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在线阅读 - 正文_2032拍板

正文_2032拍板

        狄旭杰?
        不是李瑞,而是狄旭杰?
        如果说梁健并没有怎么把李瑞放在心上的话,那么狄旭杰就有些大不一样了。
        狄旭杰现任省委常委、秘书长,而且是只有四十三岁的秘书长,年轻,重要岗位,竞争力就不是李瑞能够比的。问题是,狄旭杰想不想到省政府这边担任常务副省长?梁健判断,没有什么不想的。
        狄旭杰这名领导干部很有特点,他跟梁健不同,是正儿八经的团派干部,他从团省委外派,在县里担任过县委书记,后来就青云直上,担任了市委宣传部长、组织部长、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在三十七岁的时候,就担任了省委秘书长,可以说是前途无量,有直冲京华之势。
        但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当他担任省委秘书长一职以后,六年时间都没动。期间,多次传闻说他会去华京部委,结果都是干打雷不下雨,事情就一直这么拖了下来。
        除了狄旭杰和省委主要领导之外,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其中的事情,上面也给保密了。
        临到了现在,那个事情基本稳住了,所以最近狄旭杰上进之心,又慢慢地开始萌动了起来。
        此刻的狄旭杰,正坐在前往华京的高铁商务车厢中,他没有闲着,而是在忙着打电话。他打电话的对象,是他此次要跑动的领导秘书们,约时间拜访领导……
        戚明对梁健说了狄旭杰进京的事情,梁健基本上是相信的。但是他说:“我觉得这个时候去京华跑动,捡的真不是什么好时候。”
        戚明听梁健这么说,有些茫然:“为什么现在去跑不是好时候?”戚明自己没有去华京工作过,但是梁健却是从那边过来的,知道的事情,见过的世面,有的还真不是戚明见到过的。对于别人说的与自己意见相左的话,戚明往往塞耳不闻,但是梁健跟他说的话,他往往忍不住要听一下。
        梁健淡淡地说:“戚省长,现在我们的党-风到民风都在发生变化。特别是上面,对这种跑动的行为很敏感,与前几年已经截然不同。以前是不跑不动,原地不动,可现在跑得太多,说不定就会成为反面典型。”
        戚明一听就笑了:“梁省长,我感到啊,有时候你还真的是纯真。”戚明用了“纯真”,而不是“天真”。戚明又说:“不允许跑动这些话,都是说给普通老百姓听的,而不是给真正的局中人的。”
        梁健仍旧不动声色地说:“戚省长,我是不是天真,过几天就知道了。反正我是不会去华京跑动的。”
        梁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也许戚明是真的希望他当这个常务,但是如果要劝他去跑动,他梁健不想做,至少在这个时候不想做。他隐隐地嗅到这个常务副省的位置上,散发出一种不祥的气息。
        这是梁健的直觉,但是有时候直觉比理性更加重要。很多重大的事情,重要的决策上,梁健一旦想不清楚,他就会靠直觉。
        戚明很惋惜地摇着头:“梁省长,你有这么好的关系,无论是跟你老爸说说,或者跟你丈人说说,让他们稍稍活动一下,这个常务副省长就是你囊中之物了。你却不干,我真是看不透你。”
        梁健微微一笑道:“戚省长,如果我要一直靠着两老,我就不回江中了。”
        戚明凝神看了梁健一眼。他是第一次听梁健说出这样的话来。之前,江中的政界都在议论梁健回江中的原因,有说他在华京混不下去了,有说他为了红颜知己的,前几天沈伟光更是对戚明说,梁健此趟来是包藏了绝大野心的,是为了整个唐家在江中建根据地打前站……各种各样的说法,让戚明也难以分辨。
        但是,今天梁健却亲口给出了他一个理由。戚明感觉这个理由,可能更加可信。他戚明不是傻子,能看得出来,梁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两眼中的光彩。这种光彩,戚明年轻的时候也有过,可如今因为在官场混迹太久而消失不见了。戚明竟然被梁健给触动了一下。
        他对梁健说:“老弟,你真的不简单。像你这样的人,在官场已经凤毛麟角了!”
        梁健也靠在了椅背上,放松地笑道:“戚省长,你与其说我是凤毛麟角了,不如直接说我不适合在官场混吧!”
        戚明摇了摇头,笑着说:“这倒也不是。你这样的人,要么在官场被人家排挤出局,要么就能干出一番不同凡响的事情来。”
        梁健双手一拱:“戚省长,你太抬举我了。我没那么厉害!”
        戚明说:“我叫了你这么多次老弟,你还没叫过我一次大哥呢!”
        梁健笑说:“戚省长,你是我的领导。我不敢随便称呼大哥。”
        戚明道:“看来,老弟还不够信任我。但是,我想对你说,周五下午,我还是会推荐你。”
        周五下午?梁健的脑海之中,就跳出了《省委省政府本周工作安排》中,省书记沈伟光、省长戚明、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高安雄、省委组织部长王永梅的安排中,后面都有一栏“接待上级领导”,梁健自己的表格里却没有。难道,戚明说的就是这个事情?
        梁健忍不住问道:“周五,中组方面的领导要过来吗?”
        戚明看到梁健并不完全掌握这个消息,就笑着说:“没错。应该是就常务副省长的事,征求省委的意见。不论那边推荐谁,反正我是会全力推荐老弟你的。”
        梁健回味着其中的意思,前面说了那么多,也许这才是戚明让自己过来的真正用意,想要告诉梁健,他戚明会推荐他。然后,让梁健记戚明的好。都是老手啊,每做一件事情都要让人家来领你的情。这就是官场的处事方式啊!
        既然戚明这么说了,梁健只得说“那就谢谢戚省长了”,尽管他并不清楚,到了那天下午戚明是否会真的推荐自己。
        戚明说:“不用客气,我们是一条战壕的。那今天就这样吧,你去忙好了。”
        梁健却没有立即站起来,他心里想,既然今天老戚你跟我称兄道弟,我也提一个要求,看你这个“大哥”答不答应我这个小弟。
        “老弟,你还有什么事吗?”戚明见梁健没有马上离开,就问道。
        梁健往前靠了靠,问道:“戚省长,明天你要下去地市,定海市会不会去?”
        “去啊。”戚明回答,“定海市,肯定是要去,那个林海峰我还要好好地去敲打敲打,最近城市建设方面,实在是不行。”
        梁健提醒道:“戚省长,有个事情你可能也已经知道了。林海峰老是提海产品环保养殖的事情,上次我们也一起弄了一个报告给戚省长了……”
        “对,没错。”戚省长也往前靠了靠,对梁健做出一副推心置腹的样子来,“海产品环保养殖的事情,是个好事情。这个我非常清楚。所以,上次你们弄了报告上来,我差点就同意了。”
        “那敢情好啊!”梁健接上去道,“那就让他们去搞啊,搞好了也是一个不错的政绩。”
        戚明却摇了摇头说:“好事是好事,但是现在还不能搞。”
        梁健愕然:“为什么?”
        戚明靠回了椅子里:“见效慢!梁省长,你想想看,海产品环保养殖,说到底是农水产品,要搞这个东西,理念很好,但是看不到效果。前期投入又很大,林海峰这个家伙一开口就跟我要50个亿。这50个亿如果投入到房地产行业,见效会非常明显,明年我们就能超额完成税收。而海产品环保养殖的事情,投入进去可能血本无归。就算产生效益,也不可能快于三到五年。到时候,老弟,你和我在哪里都不知道呢?”
        经戚明这么一说,梁健就彻底想明白了。戚明为什么最初支持海产品环保养殖的事情,那是因为看到了环保方面的好处,国家如今非常提倡环保,这有可能是一个政绩。但是他后来一想,或者是下面有人跟戚明提了,环保养殖投入大、见效慢,还有可能发生“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的事情,他就不干了。
        梁健本来想说“可是,我们做事要从利长远的角度去考虑呀!”但是,话到嘴边,他就放弃了。这么说,无异于就是说戚明目光短浅。想要用这种方式去说服领导,那根本就是行不通的,最好的办法,还是要让领导看到利益。
        梁健狠狠咬了咬牙齿,对戚明说:“戚省长,你说得很对。我们做事情,一定要见到效果。不过,我觉得,如果在快速见效和长远见效能够兼顾,我想组织上一定会更加肯定你的水平和能力。”
        戚省长长叹一声:“这个谁不想啊,我也想一边抓经济指标,一边抓环保指标啊。可是,钱就这么一点钱,别看我们江中是经济大省、领跑全国,可真当用大钱的时候,还是捉襟见肘啊。我也是没办法。”
        梁健却说:“这一点我非常理解戚省长。或许我可以为戚省长出点力,我去跟林海峰说,他要搞环保养殖可以,要50个亿是吧,那让他去引进一个100亿的高新项目进来!”
        戚省长一拍桌子:“他要是能引进一个百亿高新项目,我就同意他搞环保养殖!可是他林海峰有这个本事吗?”
        梁健笑道:“他没有这个本事最好,这样也绝了他搞海产品环保养殖的心,也不会怪你戚省长了。不是省里不给你机会,而是你没有这个能力。”
        戚明听后,再次凝视梁健,然后笑道:“老弟,就按你说的办。”
        喜欢我,可以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惊喜等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