这笔钱应该华晨集团出才对!我们和华晨集团的合同已经签了,按理说,这城东已经属于他们华晨集团了。我们出这笔钱,不合适!”
  
          娄江源忙道:“算了,华晨集团最近这日子也不好过,二十万也不多,我们出就我们出吧。”
  
          二十万对一个政府来说,钱不多。但对于缺钱的太和市政府来说,娄江源这仿佛做善事的语气,可有些不妥当。
  
          娄江源这样的回答,让梁健更加肯定,娄江源十分想要将城东项目和华晨集团剥离开来。
  
          梁健没有拆穿娄江源,这件事,现在拆穿对他对华晨集团都没好处。不过,这件事倒是让梁健意识到,他不能就这么从太和走了。他得留在太和,他得抱住这个市委书记的位置,最起码得要把太和市带上他曾经计划好的那条路才行。
  
          梁健当即决定,他要去见刁一民。他要把属于他的市委书记的位置给拿回来。
  
          第二天一大早,梁健就直奔省里。
  
          到了省政府大楼。梁健并没有直接去办公室找刁一民,他先去找了统战部的徐京华。徐京华的秘书小许,看到梁健过来,有些惊讶。
  
          得知梁健要见徐京华,他立马就跟徐京华汇报了一下,然后将梁健引进了办公室。
  
          徐京华看到梁健,也有些惊讶。不过,他在梁健进门的时候,竟从位子上站了起来,虽谈不上迎接,但这样的举动,不像是领导接见下属。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后,没聊几句,梁健就感觉到徐京华对他的态度,和之前有些不一样。按说,就算这次梁健与罗贯中的博弈里,梁健略胜一筹,但徐京华到底比梁健高那么一截,就算没有姿态,也绝不该这样放低姿态。领导的艺术,梁健在徐京华身上并非没有感受过。可他今天这样的改变,太明显,肯定有原因。
  
          梁健一时想不到原因,就先放到了一边。他还没道出来意,徐京华率先猜到了他的想法,问:“是为了停职的事情来的吧?”
  
          被猜透心思,梁健也没不好意思,点点头承认:“是的。这样总没个定论,心里不踏实。不知道,现在省里对我的事情,是怎么个看法?”
  
          在美国的时候,广豫元就来过电话,说省里已经讨论过他的去留。但具体结论广豫元并不清楚。徐京华作为常委成员,应该对这件事知道得比广豫元更多。
  
          徐京华回答:“看法嘛,肯定会有一点。不过,我个人还是比较倾向于你留在西陵省的。”留在西陵省和留在太和,这是有区别的。梁健深知,领导说话,有时候一个字的区别意义也会相差很远。梁健心里一边揣摩着徐京华这留在西陵省五个字的具体含义,一边斟酌着说道:“我承认,在罗贯中的事情上,我过于冲动了。这一点,我要跟组织上承认错误。不过,我也是出于为组织利益的角度才这样做的。我还是十分希望,组织上能继续把我留在太和市,让我……”
  
          “你想继续留在太和市?”徐京华忽然插进话来。他声音里有几分惊讶。
  
          梁健点头:“是的。我接手太和市的时间才大半年,有很多想法都还没有来得及实现,而且,之前手头上有项目也才是刚刚开始,这个时候如果离开,我觉得是对太和市也是对我自己的一种不负责任!”
  
          徐京华听完,看着他微微一笑,然后说道:“对太和市负责,不一定要在太和市嘛。你到省里来,照样也能对太和市负责!”到省里来?梁健下意识地皱了下眉头。他看了眼徐京华,心里十分意外,徐京华竟然有这样的念头。徐京华这是在招揽他吗?
  
          梁健稍稍一想后,就想明白了。如今罗贯中倒台,那些跟罗贯中站一队的,也倒的倒,退的退,如今西陵省的大舞台上,就剩下徐京华和刁一民两个人了。按照刁一民的脾性和野心,就算徐京华主动示好,恐怕也不会太放心徐京华的势力。
  
          而且,看目前徐京华主动招揽梁健的架势,恐怕也不想向刁一民低这个头。
  
          梁健不知为何,忽然想到了霍家驹。罗贯中倒台的时候,不知道当时霍家驹心里是个什么样的心理活动。
  
          想到当初的青山野钓,梁健就有些唏嘘。霍家驹要是不那么犹豫,恐怕此刻他也能在西陵省愉快收场了。毕竟他任期将满,之前那几年一直平平无功,如果最后能加上扳倒罗贯中这一笔,想来履历上也能增辉不少。可他一犹豫,这个机会就跟他擦肩而过了。
  
          不过,梁健也不怪他。换成别人,恐怕也会在梁健和罗贯中之间选择罗贯中,娄江源就是一个例子。
  
          一个是久占鳌头的副省长,一个是初来乍到的市委书记,这差距,一般人谁敢搏!
  
          “虽然刁书记对你的工作能力不是很肯定,但是我觉得你不错。如今统战部缺了一个副部长,你有没有兴趣?”徐京华的声音打断了梁健的神游的心思。统战部副部长,这可不是一个小馅饼。
  
          梁健虽然不知道徐京华为何有这样的自信,能够向梁健许下这么大的一个馅饼,但他既然敢开口,肯定有他的能耐。但,如果梁健吃下了这个馅饼,那就相当于把自己跟徐京华绑在了一条战船上。
  
          如今的西陵省,要想留在这里,站队是必然的。但,徐京华给出的这个馅饼,却让梁健有些难以下咽。
  
          统战部副部长,这位置看似不错,但其实也相当于是个傀儡位置。哪怕没有太和市的一摊事,市委书记和副部长相比较,梁健也更倾向于市委书记。
  
          但明言拒绝,未免太不给徐京华面子。西陵省如今两尊大神,梁健已经刁一民那一尊,若要再丢了徐京华这一尊,就算勉强留在了太和市,这日子恐怕也不好过。
  
          梁健在心底飞快盘算着,该怎么回答徐京华,既能推掉这个看似美味的馅饼,又能不伤了两人目前的这种和谐关系。
  
          正在这时,门突然笃笃地响了。小许将门打开了一条缝,探进脑袋来说:“部长,晋州市的副市长来了,在门外。”
  
          晋州市副市长?梁健心里嘀咕了一声,面上没露声色。徐京华问:“哪个副市长?什么事?”
  
          小许回答:“就那个姓杨的……”
  
          徐京华立马接上:“哪个姓杨的?”
  
          小许微愣后,马上回答:“分管水利的杨其昌副市长,他说有点事想找您汇报一下。”
  
          分管水利的找徐京华汇报事情?这听着总是有那么点不协调。梁健一边心里想着,一边立即趁机站了起来,对徐京华说道:“那徐部长有事就先忙!我不打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