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在线阅读 - 第3386章 开诚布公

第3386章 开诚布公

        说实话,叶真被四师姐陆曼歌的叱问问的有点懵。

        还是当着大师兄符苏五人当众质问叶真。

        让叶真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应该如何作答了。

        大战之后哪里不好去,为什么要躲来五仙宗?

        不怕天庙三位道祖袭来了,彻底灭了玄机道门的苗裔香火?

        四师姐陆曼歌这个问题,是相当的犀利!

        在此之前,符苏、冷守天、令暹、连墨、庄宁冰五人,都没有因为叶真大战之后避入五仙宗一事做其它想法。

        就算有,也没有人提过。

        但此时此刻,四师姐陆曼歌这一问,就让符苏五人心头浮想联翩,神情各有变化。

        八师姐庄宁冰甚至换上了一种又惊又怒的神情,瞬息冲着叶真喝问道,“师弟,你怀疑我们五人当中有——叛徒?”

        叛徒两个字,八师姐庄宁冰说的是分外艰难。

        符苏、冷守天、令暹、连墨闻言脸色各自一变,显然,他们也大约想到了叶真的用意。

        反倒是最先质问叶真的四师姐陆曼歌是最后一个才反应过来、并想到叶真用意的。

        五位师兄师姐经世这么久,得四师姐陆曼歌提醒之后,有这样的判断,叶真一点也不意外。

        叶真现在担心的是,这件事会不会影响到未来玄机道门的团结。

        如果因此事而在未来要重建的玄机道门中埋下一颗祸种,那就不好了。

        “掌教师弟,你怀疑谁,尽管明言指证。”大师兄符苏最先表态,“若有疑问,也尽管询问,我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且可由四师妹天诛斧加身以监道心!”

        大师兄符苏的第一个表态,表的也最为决绝。

        “我亦是。”二师兄冷守天紧随大师兄符苏表态,做的也更加的直接彻底,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将自己的神源展示在了众人面前,“但有所疑,请掌教师弟询问!”

        言语声中,带着几分愤怒与不满。

        “我也是。”

        “我亦如此!”

        “掌教师弟但有所疑,尽管开口。”三师兄令暹、六师兄连墨、八师姐庄宁冰亦同时表态。

        三人更是像二师兄冷守一样,直接放出了自己的神源。

        要知道,造化境的强者,若是将自己的神源主动的放开不带一丝隐瞒的展示给其它人,就跟赤身展示一样,再无任何隐私可言。

        最先表态的大师兄符苏也紧随其后展示出了自己的神源。

        五人虽然直接将自个的神源送到了叶真面前,但言语中俱隐有怒气不满。

        这才是叶真最不愿意看到的。

        玄机道门还未重建呢,师兄弟之间就先起了龌龊,这绝对不是好事。

        尤其是叶真这个师弟,还是后来者。

        这事儿若不好生化解,日后隐患极大,甚至会埋下玄机道门分裂的隐患。

        此时此刻,四师姐陆曼歌才突然反应过来,她这是好心办了坏事。

        原本叶真只是暗中行事观察,若五位师兄师姐当中并没有叛徒,那这件事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现在她这么一弄,倒在几位师兄弟当中弄出了龌龊。

        “我......”

        四师姐陆曼歌反应过来,想说什么,但却发现,此时一切解释都是苍白。

        叶真也是无奈,他明白四师姐陆曼歌也是为了玄机道门,但这事儿,还真不好处理。

        在五位师兄师姐略带不满的灼灼的目光之下,叶真忽地拿出了一块留影玉简。

        “此乃我获得师尊衣钵传承之后,师尊的残魂交待给我的两件事。”

        说着,留影玉简展开,师尊陆离的残魂和声音同时出现,瞬息间,符苏五人当场就跪了下去,四师姐陆曼歌眼中更是泪光浮现。

        “师尊陨落,由我继承师尊衣钵,师尊并没有提及报仇之事,但却交待了两件事要我一定办好。

        一是重建玄机道门,二就是找出当年背叛他的弟子,这也是师尊当年陨落之时,最心痛的一件事。”

        说着,叶真就向着符苏、令守天、令暹、连墨、庄宁冰五人长揖了下去。

        “今日暗中行此试探之法,也是无奈之下的下策,还请诸位师兄师姐谅解一二。”叶真诚恳道。

        大师兄符苏眼眸中泪光浮现,连忙扶起了叶真,“这怪不得你,其实我们这些年,也一直在追寻这个问题。”

        八师姐庄宁冰也是连忙向着叶真行了一礼,“掌教师弟,方才却是错怪你了。”

        “不是.......”

        叶真的话头直接被八师姐庄宁冰打断,“不是,掌教师弟,我已经想明白了你的难处。”

        说话间,八师姐庄宁冰就看着符苏等师兄道,“正如大师兄所说,我们这些年也一直在寻找叛徒。

        几位师兄一直怀疑是七师兄,但我觉的不是,之前掌教师弟与我们讨论这个问题时,我作证否决了七师兄的嫌疑。

        那么问题来了,不是七师兄,也不是四师姐,五师兄又失踪多年,叛徒会是谁呢?

        若我是掌教师弟,也自然先从我们五人当中筛选寻找,想来掌教师弟也是极其难作的。”庄宁冰说道。

        “确实如此,今天这事儿,却是我做岔了。”四师姐陆曼歌亦主动认错。

        随着八师姐庄宁冰体谅之意和四师姐陆曼歌主动认错,大师兄符苏、二师兄冷守天、三师兄令暹、六师兄连墨四人脸的上不满之意大消,让叶真心头稍松。

        八师姐庄宁冰善于替他人考虑,也算是化解了眼前的这场麻烦。

        不过,化解归化解,化解之后,莫名的尴尬却又扑面而至。

        五位师兄师姐直接亮出了神源,以证清白。

        那用天诛斧直问道心这事儿,是做还是不做呢?

        叶真要说做,五位师兄嘴上不说,心里肯定还是会有想法。

        可要让五位师兄师姐主动收回神源,按下此事,却又没人先开这口。

        这样的事,只要多想一下,就能想到作贼心虚之上。

        一时间,大殿内寂静无声,满是尴尬!

        这场面,谁也不知道如何结束!

        沉默半天,最终还是四师姐陆曼歌这个始作俑者开口,结束了眼前这无声的尴尬场面。

        “事已至此,那我们师兄弟之间不妨开诚布公的谈一谈。”陆曼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