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在线阅读 - 第1893章 只做了一件事

第1893章 只做了一件事

        Wt?[??gr?+??Jwa?f->?'?Jq?*??????*??v?l??Or??6?6????泽面前的,是大祭司纳哈尔!\r

        “够了!”\r

        一声霹雳一般的怒叱,就让沙海神祭肖泽从恼羞成怒中清醒了过来。\r

        “肖神祭,你不仅监视叶神使,还下达了格杀勿论的命令?我们需要你一个解释!”大祭司纳哈尔冷冷的问道。\r

        闻言,肖泽楞了一下,“大祭司,我这样做,不是你们同意的吗?”\r

        “我们同意的,只是你派人保护叶神使的提议,我们并没有让你监视叶神使,更没有让你下达格杀勿论的命令。”\r

        大祭司纳哈尔一句话,就将肖泽堵的胸口发疼。\r

        当初他提出保护的说法,其实就是监视的意思,在场的众多沙海神祭都是知道的。\r

        可问题是,肖泽却忽略了这种事情,能做不能说。\r

        如今他一闹,被章翼德给扯了出来,瞬息间就让他被动无比。\r

        “没错,我们只是同意你保护叶神使,却没有让你监视!肖神祭,这件事,你做的可不地道啊。\r

        照我说,你这么做,才是在挑起神殿内耗吧?”沙海神祭乌尤自从站到叶真这边之后,还一直没有时间表现。\r

        这一次,乌尤就抓住了机会,向叶真表明自己的立场的同时,也向着在场的沙海神祭表明自己的立场。\r

        果然,乌尤此言一出,花兴安、翁立德、瑰古等人都用诧异的目光看向了乌尤,不过,再看到乌尤是站在叶真的身侧,当下也就了然了。\r

        “肖神祭,我们需要一个解释!”\r

        大祭司纳哈尔毫无感情的声音再次响起。\r

        纳哈尔早就预料到了肖泽会搞小动作,但是,他却没想到,肖泽的小动作竟然搞的如此之大,全然不顾面前的大局。\r

        不仅全面监视叶真的一切行动,让章翼德与青镰二人伺机打探叶真倚仗可以施展神术的宝贝到底是什么,还下达了格杀勿论的命令。\r

        这让大祭司纳哈尔有一种出离的愤怒。\r

        别说叶真并不是什么奸细,就算叶真真的是奸细,那么为了目前的大局,也不能激怒叶真,更别说是下达格杀勿论的命令了。\r

        无论如何,伊稚沙海目前的困局,只有叶真能破得了。\r

        无论是重新催生伊冬青神树救灾,还是筹粮,都离不开叶真。\r

        可是这肖泽,竟然为了一已权欲,不顾大局,下达了这样的命令。\r

        也幸亏叶真不是奸细,是真正的为伊稚神殿在做事,要不然,伊稚沙海内不知道将会有多少人因为肖泽的这个命令而死亡。\r

        这个肖泽,竟然如此的利令智昏,大祭司纳哈尔也是没想到。\r

        至此,大祭司纳哈尔对肖泽,已经彻底失望了!\r

        “解释?”\r

        肖泽的老脸火辣辣的,到现在,他还没有转过弯来。\r

        自己的敌人,被自己的下属称之为像晧月一样,像天神一样伟大,而他,却被自己的下属称之为就像是阴沟里的臭虫一样肮脏!\r

        还说的如此形像,这种打击,说有多强大就有多强大。\r

        此时,肖泽就感觉他的脸皮,就像是被扒了一样,浑身上下再无一丝遮拦,从内到外全部呈现在了众位神祭面前。\r

        这一刹那,肖泽是无比羞愤的!\r

        被自己的属下背叛不说,还被自己的属下骂成阴沟里的臭虫一样肮脏,这做人得有多失败啊......\r

        渐渐冷静下来的肖泽,突然之间就将自个的肠子给悔青了。\r

        此时回过头来想,方才若不是他步步紧逼,章翼德与青镰两人,也不会将这一切抖露出来了,直接扒掉他的老脸!\r

        忽然间,章翼德心头想起了一个词——自作自受!\r

        看着忽然间挪动脚步主动拉远了与自己距离的沙海神祭花兴安,一种莫名的心累,就涌上了心头。\r

        这些年,肖泽为了获得伊稚神殿内更多的话语权,想方设法的拉拢人手,与大祭司纳哈尔作对。\r

        努力了这么些年,拉起来的少壮派,总算是能够跟大祭司纳哈搞对抗了,可是,还没等他继续壮大,有一番作为。\r

        乌尤就先背叛了他,然后今天他的老脸被自个的属下扒干净的同时,威望也是彻底扫地了,花兴安也开始疏远他。\r

        少壮派,一日之间,烟消云散。\r

        至于找叶真要抢了属下的说法。\r

        还要什么说法呢?\r

        连自个的属下都在嫌弃他,将背叛人他的原因归咎于他的人品,他还争个屁!\r

        除非还嫌老脸丢的不够?\r

        肖泽的心头,写满了莫名的萧瑟!\r

        “我只是不想神殿遭受损失而已.......”扔下这句话,沙海神祭肖泽就蹒跚而去,那背影,突然间看上去就佝偻了几分。\r

        看着肖泽离去的背影,大祭司纳哈尔嘴唇嗫嚅了两下,最终没有开口。\r

        他们之前默认肖泽保护叶真,确实相当于默认了肖泽监视叶真,因为他们当初都知道肖泽的真实意图。\r

        但是,肖泽做的太过了。\r

        一方面是叶真拼死拼活的在救灾,一方面是肖泽全心全意的算计叶真,这巨大的差距,再加上叶真展示的神迹,沙族人每天的那种虔诚感化下,让章翼德与青镰背叛了肖泽,转投叶真。\r

        这个,大祭司纳哈尔可以理解,归根结底,还是肖泽太过自私了!\r

        不过,这件事,也只能到此为止了。\r

        肖泽主动离开,已经代表着默认了这件事,不再追究章翼德与青镰两人背叛的事情了。\r

        而他这个大祭司,也不能逼迫太甚!\r

        整个伊稚神殿,不算叶真,目前还有沙海神祭六人,除去他纳哈尔和瑰古这两个寿元不久的老家伙外,还有四位沙海神祭。\r

        若是再搞掉了肖泽,那未来,伊稚神殿还能有几位沙海神祭撑场子?\r

        这才是大祭司纳哈尔对肖泽给予最大限度容忍的真正原因!\r

        “叶神使,肖神祭办事,一向受较真!你也别介意,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吧!”\r

        说完,大祭司纳哈尔不等叶真表态,就冲着章翼德与青镰说道,“你们两个,既然转投到了叶神使的门下,那以后一定要尽心效力,若敢有任何不轨,老夫第一个不会放过你们!”\r

        “大祭司放心,我等一定誓死效忠神使大人!”章翼德与青镰齐声说道。\r

        大祭司纳哈尔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明白了,就是让叶真拿了好处,名正言顺的将章翼德与青镰两人收归到麾下,再不要追究这件事了。\r

        “我从来没有怪过肖神祭,肖神祭也是全心为了神殿考虑。”拿了好处,叶真也就主动圆了场,也不介意说几句场面话。\r

        “好了,下面,我们商议一下这第一批救灾粮食的分配问题。”大祭司纳哈尔说道。\r

        .......\r

        大漠中,沙海神祭肖泽独自盘坐在一个高高的沙丘上,他在思考,为什么他会落到这个眼前这种众叛亲离的下场?\r

        在他自个看来,他似乎并没有做错什么。\r

        无论是立场还是策略。\r

        立场从神殿出发,是为了维护神殿的利益,谨防叶真是奸细,从他本人出发,也是为了掌握这个神使的虚实。\r

        策略方面,派的是手底下用了上百年的得力干将。\r

        但却一败涂地!\r

        这个问题,肖泽苦思了大半个时辰,依旧没有得出任何结果。\r

        结果没得出,却等来了沙海神祭花兴安。\r

        “肖神祭,第一批两亿三千万石的救灾粮的分配方案,已经出来了。”花兴安主动说道。\r

        肖泽头也没抬,依旧定定的坐着那里,救灾粮的分配结果,他用脚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肯定会偏向了于刚刚投入叶真这边的乌尤,还有大祭司一脉。\r

        至于他,则是受打击的对像!\r

        “分给乌尤的最多,我的最少?”肖泽嘴角满是讽意。\r

        “不是这样的,分到救灾粮最多的,是你治下的部落。”\r

        花兴安的话,让沙海神祭肖泽猛地抬起了头,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花兴安,“你莫不是在骗我吧,这怎么可能?”\r

        “肖神祭,真是这样的!”\r

        “这次的救灾粮,是按各神祭治下报上的受灾人口来分配的。受灾比例中,乌尤治下的部落高达九成。\r

        但若按人口算,你治下部落伊冬青神树全部灭绝的部落占两成,你治下有二十亿人口,这就高达四亿,还有部分受灾的人口。\r

        你治下报上去的受灾人口,总数算起来高达五亿六千万,而乌尤治下的受灾人口,不过堪堪五亿而已,所以,你治下的部落分到的救灾粮最多,分到的数目,亦高达四千三百万石粮食。”\r

        直到花兴安报出了准确的数目,肖泽才肯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r

        “按受灾人口来分配这个方案,是谁提出并主持的?”肖泽是做过沙海神祭的人,一口就问到了关键之处。\r

        “是叶神使一力提出并主持分配的。”\r

        花兴安的答案,让肖泽的嘴巴猛地张大,似乎有些难以置信。\r

        但事实却又不得不让他相信。\r

        “怎么会这样.......”\r

        “肖神祭,大祭司让我给你带一句话。”花兴安又说道。\r

        “什么话?”\r

        “大祭司说,有时候,计较的越多,失去的越多!自始至终,叶神使其实就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全心全意的救灾!\r

        但他的收获,却也是最多的......”说完,花兴安的身形倏地消失。\r

        “计较的越多,失去的越多.......只做了一件事.......”肖泽失魂落魄的呢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