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在线阅读 - 554可惜你结了婚

554可惜你结了婚


梁珀要去南苏省了。她最终还是同意了她二叔也就是梁达超给她的安排。
  
  梁珀走之前约梁建吃饭。梁建同意了。
  
  中午时分,市政府外面不远的一处西餐厅内,梁建到的时候,梁珀已经在了。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坐在沙发椅上,手托着下巴靠在桌子上正在发呆。
  
  “想什么呢?”梁建进门,笑问了一句。
  
  梁珀收回手,坐直了身体,转头看了梁建一眼,面无表情地接了一句:“想你呢。”
  
  这话呛人的成分多一点,梁建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点菜吧。”梁珀将菜单推到了梁建面前:“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
  
  梁建接过菜单给自己点了一份意大利面,梁珀自己点了一份沙拉,就不点了。梁建惊讶地问:“你就吃一份蔬菜沙拉?”
  
  梁珀嗯了一声。
  
  服务员将菜单收走后,梁珀又撑着下巴开始发呆,也不跟梁建说话。梁建坐在那里,就好像是空气一般。梁建坐着看她发了一会呆后,感觉就不是那么好了。既然是梁珀自己主动约他出来,却又不说话,这难道就是让他来陪着她发呆来的吗?可是,梁建并不是那么闲的人。
  
  等服务员上了菜后,梁建看着她依然没有说话的意思后,终于忍不住打破了这种能听到呼吸声的安静。
  
  “你叫我出来,不会就只是让我看着你发呆吧?”梁建问。
  
  梁珀看也没看他,就说:“不可以吗?”
  
  梁建怔愣了一下。梁珀这种冷淡,而且理所当然的态度,让梁建有些不快了。梁建就说:“要是这样的话,我吃过就回去了,工作挺多,就不陪你浪费时间了。”
  
  梁珀听到这话冷笑了一声,道:“你现在是市委秘书长了,位高权重的,忙得吃个饭都成浪费时间了,果然跟我们这些小喽喽不一样。”
  
  梁珀这冷嘲热讽的语气让梁建感觉更加不爽,当即就沉下了脸,道:“梁珀,我自问没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约我出来,我看在往日我们共事一场的份上,也赴约了。你要是有话就直说,要是只是让我出来听你说这些阴阳怪气的话,那我就不奉陪了。”
  
  说罢,梁建坐在那看了她一会,见她还是没什么说话的意思,这饭也不想吃了,起身就想走。
  
  这会,梁珀忽然呜呜的哭了。这下,梁建的脚迈不出去了。看着她趴在那里,肩膀一抖一抖的,柔弱的模样,梁建到底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只好暗叹一声,坐回了对面,给她拿了一张纸巾递了过去。
  
  梁珀哭了一会,抬头接过纸巾,侧过身去擦了擦眼泪,然后转回头来,问梁建:“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不可理喻?”
  
  梁建心里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回答是,但此刻梁珀刚哭过,这话肯定不能这么回答。
  
  “女人嘛,有点小情绪,很正常。”梁建勉强笑了笑,说到。
  
  梁珀又拿了张纸巾,把眼角剩余的湿润都擦掉了。然后,说到:“你知道我二叔让我去南苏省是为了什么吗?”
  
  “为了什么?”梁建顺着她的话问。
  
  梁珀低垂着眼睑,看不清眸中神色,只听得她说:“还能是什么,无非是有钱和有权的结合,各取所需,而我只是他们合作的牺牲品。”
  
  梁建听到这话,觉得这话未必是真,梁珀对去南苏省这件事本身抗拒,所以可能产生了一些偏见。以梁建所见,梁达超对梁珀这个侄女应该是真心疼爱的,那回梁珀带着他去见梁达超,梁达超虽然火气很大,一言不合两人就吵了起来,但也可以感受得到,梁达超对梁珀是真有感情的。梁建觉得,可能梁达超确实存了这方面的心思,但应该是不全是为了这个,也肯定是有为梁珀考虑的心思。梁建对梁珀不是很了解,但那次他们吵架的那些只言片语,可以隐约听出来,梁珀的感情生活方面似乎是有些问题。
  
  梁珀的脾性其实和梁达超有些像,而且似乎喜欢钻牛角尖,所以就一心认为梁达超是为了他自己,而牺牲她。
  
  想到这里,梁建就说:“事情也未必是你想的那样。你二叔或许真的为你好。”
  
  “为我好就该让我留在北京。”梁珀忿忿说到。
  
  梁建接过话:“你要是真不想去,你二叔也是强迫不了你的。”
  
  梁珀不说话了。
  
  梁建看了看她身前没动过的蔬菜沙拉,就说:“先吃饭吧。”
  
  “吃不下,你吃吧。”梁珀往后一靠,脸偏到一边,又开始发呆。
  
  梁建不由郁闷,做了几个心思后,沉声道:“我呢多句嘴,你要是觉得我说的不好不对,你就当我放了个屁。我觉得你二叔对你还是不错的,人呢不能光看眼前这点事,也得回头看看,往前看看。”
  
  “你这话什么意思?是说我不知感恩?”梁珀立即激动了起来:“我有什么需要感恩的?当初我父亲过世,我父亲所有的财产都是他拿走的,要不然他会有今天?他养我,那是他应该的。”
  
  这些倒是梁建不知道的,不过梁建依然觉得梁达超这人应该不至于有梁珀说的那么坏。但这些毕竟是梁珀得私事,刚才那句话梁建已然是不合适说的,再多说,就更容易惹一身骚。何况,梁珀此刻情绪激动,梁建多劝也无用。
  
  梁建盯着梁珀愤慨得脸看了一会,低头看了看时间,然后道:“现在十二点四十多了,我再坐十五分钟,就必须得走了。你要是想说什么就说,要是不想说,那我就陪你安静地坐十五分钟。怎么样,行吗?”
  
  梁珀看了他一会,道:“好!”
  
  接下去十五分钟内,梁珀一句话都没说。梁建就这么静静地陪着她坐了十五分钟。不得不说,梁珀的样子还是很美丽的,气质也不错,就是这脾气……有点一言难尽。
  
  时间到了,梁建就站起身来,对梁珀说到:“时间到了,我走了。”
  
  梁珀没理他,梁建看了她一眼,就扭身往外走。刚走到门口,拉开门,忽听得背后梁珀隐约说到:“你要是没结婚多好!”
  
  梁建听得不是很真切,惊讶地转过头去,却看到,梁珀还是那个姿态,一动不动地撑着脑袋,看着另一边在发呆。刚才那话,仿佛是梁建的幻听。
  
  梁建愣了愣,然后转过头,迈步出去了。门刚关上,忽听得里面有些动静。梁建犹豫了一下,没再进去。
  
  回去的路上,梁建脑子里想了好几回要不给梁珀发个短信安慰一下,但,想到她最后那句话,虽然梁建没听真切,但她应该是说了,梁建还是将那个念头给摁灭了。
  
  下午的时候,蔡根打电话给梁建,说是晚上要给曲魏践行,让梁建帮忙安排一下,同时让梁建也参加一下。
  
  曲魏要去江中了。其实曲魏去江中得调动通知早就下来了,但蔡根似乎有些事要让曲魏去做,曲魏去江中得行程就往后拖了拖,拖到了现在。
  
  梁建跟曲魏之前关系一直比较紧张,这践行宴,梁建本意是不想参加,可是蔡根说了,梁建就得去。
  
  至于地方的话,梁建接过电话没多久,正好肖正海过来请示工作上的事情,梁建就把这事交给肖正海了。
  
  肖正海很快就把事情办妥了,回来跟梁建汇报的时候,话语里隐约透露出些许,想让梁建带上他的意思,因为今天出席的,都是些常委。梁建没搭理他这话,今天这局不是他攒的,他做不了主。即使是他攒得局,肖正海这个身份也不适合出现。
  
  肖正海见梁建装傻,只好悻悻作罢。
  
  临走,梁建叫住他,问:“孙副主任那边情况怎么样?”梁建上任已经一个星期了,孙海明一直没来上班,梁建作为市委办公厅的第一负责人,应该问上一句。
  
  肖正海回答:“不是很清楚。昨天我打过电话,但是孙副主任的家人也没明说。只说,还要再请几天假。”
  
  梁建就说:“那这样,你准备点东西,明天早上跟我一起过去看望下。孙副主任也是办公厅得老人了,现在生病在家修养,我应该去看看。”
  
  “明天早上我有个会。”肖正海忽然回答,算是婉拒了梁建。梁建微微皱了下眉:“什么会?我怎么不知道?”
  
  肖正海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是部门内部会议,已经定下来了。要不这样,我让其他人陪您过去,您看行吗?”
  
  梁建看了看他,就说:“算了,你不用安排了,这事回头再说。”
  
  “主要是那个会议比较重要……”肖正海似乎察觉出了梁建的不悦,想解释几句,梁建摆摆手,打断了他,道:“没事,你忙你的。去看孙副主任的事情,我另外再安排。你出去吧。”
  
  肖正海怔了怔,然后忙说好。他出去后,梁建坐那想了会,然后翻出通讯录,找到林美办公室的电话打了过去。
  
  “林美吗?我是梁建。”电话一通,梁建就说到。
  
  对面愣了一下,然后忙回答:“秘书长有什么指示?”
  
  “你明天早上有什么安排吗?”梁建问。
  
  林美想了一下,回答:“没有。”
  
  “那明天早上跟我去看下孙副主任,送的东西的话你自己拿个主意。”梁建说到。
  
  林美安静了一下后,回答:“好的。那明天早上我们什么时间出发?”
  
  “九点吧。”梁建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