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在线阅读 - 第1963章 没有发生过

第1963章 没有发生过

        “啊.......”

        凄厉的惨叫声中,大公子涂竞高的身体,突然间绷的像是大树一样笔直,下一刹那,却又在剧烈的抽搐中,像是被烧红的虾米一般弯曲到极致。

        身下,已经汇聚一滩水渍,有汗水更有失禁之下的尿液。

        身体剧烈的抽搐中,涂竞高的身体开始在狐族的真身本体和人身之间剧烈的变幻,剧烈的痛苦,已经快让涂竞高无法维持住人形了。

        叶真稍稍缓了一下,让涂竞高有了几十息喘息恢复的时间,让他的人形模样稳定了下来。

        这种肉身和神魂同时进行的折磨,就像是弓弦一样,不能绷的太紧,若是绷的太紧的话,弦一断开,不是人死了,就是彻底麻木了。

        一松一紧,才能将这种痛苦放大到极致,极致到让人绝望。

        “小妖,再给我们的涂大公子来一下,好让涂大公子再好好的享受一下。”

        “不......”

        “不要!”叶真的声音刚落地,还在半昏迷状态的大公子涂竞高,突然间就高声嘶吼起来。

        喘了一口气,舌头舔了舔大量失水而干裂的嘴唇,涂竞高用一种心有余悸的目光盯着仿佛毒蛇一般在他面前晃动的一条淡红色小草叶,用沙哑的声音点头道,“我说,你想知道什么,我说,我全说!”

        叶真嘴角闪过一丝冷厉。

        凭心而论,这涂竞高,也算是半条硬汉了,在他的牵机锁魂术的秘法折磨下,还有小妖的奇毒之下,硬是强撑了大半个时辰,这才屈服。

        小妖的这种让涂竞高忌惮无比的奇毒,是一种名为羞见草的小草的毒素。

        这种羞见草的毒素,其实对人体没有什么伤害,中了此毒之后,唯一的作用就是能够让中毒者浑身内外变得比平时敏感。

        根据中毒的量大小,少则敏感四五倍,多则敏感几十倍。

        反正叶真每次就让小妖催生出十来根羞见草,扎涂竞高几次,具体让涂竞高敏感了多少倍,叶真是不知道。

        但是被扎之后,哪怕是只是用针刺一下涂竞高,都会让涂竞高杀猪一般大声惨叫起来。

        一连几轮折磨下来,涂竞高也明白这种羞见草的作用,是以一看到这种小草要扎他,就分外的惊恐。

        “你们那万狐归心大阵,是你开启的吧?”

        叶真问了第一个问题,涂竞高则是艰难的点了点头。

        “有没有让我们安然通过的方法?”这是目前叶真急需要解决的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上,涂竞高有些犹豫。

        叶真也不多说,一声冷笑,小妖催生出来的那十几颗羞见草的草叶,轻轻一弯,就像是小刀一般缓缓扎向了涂竞高。

        死亡的那一刹那,其实并不会令人恐惧,令人恐惧的其实是死亡彻底降临前那一个过程。

        此时羞见草缓缓扎过去,涂竞高就像是被推上斩头台一样,神情再次变得惊恐无比,猛地摇起了头。

        “不......不......有......我有方法!”急切之下,涂竞高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真有?”

        “真有!”

        眼看着那十几根羞见草快要再次扎进自己体内,再想想之前那比炼狱还要痛苦十倍的折磨,此时的涂竞高,恨不得把心都掏给叶真看。

        “那是什么?”

        “通行阵符!”

        “你手里有吗?”

        “有!”

        “拿来!”

        人一旦屈服一次,就会理所当然的屈服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甚至是每一次。

        在涂竞高的意志彻底屈服之后,原本绝对不能做的事情,也就不算什么了。

        一枚通体碧绿、但是上边的符纹线条通体闪烁着金色光华的玉符,被大公子涂竞高哆哆嗦嗦的拿了出来,递给了叶真。

        “催动这玩意,就能动过万狐归心大阵?你不会骗我吧?”

        叶真随口问了一句,却并没有等涂竞高回答,而是神念略一催动,涂竞高的后颈部就是猛地一跳,一块拳头大小的皮肉,猛地炸成了血浆。

        “你骗我也没关系,若是我困在万狐归心大阵之中,无论你在哪里,只要我神念一动,你的脑袋连同你的先天神魂,立时就爆开。”叶真再次试探道。

        闻言,涂竞高连忙摇头,表示绝对是真的。

        “好吧,反正我也不怕你骗,我这种秘法,霸道你已经体验过了。下面,继续回答我的问题,要如实回答,否则,你会知道后果的。”仿佛回应叶真的威胁一般,十几颗羞见草同时摇晃起来,晃的涂竞高脸色一片煞白。

        “你爹说的残缺的青丘坟到底是真是假,他到底打算怎么利用胡青瞳?或者说他到底在图谋着什么?”这是叶真目前最关键的另外一个问题。

        无论是九长老胡不定的图谋,还是熊族的强娶,叶真觉的,他们所图谋的,肯定不像是大族长涂正所言的仅仅是为了找回失落在外的青丘坟的碎片。

        原因很简单,青丘坟只对狐族有作用,对熊族而言就是废物,熊族没必要如此卖力的掺合进这件事来。

        可惜的是,就是涂竞高,对这件事,也是知之甚少。

        狐族的青丘坟,确实是残缺的,狐族内部也确实有找回失落的青丘坟碎片的计划,这件事是真的。

        但是涂竞高的爹涂正对胡青瞳到底有什么计划,涂竞高并不知道。

        涂竞高只是如实的跟叶真说,他爹说胡青瞳对狐族而言至关重要。

        这些话,叶真选择了相信。

        在剑心通明状态下的叶真,可以断定,涂竞高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说谎。

        “你应该能够联系上你爹吧?他什么时候回来?熊族巨灵大圣来强娶一事,他到底知不知道?”

        叶真的这个问题,让涂竞高的神情变得犹豫起来,这让神目如电的叶真脸色陡地一变。

        叶真明白,这当中出了叶真意想不到的情形。

        “你最好老实交待,否则!”十几根羞见草再次晃动起来。

        在羞见草的威胁下,涂竞高艰难的吞了一口吐沫,缓缓说道,“我爹,其实并没有走,他还在涂山之内?”

        “什么?”

        叶真大惊失色,涂正竟然还在涂山之内?

        心念电转之下,叶真忙祭出一块留影玉简,然后冲着涂竞高喝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全部给我讲出来,不准有任何隐瞒,否则!”叶真冷笑起来。

        既然已经说出了他爹目前在涂山的秘密,涂竞高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竹筒倒豆子一般,将叶真想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尚未听完,叶真的脸色就已经变得铁青。

        涂正这个老狐狸,是真真正正的老狐狸。

        半刻钟之后,从涂竞高嘴里搾取的差不多的叶真,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涂竞高,让涂竞高莫名的心慌起来,大滴大滴的汗水不由自主的从额头滴落。

        “你......求你......不要杀我.......我已经将我知道的所有,都告诉你了!”涂竞高很怕死。

        正在考虑如何处置涂竞高的叶真,见状会心的一笑。

        涂竞高这颗棋子,可不能就这样消失,否则的话,就会引得狐族当场警觉,一个不好,就会让叶真功亏一馈。

        “听说你还有两个兄弟?”叶真忽地开口冲着涂竞高问道。

        “没错,他们都很优秀,一个在闭关苦修,另一个在外游学!”涂竞高答道。

        “嗯,很好,那我不会杀你,一会我就会放你出去!不过......”

        叶真则是随手招来的方才催动的留影玉简,“这里面,有之前你招供时所有的情形,它的威力,你明白吗?

        嗯,青丘狐族的族长之位,只有一个,你应该明白的!”

        闻言,涂竞高的呼吸立时禀了起来,以他的聪明,他焉能不知道叶真这句话的意思。

        叶真手中的这份灵影,无论是落入他的两个弟弟的手中,还是青丘狐族其它族人的手中,都会立时令他涂竞高身败名裂。

        别说是竞争族长之位,一旦这份灵影流出,他最好的结局,恐怕就是被关到青丘坟之中,面壁思过到老。

        想想他后院中的如花美眷,平日里的醇酒美人,是何等的风流潇洒写意。

        可一旦被关到青丘坟之中,迎接他的,将是无尽的苦寂。

        最要命的是,一旦这份灵影流出,就是他的父亲也无法原谅他。

        没有做过多的考虑,大公子涂竞高就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知道应该怎么做?”

        “知道!”涂竞高再次重重的点头。

        “很好。”

        叶真打了一个响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这个人,其实是很好相处的,尤其是与我合作的人,我都不会叫他们吃亏。

        我手里拿着这个,其实并不需要你帮我做多少事情。你应该知道,有关青瞳这件事,应该不会就这样结束,合适的时候,只要你能够帮我通个风报个信。

        那么,这封留影玉简,就永远不会出现在世人面前,你可愿意?”

        不等叶真说完,大公子涂竞高就冲着叶真猛点起了头,“我愿意,我愿意!”

        “很好,那今晚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叶真问道。

        “从来没有发生过!”涂竞高重重的点头。

        半刻钟之后,在经过小妖的治疗,补充了一点水分的涂竞高,在拿到了叶真的联系方式之后,换了一身衣服,被叶真送出了蜃龙珠空间,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

        至此,外界的时间,才过去了半刻钟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