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玄幻小说 - 造化之王在线阅读 - 第2205章 军法大于天

第2205章 军法大于天

        “不知苦菊大神师前来,有何赐教?”

        血河要塞的会客厅内,叶真与苦菊大神师分宾主落座,双方的脸上,都保持着一种淡淡的笑意。

        这个苦菊大神师,叶真之前没有见过,但是在调查在定边坞堡时,却私底下见过。

        这苦菊大神师,一直在定边坞堡广收信徒传播信仰,但却做的极为谨慎。

        不过今天他亮出天庙的名号来求见叶真,叶真却不能不见。

        无论是还在真玄大陆时蜃龙珠的示警,还是师尊陆离的陨落,还是之前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都与天庙有着极其他复杂的敌对关系。

        不过,那是暗处的。

        就目前而言,叶真还不能明目张胆的与天庙作对,不给天庙面子。

        毕竟,天庙目前可是一个极其惊人连仁尊皇姬隆都不得不万分忌惮的庞然大物。

        “本座此行前来,事一,乃是特意来看看能够斩杀魔族七姓先知魔师的豪杰。

        此时亲眼目睹,风采更胜传言。

        叶元帅果然是人中豪杰,本座佩服佩服。”苦菊大神师连连拱手。

        这种客套话,叶真也是应付惯了,呵呵几声,拱拱手,算是应付过了。

        沉吟一下,苦菊大神师再次开口,“其二,是有一事特来劳烦叶元帅。”

        “劳烦?”

        叶真的目光微微一动,“叶某军职在身,又逢战时,恐怕提不起这‘劳烦’二字啊。”

        叶真这话,已经是隐约猜测到了苦菊大神师的来意,转而表明自己的立场开口拒绝了。

        不过,天庙中人一贯的厚脸皮,在这苦菊大神师身上,也不例外。

        “叶元帅先别急着拒绝,先听本座将此事说完。”

        苦菊轻咳一声,“叶元帅近月来行严酷军法,将我天庙信徒弟子以军法斩杀三百余,本座前来,是想请叶元帅以后别如此刻意针对我天庙信徒弟子,给他们一条活路。”

        此言一出,叶真的脸色陡地一凝住,他所料不错,这苦菊大神师,果然是为此事而来。

        不过,如此明目张胆的言民兵中有他们的信徒弟子,也是极其大胆了。

        “苦菊大神师言过了,叶某行的是军法,是针对全军立下的军法,并不是在针对民兵。

        全军之中,只要守军法,就没事。但不管是谁,敢违反军纪,立斩不赦!”

        说完,叶真又补充了一句,“还有,苦菊大神师怕是忘了,按我大周律,军队和边关,可是不容许立坛收信徒的!”

        “在军队和边关立坛收信徒?”苦菊一脸的愕然,“此事,我天庙从未做过。”

        “噢,对了,至于民兵中的这些信徒啊,乃是数百年前我天庙的弟子,有感于边关边民困苦,生活无依,日日不安。

        这才放弃安逸的生活,来边关渡化边民,为他们挡灾挡劫,传授功法强身分体。

        那些信徒,乃是我天庙弟子扎根于此,数百年间代代家传下来的。”

        这下,轮到叶真愕然了。

        天庙的不要脸和无耻,叶真之前早就见识过了。

        没想到,今天又见识到了一个新的下限。

        数百年代代家传的信徒啊,这个说法,还真是够无耻的。

        家传的,最早的祖先也是天庙来这渡化边民,为边民挡灾挡劫的,这说法,就是闹到大周朝堂,以天庙那些家伙的无耻嘴脸,也能站得住脚。

        强忍着嘴角的抽抽,叶真万分不爽的说道,“不管是不是世代信徒,本帅不管,本帅统帅这近百万大军,行的是军法,六亲不认,只认军法。”

        说完,叶真就欲端茶送客,却被苦菊大神师轻喝,“叶元帅,我天庙大开方便之门,反正我天庙信徒之间互相走动,也属正常,恳求叶元帅行个方便,如何?”

        “若是叶元帅肯开这方便之门,我天庙日后必有厚报。况且,叶元帅就算行军法,杀的我天庙信徒多了,就不怕沾因果吗?”

        “厚报?沾因果?”叶真冷笑起来。

        直到此刻,叶真算是彻底明白了这苦菊大神师此时的来意。

        就是叫叶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松控制,让他们天庙能够在血河要塞内打探消息,查清楚最近的异常状态。

        因为到现在为止,除了第一批大权祭通纳,第二批太上长老之外,祖神殿已经向着血河要塞连派了五拨人了。

        这样的做法,魔族或许无法知晓,但是在大周内部,却引起了无数注意。

        无论是人魔战场大都督府,还是天庙,又或者是其它几大议政亲王,都有动作。

        可惜这里是前线,是战场,军法管制,又无普通百姓,混入极难,调查也是极难,进展是无比的缓慢。

        做为祖神殿的老对手,天庙自然是无比着急。

        哪怕叶真有着严酷的军法,依旧让那些信徒冒险行事,这些天下来,累计行军法斩杀的民兵已经高达三百余。

        想来,也正是因为这件事,这才引动了坐镇这里的苦菊大神师。

        而苦菊大神师前一句话是提一句,两边一句话,就是许诺和威胁了。

        天庙必有厚报,自然是叶真要是配合或者是放水,天庙自然有好处。

        沾因果,自然是威胁了。

        杀行军法天庙信徒沾的因果,自然就是天庙的因果,换言之,就是说叶真要这样下去,他们天庙,就要为这些被杀的信徒出头了。

        可惜的是,叶真这人,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

        更重要的是,叶真在大是大非上的问题上,立场一向非常的正。

        这正在秘密进行的血河禁地神秘阵法一事,事关国本,事关整个人魔战场的局势,而且既然接受了仁尊皇姬隆的命令,叶真就绝对不允许有人破坏。

        而天庙,就是仁尊皇姬隆和叶真眼眸中可能的意外带来者甚至是破坏者。

        这是大是大非。

        所以,叶真绝对不会妥协。

        “军法之下无冤魂!而军中,军法大于天!”

        说完,叶真冲着苦菊大神师端起了茶碗,这是端茶送客的意思。

        侯在下首的古铁旗立时起身,冲着苦菊大神师说道,“请。”

        要送客了。

        被送客的苦菊大神师脸上青气浮现,“叶元帅,看来你这是一心一意的要接下这段斩杀信徒的因果喽?”

        “我行的是军法,何来因果?”

        “军法也是由叶元帅制订的,行了这军法,斩杀我天庙三百多世代信徒,叶元帅就得担这因果!

        本座在这里,还请叶元帅三思,这因果,可不好担!”苦菊大神师的语气中,已经隐隐带上了威胁之意。

        “真要有什么因果,我一肩担之!”

        叶真脸上怒气浮现,这个苦菊大神师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威胁他。

        要知道,他叶真如今身份可不一般,三等北海公,北海天浪军元帅,蛮灵殿左大主祭,哪一个身份,都不是天庙一介大神师能够威胁的。

        也就是在军中大营,若是换作其它偏僻无人的地方,叶真恐怕就要先尽施诸般手段,先斩杀了这苦菊大神师再说。

        管你有什么因果,先掐了苗头再说。

        “送客!”

        一声低叱,两位巡天神将和一队巡天神猎,还手端炎灵爆魔弩的亲卫,立时应声厉喝。

        “请!”

        隐隐的气息威逼下,苦菊大神师冷笑着拂袖而出,“一肩担之?叶元帅到时候可别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