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在线阅读 - 正文_2147事态转化

正文_2147事态转化

梁健道:“欢迎,欢迎。”
        柴羚和她的同事,在牛达的带领下进来了。小五也跟在后面。
        这段时间,柴羚和她的同事其实一直在宁州的各个售楼中心跑着,她们采访了宁州的很多售楼中心和购房者,掌握了很多第一手的资料。柴羚一身简约的秋装,与她的身材和脸蛋都很配,让人看了之后特别的养眼,她没有说话,只是朝梁健微微一笑,很多的含义就在笑里面了。她的两个同事,进门之后,就主动朝梁健伸出手来握手了,感谢道:“梁省长,感谢你的茶。”
        梁健这才想起,之前让小五给他们送了龙井茶去,看来他们还是喜欢的,这是极品茶,只要懂得一点点茶的人都会喜欢。喝了几口茶,柴羚清澈的眸子看着梁健道:“梁省长,我们的任务算是完成了,打算回华京了。所以,今天也是我们离开宁州之前、关于房地产的问题最后一次采访你,三天之后上‘聚焦’栏目播出,向全国推广宁州限购限售的经验。今天,想要请梁省长提纲挈领地谈一谈经验。”
        梁健想了想道:“经验,只有一条,就是领导重视。”柴羚撇了撇嘴道:“这个咱们都知道。但是,你总不能让我说,宁州市因为领导重视,所以房地产限购限售工作成效明显吧?”梁健见柴羚撇嘴的模样,带着点小女生的俏皮,这是梁健从未在柴羚身上看到过的。梁健就笑着:“我相信,你们掌握了很多具体的资料,不会无话可说的。”
        柴羚点了点头:“这倒也是,但我们需要更加画龙点睛之笔。”梁健又笑了:“那你就说,宁州市限购限售工作,在省委省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各级党员干部的共同努力下,在宁州百姓群众的理解配合下,心往一处想、劲望一处使,取得了明显的成效,正在将‘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句话落到实处。”柴羚朝梁健笑笑说:“太官僚了!真拿你没办法,我只好回去自己想了。”
        柴羚的两个同事相互看了看,感觉柴羚与梁健的说话当中,竟然多了一份女孩子的娇气。这是他们在柴羚身上没有看到过的。他们看到的同事柴羚,总是板着脸,紧绷着神经,但是今天的柴羚却显得非常放松,非常女人。
        梁健留他们吃了午饭,然后说:“以后,还请你们继续多关心江中啊!”柴羚的两个同事也与梁健熟悉了,就说:“以后有梁省长在,我们就可以多联系了。梁省长,你有什么用得着我们的,也请随时吩咐。”
        柴羚没有说什么,也没有承诺什么,她朝梁健伸出了手来:“梁省长,再见了。到华京,找我。”梁健一愣,随后握了柴羚的手。柴羚的手,很柔软,却也很温暖,两个人的体温因为握手而相互传递。他们两人都是相视一笑,松开了对方的手。
        梁健吩咐小五将他们送去机场,自己由牛达陪同着,从停车场返回了省政府大楼。在途经省委大楼的时候,他看到一辆车冲上了省委大楼的门厅,从车上下来的是省副书记高安雄。高安雄看上去,背部都比以前更驼了一点,从他的身上竟然显出了一丝老态。在以前,高安雄给人的印象可以用“冠冕堂皇”来形容,虽然年龄在班子里也算大的了,但是气色却不输给任何人。
        牛达在梁健身边轻声道:“梁省长,我怎么感觉,高书记今天精神状态不好啊。”梁健说:“可能是最近工作多,累了。”牛达又说:“最近,机关里在传高书记的事,不知道梁省长听到了吗?”梁健道:“我都听说了。但是我们不能传。”牛达立刻回答说:“我知道了,梁省长。”
        梁健刚要休息的时候,却接到了省委秘书长狄旭杰的电话:“梁省长,今天高书记从华京回来,在办公室里发脾气,把文件夹和茶杯都摞到地上去了。他秘书都不敢进去。”梁健心里咯噔了一下,心道:“难道高安雄真的要出事了吗?”但是这么句,他却没对狄旭杰说,而是道:“你是秘书长,你去安慰一下。”狄旭杰为难地道:“这种事情怎么安慰?一切都只能等时间来裁决了。”狄旭杰的意思很明显,似乎也觉得高安雄要出事了。
        但是,梁健却并没幸灾乐祸的意思,他还是那句话,“做好自己的事情”。梁健在办公室的小隔间中躺了下来,打算翻一翻资治通鉴。读史可以明智。但是,梁健才翻了三页,又接到了一个电话,竟然是组织部长王永梅打来的。梁健只好接了起来,笑着道:“王部长,你中午不休息啊?”王永梅也笑着道:“想先跟梁省长约个下午的时间再休息。”梁健道:“行啊,我去你的办公室。”王永梅道:“那怎么好意思?”梁健说:“多去组织部转转总没错,两点我过来。”王永梅说:“那我泡好了茶等你。”
        梁健因为这个电话,本来有些兴奋,但是翻了几页资治通鉴睡意就来了。梁健打了半个多小时的瞌睡,醒来之后,就叫上了牛达一同往省委组织部去。
        梁健有意瞥了一眼副部长熊叶丽的办公室,关着门。梁健不由想起,熊叶丽说过,指不定什么时候请他喝喜酒的事情。梁健的心里就泛起一种异样的情绪。他下意识地将这种情绪轻轻地抹去,然后去见王永梅。
        牛达就留在秘书办里,梁健独自进了王永梅的办公室。里面有一种淡淡的植物香味。两人在沙发上坐下来,已经有一玻璃杯的茶,在等着他了。王永梅说:“我泡了一会儿了,水温应该正合适。”没有想到王永梅今天这么周到,梁健就端起来喝了一口,说道:“王部长今天召见我,有什么指示?”
        “哪敢指示?”王永梅说,“就是关于上次梁省长向我们推荐的人,我也已经向沈书记做了汇报,沈书记又让我向高书记作了汇报。两位领导都没特别的意见。宁州市公安局长姜海潇,我们打算调任其他市,提拔郑东一担任公安局局长。这个事情,已经基本没有问题。但是,梁省长推荐的镜州市黎山度假区党组书记朱怀遇,要将他调入省政府,如果是提拔的话,现在没有位置。但如果是平调的话,就好处理一些。”
        梁健之前将沈连清调入了宁州市政府办,就委屈了沈连清了,害得他现在还没有恢复以前的职级。他不能总是让身边的人受委屈,所以就道:“如果要调,当然是提拔。”王永梅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但是目前的确有些困难。要不等到下一波,假如金灿同志下次另有任用,你这里再配备一位副秘书长会更顺利成章。”听王永梅怎么说,梁健感觉到朱怀遇的事情,一时半会儿要急也急不来,就说:“有王部长放在心上就行。”
        既然朱怀遇的事情不能解决,梁健就提沈连清了:“王部长,你应该还记得,有一次戚明省长提出,要将宁州的沈连清同志调入省政府办公厅,后来这事不了了之。沈连清同志政治素质好、工作能力强,这次能不能考虑一下?”王永梅面露难色,但是随后又点了点头说:“目前宁州市委主持工作的曲市长,也跟我汇报过,说想让沈连清到市委那边工作,担任市委秘书长。我们觉得这个考虑是合适的的。但如今宁州市委书记岗位空缺,所以还是等市委书记明确下来,再确定秘书长的人选会更好。梁省长,你觉得如何?”
        梁健说:“我也只是提个建议。具体如何用、怎么用,还是组织部说了算。”王永梅却摇摇头道:“怎么能说是组织部说了算呢,是市委说了算,我们只是执行。”
        又聊了一些其他的事,梁健就起身告辞了。下午,定海市长林海峰还要来汇报美华项目建设和环保养殖项目的事。听了林海峰的汇报,知道美华项目的建设进度很快,前期五十个亿已经到位,准备工作也已经基本完成,马上就要进入施工建设阶段。环保养殖项目,定海市政府也已经制作了项目计划书,提交省发改委、农业厅、环保厅审定,争取明年省政府的专项资金。梁健说:“要趁着现在一切顺利的东风,多干一些,快干一些。”林海峰也知道,如今由梁健在省里顶着,一切都是最好的时机,就说:“我回去后,一定抓紧干。”
        忽然之间,一个手机APP的信息推送过来了,这个信息是一个名为“长安街”的APP推送过来的。梁健手机中的APP不是很多,但这个他一直存着,很多华京方面的信息,它都能第一时间推送。尽管梁健在华京有人,但是不可能事事都有人跟你说,所以他也需要一个更全面、更及时的信息来源。
        这次推送的信息,是华京方面重大人事调整,都是今天刚刚公开的。梁健打开一看,先是一喜,因为毕华副部长被任命为常务副部长。翻下去之后,他的心里猛然一沉。山岳省委书记,忽然调入了华京,担任了非常重要的职务。而对于这个人,大家的说法很多。
        更关键的是,梁健似乎听说过,省副书记高安雄跟他的关系很不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