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在线阅读 - 第1617章 幽月阴火

第1617章 幽月阴火

        当黄风侯明樘看到披坚执锐的南河侯国的蒙住口鼻的甲士,正三步一岗、十步一哨将沙河城分寺死死的围住的时候,明樘的脚步,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

        天庙的地位何等的然,哪怕是一个分寺,虽说是一个小小的侯国,就是那些传承了数万年的公国,也不敢派甲士包围。

        只有一种情况下,南河侯国才敢派甲士包围沙河城分寺,那就是为了保护沙河城分寺的原状分毫不动。

        什么情况下需要保护,还是那三个字——死绝了。

        沙河城分寺的人死绝了的情况下,他们才敢动。

        这一刹那,黄风侯明樘的腿有点软,天庙的一个分寺被人屠绝,这事,简直就像是将天捅穿了一样,麻烦大了。

        他这个神使,绝对逃不了干系!

        当那些蒙住口鼻的甲士看到一身天庙弟子打扮的明樘的时候,竟然各个露出了喜色。

        一个满脸憔悴、长须及胸的老者就向着明樘小跑了过来,那模样,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

        “这位大师,你们天庙可算是来人了!我们南河侯国可以保证,我们攻进城时,沙河城分寺就已经变成这样了。

        这沙河寺里生的一切,与我没有没有任何关系。

        而且,我们有大量的人证、甚至还有灵影证明,在我们南河侯国攻城之前,沙河城分寺内就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了.......”南河侯国礼亲王蒯亘语极快,恨不得所有的前因后果,一骨脑儿的全部说给明樘听。

        明樘却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刚刚跨到沙河城分寺大开的正门的时候,明樘就像是被雷劈了一般,楞住了!

        惨!

        里边怎一个惨字了得!

        满成的碎尸残肢,焦尸黑灰,那些化成了焦碳的尸体还好些,那些碎尸残肢,在南方这温热的天气中,短短两三天就腐烂臭。

        肥白而硕大的蛆虫不断的翻滚着,武者强大的肉身内蕴含的能量,也蕴育了海量的蛆虫。

        “呕......”

        看到一窝蛆虫从一具尸体的嘴巴中钻出,尤其是那个天庙弟子明樘认识的情况下,明樘当场就吐了。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明樘一把推开蒯亘,冲进分寺内部,那满地满墙的残肢断臂,一股股的寒气从脚底板直冲脑门,让明樘浑身直冒冷汗。

        这到底是谁做的,怎么这么大的胆子啊!

        眼睛红的就像是公牛一般的明樘猛地转身,揪住了南河侯国礼亲王蒯亘的领口。

        “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为了攻下沙河城,竟然敢屠灭天庙分寺,你们难道想灭国吗?”短短几息内,明樘已经权衡完利毕,瞬息间就欲将事情推向对自己、对已方有利的方向。

        此言一出,南河侯国的礼亲王蒯亘吓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大师,冤......枉啊,冤枉啊,你可真......真不能这么说,这事,可与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明樘却是冷笑一声,随手就拿出了一套小型挪移阵法,现在,他需要做的事情,是马上将这里的情况上报上去。

        不过,也就在明樘拿出小型挪移阵的刹那,沙河城分寺上空的虚空,陡地迸射出一道金光,直接将沙河城上空割死了一个裂缝。

        金光持续闪烁中,沙河城上空的裂缝在持续扩大中,当那个空间裂缝大到一定程度之后,一名身穿银月道袍的老者,闪电般的从虚空中裂出。

        金光一收,那虚空裂缝瞬间合拢。

        看到银月道袍老者出现的刹那,明樘神情就是一惊,惊呼道,“百里殿主?”

        因为此事,天庙竟然直接出动了一位殿主级别的道境强者,可见天庙高层对此事,有多震怒了!

        月殿殿主百里绯,已经算得是天庙的核心高层了。

        日月天月殿殿主百里绯冷冷的瞥了明樘一眼,又看了下方的沙河城分寺一眼,大袖一抖,就被他抖出了数千个人影。

        下一刹那,过三百位神师,三千位大灵师,就已经密布了整个沙河城分寺上空。

        “查!”

        一声仿佛自九幽地狱窜出的声音从百里绯的牙缝里迸出,袍袖无风自动。

        三百位神师、三千位大灵师,每一个都用一种冷酷无比的神情,无比认直的伏向了地面上的每一块残肢碎尸。

        用神魂、用眼睛、甚至用工具查看死伤的细节,至于那一条条白花花的蛆虫,一个个仿佛没有看见一般。

        很快的,一条条战斗细节就汇总起来。

        这情形,让南河侯国的礼亲王蒯亘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下一刹那,月殿殿主百里菲那阴冷无比的眸子就出现在了蒯亘面前。

        “告诉我,谁干的?”

        “或者,你们南河侯国所有人,为他们........陪葬!”

        一股子仿佛毒蛇一般的冷腻直接钻进了礼亲王蒯亘骨子里,让后者不由自主的双腿一软,跪伏在地。

        “上师,我们真......真不知道,我们进城前,这里就已经这样了!”蒯亘结结巴巴的说道。

        百里绯的眉毛微地一扬,“这么说,你们不知道喽?那就......陪葬吧!”

        仿佛轻吐了一口灵光,又仿佛只是出了一口气,一抹无法形容的阴冷,就像是涨潮一般散向了沙河城的四面八方。

        阴冷的灵光所过之处,无论是沙河城分寺附近的居民,还是属于南河侯国的甲士官员,身形纷纷一定,就失去了任何生机。

        微风吹来,无数人就化成了灰烬。

        “幽月阴火......”看着周围的几千甲士和数万居民瞬息间化成了灰烬,明樘猛地打了一个寒战。

        更为要命的是,这幽月阴火,还在飞的向着更远的方向漫延,似有将整个沙河城化成鬼域的意思。

        但也就在这幽月阴火穿过那南河侯国礼亲王蒯亘身体的刹那,一道青色灵符陡地从礼亲王蒯亘身上亮起,将这幽月阴火阻了一阻!

        “青黎峰?”百里绯的神情,变得无比的阴郁,紧眯的眼睛睁开,那飞的散向四面八方的幽月阴火,飞快的消散,弥漫天地间的那种阴冷,陡地消失。

        “去,将巡狩这里的巡风使,给老夫带过来,老夫要问话!”百里绯阴喝道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