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在线阅读 - 002 奇葩存在

002 奇葩存在


        这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看着大概有五十多岁,穿着也挺考究的。没等梁建邀请她,她就绕过了小林,径直走了进来。
  
          梁建微微皱了皱眉头,但人已经进来了。他有些不满地看了林飞一眼,然后对林飞说道:“你先出去吧。”
  
          林飞哦了一声,扭身就走了。
  
          梁建看向这个女人,问:“不好意思,你是哪位?我不太记得了。”
  
          女人笑得格外得虚伪,两颊堆起的肌肉,让梁建本能地有些厌恶。
  
          “您不记得我也是正常。我是玛雅,以前跟您一起在省妇联工作过,您还记得吗?”女人在办公桌跟前站定了,倒也没擅自坐下来。
  
          梁建想了一下,才想起这个马雅这个名字。一同想起的,还有那段在妇联度过的时光。这个叫马雅的女人,当年就五十多了,如今这么多年过去,按道理应该早就退休了吧。
  
          一个退休的女人,在他上任第一天,就自己找上门来,这多半不是什么好事。梁建心里立即警惕了起来。他看着马雅,问:“原来是马主席啊,我想起来了。马主席找我有什么事吗?”
  
          马雅嘿嘿笑了两声,却对梁建的问题避而不答,岔开话题说道:“想想我们也有七八年没见了吧?”
  
          梁建忍住不耐烦,点了点头:“差不多吧。”
  
          “您离开江中这些年,我经常会想起当初我们一起在妇联共事的时候。当时有些事情上,确实是我没考虑清楚,没配合好。是我对不住。”马雅开始提那么多年前的事情,梁建心里的反感又多了一些。
  
          梁建本不想在他今天上任第一天的日子里,闹出点什么动静来,让其他人看了笑话。所以,这个马雅冒冒失失地就冲进来,梁建也没说什么。但,这个马雅似乎缺少点自知之明,在这里拼命地跟梁建套近乎,让梁建内心十分反感。他不想忍了。
  
          他收起了脸上客套的笑容,打断了马雅准备继续回忆的打算,说道:“马主席,我这边有很多事要忙,您要是没其他事情的话,要不先这样,您先回去,回头等我有空了,我再去拜访你,如何?”
  
          马雅微微一愣,旋即又堆起笑容,道:“您看您说得,我怎么好意思让您来拜访我呢。其实我来找您,也没其他的事情,就是想约您吃顿便饭。您看,我们也这么多年没见,您能重新回到江中,我们再碰上,这也是缘分对不对?还希望梁副省长赏个脸,让我请您吃顿饭。”
  
          马雅肯定是有所求的。她这顿饭可不能随便吃。但梁建怕自己要是此刻拒绝了她,她赖在这不肯走。
  
          梁建便道:“这样吧,我这两天有很多工作要忙,等我空下来,我让小林联系你,怎么样?”
  
          许是梁建和善的态度,让马雅看到了希望。马雅立即说好。
  
          梁建起身,亲自将她送到了门口,然后又让小林给她送去电梯处坐电梯。
  
          小林送完人,径直就回了自己办公室。梁建在办公室里等着小林回来,好好地跟他立一立规矩,结果坐等右等不见人来,顿时,新仇加旧恨一起上头,不由得怒了起来。
  
          他拿起电话,就给小林打了电话。
  
          “你马上过来一下。”
  
          放下电话,梁建又等了三四分钟,才见到小林不疾不徐地走了进来,同样地没敲门,开门就进来了。然后慢腾腾地问:“您找我?”
  
          梁建看着他这气人模样,心想,怎么名字一样,人却差那么多。他瞬间下定了决心,这林飞不行,肯定得换。
  
          下定了决心要换人后,梁建倒也没了要跟林飞发火的冲动,但,该说的,还得说。
  
          梁建看着他,严肃地说道:“有几点,我要跟你说一下,你记一下。”
  
          林飞看着梁建,也不点头,也不摇头,也不吭一声。
  
          梁建实在不适应他这种风格,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对了一会后,梁建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接着自己的话往下说:“首先,以后进来,必须得敲门。”
  
          林飞呆滞的神色,微微变化了一下,然后低了头,道:“我知道了。”
  
          “其次,以后如果有人来找我,不能让他们直接就进来,你要先问过我。可以打电话,也可以你自己过来问我。我同意了,才能让他们进来。明白了吗?”
  
          “恩。”林飞轻轻点了点头。
  
          “最后,我让你去买的植物呢?”梁建盯着他。早上,梁建让他去买绿植,结果半个小时前,他自己回来了,植物没来。最关键是,这个林飞回来了也不知道来跟他汇报一声这个事情。这才是梁建最生气的地方。他就像个木头,你推一下,他动一下。你不推,他就不动。
  
          梁建甚至在想,这么奇葩的人,这政府办到底是从哪里访到的。
  
          “待会他们会送过来。我给他们留了地址了。”林飞回答。
  
          好歹人家也是买了。梁建也算是得到了一点安慰。他看着他,叹了口气,道:“以后我无论让你去办什么事情,你不管有没有办好,都得要跟我汇报一声,知道了吗?”
  
          林飞又仅仅只是嗯了一声。
  
          梁建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道:“食堂这会应该开了,你去食堂打份饭菜回来,两菜一汤就行。我在这里吃。”
  
          林飞听完,却猛地抬头看向梁建,一本正经地说道:“您中午要跟杨副省长一起吃饭。”
  
          梁建一愣,他不记得自己约了这位杨琴杨副省长啊!他看着林飞,问:“跟杨副省长吃饭这个事情,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
  
          林飞说道:“之前杨琴副省长的秘书给我打电话了,问我您中午有没有安排。我说没有,然后他就说杨琴副省长约您一起吃午饭。”
  
          “你同意了?”梁建黑下了脸。
  
          林飞这回倒是不呆滞了,他犹豫了一下道:“我没同意,杨副省长的秘书说让我跟您说一声。”
  
          梁建气得差点一口老血没吐出来。这会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半了,杨琴那边肯定早就已经安排好了。他要是这时候说不去了,杨琴必定心里会有意见。也就是说,他刚来第一天,就得得罪杨琴。
  
          可要是去了,那之前邀请他一起吃饭的,都要得罪了。其中,就包括省长戚明同志。其他人都没事,可这戚明戚省长,梁建可不能轻易得罪。
  
          梁建看着这个林飞,气得无话可说。他盯着他看了一会后,道:“你出去吧。”
  
          林飞哦了一声就走了。
  
          梁建坐在椅子上,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平静下来,然后沉思了一会后,给秘书办打了个电话:“帮我安排车,我要去医院。马上!”
  
          电话挂断没多久,副秘书长金灿立即就来了。进门,金灿就紧张地问:“梁副省长,您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梁建捂着肚子,皱着眉头。他摆摆手,道:“肚子不太舒服,可能是早上吃坏了什么东西,已经跑了好几趟厕所了,再跑,我怕脱水,所以得麻烦你们帮我送去医院。”
  
          金灿是个高个子的女人,身高大概有一米七。不过,她挺瘦,穿着一身套装,还挺有气质。五官虽然普通,但妆容清雅,看着也算舒服。
  
          她听完梁建的话,立即就上前来,要扶梁建。梁建本想拒绝,但想想,扶出去或许效果更好。
  
          “车子已经在楼下了,我陪您一起去。”金灿一边扶着梁建往外走,一边说道。
  
          梁建道:“你送我到楼下就行,不用陪我去。你也忙,让司机陪着就行。”
  
          金灿道:“这怎么行?我还是陪您去吧,这样我也放心一点。”
  
          “我这也不是什么大病,你这陪着我去,兴师动众的,别人还以为我怎么了!你就送我到楼下就行,我自己去。就这么说定了。”梁建说完,就抿起了嘴,继续装病。
  
          金灿毕竟只是副秘书长,不敢忤逆,也就不坚持了。
  
          到了楼下,上车前,梁建忽然想起,自己没杨琴的电话。他就问金灿:“你有没有杨副省长的电话?”
  
          “有的。您稍等,我找一下。”金灿立即掏出手机,翻出了杨琴的手机号码,梁建拿出手机记了下来。
  
          上了车后,梁建拨通了杨琴的电话。
  
          “杨副省长,你好,我是梁建。”
  
          电话那头,杨琴正在她的休息室中,换衣服。听到梁建的声音后,她笑着说道:“梁副省长啊,你好你好!你这会儿给我打电话,不会是打算放我鸽子了吧?”
  
          梁建呵呵一笑,道:“杨副省长不好意思了,今天恐怕还真得放你鸽子了。我肚子不舒服,现在在去医院的路上。”
  
          “你没事吧?”杨琴立即追问。
  
          梁建道:“大事应该没有,可能是早上吃坏了肚子,人有点脱水,去医院挂个水应该就没问题了。”
  
          “那就好!那你先去医院,待会我过来看你。”杨琴说道。
  
          梁建立即就婉拒了:“不用来看我,这也不是什么大病,你这么忙还来看我,我怎么过意得去。”
  
          杨琴道:“再忙,这点时间总是有的。再说了,梁副省长你刚上任,我总是要代表一下我们省政府,对你表示一下关怀,对不对?”
  
          “你的心意我心领了,但真不用来。我说不定,一两个小时就回去了。”梁建说道。
  
          杨琴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呵呵一笑,就岔开了话题,道:“那你先去,今天这顿饭,我们改日再约,怎么样?”
  
          “行,回头我请你。”梁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