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在线阅读 - 250远未结束 一

250远未结束 一


徐京华也没留梁健。梁健出来,看到小许口中那位分管水利的杨其昌副市长,人挺矮,估计只有一米六左右,但长相还挺精神。他恭敬地站在门外走廊的一边,看到梁健出来,朝梁健笑了笑,似乎挺和善的一人。
  
  梁健也朝他笑了笑。他很快跟着小许进办公室了。
  
  梁健正准备走,小许竟转身就从办公室出来了,并且叫住了梁健。
  
  梁健转过身去看他,问:“许秘书,有什么吩咐的吗?”
  
  小许笑道:“不敢吩咐不敢吩咐!上次有人送了部长一点茶叶,部长说梁市长也喜欢茶,就让我拿点给您。我已经准备好了,您稍微等等,我拿给您!”
  
  小许说着很快闪进自己的办公室,拿了一个包装简洁但很精美的纸盒子出来,递到了梁健面前。
  
  梁健一边谢,一边接过。
  
  小许说:“您还有事,那我就不拉您进去坐坐了。下次您再过来的时候,我请您喝茶!”
  
  “应该我请你喝茶!”梁健笑道。
  
  两人又客气了两句后,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梁健走到电梯口,拿着那盒茶叶,看了看,放到了包里。
  
  这茶叶,是不想接也得接。
  
  梁健一边想着徐京华办公室里说的那个提议,一边进了电梯。
  
  徐京华的拉拢之心很明显,但这统战部的副部长,梁健真心不想坐。这副部长的名头看似好听,可实际上,不如一个市委书记来得自在。而且,罗贯中的事件过后,刁一民对梁健的意见肯定很大,虽然现在被罗贯中事件所牵制不能对梁健做什么,但如果这个时候徐京华提出来要将梁健调到统战部副部长的位置,肯定是不利于刁一民和徐京华之间关系保持和平的。所以,徐京华不惜得罪刁一民却向梁健抛出这么个大馅饼,必然是有他的目的的。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
  
  这一次,罗贯中在省里的势力,几乎连根拔起。但徐京华的势力可以说是片羽未伤。这样的局面下,徐京华要扩张比刁一民要趁机培植自己的人更加容易。如此前提下,只要徐京华略微动一动,以刁一民的野心,两人间必然势成水火。那么梁健如果真的去了统战部,必然又会是徐京华手中的一把利剑。到时候,可不是梁健想刺哪就能刺哪。
  
  由此看来,徐京华不是没有野心,相反,他的野心应该很大。
  
  梁健不介意成为一把剑,但他不希望被别人掌控。
  
  出了电梯,梁健在省政府里漫无目的的转。统战部他是不会去的,与其在刁一民眼皮子被人指挥,不如就待在他的太和市,安安稳稳地为一方百姓真正的做点事情。
  
  想通了之后,他就去了刁一民办公室。
  
  曾经祁秘书的办公室里坐着一个有些脸生的人。看到梁健走过来,梁健还没来得及敲门,他就站起来,问:“找谁的?”
  
  梁健想,他应该是没认出自己。便道:“我找刁书记。他在办公室吗?”
  
  那人走到门口,先上下打量了一下梁健,皱着眉头问:“你是谁?哪里的?”
  
  梁健无视他嚣张的态度,耐着性子回答:“我是太和市的市委书记梁健,我想找刁书记说点事,不知道刁书记现在是不是有空?”
  
  “刁书记知道你要来吗?”那人又问。
  
  梁健摇头。
  
  那人又打量了一番梁健,目光和之前的打量不太一样。梁健想,他应该听到过梁健这个名字吧,不知此刻心里在想什么。
  
  “你现在这等等,我去问一问。”那人扔下梁健就往刁一民办公室去。走的时候,还顺手将他办公室的门给带上了。
  
  梁健没将他的动作放在心上,站到了边上等。那人敲开刁一民办公室问了一句后就回来了,对梁健说:“刁书记现在在忙,没空见你。”
  
  梁健想,刁一民应该只是不想见他。只是,如果他停职的事情不解决,太和市城东项目的事情,他就不好插手。娄江源既然敢不顾之前交情重新审核项目,那么梁健要是还只是个被停职的市委书记去插手这件事,必然是有招等着的。
  
  所以,无论如何,梁健也得要把停职的事情解决了。
  
  想着,梁健便对这人说道:“没事。那我就在这等着,等刁书记空了再说。”
  
  梁健说着,又站到了一边。
  
  那人沉了脸色,对梁健不耐烦地说道:“你等也没什么用。刁书记今天是不会见你的。”梁健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道:“那我就等到明天吧。”
  
  那人白了一眼,有些气急败坏地朝梁健挥手,道:“你要等,到那边去等。你在这,待会要是有人来看到了,影响不好。”
  
  梁健看了看那人指的地方,说了句好,便往那边走。那人见他真的往那边站着去了,表情也是愣了一下,而后嘟哝了一句什么,转身回了办公室。
  
  梁健在那边站了一会,站得有些累了,刚准备找找附近有没有可以坐的地方,忽然抬头看到省委秘书长覃安往这边走过来。
  
  他看到覃安的时候,覃安也看到了他。
  
  覃安走过来,打量了一下后,才认出他,便站住了,问:“梁健,你怎么在这?”
  
  梁健叫了声覃秘书长后,回答:“我是来找刁书记的。”
  
  覃安听后,扭头去看了看走廊那边紧闭着的刁一民办公室的门,而后又转过头来神情微妙地一笑,道:“刁书记最近事情挺多,一时没时间很正常。你有很重要的事情吗?”
  
  事情嘛,当然重要。但对梁健重要,对刁一民他们来说却不重要。梁健回答:“那倒也不是。”
  
  “既然如此,那你就回头再来。在这里等也不是回事,记故意让你在这里等着呢!传出去,影响不好!”覃安笑眯眯地说着。他的笑在梁健看来,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梁健点头道:“我知道了,谢谢覃秘书长提醒。”
  
  覃安朝他点点头:“好。”随后,准备走。
  
  梁健心里盘算,接下去该怎么办。还没等梁健盘算出个一二,走出了一两米远的覃安忽然又回过头来,看梁健还站在原地,便皱了眉头催促:“梁健,你怎么还站在那?”
  
  梁健忍着心里的不愉快,朝覃安点头:“我马上走!”
  
  “赶紧走!”覃安的这句话里赶人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梁健忍着怒气,朝覃安点了头后,才扭身离开。
  
  走进电梯,梁健才压下心里那口气,略微平静下来。
  
  梁健仔细想了想,刁一民他肯定要见。这停职的事情,一定要尽快解决好。但,这死乞白赖的方法或许应该换换。刁一民是个强势的人,跟强势的人打交道要求方式方法。梁健有时候说话做事,太过直接。他并不是笨,他只是不喜欢手段和心计,可有些时候,这些却是一件事成败的关键。
  
  既然刁一民那边暂时见不到,那就只能转战其他。梁健决定,先会一会华晨。华晨的电话,梁健以前存过。他从手机里翻出了华晨的号码,打过去后,却提示关机。现在也不是晚上,他这样身份的人,一般不会轻易关手机。
  
  梁健想了想,联系了广豫元,问了问华晨的情况。得知梁健想见华晨的时候,广豫元说他去联系试试。
  
  也不知广豫元是怎么联系上华晨的,不过他们之间关系不错,说不定有其他的联系方式。没多久,梁健就接到了华晨的电话。
  
  华晨没问什么,两人约定了时间地点后,就挂了电话。
  
  梁健离开了省政府,朝华晨说的那个地方赶去。华晨的说的那个地方,是徐京华常去的那个带了花园的一层别墅。
  
  梁健见到华晨的时候,他穿着居家服,手里还拿着花铲。这状态看似惬意,可梁健发现他的头发几乎全白了,人也比之前见面的时候瘦了很多。
  
  看来,这段时间,他也并不好过。
  
  梁健进去后,华晨就放了花铲,亲自去泡茶。梁健四处看了看,发现这别墅里,似乎除了他之外一个人都没有。
  
  他端着茶出来,梁健伸手接过。坐下后,华晨率先开口:“梁书记这次过来是为了城东项目的事情吧?”
  
  梁健点头。
  
  华晨苦笑了一下,道:“恐怕要让梁书记失望了。”
  
  梁健皱了眉头,第一次见华晨时,他身上所展现出来的自信甚至可以说是自傲,让梁健都惊叹。可如今看他,他身上却是没了这种傲气,只剩下如垂暮老人一般的消极。
  
  梁健沉默了一会,问他:“你就这么放弃了?”
  
  华晨抿着嘴好半响没说话,在梁健快要忍不住的时候终于开口说道:“每个人都有软肋!我的软肋是我女儿!”
  
  华晨的女儿是叶华婷,梁健见过多次,就是胡东来的那位高冷的美女秘书。女儿是软肋,梁健可以理解,但梁健一下子想不明白,叶华婷又是怎么和这件事扯上了关系。
  
  事关他的女儿,梁健琢磨着该如何开口比较适宜,还没想好,华晨忽然问梁健:“我听人说,胡东来最后是被你带走的。他人呢?”
  
  他问的时候,盯着梁健眼神里流露出来的那隐隐一丝急切,让梁健在心底里起了疑惑。他回答:“我不清楚!”
  
  华晨用一种不太信任的眼神看着他,再次问:“你真的不知道?”
  
  “为什么你这么关心胡东来的事情?”梁健不由得谨慎起来。
  
  华晨抿着嘴看了梁健好一会,沉声道出缘由:“娄山煤矿的事情,总要有个人背锅。胡东来找不到,华婷就成了他们的目标!”
  
  梁健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后顿时明白了,为何华晨刚才会说软肋。梁健也是一个父亲,如果有一天,必须要放弃什么才能换回自己女儿平安无恙的话,梁健肯定会愿意放弃全部,包括自己的生命。
  
  可是,是谁,让华晨做出这样的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