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在线阅读 - _重回江中001 不速之客

_重回江中001 不速之客


        今天是梁建到江中省政府报到的第一天。
  
  
  
          一早,中组部将他送到这边,宣读了任职文件后,就匆匆走了。梁建看了看周围那些陌生的脸,再看看那些脸上客套的笑容,深吸了一口气。
  
  
  
          江中之路就这样要开始篇章了。
  
  
  
          办公室,省政府这边早已经安排人给他收拾好了,会议一结束,省长戚明同志亲自把他送到了办公室,还让自己的秘书贺宁给梁建送了两盒茶叶过来。他的盛情,梁建没有拒绝。这是戚明在跟他示好。
  
  
  
          梁建虽不是初来乍到,可离开这么多年,这江中省的三大班子里的人,早已都不是那些旧人了。如今,他在这里可以说是势单力薄,对这里的形势也还未完全摸清,他还是不要急着表明自己的态度为好。所以,对于戚明这种无伤大雅的示好,领了也无妨。
  
  
  
          政府办给他安排了秘书,叫林飞。这名字,和梁建在华京看重的那位林飞同志,同名同姓。莫名,就让梁建有种亲切感。
  
  
  
          不过,许是因为名字带来的亲切感,所以对林飞这个人期望就高了一点。接着,一见人,就有些失望。
  
  
  
          这位林飞,是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的瘦削男子,戴着副黑框眼镜,看着略微有些呆滞。
  
  
  
          华京的林飞,是个沉稳睿智的人。而这里的林飞,这外表形象上看着就不太讨喜。不过,具体性格如何,梁建还不清楚,所以,虽然有些失望,但也还是保持了几分客观的心态。
  
  
  
          戚省长将他送到这里,客套了两句后,就先走了。他把贺宁留了下来,帮着林飞替梁建收拾了一下办公室。贺宁还要给梁建泡茶。他去拿水壶的时候,还说:“我们戚省长听说您喜欢喝茶而且会喝茶,所以早早地就备下了这两盒茶叶。我去烧壶水,给您泡一杯,您尝尝。”
  
  
  
          贺宁说完,拎着水壶就准备往外走去打水,这林飞此时正在旁边整理梁建带来的东西,听到这动静,也没想着要去接过贺宁的水壶。梁建看了他一眼,然后抬头叫住贺宁,道:“让小林去吧,你别忙了。坐这,我有些事想请教一下你。”
  
  
  
          贺宁微微一愣,旋即堆起微笑,道:“您言重了,我哪当得起请教二字,您有什么话想问我,尽管我就是。”
  
  
  
          “来,坐这边。”梁建笑着请贺宁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贺宁可能对梁建的客气,有些意外,坐下来后,还瞧了梁建两眼。
  
  
  
          “刚在会议上,没有看到省委沈书记,他不在吗?”梁建问贺宁。
  
  
  
          贺宁点头:“沈书记比您早到几天,这两天他下去调研了。估计还得要一段日子才会回来。您找他有事?”
  
  
  
          梁建笑了笑,道:“没事,之前没看到,所以跟你打听一下。对了,我听说,戚省长以前也在西陵省那边待过是吗?”
  
  
  
          “是的。”贺宁一边回答,一边好奇地看着他,道:“戚省长以前是在西陵那边读的书,所以后来就在那里开始从政的。”
  
  
  
          梁建道:“我有幸也在西陵待过两年,之前听人说起过戚省长。”
  
  
  
          “您也在西陵待过?”贺宁惊讶地道,只不过他的惊讶有些刻意。梁建笑了笑,就假装没有看穿他那不算精湛的伪装。
  
  
  
          接着,他又问了他一些关于省政府班子成员的一些无伤大雅的问题,问得差不多的时候,林飞拿着水壶回来了。贺宁就站了起来,说是去给梁建泡茶。
  
  
  
          梁建也没拦他。等他泡了茶,他的东西也收拾得差不多了。
  
  
  
          贺宁端着茶送到跟前,梁建接过,闻了闻,接着在贺宁的注视中喝了一口,然后道:“好茶。”
  
  
  
          茶确实是好的。不过,不算太好。
  
  
  
          梁建将这话简略了一下,变成了两个字,说出了口。贺宁立即堆起了笑容:“您觉得好就好。”
  
  
  
          “您替我跟戚省长说一声谢谢。回头等我这里安顿好了,我再亲自过去感谢。”梁建说道。
  
  
  
          贺宁笑着说:“好的。戚省长说了,如果您这边有什么需要,就尽管跟我说。我帮您去办。”
  
  
  
          梁建道:“这边该有的都有了,暂时我也想不到缺什么,就先这样吧。你回去吧,回头戚省长该急了,以为我把你留在这里不让你回去了。”
  
  
  
          贺宁笑了起来,道:“那我就先回去了,您有需要尽管让小林给我打电话就行。”
  
  
  
          梁建点头:“好。”
  
  
  
          贺宁走了,林飞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梁建转身将茶杯放到了办公桌上,然后抬头环视了一下这间大约有三十多个平方的办公室。这办公室里装饰倒也简单,不过里面的家具都不太简单。
  
  
  
          梁建环视过后,觉得这里还缺点东西。于是,转身对林飞说道:“你帮忙跑一趟,买些绿植回来。记得要发票,回来我给你报销。”
  
  
  
          林飞哦了一声,立即就出去了,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梁建想,这人过于死板呆滞,这样的人或许做做一般工作还行,但是对于秘书这样的位置,不合适。
  
  
  
          他顿时有些怀念小龚了。小龚算不上十分优秀,但比这里的这位林飞却是要好上不知道多少。他来这里之前,叮嘱了姜仕焕,让他帮忙照顾下小龚和林飞等几位同志,想必以后只要姜仕焕在,他们应该不至于走上太多弯路。
  
  
  
          梁建想了一会,收回纷乱的思绪,绕过办公桌,在椅子里坐了下来。低头看向眼前这张和以前在华京时差不多的办公桌时,忽然就觉得这办公桌上,似乎是少了些什么。他左看右看,半响之后,终于想起,少了什么。
  
  
  
          他立即站了起来,从一旁的柜子上,拿过自己的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盒子。今天来时,梁建担心这东西放行李箱会压坏,所以特地放在了手提包里拎着。
  
  
  
          打开盒子,拿出里面的东西,放到了桌上,再坐下来,看着这张桌子,看着那个对着他笑的弥勒佛,梁建瞬间觉得,这张办公桌已经圆满了。
  
  
  
          看着弥勒佛,就会想起项瑾。他想了想,拿出手机,拨通了项瑾的电话。很快,电话就被接通了。电话里传来项瑾温柔的声音:“怎么样?一切顺利吗?”
  
  
  
          梁建回答:“挺顺利的。你放心吧。”
  
  
  
          “那就好。”项瑾说着,停了下来。一下子,随着这声音的沉寂,连心情也跟着沉了下来。
  
  
  
          梁建知道,此次分离,项瑾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心里终归是不愿意的。
  
  
  
          他暗自叹了一声,刚准备要说话,活跃下气氛,宽慰一下项瑾,还没出口,项瑾抢了先。
  
  
  
          “这几天,没我们在身边照顾你,你自己要注意,尤其是要注意休息,别太拼了,知道吗?”项瑾的嘱咐里,透着努力压抑地担心和不舍。
  
  
  
          梁建心里一阵内疚,道:“你也是,霓裳和唐力要辛苦你了。我这边安顿好了,会尽量早点回去看你们。”
  
  
  
          项瑾听后,沉默了一会,道:“我想过了,等你那边安顿好,我就带着孩子过去找你。”
  
  
  
          梁建一愣,旋即欣喜,立即说道:“好。我明天就让人找清洁阿姨,把我们以前住的那房子去打扫一下。”
  
  
  
          项瑾听梁建这话里透出的欢喜,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你这人这一点最不好了,明明心里很想我们过去,就偏偏不说出来。怕在我这里,丢了面子?”
  
  
  
          梁建苦笑道:“怎么会呢?我不说,是我不希望你难做。”
  
  
  
          项瑾一听,立即嘁了一声,然后嗔道:“我才不信呢!”
  
  
  
          梁建笑了起来,道:“那,求娘子来江中陪我可好?”
  
  
  
          “嗯,我考虑考虑!”项瑾也拿起了强调。梁建道:“那娘子您慢慢考虑,考虑好了,通知为夫即可!”
  
  
  
          项瑾憋不住笑出了声。
  
  
  
          梁建也跟着笑了起来,此刻心情很好。
  
  
  
          两人斗了会嘴,说了几句体己话,接着项瑾又让唐力跟梁建奶声奶气地说了几句,将梁建的心弄得跟水一样柔的时候,才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梁建再看这间办公室,顿时整一个感觉都不一样了。
  
  
  
          中午时分,梁建拒绝了几个午饭邀请,正准备让林飞去买份快餐,然后抓紧时间看文件,尽快把这边的情况掌握了解时,忽然林飞一下子就开了门进来了。
  
  
  
          梁建被吓了一跳,抬头看向林飞,寒着脸道:“以后进门要先敲门,记住了吗?”
  
  
  
          林飞呆愣了一下,然后才说:“记住了。”
  
  
  
          梁建对林飞的呆滞,很无奈。他叹了口气,问林飞:“什么事?”
  
  
  
          “外面有人要见您。”林飞话音刚落,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就出现在门口了。梁建打眼一瞧,来人有些面熟,但他一下子想不起是谁了。
  
  
  
          “梁副省长,您还记得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