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都市小说 - 权路迷局在线阅读 - 正文_2153来信女干部

正文_2153来信女干部

牛达说:“梁省长,这封信的确是写给你的。我刚才拆开来看过。”领导的文件、杂志和信札,一般都要经过秘书这第一道关口。梁健也授权牛达可以看任何寄过来的信件。如果是没有价值的,直接在牛达这边就过滤了。以前也收到过一些信访件,都是信访人向所有省级领导“普发”的,一般都匿名,也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发信人的出发点无非是要“弄臭”某个领导。这样的信访件,牛达也会直接转给其他部门,或者做没有信访价值的信访件处理掉。但是,今天牛达特意拿了这封信访件进来,这就说明,这个信访件至少是有价值的。
        梁健问了一句“实名举报吗?”牛达回答:“实名举报,梁省长。”梁健就伸手接了过来。信封已经剪开了,封口剪得很平,显然是牛达剪的。梁健手指伸入信封,夹出了里面的一张纸。这张纸上,竟然还有红头:银怀市长远制造股份有限公司。
        这倒是让梁健很有些奇怪,写举报信还用红头!梁健以前看到的举报信,最多的是用A4纸、白纸、甚至是学生作业本的纸,但是带红头的极少数。因为这样很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不过,想到这是实名举报,也就不足为奇了。梁健的目光继续往下移动,又是一惊。因为他看到接下去的文字,娟秀中又带着骨干,是一个女人认真的文字:
        梁省长:您好。很冒昧地给你写了这封信。我想要向您反映的是怀银市乌山县闯龙门小商品市场的事情。乌山县以小商品市场兴,但是我很担心也会因为小商品市场衰。这个市场现在太庞大了,背后利益纠葛错综复杂。一是安全生产问题、二是利益矛盾问题,若是得不到有效解决,早晚会酿出不可收拾的大祸。这个事情,基层也已经向市里、省里反映过无数次,都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如果真出了事,县委书记郁波红责无旁贷。我听说,梁省长是一个很负责任的领导,所以向您写了这封信。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提交了辞去乌山县副县长职务的申请了,将在我舅舅的银怀市长远制造股份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我之所以用实名写信的形式,因为我当着别人也这么说,我也不怕某些人报复我。打扰了。感谢您读完了这封信。
        曾经的基层女干部何洁玉。
        梁健读了一遍,又读了一遍。看着这些娟秀的字迹和何洁玉这个名字,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女干部的样子。梁健知道,这个样子不可能是真实的,因为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女副县长。将脑海中的女子模样抹去,有几个疑问就浮现了出来:第一个疑问就是,这个“实名”举报是否真的是“实名”的?何洁玉是否存在。第二个疑问是,写信的人是否真的是女副县长何洁玉本人,存不存在冒名的问题。第三个疑问,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时候,就收到了乌山县的来信。
        就是在今天的常委会上,梁健为朱怀遇争取省政府副秘书长的岗位,被省长戚明、省副书记高安雄给否了,高安雄还提出了乌山县委书记郁波红。这么快,他就收到了来自一封乌山县女副县长的举报信,里面还明确说“如果真出了事,县委书记郁波红责无旁贷”。这些都是疑点。
        于是,梁健接下去就做了几件事。第一件事,他给熊叶丽打了电话,让她帮助核实何洁玉这个副县长。从熊叶丽那里得到的回复是,乌山县的确有一个女副县长,名叫何洁玉。熊叶丽笑着说:“这个何玉洁是90后的副县长,长得也很漂亮,可以说前途无量。梁省长很关心这位美女副县长吗?”梁健被她问得尴尬,说:“我只是了解一下而已。”熊叶丽却道:“梁省长,你要关心人家,可是要抓紧了。我从银怀市委组织部的人那里听说,这位美女副县长近日提交了辞职信,要下海呢。”梁健就说:“你现在有空吗?能不能过来一下?”熊叶丽听到梁健说得严肃,也不开玩笑了,就说:“我就过来。”
        等熊叶丽一到,梁健就将那举报信给熊叶丽看了。熊叶丽感觉梁健信任自己,就建议道:“梁省长,这件事你要管吗?我认为她反映的问题,一个关于安全生产的,应该由杨琴副省长来管;另一个利益矛盾的问题,如果涉及违法犯罪,应该有检察院或者公安来管。怎么都与你不相干!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还是别管为妙。这是我的建议,当然最终还是梁省长你自己定,毕竟你是常务副省长,这一点跟别人又不一样。况且人家又是美女。”
        梁健瞥了熊叶丽一眼,笑着道:“别告诉我,你吃醋了。”熊叶丽双臂支在办公桌上,水灵灵的眼眸盯着梁健,说道:“我就是吃醋了,怎么样?”梁健瞧见她双臂之间的胸口,形成一道白雪般的沟壑,他忍不住喉咙有些发痒,但是口中却说:“别跟我开玩笑了,你都快请我喝喜酒的人了。”熊叶丽嫣然一笑说:“你这也是吃醋的表现吗?”梁健说:“随你怎么想吧。”两人又废话了几句,熊叶丽因为还有事就先走了。
        梁健就又跟章平心联系了一下,问他有没有收到过乌山县来的举报信。章平心说没收到过,还问梁健:“为什么这么问。”梁健说,过两天如果有需要的话,会给章平心看一样东西。章平心也没急着说马上就要看,说那到时联系。
        梁健又叫来了牛达,对他说,已经十月底了,明年思路的调研什么时候开始?牛达说,初步方案已经有了,大概十一月中旬就走。这两天因为秘书长有变动,还没提上来。梁健对牛达说:“这次把滨州市排到我的组里去。”牛达点了点头说:“是,梁省长,我这就跟秘书处去交代一下。”
        下班的时候,梁健接到了曲魏的电话:“梁省长,这次徐敏丽到我们宁州市担任公安局长,东一去镜州市,明天晚上我们聚一聚吗?就是那么几个人,小范围的。”梁健倒是挺想见到徐敏丽,但是想到自己是想要把她作为一张隐藏的牌的,就说:“这段时间还是不聚了,免得别人说闲话。等过段时间吧。”曲魏听了也只能说:“那好,等过段时间。”
        车子驶出省政府大院的时候,梁健猛然看到路边站着一个人。这个人影对梁健来说有些熟悉,他就让驾驶员慢一点,梁健在夜色中瞧见了那人是林飞,自己以前的秘书。林飞的目光也正向梁健的车看过来。梁健就让车子停在了路边,然后对牛达说:“牛达,你下车吧。林飞就在那边,你陪他一起去吃个晚饭。对他说,他的转变我看在眼里,让他好好工作,以后还有机会。”牛达说:“我这就下去。”牛达就下了车,朝对面林飞的方向走去。
        小傅重新开动了汽车。梁健就又给曲魏打了电话:“林飞如果表现还可以,适当的时候,给他个岗位,也让他有个锻炼的平台。”曲魏道:“梁省长,我们已经有考虑了,下一步会安排他担任综合二处的副处长。”梁健说:“那就好。”
        那天晚上,省副书记高安雄下班比较迟,他是故意迟的,有一顿晚饭在等着他,来人正是滨州市公安局长王建宝和乌山县委书记郁波红、创龙门小商品市场管理有限公司张宏达。约定是六点的晚饭,高安雄一直到七点十五才到,但是那三个人却只有耐心地等着,一桌饭菜和澄湖大闸蟹都已经冰冷了。高安雄一到,三个人都站了起来,张宏达立刻吩咐服务员给换一桌热菜上来。
        副书记高安雄道:“不要浪费。”张宏达却坚持道:“菜冷了,把高书记吃坏了肚子,我们担当不起啊。一定得换。”高安雄也就没有在多说。酒店倒也利索,还真的很快就换一桌子热菜上来。茅台打开了,酒喝了起来。乌山县委书记郁波红倒了满满的一杯白酒来敬高安雄:“高书记,真的非常感谢您,今天在常委会上为我争取。”高安雄看了他一眼,也站起来说:“这也是应该的。某些人,想要把一个毫无建树的小单位处级干部,提拔到省政府当副秘书长,无论是资历还是政绩,都跟你差远了。不管怎么说,波红同志,你也是省级优秀共产党员、十佳县委书记。”
        郁波红再次感谢道:“高书记,我的这些的荣誉,也都是您给的。”高安雄一听就纠正道:“波红同志,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什么叫这些荣誉都是我给的!这些荣誉都是组织给的,是省委给的。波红同志,你基层领导工作能力很强,但是说话呀,还是基层腔太重。从现在开始,你要有意识地转变过来,否则怎么到省政府办公厅来?”郁波红波立刻道:“高书记批评得对,批评得对,我改。这杯酒我全喝了。”一杯满满地茅台,他就这样喝了下去。
        高安雄却只是浅浅咪了一口。坐下来后,高安雄就问道:“波红同志,我听说,你手下有一个女副县长要辞职,到底怎么回事?”郁波红一听,马上道:“高书记也已经听说了嘛?这个女副县长,我真是后悔用了她。一个不知恩图报、不识好歹的女干部!”高安雄的目光严肃地转向了郁波红:“你要她怎么知恩图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