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在线阅读 - 608一条船上的蚂蚱

608一条船上的蚂蚱


回去办公室的路上,小龚亦步亦趋地跟在旁边,时不时地瞧瞧梁建的脸色。到了后,小龚一边将梁建的茶杯和纸笔放回桌上,一边小心翼翼地开口宽慰:“您别生气,他们也就是还没适应您的工作作风,等适应了,也就好了。”
  
  “你出去忙吧。”梁建朝他勉强笑了一下。
  
  小龚讪讪一笑,忙出去了。
  
  梁建肯定是生气的。生气的同时,还有些悲凉。不过,这些负面的情绪,只是激起他更多的斗志。
  
  他还就不信了,拿不下这一个办公厅。
  
  下午的时候,小龚忽然进来跟梁建汇报,说是过节费已经打到卡上了。梁建只惊讶了一下立即就平静下来。这个肖正海去找了蔡根之后,有了蔡根的态度之后,自然也就不用再请示他。
  
  梁建问小龚:“这一次发了多少?”
  
  小龚说:比以前少了一点,这一次才六百。”
  
  梁建瞧了他一眼,道:“嫌少了?”
  
  小龚一惊,忙不迭地摇头解释:“您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和上次相比……”
  
  “好了,你别解释了。所谓从简入奢易,从奢入简难。一开始多,现在少了,心理上有落差是正常的。我理解。”梁建说道。跟小龚这段时间的接触下来,梁建对小龚的性格也有一定的把握了。所以,他相信小龚并不是嫌少。
  
  小龚听梁建这么说,松了口气,然后道:“不过,我听着,这次过节费的减少,有人传是您故意克扣下的。所以,现在不少人都对您意见很大。”
  
  这一点,梁建也不意外。这应该是肖正海背后使得手段。
  
  梁建问小龚:“那你呢?怎么想的?”
  
  小龚迟疑了一下,回答:“我说实话,您别生气。”
  
  “你说。”梁建笑了笑。
  
  小龚说道:“钱这个东西,肯定都喜欢的。我也不例外。但俗话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个过节费,本身就是不合规矩的。现在您就算是取缔掉,我觉得也是应该的。现在只是减少了,我觉得已经不错了。”
  
  梁建笑道:“要是大家都跟你一样想,就没这么多事了。”
  
  小龚嘿嘿地笑,道:“其实大家心里多少都明白的,只不过有些人不舍得这点钱,加上有人煽动,自然也就跟着起哄了。”
  
  梁建看了他一眼,道:“有人煽动这种话,外面别说。”
  
  小龚忙说:“嗯,我知道了。”
  
  “自己心里明白就行。”梁建又道。
  
  小龚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
  
  “行了,你去忙吧。”梁建笑道。小龚忙出去了。
  
  小龚走后,梁建想了想,给林飞打了个电话。
  
  “你现在方便吗?方便的话,过来一趟。”梁建说道。
  
  林飞应下。没多久,他就进来了,手里还拿着之前会议的东西。梁建看了一眼,林飞就解释道:“还没来得及回办公室。”
  
  梁建指了下椅子,道:“坐吧。”
  
  林飞坐下后,梁建又问:“喝茶吗?”
  
  林飞忙摆手:“不用。”
  
  梁建便说:“行。找你过来,是有件事,想看看你能不能做。”
  
  林飞认真地看着梁建。
  
  “过节费已经发了吧?”梁建问林飞。
  
  林飞愣了一下,回答:“这个我倒是不清楚,没注意。可能要回去查一下。”
  
  梁建道:“不用查,已经发了。我想让你查一下,这一次发过节费,有些人到底从中拿了多少,能查吗?”
  
  林飞犹豫了一下,回答:“我试试看,不保证一定行。”
  
  “没事,那你先尝试着查查看再说。”梁建说道。
  
  林飞点头。
  
  其实,既然蔡根已经让纪委查肖正海,梁建其实可以完全不用管这个人了。但说到底,梁建就是不太放心。
  
  而林飞在之前展现出来的能力,让梁建十分惊讶。如果不好好利用下,实在有些可惜。
  
  当然,这些都是借口。最关键的原因,就是梁建迫切需要这样一个人,来帮助他在办公厅立下威严。所谓杀鸡儆猴,肖正海就是这只鸡。刀都已经磨好了,梁建绝不能让这只鸡给逃了。
  
  梁建这边安排林飞去查肖正海的时候,正在郊区农庄潇洒的肖正海,却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里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肖正海听后,脸色大变。顿时,也顾不得旁边那两个长相俏丽衣着性感的女服务员了,手一推,就将那个正把胸前饱满贴在他的肩上温柔地的按摩的美女给推开了。
  
  美女惊呼着踉跄的退开,肖正海起身就往外跑,也顾不得自己身上只穿了一条浴袍。一边跑,一边拿出手机打电话。
  
  “是我。你现在在哪?”肖正海喘着气,急吼吼地问。
  
  电话那头,蒋美丽坐在办公室内,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正在翻一本账目。听到肖正海问,就随口答了一句:“我还能在哪,当然是在办公室。您这是在干嘛呢,气喘吁吁的?不会又在哪个温柔乡里吧?”
  
  “停,我现在跟你说的话,你记牢了!”肖正海的严肃语气,让电话那头的蒋美丽愣了一下后,立即收齐了玩笑的神色,答:“您说。”
  
  “有人跟纪委举报了我,有没有你我不清楚。但是,如果我被抓住了,你也是跑不掉的,这一点你也清楚吧。”肖正海已经跑到车边,十分快速地拉开了车门,低头坐了进去。
  
  刚坐进去,就有人跑过来,敲车窗,一边敲,一边喊:“肖厅长,您等等!”
  
  肖正海看也不看,启动车子,档位一放,一脚油门就冲了出去。
  
  市委行政财务处的蒋美丽的办公室内,蒋美丽的神色已经变得惨白,坐在位置上,不能言语,不能动弹。
  
  “你在听我说话吗?”肖正海见蒋美丽那边没声音,低吼了一声。
  
  蒋美丽回过神,手忙脚乱地起身,脚步慌乱地冲到门边,将虚掩着的门关上并且锁了,然后才压低了声音,颤抖着问肖正海:“你说的,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什么开玩笑!你觉得我还有心情跟你开玩笑吗?”肖正海怒吼。吼完,又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冷静下来,又道:“你现在立即把那些账目都销毁掉,不要留任何痕迹。另外,这一次剩下来的那些钱,全部一次性地打到我的那张卡上。”
  
  刚才还慌神的蒋美丽,听完肖正海的这些话,倒反而是冷静下来了。她慢慢地回到办公桌后坐了下来,然后冷静地回答:“肖主任,你说的什么账目销毁掉?我这里没有啊!”
  
  正在飞速开车的肖正海一听这话,顿时一震,旋即脸色大变,破口就骂:“蒋美丽,你的那些手段你以为我不知道!我警告你,你最好立即马上把这些账目销毁掉,这些账目对我对你都是一个炸弹,没好处的。还有,你别以为你有这些,到时候纪委要是找到了你,你可以凭着这些找你谈条件。你想想看,纪委为什么会查我?那是因为梁建!是梁建要搞我!你跟梁建结的梁子可没比我少,你以为你拿着这些东西,他们就会放过你?别做梦了!”
  
  蒋美丽眉头紧皱,神色变了又变,过了会,蒋美丽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可以答应你把那些账本都销毁掉,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你说!”肖正海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下来。
  
  “帮我出国。”蒋美丽斩钉截铁地说道。
  
  肖正海皱了下眉头,然后问:“你出国干什么?你现在一动,纪委马上怀疑你。你不动,或许还有机会。”
  
  蒋美丽冷笑一声,道:“都已经查到你了,查到我也就只是时间问题了。我不走,难道还等着他们来抓。我现在走还有机会,等他们查到我了,我再想走就难了。你就说吧,帮不帮我!”
  
  肖正海犹豫了一会,咬牙说道:“行,那两个小时后,你到老地方等我。记住,不要开自己的车来!”
  
  “行!那到时候老地方见。”蒋美丽挂了电话,立即收拾了东西,拿了包就出门了。她行色匆匆,走廊里与徐立华擦肩而过,也没看到,徐立华停下脚步,看着她几乎要跑起来的背影,皱了下眉头。然后,走到财政办,问里面的人:“蒋副处长去干嘛了?”
  
  里面的人纷纷摇头。
  
  徐立华转身出来,转头看了看蒋美丽离开的方向,眉头皱得更紧。
  
  徐立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坐在椅子上沉思了一会后,忽然又直身而起,拔腿就往外走。
  
  徐立华来的时候,梁建正好在闭目养神休息。
  
  小龚进来说,徐立华来了。梁建还愣了愣,犹豫了一下,才让小龚带人进来。
  
  徐立华进来后,梁建问他:“有什么事吗?”
  
  徐立华犹豫了一下,道:“刚才蒋副处长急匆匆地就出去了,我看着觉得不太正常,怕是有事,所以来跟您汇报一声。”
  
  梁建听着这话,有些莫名其妙。瞪着徐立华看了一会后,有些不耐地说道:“人家可能是有些什么着急事。这种事不用来跟我汇报!”
  
  徐立华见梁建有些不耐烦,顿时有些沮丧。但他似乎还不想放弃,又道:“我跟她同事时间也不短了,我觉得她有事。”
  
  “那你说她有什么事?”梁建有些无语地反问。
  
  徐立华语塞,半天,道:“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