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在线阅读 - 第2569章 吕府秘密?

第2569章 吕府秘密?

        这天底下九成以上的宝库,真正的守护力量依旧是人,是强者,阵法只能作为预警。

        吕府的这座秘库也是一样,所以,吕老爷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家卫带着麾下部众,一点一滴的将这个地底秘库给轰开。

        眼看着陈家卫就要冲入秘库,吕老爷子不由得暗叹了一声,以这些鹰犬的眼力劲,肯定能够找到那禁物。

        可惜啊,这世上的牵扯太多了。

        以至于到了这种地步,吕老爷子自个因为方方面面的束缚,也无法放手一搏。

        甚至,一会还要束手就擒!

        想到这里,吕老爷子暗中又是一声叹息。

        可惜了他这一身道境后期的强大修为啊。

        要不是那无数吕姓族人、吕姓旁支后人生死牵扯,他此刻最想做的,就是全力出手,斩杀了这陈家卫,再杀了那紫都,

        然后再冲向凰灵山,向着那位高高在上的凰灵女王质问一番,一抒胸臆,最后在战死在七彩凰神殿前,那就真的痛快,虽死无憾啊.......

        可惜.......

        吕老爷子手中悄无声息的多了一枚玉简,接下来,他将捏碎玉简,通知自个的浑家,保护着那几个孩子逃离。

        “希望他们能够活着逃离凰城.......”

        这一切,所有的无奈都化成了一声暗叹,吕老爷子正欲捏碎玉简的刹那,突然间,神情变得惊诧无比。

        “这怎么可能!?”

        吕老爷子此刻是无比的诧异,因为在他的感应中,那件他藏在地底秘库中的禁物,此刻竟然在动。

        竟然以非常快的速度离开了地底秘库,还在疾速的远离。

        这一刹那,吕老爷子想追。

        那可是他费尽了手段才弄来的宝贝,竟然就这样让人盗走了,他实在是有些不甘心。

        不过,转念一想,此物在此时被盗走,也算是天不绝他们吕府。

        而且,那禁物上边有他亲手下的重重封禁,任何人想要暴力破开,都需要消耗很长的时间。

        只要他施加在那禁物上的封禁没被完全破掉,他就可以追寻过去。

        所以,吕老爷子忽然间就不急了,脸上还笑容大盛。

        轰隆隆一声响,秘库仅剩的大门被轰破,陈家卫见状,连眉梢都快要笑开了,“给我搜!”

        说完,陈家卫还回头看了一眼吕老爷子,“吕老公爷,马上人赃俱获,你有什么想法?”

        “什么人赃俱获,老夫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吕老爷子一脸的笑意,“噢,对了,陈将军,老夫修建这地底藏宝库花费巨资无数,如今却被你暴力给毁了。当然,你要是搜出什么,老夫无话可说,但你要是搜不出,你可得给老夫丝毫不变的复原重建!”

        “搜不出?复原重建?可能吗!”陈家卫一声冷笑,带着部众们冲进了地底秘库。

        虽然自信,但进入地底秘库的刹那,陈家卫心头还是升起了一种不妙的感觉,不对劲。

        这吕老头的表现不对劲,太镇定了啊!

        “应该是故作声势!”

        瞬息间,陈家卫又给自己找到了解释。

        “搜,给我仔细的搜,不准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半晌之后,一无所获的陈家卫脸色突然间就发白起来,搜遍了整个秘库,别说是禁物,连一丝一毫的可疑影子都没见。

        “陈将军,丞相府的搜查令,只是让你搜,可没让你来拆我的国公府啊!

        你说这重建的一应清单,我是送去丞相府呢,还是你府上?”看着陈家卫吃瘪的吕老爷子,惬意的大笑起来。

        心情从来没有哪一刻像是现在这一样舒畅。

        太爽了!

        而且,更让吕老爷子疑惑的是,在他的气机感应中,那被神秘人盗走的禁物,还在吕府地底,并没有远离。

        “搜!”

        “还楞着干什么?继续给我搜,将这里的每一寸土都给我揉碎了,看看其中到底有没有隐藏!”急恼之下,陈家卫冲着他的部众们怒吼起来。

        可是,哪怕陈家卫的部众们将整个秘库都拆碎了,也没有找到任何禁物的影子。

        失望之下,陈家卫又率着部众在吕府院内院外折腾了近一个时辰,依旧一无所获,陈家卫的眼睛都快红了。

        他还能怎么办,都快将吕府翻个底朝天了,还能怎么搜。

        “我们走!”

        “陈将军,明天朝会之上,这事你要是不能给我一个解释,那明天我也着人举报你陈家藏有禁物,然后去丞相府请搜查令,将你们陈家搜一个底朝天!”出门前,吕老爷子报复的无比惬意。

        “将军,还有我啊,将军,还有我!”眼看着陈家卫要离开,被叶真生擒的紫都却是急了。

        这要是将他扔在吕府里,他的下场可想而知。

        “放了他!”陈家卫目光阴冷的看向了叶真。

        叶真并没有松手,而是看向了吕老爷子。

        吕老爷子白眉一扬,就道,“放了他!不过,若是这姓紫的谋害我吕家府中胎儿一事不能给老夫一个交待,那你们陈家和紫家幼子性命,我吕青山必下辣手,各取其一!”

        此言一出,刚刚被叶真放开的紫都,脸上却是愁容大盛,呆立当场。

        脸色又难看了几分的陈家卫却是恼了,“你个废物,还不走,等着吕府管饭吗?”

        一行人气势汹汹趁势而来,最后却像是战败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的离开。

        其实按叶真的意思,是不能轻易的放这个紫都离开的。

        不过这里当家作主的还是吕老爷子,而且目前吕府是个什么状况,还是吕老爷子最清楚,所以,叶真就依言放人了。

        凰灵一族,自然有他们一族内部的政治规则。

        前来搜府的陈家卫等人离开不过三个时辰,他们的赔礼就来了。

        除了十万块上品灵石的吕府秘库重建费用,陈家和紫家,还各送来了一千名青壮奴隶。

        凰灵一族的人口危机已经出现很长时间了,所以现在在凰灵界内,最有价值的,就是人口。

        尤其是那些青壮奴隶。

        一名贵族的抵命价,就是一千青壮奴隶。

        这就是凰灵界的政治规矩。

        陈家和紫家各送来了一千青壮奴隶,这就算是一种变相的赔偿,只要吕老爷子接受,就意味着之前紫都针对吕紫桐腹中胎儿出手的事,算是揭过了。

        此时的吕府一家人,全部集中在吕紫桐他们的院子里。

        丁驰的命虽然被叶真的丹药给吊住了,但是骨断筋折,这些都需要高手来为其复位。

        此时聚在一起的一家人听到陈家与紫家送来了赔偿,各有不忿之色。

        吕紫桐白天受了惊吓,再加上丁驰出人意料的表现,此时一颗心全牵挂在丁驰身上,倒没发表意见。

        反倒是吕老夫人,此时柳眉倒竖,“他们倒是想的美,我吕家血脉,是何等的宝贵,岂是用一千青壮奴隶就能够挽回的,要我说,这事绝对不善罢......”

        还不等吕老夫人发完牢骚,前院就已经传来了消息,吕老夫子已然接收了那一共两千青壮奴隶。

        这件事,就算是揭过了。

        吕老夫人的脸色当时就有些难看了。

        没多时,吕老爷子进来,吕老夫人也不避着叶真他们,当场就甩了脸子,“老爷,今天这事,正是我们趁机发难的时候,你怎么就?”

        “趁机发难?”

        吕老爷子横了吕老夫人一眼,目光从厅内众人身上一扫而过,“你觉着有用吗?”

        “你觉的,仅仅凭一个陈家,部或掺上半个紫家,就敢如此不顾规矩的撕破脸皮的来搜我们这护国公府?”

        “那是丞相府?”吕老夫人转回了身子。

        “仅仅是丞相府吗?”吕老爷子突然间就神情严肃无比的指了指天空,“我看,背后真正的指使者,恐怕还是那位凰灵女王!”

        “女王陛下?”

        “没错,难道你忘了老大是怎么死的吗?”

        一提起老大,吕老夫人脸上就浮现痛苦之色,双眸中隐有泪光闪现,“她都已经坐上那个位置了,而我的大儿子死了,我那儿媳也死了,她还不肯放过我们吕家吗?”

        “哎.......她要是真放过我们,以我护国公之位,我吕家儿女,何须困窘到需要外界的灵子灵女来.......”吕老爷子长叹了一声,欲言又止。

        这一声长叹,却让吕老夫人想起了什么一样,“难道是因为.......”

        突然间,吕老夫人厉声质问起来,“老头子,你给老实交待,他们搜的禁物到底是什么?”

        “什么禁物?”吕老爷子一脸的无辜,“真要有禁物,我们还能站在这里说话?”

        “那你白天?”吕老夫人一脸的疑惑,想起了白天吕老爷子对她的交待,若是收到他的急讯,就第一时间不顾一切带着四个年轻人杀出凰城,然后寻地隐遁。

        “只是以防万一,怕他们栽赃嘛!”

        吕老爷子成功的将吕老夫人给蒙混过去了。

        但叶真知道,这吕老爷子肯定还隐藏有着大秘密,那禁物,肯定事关重大,要不然,不会连吕老夫人也瞒着。

        可问题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叶真如今却是越听越糊涂了。

        只隐约听出,吕府的麻烦似乎与凰灵女王上位有关,吕老爷子夫妇的大儿子和儿媳似乎都因此而死。

        线索不多,分析不出多少有用的情报。

        “好了,紫桐照看好驰儿,若是伤情不稳,马上为叫我,噢,对了,阔海,你跟我来一下。”临离开时,吕老爷子忽然叫上了叶真。

        “好的爷爷。”

        叶真跟在吕老爷子的身后,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跟着。

        一直走到吕府幽静后花园内一处石桌前,吕老爷子才示意叶真坐下。

        “今天谢谢你!”吕老爷子很突兀的开口。

        “应该的,谁都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坏了紫桐腹中胎儿的性命。”

        闻言,吕老爷子摇了摇头,“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是哪个?”叶真眼眸中浮现疑惑之色。

        “我是说那......禁物。”

        吕老爷子双目神光湛然的盯着叶真,“那禁物,虽然老夫不知道你用了何种法门,但应该就是你帮老夫拿走遮掩,然后又放回了原处吧?”

        嘶!

        叶真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气,“爷爷,咱们府里真藏有禁物?”

        “还装?”

        “爷爷,我有什么可装的!刚才说,那禁物在关键时刻被人偷走了,然后又被人送回来了?”叶真满脸的震惊。

        吕老爷子不相信,双眸神光暴射,想从叶真的脸上或者眼里看出点什么,但却什么也看不出来。

        吕老爷子方才叫叶真单独过来,叶真就已经猜到了什么,早就做了好准备。

        至于那禁物,叶真确实又让小妖放回了原处。

        没办法,这玩意没法收回储物空间,也没法放进蜃龙珠时间,只能随身带着。

        而上边的重重封禁中,明显带有吕老爷子的气息,叶真感应了一下,那封禁,他短时间内也破不开。

        不放回去,难道等着吕老爷子寻踪追上来?

        至于吕老爷子的怀疑,就算叶真现在对吕家稍微有点恩情,也不敢认。

        毕竟敌我不明。

        叶真一个道境强者,混在灵子当中混入凰灵界中,你让吕老爷子怎么想。

        所以,无论他们如何怀疑,叶真都是死不承认,反正没证据。

        虽然在叶真的想法中,吕老爷子这样在凰灵界中见多识广、地位颇高之人,对叶真寻找彩衣的下落,很有帮助。

        但是,就算真要合作,也得等叶真将修为恢复个差不多,在吕老爷子这位道境后期强者面前有了自保之力之后,才会寻找机会合作。

        现在,哪怕吕老爷子在叶真面前是慈眉善目的爷爷,叶真也不敢有丝毫大意暴露自己。

        每一个家族内部子孙面前慈眉善目的老爷爷,对外时,都有着另外一副凶神恶煞杀起人来毫不手软的面孔!

        到了吕老爷子这个年龄,转换起这两副面孔来,不会有任何犹豫的!

        不过,纵然叶真在这件事推的很干净,吕老爷子还是没这么轻易放过叶真,仔细的询问起叶真的修为来。

        毕竟叶真今天生擒界王境七重的紫都一事,太过惊世骇俗。

        叶真也很光棍,直接了当的就演示了一下戊土如山神通,告知吕老爷子他机缘巧合之下,学会了这招威能强大的神通,恰好之前是在地面战斗,就借用地脉之力,又趁着紫都大意,擒下了紫都。

        完美释疑!

        .......

        内宅,吕府静室内,已是深液,但吕老爷子依旧没睡,还在苦思。

        有一个问题,他至今想不通——今天白天,到底是谁在帮他?

        在陈家卫等人闯入前把那禁物拿走,在他们离开之后,又将那禁物放回原处?

        会是谁呢?

        他最开始怀疑是孙婿狄阔海,可方才在他的元灵神念完全笼罩下,狄阔海确实只有玄宫境三重的修为。

        一个玄宫境三重的武者,是绝对没有那么大的本事的。

        那会是谁呢?

        突然间,吕老爷子神情一凛,“难道是......”

        一念及此,吕老爷子脸上浮现欣喜之色,“若有他们暗中帮助,那将这禁物送进去,就容易多了。

        看来那件事,也就可以参与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