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在线阅读 - 234进省述职

234进省述职


梁健看着胡东来,事到如今,胡东来没有理由说谎。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压住烦乱的情绪,问:“那凶手是谁?”
  
  胡东来道:“凶手啊,是她自己!倪秀云是自杀的!”
  
  梁健再次震惊。但如果你秀云是自杀,那么……梁健喝道:“她怎么可能会自杀!”是啊,她怎么可能会自杀!
  
  她死前没多久,梁健还和她见过面。那么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说不想活了就不想活了呢!
  
  梁健接受不了这个答案,而且倪秀云死后,他和小五去看过现场,那个房间里,明显是有人故意清理过的。不然的话,一个人生活在那里那么久,怎么会没有点生活气息。
  
  胡东来见他不信,又说道:“安眠药确实是她自己喝下去的。说她自杀,不为过!不过,在她喝安眠药之前,发生过一些事情。”
  
  梁健忙问:“什么事情?”
  
  胡东来却不说了。梁健沉下脸来,他知道胡东来想的是什么。梁健犹豫了一下,道:“一,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二,出国的事情,我很难保证!”
  
  胡东来笑了笑,道:“倪秀云的死,你要是想知道真相,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告诉你!你只能相信我!第二点么,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
  
  弄胡东来出国,只要唐家帮忙,这点事不成问题。不过,梁健不太愿意让唐家出手。但是这样的事情,如果去找项部长帮忙,梁健说不出口。因为这其中关系到倪秀云。梁健不希望在这个时候,还要让项瑾听到一个女人的名字。老赵那边是更加不用考虑了。
  
  而这个时候,如果就靠他自己的话,要弄胡东来出国,恐怕有点悬。
  
  明天就要去北京,没有太多的时间给梁健犹豫不定。梁健一咬牙,便作了决定。唐家是他始终要去面对的。既然他们现在向他示好,不利用白不利用!
  
  作了决定之后,接下去的一切就变得很顺畅了。胡东来也很痛快,除了倪秀云的事情之外,其余的事情,包括陈青的事情,他都全部都吐露了出来。罗贯中在位这么些年,甚至他没当上副省长之前,他是如何将太和市的煤矿业变成他的私家产业的,又是如何利用从太和市搜刮到的钱,去创立自己的商业帝国。胡东来也提到了钟美婷,不过他对钟美婷的了解比张启生更加深刻。
  
  在胡东来的口中,钟美婷其实就是罗贯中的一个姘头,什么干女儿干爹,无非就是一个好听的名头。而钟美婷的企业,大多也不过是空壳公司,专门是为了给罗贯中洗黑钱的!至于那个李维刚,胡东来开始没提,但梁健问了。威海实业的事情,胡东来也有参与,他不可能不知道。
  
  胡东来说,李维刚是罗贯中的一个私生子。
  
  梁健一想也就想明白了,要不是自己人,罗贯中又岂能让他染指自己的东西呢!
  
  胡东来的坦白,梁健都拿手机录了下来。关于一些书面的资料,胡东来也告诉了梁健在哪里可以取。梁健连夜就让高格带人去取了回来,但胡东来提到的三处地方,只有一处拿到了东西,其余两处都已经空了。
  
  胡东来和梁健都明白,这是罗贯中已经在行动了。
  
  看来,他对胡东来已经不信任了。
  
  胡东来开始变得有些不安,他要求梁健立即去安排他出国的事情。最迟后天,一定要将他送出去。梁健虽然万分不愿意胡东来就这么放过了。但他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到。何况倪秀云的事情,胡东来还没说呢!
  
  再将胡东来留在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梁健想来想去,决定明天带着胡东来一起去北京。有唐一的随行,相信安全应该不成问题。等到了北京,再想办法安排他出国的事情。
  
  而至于,陈青的案子……
  
  梁健想着胡东来告诉他的那个名字,依然觉得一时难以相信。
  
  不过,胡东来的手里并没有证据,关于那件事的证据,原本存在被搜走的那两处地方的其中一处,如今应该已经到了罗贯中的手里。
  
  梁健担心,有了那个把柄,想必罗贯中和刁一民之间的关系在祁秘书的牵线下会更加牢固一些。
  
  但不管怎么样,他手里的证据已经足够罗贯中喝上好多壶了。他不信,老赵还会对这些视而不见!
  
  这一夜,梁健失眠了。不知是因为即将要去唐家,还是因为他和罗贯中的这场持续了大半年的拉锯战终于要有个尾声了。
  
  到天明的时候,勉强眯了会。还没睡熟,小五就来了电话,说唐一他们已经到了。梁健看了看时间,七点还没到。
  
  说好八点出发,七点没到就来了,还真是准时呢!
  
  梁健吐槽了一句,起床收拾了一下,就匆匆出了门。到楼下,唐一等在那里。小五去接胡东来,还没回来。
  
  梁健正要开口,被唐一抢了先,道:“还没吃早饭吧?一起!”
  
  梁健只好跟了他走。两人在酒店三楼奢侈的要了个包厢,坐了下来。梁健知道,吃早饭是假,有话说才是真。
  
  果然,早餐还没上来,正餐就已经开始了。
  
  唐一说:“今天唐家会有很多人,我提前跟你说一声,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梁健皱了皱眉,道:“我只是去见老爷子的,这个心理准备,我不需要吧?”
  
  唐一笑着给他倒了一杯水,道:“老爷子时日无多,他只是想早做准备。你难道还想一辈子不进唐家?”
  
  “有什么不可以吗?我姓梁,又不姓唐!”梁健想都没想,就答到。
  
  唐一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变得严肃。他放下水壶,沉声对梁健说道:“我知道,你心里对唐家意见很多。当年你父亲的事情,老爷子再无奈,也终究是老爷子的错。这一点,你要怪,我也不说什么。但是,你既然是唐家的子孙,认祖归宗是必须的。而且……”他顿了顿,忽然问:“你知道,姓梁和姓唐之间,有什么差距吗?”
  
  梁健愣了一两秒后,顿时明白了他所谓的差距是什么意思。梁健沉下脸来,虽然他不得不承认唐一这话,其实有道理。但是他不想接受,也不愿接受。
  
  唐一看着梁健,道:“你有没有想过,你姓唐之后,你能做的事情有多少?你现在不能做的事情,只要姓唐,就都能做!你难道不希望这样吗?”
  
  梁健沉默着。唐一说的,无疑有着很大的诱惑力。唐这个姓所能带来的权力,是目前的梁健所无法无视的。尽管他再如何的威武不屈,他终究也是个有贪欲的人,他想做的很多,除了那些听起来冠冕堂皇的理由之外,最最让他无法忽视的一点是,起码他可以保护想保护的人。
  
  如果姓唐,或许倪秀云就不会死!如果姓唐,或许这段时间,他所面对的困局,都能迎刃而解,而不用苦苦挣扎,最后还是要寻求唐家的帮助。
  
  如果姓唐……
  
  姓唐,似乎有无数的好处。可是,可是,梁健心中终究还是有那么点不甘心!
  
  唐一见梁健沉着脸不说话,也没着急着逼他给个答案。等服务员将早点送进来后,他就像刚才的对话没发生过一样,笑着招呼梁健吃早饭。
  
  丰盛而美味的早饭,在梁健嘴里,味同爵蜡。
  
  梁健没吃几口就不吃了。唐一一个人将两个人的份风卷残云一般全部吃了下去。吃饱后,他靠在椅背上,斜了一眼梁健,道:“蒙蒙的男朋友人选物色好了吗?”
  
  梁健愣了愣,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唐一笑了一下,道:“蒙蒙昨天知道了你今天要去,还特地给打了电话。”
  
  梁健回过神,勉强笑了笑,问:“她说了什么?”
  
  唐一说:“她说让你把她的男朋友一同带过去!”
  
  梁健苦笑了一下,道:“我这边真没什么好人选!”
  
  唐一道:“不过是个权宜之计,你随便找个人配合一下就可以了!”
  
  梁健看了他一眼,道:“既然如此,为何你不劝劝老爷子,不是更好吗?”
  
  唐一笑了笑,没接他的话。
  
  两人沉默下来,梁健又陷入了刚才的纠结当中。梁健坐不住,便起身准备到外面去。还没走出门,手机忽然响了。
  
  电话是娄江源打来的。梁健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接了起来:“江源同志,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娄江源道:“今天你有收到什么消息吗?”
  
  “什么消息?”梁健问。
  
  娄江源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梁健便催促:“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好了!我们是什么关系!”
  
  娄江源这才开口:“关于你停职的文件,上面已经下来了。并且上面命你,现在即刻出发去省里述职!”
  
  梁健怔了怔,这个时候,叫他去述职,省里这是什么打算?
  
  梁健挂断电话后,唐一见他神情不对,便问:“什么事?”
  
  梁健想了想,道:“唐家估计是去不了了,省里叫我去一趟。能不能麻烦你帮个忙?帮我把那个人带去北京,先照看几天!”
  
  唐一皱眉,道:“省里叫你去是为了什么事你知道吗?”
  
  梁健摇头:“不清楚,只说是述职!”唐一想了一下,道:“这样吧,我让人给省里打个电话,你改天再去述职,今天先跟我去北京。”
  
  梁健惊讶地看了一眼唐一。
  
  其实,娄江源跟他说省里让他去述职的时候,他心里有种难以言说的轻松感。
  
  ——————————————————————————————————
  
  正文之后啰嗦几句:最近看到群里还有评论里的很多读者都颇有微词。可能是天气燥热,这人也浮躁些,静不下心来难以专注。梁健和罗贯中之间的纠葛已经到了尾声,关于读者说到去北京的事情,我能透露的是,北京肯定会去,但是是最近就去,还是怎么样,暂时还在纠结中。很多读者都说到,进展太慢的问题。这可能真的是我的一个毛病,总是想把心里面想的每一个细节都呈现给你们看,但却忘了,太详细会让人觉得啰嗦。对此,表示抱歉,我会努力纠正,争取加快情节的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