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在线阅读 - 第2309章 天庙要搞事?

第2309章 天庙要搞事?

        这个被叶真列为加急序列的第八个小型通讯挪移阵,是属于叶真很早以前在魔族收禁了神魂的大魔师月焘的,算是叶真在魔族当中埋下的钉子。

        而且自从月焘跟牛魔隆怒在叶真的策划下,立下了报复屠灭天庙的大功之后,获得了先知魔师九希的赐福和贯顶。

        这两人不仅修为精进,数年间就踏足半步道境,离突破道境只有一步之遥不说,两人在魔族内的地位,也是步步提升,如今,已经达到了举足轻重的地步。

        牛魔隆怒,已经在魔族一位三十六行军大总管麾下效力,麾下掌管着十万大军,已经成为魔族的高级将领。

        而大魔师月焘,在被叶真收禁时,就已经是一个规模很小的魔神分殿的殿主了,有了先知魔师九希的赐福和贯顶,月焘在魔神殿内的地位,是直线上升。

        现在不仅是一处大型魔神殿分殿的殿主,而且只要修为一突破到道境,就会直入魔神殿,成为魔神殿直属的大神师。

        这些年,为保持隐秘,只要叶真不主动给他们发玉简,又没有特殊事件发生的情况下,数年间也不见得给叶真发一份玉简。

        但今天,叶真不仅极其稀罕的收到了月焘的玉简,里边的内容,也让叶真极度震惊。

        “主上,神殿传令,令我们召集麾下大神师,多作准备,三日后,将一举攻破血光要塞,彻底攻破人魔战场防线!

        我知主上亦在血河军城,主上当早作脱身之策,血光要塞一破,整个人魔战场防线,再无人族立锥之地。”

        这是月焘担心叶真的安危,早早给叶真发来玉简急讯提醒。

        月焘也是没办法,他的先天神魂被叶真以禁法抽走了一缕,叶真若死,他必魂飞魄散,只能替叶真着想。

        而且,在数年前他们在叶真的安排下,拿下了那个报复屠灭天庙的功劳之后,他们也算是彻底死心了。

        只是,月焘传来的这个示警玉简,却令叶真非常的诧异。

        魔神殿将在三日后一举攻破血光要塞,彻底攻破人魔战场防线。

        这不科学啊。

        魔族大军,这些天来日夜围攻的可是血河军城,而且已经让血河军城失去了第一道防线,退守第二道防线。

        怎么突然间就要进攻血光要塞呢?

        而且,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血光要塞这块骨头,可比血河军城难啃多了,这也是魔族大军一直围攻血河军城的原因。

        血光要塞内,驻守了堪称海量的祖神殿各殿殿司,这些祖神殿各殿祭司这些天,可是在一直不停的改造着血光要塞。

        反正祖神殿内的储备,堪称无穷。

        各种各样的珍贵天材地宝,是没命的往里堆。

        可以说,如今的血光要塞,要是没有阵法符令,就是界王境强者也不敢在血光要塞城墙内外随意走动,处处陷阱,处处阵法。

        更别说血光要塞内,驻守了六十万镇南军团的大军,还有超过十万的祭司。

        虽然这些天有一部分道境日祭赶来支援血河军城,但是血光要塞的实力,却没有减去多少。

        那强大的被祖神殿祭司建成战争堡垒一样的血光要塞,不要说魔族自个,就是叶真自个,看着都有一种莫名的心寒和绝望!

        那得填多少人命,才能够攻破血光要塞。

        而在叶真看来,只要不被围城,只要不陷入那种孤军绝境,血光要塞就不可能被攻破。

        这也是要死守血河军城的原因。

        只要血河军城在,能够与血光要塞呈首尾呼应之势,魔族想要拿下血光要塞,基本不可能。

        可是如今,魔神殿却如此笃定的要在三日内攻破血光要塞。

        要是魔皇二太子追日说这话,叶真只当是二太子追日在吹牛,一笑而过,不当回事。

        可是魔神殿内部传下的命令,还令各殿殿主如今麾下道境大神师参战,这情形就不一样了。

        这绝对不是吹牛。

        而且,魔神殿的实际执掌者,可是先知魔师九希。

        这么大的事,先知魔师九希能不知道?

        而这事,若是有先知魔师九希参与的话,那么更不可能是吹牛,而是实打实的事情。

        但是,魔族到底哪来的这么大的信心,攻破血光要塞呢?

        一念及此,叶真的心头,陡地闪过莫名的心悸。

        自古以来,坚不可破的堡垒和防线,比比皆是,但却没有任何一个堡垒或者某条防线,能够千古不破。

        纵观那些最终被攻破的牢不可破的堡垒或者防线,最大的破绽,往往不是来自于外部的敌人,而是来自于内部的叛徒!

        叶真也是统帅过百万大军,大战无数的统帅,既然正常情况下,尤其是在血河军城还存在的情况下,魔族是不可能攻破血光要塞的。

        那么危险,只有可能来自内部!

        叶真的脑海中,瞬息间就闪过一个念头——有叛徒,魔族在血光要塞可能有内应。

        这个念头浮现的刹那,叶真本能的举步往外走,意欲将这个重要无比的消息汇报给平西军团军团长刘步风,还有第二大权祭通纳。

        事关血光要塞安危,甚至事关大周帝国国本,太重要了。

        但一步迈出,叶真又不得不返回来。

        驻守血光要塞的,不是祖神殿的祭司,就是堪称出自祖神殿嫡系大军的镇南军团。

        那么,谁是内奸?

        谁可能会是内奸?

        这是一个大问题。

        驻守血光要塞的那么多人,在没有准确怀疑对像的情况下,谁都有可能是内奸,但谁都又不可能是内奸。

        “冷静,冷静!”

        叶真强捺着心头的着急,让师姐廖飞白帮自己泡了一杯茶,轻啜了一口,仔细的分析起来。

        首先,叶真已知的,人魔战场上或者血光要塞中,不稳定因素,只有一处,那就是天庙。

        天庙一直想搞事,这一点,叶真一直知道。

        天庙虽然派了一名圣地真传弟子带了不少道境过来,但这些天的血战中,一直没有露面。

        除此之外,基本上没有怀疑对像了。

        其它人,从根子上而言,就没有可能做为不利于大周、不利于血光要塞的事情。

        可是,离亲王世子、青芒军团军团长姬炅秘密构建大型空间阵法一事,却引起了叶真的怀疑。

        若是对上魔族祖神殿突然下达的这个命令,那么青芒军团军团长姬炅构建用来逃生的大型空间阵法这种奇怪无比的举动,就有了根据,也有了合理的解释。

        换言之,离亲王世子姬炅可能从某种渠道得知了血光要塞要陷落的情报。

        若是这样的话,那血光要塞,就真的危险了,整个人魔战场,甚至大周,都要危险了。

        而且,离亲王一脉,一向都与天庙一脉走的很近。

        现在,离亲王世子姬炅为了保存实力带走麾下精锐大军而构建这大型空间挪移阵法,很有可能,就是从天庙得到了某种暗示。

        瞬息间,叶真猛地站起,叶真觉的,他已经把握到了事情的大致脉络。

        天庙要搞事了!

        甚至,是天庙跟人魔战场大都督姬原,还有魔族联系合起来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