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在线阅读 - 087他要老了

087他要老了


原本是双喜临门,却从徐克华告诉梁健叶海要被调走开始,意外频频发生。广豫元和那个氧气广场的项目带来的喜悦,终于荡然无存。
  
  夜里,梁健去医院看过徐克华之后,回到太和宾馆,坐在房间里,看着窗外,一言不发。小青进来了又出去,过了一会,又进来了,放了一壶茶,和一份甜点在桌上,悄悄地又走了。
  
  梁健坐到了茶凉了,才转过身,看了一眼桌上,走过了又回头,没动那杯茶,将甜点端了起来,喝了两口,又放了回去。
  
  徐克华说,叶海应该没什么事,但太和市基本上是回不来了,原本即将要去上任的职位也肯定是飞了,等待他的,只会是一个冷板凳。
  
  不过徐克华安慰他,只要梁健能把太和市发展好,刁一民和他能在省里占据主动,那么叶海重新被重用,也不是不可能。
  
  对于这样的一个不像承诺的承诺,梁健又怎么好意思当真。就连他自己这样的市委书记,也未必在徐克华的眼中,又何况一个叶海。
  
  梁健从来不是天真的人。
  
  没了叶海,原本打算让叶海加快动作的关闭中小型煤企的事情只能暂时搁置。经过某些人的这么一闹,梁健只能将原本的步伐暂时停下,以免激怒了省里的某些人。
  
  对于梁健的停止动作,有些人满意,有些人不满意。
  
  满意的自然是不希望梁健做改革的人,不满意的,自然是希望梁健赶紧改革的人。
  
  梁健和娄江源一起坐在办公室内,在一个问题上,争执不下的两人,大眼瞪小眼,互不相让。忽然,门敲响。沈连清探进头来,说:“广秘书长在外面。”
  
  梁健看了娄江源一眼,道:“让他进来吧。”
  
  广豫元进来,看到娄江源也在,愣了愣,然后打过招呼后,对梁健说道:“梁书记,氧气广场项目的负责人刚才到太和了,晚上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氧气广场的项目,虽说口头上已经通过,但具体的流程,还一步没走。这个时候,项目负责人却已经出现在太和,并要一起吃饭,似乎他们比梁健还急。梁健明白,这急得,可能不是项目方,而是项目方背后的人。
  
  也正好,他们急,太和也急。主要是,太和市的钱袋子急。如今没了叶海,刘韬也被束了手脚,要是钱再不来,恐怕就真的是寸步难行。
  
  梁健看向娄江源,道:“要不你也一起吧,正好大家都熟悉一下。这个项目,可能是太和市近几年来第一个落户的项目。”
  
  娄江源看向广豫元,笑问:“广秘书长,我去会不会不太合适?”
  
  “怎么会不合适,娄市长愿意赏光,项目方高兴还来不及。”广豫元笑道。
  
  项目方是不是真的高兴,梁健不知道,起码表面上,还是笑得挺开心的。晚饭安排在那家五星级酒店。
  
  广豫元先到,梁健和娄江源后到。为了不引人注意一点,娄江源和梁健没坐政府车,打了车来的。
  
  到了酒店门口下车,广豫元和一个带着眼镜的年轻男人已经站在门口候着的。看到梁健和娄江源,还有小五走下车,广豫元带着年轻男人迎上来,各自握手寒暄过后,走往包间。梁健他们一行人刚从大厅走过,就有门童,走到一侧,悄悄打起了电话。
  
  晚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包厢的门忽然被推开。包厢里的五个人一同惊讶地看向门口,进来的是一张略有些熟悉的脸。
  
  梁健皱了皱眉,才想起来,这个人是谁。
  
  “梁书记,娄市长,你们怎么来了都不通知一声?”走进来的是该酒店的总经理,张裕民。
  
  梁健第一次来该酒店吃饭的时候,见过。
  
  梁健和娄江源各自心里是一万头羊驼飞奔而过,想着两人都已是尽量低调地来了,却没想到这张经理也是个‘神通广大’的主。
  
  梁健没动,他不是很喜欢这个张经理。娄江源对这个张经理的背景了解得更多一些,出于客气,站了起来,迈了一步,伸手握住了张裕民递过来的手,笑道:“张经理是大忙人,不过就是来吃餐饭,哪里好意思麻烦你!”
  
  “这哪里是麻烦,这是荣幸。”张经理说着,目光一扫,就落到了广豫元身上,当即微微一笑,道:“这位想必就是广秘书长了吧?”
  
  广豫元脸上没什么表情,但还是站了起来,跟他握了个手。刚松手,张裕民的目光就移到了坐在广豫元边上的那位年轻男人,也就是氧气广场项目负责人,华夫。他略一打量,就笑着问:“这位是?”
  
  华夫站起来,握了个手,笑答:“你好,华夫。”
  
  “姓华?”张裕民脸上的笑容滞了滞:“华姓可不多见,能和梁书记娄市长还有广秘书长一桌吃饭的,就更不多了。你跟华晨集团的华董关系不浅吧?”
  
  其实,梁健也有这样的困惑,只是没问出来。此刻张裕民问了出来,他也就顺便听着了。只见华夫还是那样的笑容,没变,口中平静回答:“华晨集团的华董那可是传奇人物,我怎么高攀得起。”
  
  这时,旁边的广豫元插进话来:“张经理吃过了吗?没吃过的话,要不一起坐下来吃一点吧?”
  
  广豫元本是一句客套话,是不想他刨根问底,却没料这张裕民是个脸皮厚的主,当即就呵呵一笑,拉开凳子坐了下来,嘴里还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怕你们笑话,我今天就吃了个早饭,午饭都忙得来不及吃。”
  
  梁健原本略好的心情,被他这一坐破坏得一干二净。或者应该说,这屋子里所有人的好心情,都被他这一坐给破坏了。
  
  原本是打算深入沟通一下的晚宴,只好仓促结束。张裕民笑呵呵地送着梁健他们离开,等他们一走,转身进酒店的同时,已经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了。
  
  坐在张裕民安排的车内,梁健和娄江源也不敢多说话。先到的太和宾馆,梁健下了车后,对车里坐着的娄江源说道:“要不上去坐坐?”
  
  娄江源会意,立即点头下了车。
  
  看着车子开走,梁健问旁边的娄江源:“你觉得张裕民这是什么意思?”
  
  娄江源答非所问:“张裕民和余有为走得挺近的,和那几个煤老板的来往也挺多的。”
  
  “你有没有觉得,他对那个华夫好像很感兴趣?”梁健又问。
  
  娄江源笑:“要是换做我,我也感兴趣。”
  
  梁健也笑了一下,又问:“你说,这个华夫和华晨集团的华董什么关系?”
  
  娄江源想了一下,回答:“华晨集团的华董,听说是只有一个女儿,叫华晨。这个华夫,不好说。”
  
  梁健沉默。
  
  过了一会,两人还是站在门口没动。娄江源收回望着远处的目光,转向梁健,问:“还上去吗?”
  
  梁健也收回目光,看向他,沉吟了一下,反问:“你还要上去吗?”
  
  娄江源愣了愣,忽然笑了起来,无奈说道:“得,回头你给我报销打车费!”
  
  “别,我让小五送你。”梁健回头朝站在不远处的小五招手,等他过来,吩咐他把娄江源送回去。
  
  小五送娄江源,梁健上楼。
  
  而另外一边,张裕民打了电话没多久,氧气广场项目的大概情况,就已被他了解得差不多了。
  
  大约一个小时后,大金牙颤着他那身肥肉,带着他的那个冷俏秘书,走进了酒店电梯,直奔顶楼。
  
  “这么急叫我过来,干什么?”大金牙一进门,就懒懒喊道。宽阔的办公室内,张裕民站在落地窗边,端着红酒杯,看着窗外太和市独一份的风景,也没回头,只是招手让大金牙过来。
  
  秘书小叶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后,转身就出去了。大金牙走到张裕民旁边,张裕民指着窗外的大半个太和市,问:“如果你有一个项目要落户在太和,你会选择哪块地?”
  
  大金牙皱了皱眉,因为胖而变得狭长的眼睛里透出精明的光,慢慢地扫过窗外那大半个太和市,片刻后,回答:“那要看什么项目。”
  
  张裕民抬手抿了一口杯中那晶莹剔透,犹如红宝石一般的液体后,道:“氧气广场这四个字,听说过吗?”
  
  大金牙摇了摇头,道:“什么破名字!”
  
  张裕民笑着转身去给大金牙倒了一杯酒,一边递给他,一边笑道:“胡胖子,你不会是温柔乡里待久了,这省里的消息一点都不关心啊!”
  
  大金牙没理会张裕民话语里的那一点暧昧意思,只道:“最近忙着对付梁健,再说省里那边有罗副省长,不需要我操什么心。”
  
  张裕民却微微眯眼,道:“罗副省长老了。”
  
  大金牙盯了张裕民一眼,沉声道:“这话以后少说。”
  
  “怕什么,这里除了我和你,没第三个人!”张裕民肆无忌惮地笑。大金牙叹了一声,道:“不过,罗贯中确实老了。”
  
  “看来,你也感觉到了。这几年,他是一年不如一年了,要不,刁一民怎么会有机会和徐克华联手!”张裕民说着,一口将杯里那价值不菲的红酒,一饮而尽。
  
  “我们得早做准备,罗贯中,要靠不住了!”
  
  本书来自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