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在线阅读 - 673 唐家会谈

673 唐家会谈


        项老比梁建和屈平先到,梁建他们到的时候,项老和老唐正在下棋。唐一不知在何处。梁建带着屈平走进去,两人还没发现他们,屈平忽然低声对梁建说道:“这样的场面,可是难得一见。两位鼎足人物,如今却这样坐到一起,梁建,你可是大功臣!”
  
          屈平这话的意思,不难理解。项老对老唐以前是不太对付,曾经还要求梁建跟唐家保持距离。如今能这样平和地坐到一起下象棋,除了彼此性格的相互吸引之外,大部分的原因,确实也都是为了梁建。
  
          梁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这时,朝着他们来的方向的项老抬头看到了他们,就放下了棋子。老唐随之也看了过来。
  
          项老先打的招呼,道:“小平啊,来得挺早嘛,赶紧坐。”
  
          屈平跟老唐打了个招呼,然后在两人中间坐了下来。梁建没坐下来,而是去旁边,拿了茶壶,先给项老和老唐添了茶,然后又给屈平倒了一杯,最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才在屈平对面坐了下来。
  
          刚坐下,就听得老唐朝屈平说道:“你来猜一猜,这盘局,我跟你老师,谁会赢?”
  
          屈平早就在坐下来之前,就已经留意过这幅棋局。棋盘上,形势胶着,要说谁会赢,很难说。古时,喜欢用棋局来博弈,便是因为棋局之上,只要对手相当,胜负很多时候,只在一瞬之间,很难猜测。
  
          屈平虽然棋力不差,可要断言这盘棋的输赢,还真是不太敢妄断。他仔细地研究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唐先生,这我刚坐下,你就给我出了一道难题啊!”
  
          老唐微微一笑,道:“这怎么会是难题呢!你就随便一猜,我们就当是个玩个游戏嘛!”
  
          屈平听后,看了看老唐,又转头看了一眼项老,然后笑道:“那我就随便一猜,猜唐先生你赢。”
  
          老唐看了他一眼,然后看向项老,朗声笑道:“老项,你看,连你的学生都说我会赢,你还不赶紧认输?”
  
          项老笑道:“你刚才也说了,让他随便一猜。今天你是主人,他自然要猜你赢啊。要不然,你让梁建猜,看他猜谁赢!”
  
          老唐听后,一摆手,道:“他就算了,以他那棋艺,能看得出什么。”
  
          梁建就这么被老唐给鄙视了,心中难免有些郁闷,不由得想试一试。谁料,不等他说话,唐一不知从什么地方走了出来,看到梁建和屈平都在了,就笑着说道:“既然都来了,那要不我们就入座吧?”
  
          老唐看向屈平,屈平笑道:“早就听闻唐家御厨的大名,我可是迫不及待了!”
  
          “行,那就入座吧。”老唐抬头对唐一说道。
  
          屈平站起来的时候,跟唐一也握了手,打了招呼。看屈平对唐一的态度,和对老唐的态度差不多。他似乎知道,唐一在唐家并不是一般人。
  
          梁建在背后默默地留意着屈平的一举一动。
  
          晚饭是安排在前院的一个偏厅里。他们进去的时候,屋里站着六个佣人,一边三个,每一位都穿着统一的黑色服饰了,像极了古时候的那种大户人家的那种排场。
  
          梁建虽然唐家也来过不少次了,但这种场面,也见得不多。看来,老唐对于今天的晚饭,还是比较重视的。
  
          入座后,唐一朝门外候着的一个佣人说了一声上菜后,没一会儿,就有人陆续将菜送了上来。
  
          屈平坐着看着这一切,笑着说道:“早就听说,京城唐家非比一般,今日一见,果然不寻常啊!就这吃饭的排场,我在饭店都没见过,只在电视剧中见到过。”
  
          老唐听了,笑而不语。唐一在一旁一边帮着布菜,一边接过话:“屈书记可能有所不知,他们这些人里面,很多都是祖祖辈辈都在我们唐家生活。比如她……”唐一随手指了一下一个正好端着菜往桌上放的大姐:“她的父母,也都在我们唐家生活。”说着,他顿了一下,笑了笑,然后接着说道:“其实,平日里我们吃饭都很随意,只不过,今天贵客来临,屈书记你又想吃古时的宫廷御菜,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排场。”
  
          屈平听后,笑道:“唐一先生这么一说,我倒是不好意思了。看来,我今天不该提御厨的事。其实,我也就随口一提,没想到,梁建还就给你们带了话。”
  
          他话刚说完,前菜都已经上完,那些人在老唐的手势下,都退了出去,还带上了门。接着,老唐就笑着对屈平说道:“梁建是因为非常尊敬你,所以你的话,他自然就重视了。”
  
          屈平看了眼老唐,又看了眼梁建,笑了笑。
  
          “说起来,这位宫廷御厨后人做的菜,我也没尝过。今天,托小平你的福,我也能一饱口福了!”项老插进话来。
  
          老唐接过话:“要这么说呀,其实,今天我们都托了屈书记的福。这位宫廷御厨的后人,已经有些年不开火了。今天这位大厨还是听说了市委书记要来,他才点的头,开的火。”
  
          “唐先生这么一说,那我就更加不好意思了。”屈平接过话,笑着说道。
  
          老唐哈哈笑了一声,接着又互相恭维了几句后,才算是正式开饭。梁建一直坐在那里,插不进去话,其实,他也不太想插话,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们三人对话,其实挺有意思。老唐,项老,还有屈平,三人间的对话,看似都是互相恭维,没什么营养,其实,你自己品味,就会发现,这些话,同时也是一种试探,互相试探。甚至,还有几分其他的味道在里面,比如说示威!
  
          前菜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唐一忽然起身出去了。他刚走没一会,屈平忽然开口说道:“前几天,我去看望了一位老首长,老首长跟我提到了唐先生你。”
  
          老唐诧异地哦了一声,问:“哪位老首长?”
  
          屈平微笑着回答:“说起来,唐先生可能还要喊他一声叔叔,这位老首长曾跟唐先生的父亲是战友,据那位老首长说,他们曾经关系不错。”说完,他就笑眯眯地看着老唐。
  
          老唐皱眉沉思起来。他大概是在猜这位老首长到底是谁。而另一旁,项老神色也是若有所思。他忽而看看屈平,忽而又看一眼老唐。
  
          梁建也在看着屈平,屈平这个时候,忽然提到这位老首长,肯定不会是随口聊起的,必然有着他的目的。
  
          就在梁建猜测着他的目的的时候,老唐忽然面带惊色地问:“你说的,是不是许老爷子?”
  
          屈平微笑着点了点头:“正是他。”
  
          老唐眼睛里忽然闪过一些不一样的光,然后问:“许老爷子现在身体如何?”
  
          “挺健朗的,我之前去看他,他还说要准备去跑马拉松呢!”屈平笑着说道。老唐也笑了起来:“是吗?他应该快九十岁了吧?”
  
          屈平点头:“八十九,马上就九十了。”
  
          “那他老人家还真是健朗。”老唐说道。
  
          这时,项老接过话,道:“我前几天也去拜访过许老爷子,他老人家的精神状态,比我都还要好。”
  
          屈平可能没料到项老也去拜访过这位许老爷子,顿时微微惊讶,然后问道:“老师您是什么去的?怎么没叫上我一起?”
  
          项老看向他,道:“就前两天,你现在是市委书记,工作忙,就没叫你。不过,许老爷子,跟我提到了你。”
  
          屈平的脸上忽然掠过些不安的神色,但只是一瞬间。他平静地笑道:“是吗?老爷子是不是跟您念叨我去的次数太少了?”
  
          项老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这一笑,让屈平脸上刚才一闪而过的不安神色又出现了一下。
  
          一旁,老唐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两个。
  
          梁建也发现了屈平脸上那些瞬间出现又瞬间消失的不对劲神色,看来,项老或许从那位许老爷子那里知道了一些屈平的什么事。
  
          不过,项老似乎没有说出来的打算。
  
          出去了一会后的唐一又回来了,带着几个主菜,都是以前的宫廷名菜。
  
          刚才渐入‘佳境’的谈话停止了,那些暗中较量的互相恭维又出现了。
  
          大约半小时后,几个主菜也吃得差不多了。屈平拿起佣人送上来的热毛巾,擦了擦手和嘴,然后微笑道:“御厨后人,果然是名不虚传。这菜的味道,是我迄今为止吃过最正宗的了。”
  
          老唐笑了笑,然后叹道:“可惜这位老师傅现在年纪大了,而他的三个徒弟没一个学到了他的真传。今后,这些手艺可都是要失传了。”老唐说话时,满脸可惜。他是真的在可惜。
  
          屈平接过话:“要我说呀,这位老师傅早些年应该开一个厨师班,将这些传统手艺都传承下去。对于好东西,我们不能敝帚自珍,要共享,不是吗?”
  
          不仅老唐,梁建也听出了他这话,话里有话。
  
          “话是这么说,但毕竟是人家辛苦学的手艺,不想分享,也没错。我们不能强迫人家,不是吗?”老唐说道。
  
          屈平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唐先生说得也有道理。”
  
          “要我说呀,我们还是赶紧说正紧事吧。”项老忽然插进话来。
  
          老唐微微一笑,道:“对。都说忘了。”
  
          屈平看了看项老,又看了眼梁建,然后说道:“来之前,梁建跟我提过,说唐先生这里已经拿到了关于郭的重要把柄,是吗?”
  
          老唐看了眼梁建,然后问:“梁建是这么跟你说的?”
  
          屈平也看了眼梁建,然后反问:“难道梁建给我传递的是错误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