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在线阅读 - 711 最后一顿酒

711 最后一顿酒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去江中的消息,来得突然,却也在意料之中。
  
  距离那天跟姜仕焕夫妇二人聚餐才过了三天,上面就忽然下了调令,正式确定了梁建要去江中的这个事情。梁建去江中,任职副省长一职。
  
  老唐跟梁建说,原本是打算让他过去担任常务副省长,不过上面有人觉得梁建太年轻,有反对意见。老唐觉得,现在没必要和这些人去争这个,副省长和常务副省长相差得也不大,而且最关键是梁建还年轻,将来有得是机会。
  
  梁建对这个也不是很在意。能去江中,在他看来,已经不错了。
  
  虽然调令已经下来,但是距离真正去江中,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在这半个月时间里,梁建要把这边没完成的工作完成,然后交接好。
  
  梁建算了一下时间,差不多等公安局那个结业仪式结束了,他才能离开江中。这个事情,跟王非凡有关,梁建本来想,最好能避开。却不巧,这个时间点,恰好卡在了结业仪式时间之后。
  
  看来,他是躲不开了。
  
  这天,周末。
  
  梁建因为马上就要离开华京,所以平日里工作已经不多。于是,难得周末有空,梁建带着项瑾和孩子去海滨市玩了一趟,周日下午回到了华京家中。
  
  刚进家门没多久,项瑾去给孩子洗漱了,梁建正准备去书房休息一下,忙点工作上的事情。
  
  刚打开书房的门,梁建的手机忽然响了。梁建拿出来一看,竟是旻儿的电话。他看着旻儿的名字,忽然想到一件事。
  
  之前他答应旻儿请他吃饭,后来因为一些事情,就忘掉了。
  
  这会一看到旻儿的电话,梁建就想了起来。
  
  接起电话后,梁建笑着说道:“怎么怕我忘了你的那顿饭?”
  
  旻儿咯咯笑了出来,道:“对呀,你看你一点消息都没有,肯定是早就忘了,然后看到我的电话才想起来,对不对?”
  
  被旻儿猜个正着,梁建不由尴尬,要是这会儿旻儿在这里,就能看到他脸上的尴尬了。不过,旻儿不在。梁建虽然被猜中了,但铁定是不能承认的。他呵呵笑着回答:“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
  
  旻儿笑了起来,一会儿后,说道:“我打电话来不是为了吃饭的事情,是我爷爷想见你。你这会有空吗?”
  
  梁建愣了一下,问:“现在吗?”
  
  “恩,最好是现在。”旻儿说道。
  
  梁建犹豫了一下,道:“那好吧,那我现在就过来。”
  
  “好的。”旻儿道:“那你路上注意安全,慢点开。我和爷爷在家里等你。”
  
  挂了电话后,梁建走到洗手间敲了敲门,项瑾从里面打开门,看向他,问:“怎么了?”
  
  梁建回答:“有人找我有点事,我得出去一趟。”
  
  “现在吗?”项瑾问。
  
  梁建点头。
  
  “那晚饭呢?”项瑾问。
  
  梁建想了一下,道:“再说吧,你们不用等我吃饭了。”
  
  “行。那你路上注意安全。”项瑾话音刚落,里面霓裳的声音传了出来:“爸爸,你要出去吗?”
  
  “是呀。爸爸出去办点事。”梁建站在门口,朝里面喊道。
  
  说完,里面传来一阵叮铃乓啷的声音后,霓裳裹着她的小浴巾,站到了项瑾身后,冒出个湿漉漉的小脑袋,一本正经地对梁建说道:“那爸爸,你开车要注意安全哦!”
  
  梁建蹲下来,在粉嫩的脸上亲了一口,沐浴露清香的味道缭绕在鼻尖,让人不舍得松开。
  
  “早点回来,爸爸!”霓裳像个小大人一样。
  
  梁建笑了笑,说好。
  
  路上,有点堵车。开到抚河巷,花了一个多小时。旻儿的爷爷许老爷子已经等得了拉长了脖子。
  
  一进门,旻儿就拉着他说:“爷爷都念叨了你一个小时了,你再不来,我的耳朵都要生茧子了。”
  
  “老爷子这么急着找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吗?”梁建低声问旻儿。
  
  旻儿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也不肯说是什么事情,也可能他只是想见你了。爷爷最近脾气跟小孩子有点像,有时候想要一样东西或者想见一个人的时候,就一定要见,说也说不通。”说着,旻儿饱含歉意地看向梁建,道:“辛苦你了,梁大哥。”
  
  梁建笑了笑,道:“没事。来看看老爷子也是我应该做的。那我先过去看爷爷。”
  
  “恩,你去吧。我去给你倒茶。”旻儿说完,转身去了堂屋。梁建赶紧去了东边屋里。一进门,发现老爷子正带着副老花镜,趴在桌上拿着一块黑色的长条玉石在投入地观察着。
  
  梁建站在门口,抬手敲了敲门,喊了一声爷爷。
  
  老爷子抬起头,看了过来,目光从下滑在鼻翼上的老花镜上侧望了过来,看到是梁建,先是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道:“你来了啊!怎么这么久?”
  
  梁建一边走过去,一边解释:“路上堵车了。”
  
  老爷子拍了拍早就放在他轮椅旁边的凳子,示意他坐过来,然后道:“现在这些领导啊,整天就想着卖地建楼,也不正儿八经地想想,怎么解决交通这个老大难的问题。”
  
  梁建觉得,老爷子对这个事,可能因为了解不够,所以看法有些偏颇。便,开口解释道:“现在经济发展快,车辆数目增长速度太快。这个交通问题,也不是多修建几条公路,就能解决的,他们也是尽力在想办法的。”
  
  老爷子摆摆手,道:“算了,我今天找你来,不是来跟你讨论这个的。来,我给你看样东西。”
  
  说着,老爷子把他之前看的那根玉石拿了起来,递给了梁建。梁建疑惑地接了过来,低头仔细一看,这玉石上还有刻字,上面刻的字都是繁体字。梁建没仔细看内容,抬头问老爷子:“爷爷,这是什么?”
  
  老爷子笑了笑,道:“这是镇纸。我父亲送给我的,现在送给你了。”
  
  这镇纸,入手还有些温凉的感觉。这黑色也通透,梁建直觉,这东西应该价值不便宜。梁建听到老爷子这话,忙说:“爷爷,这个我不能收!”说着,他准备要还给老爷子。
  
  可这东西刚递出去,就被老爷子又给推了回来。老爷子瞪着他,说:“让你收下就收下!你放心好了,我老爷子这把年纪了,也没什么好求你帮忙了。我送你这东西,是因为我听勇全说,你要去江中了。你这小伙子,我喜欢,这东西送你,我开心!”
  
  老爷子的目光,不容拒绝。但,这东西既然是老爷子的父亲送他的,必然是有着特殊的意义。梁建是真的不能收。但又怕这会儿如果态度太坚决的话,让老爷子动了气,会对他的病情有影响。
  
  梁建只好先假装收下,他岔开话题,问老爷子:“爷爷,许叔怎么突然跟你说起我去江中的事情了?”
  
  老爷子道:“是我先说起你的,然后他就说了你要去江中的事情了。对了,好好的,干嘛去江中?你这一去,我想见恐怕就难了。”说着,就是一声叹息。
  
  梁建忙宽慰道:“怎么会呢,江中离这里也不远,火车也就四五个小时。您要是想见我了,让旻儿打个电话给我,我买张火车票,当天就能到。”
  
  老爷子哈哈笑了起来,然后说道:“你这小子,话倒是说得好听。只怕到时候你呀,是身不由己!我也是这么一路走过来,这当官要是有这么自由,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当官的家庭不幸福了!”
  
  老爷子提起家庭,让梁建想到了项瑾。项瑾还没想好要不要跟着一起去。其实,梁建心里也有些担心,如果两人分居两地,感情会受影响。他内心还是希望项瑾能跟他一起过去,但项瑾也有她的顾虑。
  
  “怎么了?你的家庭也有问题?”老爷子见梁建忽然发起了呆,忽问。梁建回过神,忙说:“没有。”
  
  “没有就好。送你一句过来人的话,工作固然重要,家庭也是要兼顾的。偶尔不能兼顾的时候,为了家庭,牺牲一下工作,也未尝不可。”老爷子看着梁建,认真地说道:“这老话说得好,有家才有国。所以,家得保住了。”
  
  梁建认真地点头:“谢谢爷爷提醒,我会记住了。”
  
  老爷子欣慰地笑了笑,然后道:“留下吃晚饭吧。你这一去,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我现在这身体呀,是过一天赚一天了。今天留下来,陪我再喝顿酒!”
  
  这话听得梁建心里有些难过。他跟老爷子虽然总共见了没几面,但老爷子对他确实格外青睐。而梁建也喜欢老爷子这爽朗的性格。两人可以说是相见恨晚。可如今,他要去江中,而老爷子身体也不好。老爷子这话,说得没错。这一去,还真不好说能不能再见面。
  
  梁建藏着内心的难过,笑着点头,道:“老爷子你看你说什么话!您这身体……”话还未说完,就被老爷子打断了!老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不用安慰我。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日子不长了!不过呀,我这辈子也没啥好遗憾的,这样走了,也挺好的。我今年七十八,也够了。”
  
  梁建看着他满是皱纹的侧脸,忽然有些鼻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