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在线阅读 - 第2646章 真的好蠢

第2646章 真的好蠢

        与彩衣十六年后重逢,所有的相思,都在此刻得到慰藉,而所有的疑惑,也在此刻明了!

        正如叶真之前调查得到的情报,十六年前,无意中现了彩衣的气息,并留给彩衣七彩石,最后在彩衣催动七彩石之后将彩衣从真玄大6带到凰灵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凰灵一族的右贤王姜壕!

        右贤王姜壕对彩衣回归凰灵族的处境有没有考虑,彩衣不清楚,但叶真觉的,右贤王姜壕对彩衣回归之后的处境,应该有所预见。

        生而五色魂光的女性,在凰灵族内,太少见了,以右贤王姜壕对凰灵族的了解,肯定有所预见。

        叶真觉的,说不定,右贤王姜壕带彩衣回归,是有着某种目的。

        按彩衣所说,右贤王姜壕带她回归到凰灵界之后,立时就在凰灵界内引起了轩然大波。

        甚至可以说是动荡!

        当时凰灵界内,甚至隐隐起了兵锋。

        这种情况下,彩衣才知道了她的身世。

        有点凄惨,也有点吓人。

        彩衣的母亲,乃是现任凰灵女王的亲姐姐,彩衣的父亲,是吕府次子,也就是吕老爷子次子。

        而彩衣的奶奶,则是当今凰神殿的大长老!

        可以说,彩衣是凰灵族内血脉最纯正最尊贵的那几人。

        可惜的是,四十年前,凰灵族上一任女王坐化,凰灵族要选出新皇。

        当时凰灵族内,符合继任新皇条件的,只有两人。

        这两人,就是现任凰灵女王姜梦莲与彩衣母亲姜玉衣,两人同为生而五色先天魂光。

        事实上,凰灵族的继任皇女,早在四十之前,就选定了。

        凰灵族的规矩,相比于大周而言,稍显古板。

        大周立储的选择性中,先选贤再选嫡。

        可是凰灵族立储,是先选嫡再选贤。

        彩衣的母亲姜玉衣,是当时的凰灵族的长公主,为人更是贤殊,早早就被选定为了皇位继承人。

        可是,当时的二公主也就是现任的凰灵女皇以及其身后的一部分利益群体,却不安稳。

        一直在争!

        一直在斗!

        眼见争位无望,现任凰灵女皇姜梦莲就动用了极其极端的手段。

        在当时的长公主姜玉衣外出公干之际,姜梦莲直接动用了追随他的几个家族的数百道境,追杀姜玉衣夫妇!

        彩衣所说,甚至动用了造化神人。

        彩衣母亲姜玉衣虽然对妹妹姜梦莲一直有所防备,但毕竟是亲妹妹,觉的还没有惨烈到这种程度。

        被伏击突袭之下,护卫拼死保护之下,为姜玉衣夫妇争来了逃生之际。

        可是,出现的一位造化神人,却直接掐断了所有的逃生机会。

        最后时刻,彩衣的父亲血溅当场,而姜玉衣则以燃烧其五色元灵为代价,开辟出了一条空间通道,将怀中堪堪一岁余的彩衣,送了出去。

        就是姜玉衣自己,也不知道这条空间通道通向那里,姜玉衣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条空间通道联结到了一个小世界。

        彩衣被送过去之后,是生是死,就得看当时的小彩衣的造化了。

        所幸的是,当年的彩衣被齐云宗掌门所救下,才有了这后来的一切。

        唯一的竞争对手姐姐死亡之后,凰灵女王之位,只能由二公主姜梦莲所接任。

        纵然当时她样的母亲万分愤怒,可也只能接受。

        难不成因为大女儿之死,还能将二女儿杀死?

        而彩衣在被送出凰灵界之前,已经上了凰灵族的皇族玉册,按辈份,彩衣乃是这一辈中的凰灵族长公主。

        目前在洪荒大6征战的姜徽缨,是这一辈中的凰灵族二公主。

        而且,无论是彩衣还是姜徽缨,都是生而五色魂光,按凰灵族的规矩,二人都拥有皇位继承资格。

        似乎恩怨在轮回一样。

        当凰灵女王姜梦莲现了彩衣的身份之后,立时就震惊了。

        几次三番,都要置彩衣于死地。

        但是吕老爷子、黄家、右贤王等人力保之下,才幸免于难。

        最后,还是凰神殿大长老出面,也就是现任凰灵女王的母亲,彩衣的亲奶奶出现,在镇住了凰灵女王姜梦莲。

        不过,凰灵女王却是咬死了彩衣的身份存疑,死活不肯给彩衣任何名份。

        最后,在种种的交易和妥协之下,以彩衣会影响到凰灵族的安定团结为名目,彩衣回归到凰灵界没多久,就被关进了落凰峰内,直到现在。

        唯一幸运的是,彩衣虽然被关进了落凰身,但是身份的特殊性,还有凰神殿的关注之下,无论是修炼物资还是生活待遇倒也不差。

        不说别的,就现在这个落凰峰内关着彩衣的小院,也有方圆百米大小,各种设施应有尽有。

        再

        说了,后辈中,彩衣与姜徽缨两人,是唯二两个生而五色魂光的女性。

        留着姜徽缨一个独苗,那可不保险!

        而且,当年的大公主姜玉衣,待下属极善,凰灵族中,有许许多多的族人都受过姜玉衣的恩惠。

        凰灵族族人满打满算也就一百来万而已,也没多少秘密。

        虽然凰灵女王竭力的封锁消息,但这个消息还是私底下流传开来。

        那些族人虽然不敢反对凰灵女王,但是却不妨碍他们私底下帮助彩衣。

        那个凰神殿的日祭姜檬就在此列。

        按彩衣所说,仅仅这个落凰峰内,像姜檬这样照顾她的,就有三个。

        可见当年她母亲的人缘有多好。

        这一过,就是十六年。

        彩衣倒是想联系叶真来着,可是当时的真玄大6比较落后,压根没有两界通讯挪移阵,只能苦苦的熬着,等着。

        也曾经幻想过某一天叶真出现在她的面前,救她出去。

        只是,也仅仅只是幻想而已。

        彩衣在这里,修炼资源得到了凰神殿极其充足的供应,这么多年下来,凭借五色魂光和血脉的强大,修为也不过提升到了界王境九重巅峰,还没有突破到道境。

        想想还在真玄大6的叶哥哥,彩衣觉的,这么点时间,叶哥哥能不能修炼到入道境都很难说。

        压根不可能来救她。

        要脱困,只能靠她自己。

        所以,之前当叶真出现时,彩衣一直觉的是幻觉。

        因为这不可能!

        太不可能了!

        直到现在,她依旧有点难以置信,哪怕叶真全盘告知,叶真的修炼经历,也太传奇了,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这就是这些年彩衣的经历了。

        按理说,叶真如今见到了彩衣,马上就能带着彩衣脱困,离开这里。

        但是,叶真的心头,却压上了另一座大山。

        吕家!

        吕家的关系,如今变得极其难处理!

        叶真之前就一直在想着如何安置吕清竹,一直没有妥善的法子。

        最后只能先存了一个最坏的打算,那就是任打任骂任罚,任吕清竹提其它要求。

        只要叶真能够做到,一定帮她实现。

        但现在,这种最坏的打算就行不通不说,而且,叶真已经被彻底的架到了火上,夹到了两难之境。

        吕中天吕老爷子,算起来是彩衣的亲爷爷,当然,按凰灵族皇室的说法,彩衣随母,吕老爷子应该是彩衣的外公。

        但是,这只是叫法不同而已。

        在叶真的概念中,彩衣其实就是吕老爷子的亲孙女。

        而吕清竹也是吕老爷子的亲孙女。

        只是吕清竹的父亲是吕老爷子的大儿子,而彩衣的父亲是吕老爷子的二儿子。

        这让叶真如何处理?

        而且,吕老爷子这些年来,也从未放弃过营救彩衣,甚至不惜搭上身家性命,可以说,吕家全家都在努力。

        吕老爷子这一次不计一切代价弄来的众生愿力,就是吕老爷子的大儿子、也就是吕清竹的父亲在洪荒大6通过秘密渠道花费巨大的借价交易来的。

        这样做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救出彩衣。

        这种情况下,叶真直接就懵了。

        彩衣、吕清竹、吕老爷子,吕清竹的父亲这关系,直接让叶真脑仁疼。

        “叶哥哥,你怎么了?”

        见叶真在呆,双手挽着叶真胳膊的彩衣瞪着大大的丹凤眼问道。

        “我.......”

        叶真本想给彩衣说这事,先说了再慢慢想法处置。

        也就在此时,叶真的神念突然一动。

        在叶真的神念感应中,他在幻身外布置的警戒光幕,被人强行突破。

        还不容叶真的蜃影幻身有所动作,过十名道境巅峰的存在,就直扑静室内静坐的叶真幻身。

        而静室外围天上地下,最少还有近百名道境在警戒着!

        种种繁复无比的擒拿手法和封禁手法,倾泄向了叶真,同一时刻,陈登龙、赤大总管与一众宫廷供奉簇拥着凰灵女王踏进了叶真修炼的静室。

        感应到这一幕的叶真,猛地睁开眼睛。

        就在凰灵女王、陈登龙、赤大总管还有一众宫廷供奉众目睽睽的注视下,叶真的身形陡地爆成了一团光华,所有的攻击就此落空。

        “终于现我的身份了?你们......真的好蠢!”叶真幻身被攻击消散的同时,满是讥讽的笑声同时响起。

        瞬息间,凰灵女王的脸色就变得难看无比,陈登龙、赤大总管等人的脸色,也在这一瞬息间黑成了锅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