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在线阅读 - 396 锦上添花

396 锦上添花


签约仪式是在十天后。
  
  这十天里,梁健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和于姐还有那位跟着于姐一起来的副总裁商定一些合作的细节。
  
  潘长河买地的事情,于姐他们没到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知道的缘由,是因为潘长河早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联系了他们。
  
  于姐他们到了山口区酒店入住后,潘长河几次三番都要到酒店去,想见于姐,每次人到门口,就会被梁健专门安排在那边堵他的人给拦下来。于姐在这件事上,倒是给了梁健面子,从不提起,也不干涉。
  
  商谈进行到第八天的时候,眼见着签约仪式就在眼前。于姐终于将潘长河的事情,提到了台面上。
  
  她应该是在那位副总裁的授意下开口提的这件事。
  
  梁健坐在于姐对面,听着她问:“梁书记,关于那位潘老板买地的事情,您难道不想解释一下吗?”
  
  梁健一直在等她主动提起,心里也早就预想过无数对话的例子,所以于姐一开口,梁健就按照预想的回答道:“我知道的,想必你也早就知道了。对此,我只能说很抱歉。你应该也明白,在中国,做官和做生意,向来都是比较复杂的关系。”
  
  于姐看着梁健笑了一下,然后转向那位安吉拉集团的副总裁,美国人,名叫戴维?斯坦尼。
  
  戴维接过话:“我们安吉拉集团对此次合作,是十分真诚的。贵方突然出现这样的变化,我认为是对我们的一种不尊重。梁先生,于总监总是跟我说,你是一个十分真诚的人,但从目前的事实看,好像并非如此!”
  
  于姐朝梁健耸耸肩膀。
  
  梁健听完这话,心里倒是没有多少担心。安吉拉的人能在这里跟他谈了这么多天,那说明,合作是肯定会进行下去的。之所以现在提出来,无非是想争取更大的利益罢了。
  
  清楚他们的想法,那在这件事上就好谈。梁健道:“我知道,在这件事情上,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但事情已经这样了,与其去谈真诚的问题,不如谈谈,该怎么样解决这个问题。你们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只要我这边能办到,我一定会尽量满足!”
  
  戴维笑了起来,道:“梁书记倒是爽快,那好,我们也是带着真诚过来合作的,我只有两个条件。”
  
  梁健看着他,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戴维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路的事情。修路的事情,省里之前已经下过文件,但后来因为世隐山庄的事情,这事情就耽搁下来了。
  
  第二个条件,则比第一个难度更高,戴维提出要让于姐进入西陵省的人大。
  
  梁健听完这两个条件,沉默了下来。第一个梁健还能到省里那边争取一下,毕竟之前省里是有文件的。至于第二个,要是戴维说要让于姐进太和市的人大,那梁健还能答应下来,这省里的,却不是梁健能拍板的事情。
  
  梁健一沉默,戴维就对梁健说道:“梁书记要是现在决定不了的话,也没关系。离签约仪式还有一天时间,你可以先考虑一下,不急。”戴维脸上是一副笃定的表情,梁健看着他,想着他让于姐进入省人大的用意是什么,是于姐自己的意思多,还是安吉拉集团的意思多。他又看了看于姐,于姐低头在看手机,心思似乎完全不在这个谈判上。
  
  梁健沉吟了一下,道:“戴维先生,第一个条件,我现在就可以答应你。但,第二个的话,你看,我们能不能这样,让于姐进我们太和市的人大,你们看行不行,只要你们同意,我现在就可以答应你们。”
  
  戴维摇摇头,道:“于姐作为我们安吉拉集团的总监,要论地位,和你们这里的省部级领导是差不多的。”
  
  戴维这是嫌市级人大不够格呢,梁健听了微微一笑,道:“对于于姐这样身份的女人来说,任何头衔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锦上添花也要看这朵花是不是配得上这匹锦,梁书记,你说对不对?”于姐忽然插进话来,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眼里毫不掩饰地露出挑逗的光芒。
  
  梁健避开她的目光,回答:“于姐的意思是我的太和市配不上你这匹锦喽?”
  
  于姐微微一愣,旋即莞尔一笑,道:“梁书记说错了,太和市是太和市,你是你,那是不一样的!”
  
  “我认为是一样的。”梁健道:“不过也对,于姐是华锦,我们只是野花。”说完,他转头看向戴维,道:“既然你们不同意我的提议,那这件事先搁置,我回去商量一下。”
  
  “好。”戴维应下。
  
  梁健笑了笑,站起来往外走。于姐也立即站了起来,跟了过来。戴维叫了她一声,她示意他等一等,又追了过来。
  
  “生我气了?”于姐走到梁健旁边,微笑着问。
  
  梁健看了她一眼,答:“怎么敢?”
  
  于姐噗嗤一笑,道:“还不敢,你这脸上都写着了。不过,这省人大的事情,你也不用担心,尽管跟省里提。省里那边我会想办法的。”
  
  梁健诧异地看了眼于姐,她这话的意思是,她自己会解决好省里那边。
  
  “怎么?不信?”于姐挑衅地看着梁健。梁健忙道:“我当然相信于姐的能力!”
  
  不等于姐说话,梁健又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剩下的事情,我们明天见面再聊。”于姐笑了笑,停下了脚步。梁健朝她笑了笑,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梁健不想跟她多聊,以免又陷入之前在那个山庄发生的那种尴尬之中。这几天来,于姐看他的目光,总是带着让他紧张的那种挑逗。所以,与她保持距离是最好的。
  
  车子从酒店出来的时候,梁健忽然看到离酒店门口不远的地方听着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这车子,昨天似乎也在那个位置。梁健走的时候,也看到了。
  
  梁健让小五将车子开出去一段路后,又调了个头回来,停在了离那辆奔驰车不远的后面。看清车牌后,梁健把车牌发给了明德,很快明德就将车牌登记信息给梁健发了过来。
  
  车牌是登记在一个名叫潘兰兰的女人名下。虽然不是预想中的潘长河,但同样姓潘,就不由得让人警惕起来。
  
  这时,明德又发来一张照片,梁健一看,愣了一下。这照片中的女人,很是眼熟。不就是沁海园的老板,玉兰吗?
  
  玉兰,潘兰兰,潘长河,还有徐京华。这四个名字的关系,忽然间就理清了。之前梁健还想不通,为何潘长河和徐京华的关系这么亲密,现在看来,应该是因为这个玉兰。
  
  既然如此,那么这辆车里坐的应该就是潘长河了。
  
  正想着呢,那辆奔驰车忽然就动了,径直朝着酒店大门就开了过去。
  
  “哥,我们要跟过去吗?”小五在前头盯着那辆已经开到酒店大门的车子,问。
  
  梁健摇摇头,道:“先等等。”
  
  奔驰车已经到了门口,保安室的保安走了出来,跟驾驶室的人收了几句,很快人就进去了。梁健为了防止潘长河进酒店跟于姐他们见面,这保安室里的人,早就让韩国明换成区公安局的人了。没想到,潘长河的车竟然是这么容易就进去了。那么之前那几天,是不是也都是这样。
  
  梁健抿着嘴,面无表情地坐在车里,等了大约十分钟后,让小五启动车子,重新回酒店。
  
  到了大门口,保安一看是梁健的车,顿时神情就慌了,门也不开,出来问:“梁……梁书记,您怎么又……又回来了?”
  
  “怎么?我不能回来?开门!”梁健厉声喝道。
  
  保安抖抖索索,就是不敢开门。梁健火了,对小五说道:“你把他看住,别让他打电话,我去去就来!”
  
  小五下了车,就把那保安给拎到保安室去了,然后把门给开了。梁健坐上驾驶座,直接就将车子开到了酒店门口。那辆黑色奔驰还停在那里。梁健将车子在他们后面一停,下车上前一看,车里只剩下一个司机。
  
  “潘长河呢?”梁健问。
  
  司机打量了他一下,答:“去上面了,怎么了?”
  
  梁健扭身就走。可当他走进电梯里面的时候,梁健却忽然冷静了下来。潘长河这样的行动,肯定不是第一次了。既然于姐那边一句都没有说过这件事,那就说明,他们背地里是同意,甚至是欢迎跟潘长河的接触的。如果是这样,那梁健此刻上去,除了自取其辱外,还有什么意义?
  
  梁健虽然不喜欢潘长河,但要是安吉拉集团想要跟潘长河合作,那么梁健也没办法去强迫人家。只不过……梁健想到之前会议室中,戴维借着潘长河买地的事情跟梁健提条件,那一副理直气壮,笃定梁健会答应的模样,顿时又气从中来。还有于姐……梁健更加的生气,看来这两人跟那潘长河,说不好,还真就是一丘之貉!梁健也是气极了,这个词就一下子从脑袋里冒出来了。说完,又觉得这个词或许有些过分了。生意人嘛,总是要把握住对自己有利的一面。
  
  梁健深吸一口气,抬手按下了一层,电梯又回到了一层。
  
  梁健在大厅坐了下来,让服务员给泡了杯茶,一边喝茶,一边慢慢地等潘长河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