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在线阅读 - 第2940章 丞相闻纲的决断

第2940章 丞相闻纲的决断

        眼眸中满是死亡恐惧的仁尊皇隆的元灵,面对太子骜的苦苦哀求,一字未,就化成了一缕缕水气消散。

        因为是元灵,哪怕是直面仁尊皇姬隆元灵的太子姬骜也看不清楚姬隆此时的神情。

        在大周群臣众目睽睽之下,在巡天司、秘监、大内数百造化境存在的注视下,当场魂飞魄散!

        仁尊皇隆被刺驾崩,最先有反应的,乃是大周的三件镇国至宝。

        仁尊皇隆做为大周三件镇国国器的主人,如今主人身陨,三件镇国国器就有各有反应。

        方才被仁尊皇隆催动的镇国乾坤玺,在仁尊皇隆身陨之后,光华一绽,嗖的一声,就原地消失。

        不过,众人并不惊惶,只是没人注意到,镇国乾坤玺飞走的光华中,夹带着一点点灵光。

        随后,目力惊人者,已然看到镇国乾坤玺已然高悬于洛邑皇宫乾坤殿上方,等待新皇继承。

        同一时刻,整个洛邑八门光华微澜,光华凝聚处,浮现了一面玉镜,却是大周的另一件镇国先天灵宝,周天万灵显元镜,亦浮现了洛邑皇宫上方,静待新主。

        至于第三件镇国之宝,并没有现身,哪怕是在东阳司辰与高引等造化神将的感应中,也只是一道煞气陡地浮现在洛邑,随后瞬息消失。

        这大周三件镇国国器的动静,并没有分散在龙游原东郊伴架祭天的大周文武们的注意力,大周的三件镇国国器,世代传承,皇室之中,父死子继,此时出现异状,只是因为没了宿主,一旦新皇继位,就会重归新皇体内,继续镇压大周国运。

        皇帝被刺杀,并不是大周历代帝王中的第一遭,相反的,大周皇帝一贯作风强硬,对于外族更是实施铁血手段,遭遇的刺杀简直不要太多。

        但是,刺杀成功的,却是第一次。

        仁尊皇姬隆成功的成为了大周历代帝王被中刺杀成功的第一个。

        帝王被刺杀,作为帝国中枢的洛邑,肯定会生乱相。

        不过,此时大周权力系统还在正常运转,文武百官一个不缺,所以洛邑就是乱也乱不到哪里去,最多是人心的混乱而已。

        麻烦的,却是太子。

        此时太子姬骜在那里毫无形象的哭天抹地,就是明证。

        之前那老妇划破仁尊皇姬隆的手腕之后,最后一句,‘太子殿下,请信守承诺’!

        一句话,就将太子姬骜推进了无尽的深渊之中。

        这句话背后的意义太丰富了这刺杀是太子姬骜指使的,了可能是太子姬骜参与的,又或者是太子姬骜请外力所为。

        总之一句话,太子姬骜与仁尊皇姬隆被刺脱不了关系。

        换言之,太子姬骜弑君弑父!

        大周讲勇武,但更讲忠孝!

        若是太子姬骜有弑君弑父之举,那不是大逆不道,不忠不孝,焉能继承那至尊之位?

        之前在最后时刻,太子姬骜膝行到中了化无奇毒即将身陨的仁尊皇姬隆面前,哀求仁尊皇姬隆的元灵,也正是因为这一点。

        若是在彻底魂飞魄散之前,仁尊皇姬隆能够为此开口说上一句半句,比如是此事与太子无关等等。

        这么多大周贵族在侧,就能够将太子姬骜彻底摘出来,证了清白。

        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仁尊皇姬隆竟然没有一言,不知道是不愿还是不能!

        在太子姬骜想来,可能是他父皇在怀疑今天这场刺杀是他姬骜指使的,又或者参与了,毕竟若皇帝被刺,最大的受益者将是太子姬骜!

        可是反过来说,如今的太子姬骜完全没必要啊。

        在丞相为的贵族支持之下,太子姬骜已经获利了署理国事的权力。

        最重要的是,有着百官的支持。

        大周的各种事务,最终都是需要百官去做的,有了百官的支持,太子姬骜的权力会更大,独党乾坤和登基都是迟早的事情,脑子进水了才会这么做。

        太子姬骜的第一反应,觉的这是他几个兄弟的手段。

        见他晋位太子,又获利署理国事之权,才行刺父皇。

        但是转念就被他否决了,老四跟老七,没这个能力。

        若能真有刺杀父皇的能力,那还不如来杀了他这个太子。

        不过,此时太子姬骜已经没时间去考虑真凶谁了。

        他得渡过一劫。

        若渡不过这一劫,一个弑君弑父的罪名,就能够让他万劫不复。

        举目四顾,太子姬骜立时就奔向了大周贵族之丞相闻纲。

        此时的丞相闻纲,亦是脸色苍白,几乎是萎顿在地。

        “丞相,你要为孤证明,孤绝对没有谋害父皇,这是贼人的奸计,贼人一石数鸟的奸计!”太子姬骜说道。

        因为仁尊皇姬隆之死,丞相闻纲是眼冒金星,心慌气乱。

        方才这短短一瞬间,丞相闻纲已经将这件事梳理了个差不多。

        似乎是有了百官逼宫,请太子监国事,才有了罪已诏,有了罪已诏,才有了仁尊皇姬隆的出宫,才给了刺杀者以机会,才导致了仁尊皇姬隆被刺身陨。

        而刺客价目睽睽之下一句话,就将太子姬骜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这整件事的背后,隐隐有一只大手浮现,让丞相闻纲有一种莫名的心寒。

        若背后真有这样一个敌人,那.......

        丞相闻纲是不寒而栗!

        若那样,他包括大周百官在内,岂不是都成了那人的棋子?

        此时见太子姬骜求到他这里,丞相闻纲嘴角也浮现一丝深深的苦涩。

        他明白,太子姬骜是没办法了。

        能为太子姬骜清洗嫌疑人,乃是仁尊皇姬隆,已然陨落。

        他这个丞相就算开口为太子姬骜证清白,恐怕也是后患无穷。

        这一瞬间,丞相闻纲心头闪过无数想法。

        太子姬骜此时担上了弑君弑父之名,就算他这个丞相为其证清白,依旧后患无穷,就算勉强扶上帝位,也会带来无数麻烦,依旧是大周目前战火四起,离亲王割据在外,巽亲王、四皇子、七皇子皆领重兵在外。

        “难道大周会就此分裂?”这个念头,连丞相闻纲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你还别说是,若是太子姬骜顶着弑君弑父的嫌疑登上帝位,还真可能会出现诸王割据之势。

        立时,丞相闻纲心头就闪过一个想法,以弑君弑父的嫌疑,将太子姬骜拿下,然后在四皇子姬渊与七皇子姬贺当中,选一个为太子立为新君,或可避大周分裂之祸。

        但随后,丞相姬骜自己就先否决了这个想法。

        离亲王姬骜割据之后,早有不臣之心,如今欠缺的只是一个借口。

        无论是太子有嫌疑,又或者是另立新君,离亲王姬原都不会放过样好的机会。

        而且,太子姬骜这数年内,实力大涨,投效他的人极多,也不是任人拿捏的。

        若真那样做,恐怕其它地方未乱,洛邑就先乱了。

        一时间,丞相闻纲也陷入了两难之地。

        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是拿下太子姬骜呢,还是另立新君呢?

        只是此时此刻,面对太子姬骜的哀求,丞相闻纲也没时间与其它人商议,委实难决。

        因为一旦开口,为太子姬骜证清白,就造反支持他,不为太子姬骜证清白,就代表着要废太了,另立新君。

        突然间,丞相闻纲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刺杀这件事本身。

        刺客先是用这种举世罕见的化无奇毒刺杀了仁尊皇姬隆,随后在**前又用一句话,给太子姬骜安上了弑君弑父这种大逆不道的罪名,是为了什么?

        丞相闻纲同样很清楚,太子姬骜是不可能在此时此刻刺杀皇帝的,那刺客的最后一句话,明显是栽赃和泼污水。

        这种手段,简单而有效!

        所以,丞相闻纲认为刺客或者谋划一方目的应该不简单,但是不外乎是乱了大周。

        仁尊皇姬隆这个老皇帝死了,太子姬骜因为这弑君弑父的嫌疑而无法继位,大周要是再不乱,丞相闻纲自己都不相信。

        那么,刺客或者谋刺一方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太子姬骜登基。

        瞬息间,丞相闻纲就有了决断。

        既然敌人的目的在此,他就要反其道而行。

        反正无论是拿下太子姬骜另立新君、又或者是支持太子姬骜上位,都有可能引来内乱。

        那么还不如选后者,至少不让敌人如意。

        可以说,丞相闻纲这短短一瞬间,就决定了大周的未来。

        定了定神将,丞相闻纲先是缓缓起身,整了整衣冠,然后又扶起了太子姬骜,并亲自为太子姬骜整好了衣冠。

        做完这些动作,四周除了一些还在哭泣的内侍,都已经安静了下来。

        “先皇遭刺戮难,用心如刀割难以形容老夫伤痛之万一,但是泱泱大周,不可一日无君,我等拱为大周臣子,当拥立新君以定国事。”

        说着,丞相闻纲就举起了太子姬骜的左手,“太子在此,我等当拥立太子继位新君。

        至于刺客临死前所言,如此简陋的污名之举,诸公恐怕早已经看穿,不用老夫再解释了吧。”

        老皇帝死了,新皇将立,大周这数千文武贵族们,大多数早已经忘记了仁尊皇姬隆,全数注意力都在新君姬骜身上,又或者是说是在拥立新君这件事上,他们能够获利的多少利益和好处。

        至于刺客临死所言,谁问谁傻。

        所以丞相闻纲一呼百应,在场的大周贵族们立时山呼拥呼。

        至此时,太子姬骜神情才为之一松。

        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丞相闻纲眼眸中依旧写满了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