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在线阅读 - 正文_2027聪明二乔(99章)

正文_2027聪明二乔(99章)

        梁健镇定了一下说:“我之所以让你上来,是因为我把你看成是我的朋友。我也知道,我们之间不会发生什么。”
        听到梁健这么说,熊叶丽故意又朝梁健的身边坐了一坐,顿时她充满感性的右股腿部就碰到了梁健的腿部,使得梁健感到一阵惊人的弹性。
        熊叶丽眼中满是笑意地说:“梁健,你就把我看作是对你的一个考验吧。如果,你能经过我的考验而不动摇,那么以后其他的女人,都不能拿你怎么样了。”
        说着,熊叶丽的小腿部,也轻轻地触碰到了梁健的腿。梁健简直被折磨得心痒难骚,心中暗道,这个女人到底要干嘛!他很想一把将熊叶丽推开,但是因为喝了酒,从熊叶丽身上传递过来的弹性和温度,让梁健感觉异常的舒服,使得梁健有种无法自拔的感觉。
        他忽然之间一侧身,一下子将熊叶丽按倒在了沙发上。
        低头看去,熊叶丽低领之中的雪白隆起,犹如深渊海壑一般让人迷醉向往。梁健不由想起,曾经在四川绵阳的温泉酒店,与熊叶丽有过的销魂之夜。那以后,梁健和熊叶丽就几乎没有过什么身体的接触。但是,正是那一夜的美好,使得今天的梁健也不由得心中烈焰焚烧。
        熊叶丽也有些情不自禁,但她最终还是忍住了喘息,对梁健说:“梁健,你可要想好了。我是对你的考验,如果你过不了我这一关,以后你也休想过其他女人的关。”
        听到熊叶丽这么说,梁健猛然清醒了过来。他赶忙放开了熊叶丽,努力地甩了甩自己的脑袋,自责地对熊叶丽说:“真对不起,看来我的定力还不够。”
        熊叶丽却笑笑说:“你的定力已经很好了。如果你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还会怀疑你是不是个男人呢!”
        梁健也笑了:“我是不是个男人,我想你早就已经知道了。”
        熊叶丽却摇头道:“几年前是男人,不等于现在还是男人。”
        “那你要不要试试看?”梁健再次调笑道。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自己已经冷静下来了。刚才的那一刻都过来了,他已经非常清楚自己能够忍得住了。
        熊叶丽笑着说:“我可不想成为历史罪人。我对你的考验结束了,但是你以后还要面对许许多多的考验。”
        “我怎么感觉,自己是在西游记中,要经过无数妖精的考验,才能取到真经?”
        “没错,政途就是取经,一点都不比西天取经容易。这一点,你肯定认识比我深。”熊叶丽整理了一下微微有些零乱的低领,说道,“梁省长,我回去了。”
        亭亭玉立、面带迷人微笑的熊叶丽说要回去了,梁健却生出一分不舍来。但是,他没有挽留,因为他知道,必须让熊叶丽马上走。两个人在招待所的房间,就是多呆一分钟对两人来说,都是风险。所以,梁健没有挽留,而是说:“我送你到门口。”
        两人并肩来到了门口,正要开门的时候,梁健忽然听到一个极为熟悉且好听的声音问道:“梁健在这里吗?”
        这个声音,无疑就是梁健的妻子项瑾的。
        梁健听到妻子的声音,心中就如被狠狠锤了一下,发出狂响。
        项瑾怎么忽然来了!
        熊叶丽瞧见了梁健脸色的变化,又听到外面的女声称呼梁省长为“梁健”,如果不是他的妻子项瑾,又会是谁?这下子可就麻烦了,如果项瑾瞧见她熊叶丽这么晚了还在梁健房间里,而且两个人都还喝了酒,肯定要想多了。
        熊叶丽都有些后悔了,之前真不应该来“考验”梁健。今天这事真不知道要如何收场?
        “请问你们是谁?”二乔娇柔的声音问着项瑾,不慌不忙的样子。
        项瑾说:“我是梁健的妻子,项瑾。”
        “啊,原来是梁夫人啊!你好。”二乔略带惊喜地说,“我老早就听到梁省长说起过你,他说你近期可能会来,让我注意着。他因为工作忙,不一定在房间,如果来了,让你可以先进他的房间休息。另外,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是谁?”
        那个男人说:“你好,我叫姜行,是华京大学的。”
        项瑾补充了一句道:“姜校长,是我们华京大学的常务副校长,跟我一起过来的。”
        二乔再次不慌不忙地说:“梁夫人,不好意思,能让我看一下你们的身份证吗?我们这里管得严格,如果要见领导,这是必须走的程序,很不好意思。”
        梁健有些搞不明白,这二乔到底在搞什么?开始检查他妻子的身份证来了!梁健差点就跑出去,让二乔不要检查了。但是,熊叶丽却拉住了梁健的手,让他先不要出去。
        梁健这才意识到自己目前的窘境,假如这样冲出去,他和熊叶丽就暴露在项瑾和姜行的面前,虽然他和熊叶丽真的也没发生啥,但是项瑾会怎么想,姜行会怎么想?几个问号之后,梁健暂时就止住了脚步,没有冲出去,任由二乔在外面检查项瑾和姜行的身份证。
        二乔很快就核实好了身份证,递还给了项瑾和姜行,并且很礼貌地说:“梁夫人,我已经检查好了,没有问题了。要不,梁夫人和姜校长,先到梁省长的房间里坐一坐吧?”
        梁健和熊叶丽又对看了一眼,额头都冒出了冷汗来了,这二乔小姑娘干什么呢!明明知道梁健和熊叶丽在里面,还让项瑾和姜行到里面坐一坐?这按得是什么心呀。
        项瑾说:“好呀。”
        说着,项瑾就在二乔的带领下,向着梁健的房间走了过来。她们的每一个脚步声,都像是被放大了,踩在梁健和熊叶丽的心坎上。呆会有好戏了。
        “是这间吧?”项瑾一边走,一边问二乔,“梁健不在吗?他是还在省政府,还是在应酬?”
        二乔立刻回答说:“回梁夫人。梁省长已经回来了,刚才他换了一套运动服,到顶楼的健身房跑步去了。”
        “哦?他现在还锻炼身体了?”项瑾忽然停下了脚步,笑着说,“健身房在哪里?”
        “就在上面两层楼。”二乔机灵地回答,“走上去也很快的。”
        这时候,项瑾已经走到了房间门口。熊叶丽和梁健的心跳就如擂鼓一般。
        但是项瑾却停下了脚步,转身对姜行说:“姜校长,要不你先到房间坐一坐,我去健身房看看他,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姜行说:“还是一起吧。我想看看,梁省长看到你的时候,那副惊喜的表情。”
        于是,项瑾和姜行就跟随着二乔,向安全出口走去,走楼梯去健身房。
        梁健和熊叶丽差点就瘫软在了房间里面。但是,他们没有休整的时间,熊叶丽轻声对梁健说了一句:“吓死我了,我先走了。以后再也不敢考验你了。”
        梁健也是尴尬地一笑:“坐电梯下去吧!”他听得非常清楚,二乔是带着项瑾他们从楼梯去健身房的。
        “我知道。”熊叶丽说道,“你还是赶紧换上一套运动服吧,你要知道,你是去健身房锻炼身体的。”
        “知道了。”
        等熊叶丽一走,梁健就以飞快地速度,换上了一套运动服,然后在额头上都沾上了水,拿出一块毛巾,使劲地擦了擦,头发看上去就有些湿乎乎的了。
        梁健感觉自己是在做戏。但是,既然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坏事,那么这个戏就必须演到底了。一切都为了不伤害项瑾,更何况,今天还有华京大学的姜校长在。
        梁健手中拿着白色的毛巾,来到了门外,从外面将门关上了,然后就大声喊起来:“二乔,二乔,给我开门!”
        “我来了,我来了。”二乔从安全楼道跑了下来,一边跑一边轻声地喊:“梁省长,不好意思,我们去健身房找你了。没找到你,你是从电梯下来的吗?”
        梁健假装气呼呼地说:“是啊。你去健身房干嘛!你只要看好这里就行了,我都等了一会儿了。”
        “梁副省长,这几天没见你。怎么对下面的人,说话这么粗声粗气的了?”项瑾脸上带着笑意,从过道里,迈着很有韵律的步子,走到了梁健的面前。
        项瑾家教很好,所以对下人也是一视同仁,刚刚听到梁健对二乔说话不客气,就要提醒他了。梁健看到项瑾,脸上笑了:“老婆?你怎么来啦?不好意思,二乔,你看你项瑾姐批评我了。”
        二乔忙说:“梁夫人,您别错怪梁省长了,他平时对我们大家都很好。”
        项瑾笑着看了看二乔,说:“二乔,你很好。你不用再叫我梁夫人了,叫我项姐就行了。”
        项瑾的一句“二乔,你很好”,让二乔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她不知道项瑾到底是指什么,心里有些慌慌的,她感觉到梁夫人很厉害。她马上说:“梁省长,项姐,还有姜校长,别站着了,进去吧,我给你们倒茶去。”
        姜行笑着说:“小姑娘,倒茶不用了,拿几个玻璃杯来。今天是梁省长的生日,我们要跟他喝一杯。”
        “啊?今天是梁省长的生日吗?真该死,我竟然不知道!”二乔自责道,“我去准备一些吃的来!”
        梁健这才猛然想起,今天竟然是自己的生日?自己都忘记了。项瑾从华京远道而来,竟然是来给自己过生日的,一种感动和自责交织的感情,一下子让梁健的眼眸之中溢出了泪水。
        首长,若是喜欢我,可以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惊喜等着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