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玄幻小说 - 伏锦传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赤壁之战

第四十五章 赤壁之战

        戊子年八月十五,洞庭湖江口上,江面波澜不惊。落日余晖间,数千艘艨艟战船被镶上金边,整齐划一排列在万顷金波之畔摇曳。

        及夜将至,琴声忽传入耳,来自高楼之颠,时而铿锵如剑,时而幽怨如诉。守夜的士兵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听到琴声,不仅没有陶醉其间,反而更打起了几分精神。

        月上楼头,一辆造型精巧的马车缓缓驶来,停在了危楼之下。帘开处,但见一头戴蒙纱白笠、身披大氅、形容纤弱的女子下车后款款登阶而上,手中还提着一个小木篮。高楼之上风突劲,那女子不由紧握扶栏,缓步攀登。

        楼台西侧是突出江面的宽阔望台。女子攀上台阶,但见一白袄深衣的人影正独自抚琴。与那硕大浑圆的皎月相比,那人的背影竟被完全浸没在月轮之中,恍若不是坐在望台之上,而是临于月上抚琴一般,身姿飘逸如月中仙。

        白纱之下,女子点着绛唇的嘴角温婉一笑,放下竹篮,朝那人飘然而去。琴声忽止,女子惊讶一瞬,复又笑靥如初,随后朱唇轻启,如水般的嗓音道:“你耳朵也太灵了些。”

        那人转过头,竟是一张俊朗如峰的面庞,眉如流云,目似繁星,玉山倾倒,唯有那唇上浅浅的髯须,和略有凸节的大手,显出此人历经的沧桑。那人回眸一笑,温润如玉的声音道:“夫人不远千里来看我,让我如痴如狂,一连几日都在此盼候,怎会陶醉于琴音,忘了去听夫人靠近的脚步声呢?”

        那女子听闻,笑着摘下斗笠,露出一头如瀑秀发,以一素帕束于其中,垂至腰间。她三步并两走上前,一头扑入那人怀中动情道:“周郎??”

        时隔九年,周瑜已是统领整个江东的前部大督,除孙权本人外兵权最高之人,麾下统御两万水军,七千战舰,坐镇巴丘前线,督军洞庭湖,令三千里荆州胆寒。约莫去年此时,他刚亲率大军直捣东山再起之后的黄祖大本营,阵斩其首级,祭于孙坚、孙策灵前,了却了孙策未完成的心愿,也令刘表闻风丧胆,自此白巾加额,一病不起。距离拿下荆州,完成当年孙策去世前与之立下的约定,仅剩一步之遥。

        周瑜宠溺地抚了抚小乔的背肩,问道:“孩子们可都还好?”

        此时的小乔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身材却依然窈窕可人,一颦一笑尽显倾国之色,一举一动亦是端庄娴静,丝毫不逊于她的姐姐大乔当年的风采。唯有那不经意上扬的嘴角,显出与大乔不一样的俏皮来。

        “还说呢,听说我要来军中看你,循儿吵着闹着要跟来,就连刚足岁的胤儿都啼哭不止,可是让我费了好些功夫才安慰好。这起子顽劣劲儿,倒真是一点都不像你。”小乔说完,窃笑着看向周瑜。

        周瑜朗声笑道:“夫人那是不知道,兴许为夫小时候也这般顽劣呢?”

        “不的,自我们成婚后,你小时候的事,我可是已经听周婶讲了千百次了。”小乔看向周瑜,眼神中满是浓情蜜意。

        周瑜耸了耸肩笑道:“我本想替夫人负荆,谁料夫人竟如此自觉。既然不是我,那夫人说,这是随的谁呢?”

        小乔美目一嗔道:“你说谁顽劣?好啊你,离家几个月,胆倒是变肥了,竟然编排起我来!”说着两人混闹起来,小乔做出一个飞石的手势,却并没有石子飞出,而周瑜却十分配合地躺倒在地,随即二人都开怀大笑起来。

        将小乔送回了由侍女专门侍奉的女眷营帐,周瑜一个人迈步回了自己处理公务的大帐,看着铁制的屏风上以磁石摆出的兵要舆图,心情却不复方才那般轻松。年初时得江北报探,曹操远征乌桓归来后,在邺城开凿玄武池,大练水军。加之今年六月汉献帝刘协迫于曹操淫威废置三公,任命其为丞相,此必是曹操欲南下长江,吞并荆州之举。若要完成自己当年与孙策许下的宏愿,荆州决不能落入曹操之手,否则不仅大业难成,一旦曹军顺江而下,江东亦危在旦夕矣。想到这里,周瑜不由握紧了手中攥着的刻有“曹”字的棋子,似要将其捏得粉碎。

        正当此时,帐外传来一阵马嘶声,周瑜的心登时一紧。久居军中,周瑜凭马嘶便可分辨出是报探的加急快马。如此中秋之夜,若非万分要紧之事,必不会漏夜送来。难道曹操已发兵南下了?

        帐帘霍然掀开,侍卫三步并作两步将密信呈上,乃是亲启之件。周瑜立即拆开,随后从怀中拿出一个小药瓶,取下塞子滴在竹筒内取出的空无一字的白纸上,但见纸上渐渐浮现出八个隶字来:“刘表病逝,琮即其位。”

        尽管已料到几分,周瑜的心弦仍不由颤动了一下。刘琮乃是刘表幼子,其长子刘琦已颇得刘表帐下老臣拥护,只是不讨刘表本人的喜欢。有袁谭、袁尚兄弟相争之谶在先,此举必将为荆州的覆灭埋下祸根。若曹操此刻也得到这消息,怕是要按捺不住了。

        周瑜立即将密信在案旁的蜡烛上付之一炬,随后挥笔写就了一封新的密信,交给侍卫道:“加特急发回主公处。”

        侍卫躬身领命,大步流星跑了出去。周瑜走出帐,但见方才还万里无云的夜空不知何时已现乌云滚滚,那一轮偌大的明月,正渐渐被其吞噬。

        目睹此情此景,周瑜不惧反笑起来。若是曹操果然南征,那人也一定会有所动作,这对他而言就是上天赐予的绝佳机会。九年来,他一直在等这个机会,为孙策报仇雪恨,如今终于等来了。

        汉水渡口,天方擦亮,一蓑衣男子牵马站在竹筏之上,船夫手持长蒿站在船尾,正一下下将竹筏撑过江面去。

        此处乃是自荆州渡江北上的必经之所,寻常来说渡客并不少,但这么大清早就有人渡船,还花了重金让自己立刻开船,可见此人的确不同寻常。

        “客官这么大清早就忙着赶路,怕是有要事在身罢?”见四下无人,船夫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

        “啊,确实如此。昨夜刚收到家书,说父亲病危,故而着急赶回江北去。扰了您生意,还望见谅。”

        方才见此人出手极为阔绰,给的银两早已够买下整条船,若是天天都能被这般“扰了生意”,高兴还来不及,怎还轮得上“原谅”?船夫笑了笑,又问道:“客官哪里人?听口音不像荆州人士。”

        “是了,我本清河郡人,后因家父那辈获罪抄家,曾一度隐居庐江采药为生,此次来荆州,便是做些药材生意。”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长木修,或者如今更该叫他张修。自九年前丹徒渡口设计毒害孙策以来,他与其姐张清一跃而成为曹操最为信任的耳目。当年曹操与袁绍相持于官渡,若是彼时孙策还活着,以其兵力之鼎盛,又有周瑜运筹帷幄,恐怕北上袭取许昌便如探囊取物一般。自此之后,每当曹操欲兵指何处,或将谁视作眼中钉,他便要先行潜入,暗行破坏之事。然而这次讨伐荆州,是他第一次主动向曹操请缨执行的任务。

        “你说,要为孤拿下荆州?”曹操用狐疑的眼神盯着俯首叩拜的张修,问道。

        “不敢。只有丞相才能拿下荆州,臣能做到的,不过是为丞相拿下荆州做一些微不足道的准备。”

        “哦?是何准备?”

        张修起身一揖,答道:“刘表如今年事已高,却迟迟未订立继承人,因其宠溺后妻蔡氏,故而偏爱幼子刘琮,嫌弃长子刘琦,但碍于废长立幼于礼不符,终不能下决心。然则蔡氏有吕后之心,希望在刘表去世后伙同其弟蔡瑁及其党羽把持荆州大权,而刘琦内有老臣拥立,外有刘备支持,必不会坐以待毙。故而臣只需以曹丞相密使身份投奔蔡氏,助其除掉刘表,再伪造传位刘琮的遗嘱,则荆州必乱。届时,臣再以许以刘琮手下重金,利用其劝说刘琮归降丞相,则丞相可不费吹灰之力,将荆州一举收入囊中。”张修说完,再拜。

        “可孤如何知道,你不是去投敌的呢?”曹操冷笑一声,又问。

        张修起身,眼神毫不闪避,坦然接受着面前这几乎统御了半壁江山的枭雄那如同凌迟般的目光:“丞相之威严,如同日月一般,加诸海内,五州皆服。此乃一统天下之兆,谁都不可能与之争锋。修自认并不愚钝,又怎会弃明投暗,放弃丞相而转投其他呢?”

        两人对视片刻后,曹操大笑起来,张修心里的石头这才微微放下。侍奉曹操这样的人难于饲虎,就连张修也没有十足把握,恐怕一个字不小心,就要身首异处。即便如今回想起来,张修亦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回忆罢,竹筏已渡过茫茫江面靠岸。张修回身对船夫一揖,走下竹筏,翻身上马,向北绝尘而去。

        船夫吹着口哨将竹筏撑回南岸,不慌不忙地从凳子下面掏出竹篾和刀笔,刻道:张修已离开荆州,戊子年八月十六日。

        讨伐黄祖之战方结束不久,此时的孙权正在柴桑,故而第二天一早,周瑜的信便呈到了他手中。九年过去,孙权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有些懵懂骄矜的少年,而已蜕变成威震江东的吴侯。虽无孙策那般沙场破敌之武功,但若论御人谋事,权衡利弊,丝毫不逊于他兄长。

        包括张昭、鲁肃在内的几位谋臣便匆忙应召而来,参与议事。孙策死后,鲁肃在周瑜的引荐之下开始为孙权效力,很快便成为孙权器重的智囊之一,唯有张昭对鲁肃这等青年后辈得以与自己并列很是不忿,经常在孙权面前诋毁他不够谦虚等等,孙权却全然不放在心上。

        见众人到齐,侍卫方去大帐之后通传,不一会,身着玄紫色深衣,头戴鎏金冠的孙权信步从屏风后走出,众人立即起身行礼道:“参见吴侯!”

        孙权摆摆手示意众人免礼,随即单刀直入对众人道:“今晨得到的消息,刘表已病逝,将荆州牧之位传给其幼子刘琮,长子刘琦对此大为不满,正准备联合刘备讨伐刘琮,荆州恐陷入内乱之中。故而孤晨起便召众位爱卿前来,乃是为了商议究竟该如何应对此事,是趁机发兵,还是……”

        众人见此,都面面相觑,荆州事务虽然所有人都很熟悉,刘表因偏爱后妻蔡氏而偏袒刘琮也是人尽皆知,可值此局势微妙之际,也不知孙权是否早有决断,故而谁都不敢说什么实质性的表态,唯恐自己违背了主公的意愿。孙权听得头昏脑涨,略有不满地问身侧的张昭道:“子布卿,你有何见解?”

        张昭拱手一揖,对孙权道:“臣以为,我军去岁刚讨伐过黄祖,国库粮草消耗不少,如今恰逢秋收时节,不宜立即用兵,此其一也;荆州内斗,兄弟相争方始,尚未削弱彼此,若我贸然用兵,恐使两兄弟握手言和,一致对外,此其二也。刘琮有蔡氏一族支持,刘琦亦有刘备作为外援,鹿死谁手犹未可知,此其三也。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宜静观其变,待胜负将分之时,再出兵不迟。”

        张昭此言一出,在座的众位文官都不由赞叹点头,附议不止。鲁肃却并未跟随,反而心中有些焦急。张昭所言的确在理,却也仅仅是从荆州本身来分析,并未考虑外部因素。如今曹操在邺城大练水军,摆明了是存了渡江南下,攻取荆州的心思,无论是刘琮还是刘琦,都不可能是曹操的对手。若荆州落入曹操之手,则江东危若累卵。只是,张昭对自己一向心存不满,如今也并不知道曹操究竟何时才会真的挥师南下,自己这一番说辞,孙权会接受吗?

        正当此时,黄盖站了出来,对孙权道:“主公,臣有异议。螳螂捕蝉虽好,可黄雀却并不止我们一只啊。曹操已北征乌桓,肃清袁谭、袁尚之后患,归来已有半年之久,西凉亦不再是其威胁。年初曹操已于邺城玄武湖大练水军,若我等因坐山观虎斗错失了良机,令曹操先于我们南下讨伐荆州,可就悔之晚矣!”

        张昭不屑一笑道:“曹操方征乌桓归来,虽得大胜,却痛失郭奉孝,正该是休养军队之时。训练水军,不过是为将来做准备,且水军哪里是一年半载就可训练出的,实在不足为惧。”

        黄盖虽然久经战场,但要论口才,绝不可能说得过张昭。孙权虽然较倾向于出兵,却也没什么理由来反驳。正在左右为难之际,身后的帐帘突然被大大掀开。众人愕然回首,但见竟是孙尚香走了进来。

        此时的孙尚香已是二十出头的俏佳人了,却不爱红妆爱武装,别的女孩闺中大都放着锦缎绣线、奇花异草之类,她的闺中却全是金盔银甲、刀枪棍棒。自十六岁起,想要与孙家攀亲的江东各族高官显贵不计其数,要说长得标致的也不是没有,可孙尚香却全不放在眼里,在她眼中,唯有像她逝去的长兄孙策那样的沙场英雄,才能配得上她。为此,她求了孙权给她挑选足足一百名侍婢,而标准只有一个,就是除基本的照顾饮食起居之外,每个人都必须精通一门兵器,平日里教她舞剑弄枪,一旦有年轻男子上门提亲,就让这一百名侍婢手持一百般兵器在前院列出阵仗,只要对方能过得了这一百名侍婢的关,就可以娶自己。谁知一晃九年过去,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符合条件,而她这“枭姬”的名号也越传越远。对此,孙尚香倒是全不介意,反而乐此不疲,平素亦经常带着她的“百女队”出入军营,甚至不经通报就可随意出入孙权的营帐。

        孙权对此亦不以为意,反而十足宠溺他这个霸气十足的妹妹。见孙尚香进来,立刻喜笑颜开道:“妹妹怎么来了?可是有什么事不顺心?”

        孙尚香吐了吐舌头,笑道:“清早起来练武,看见公瑾哥哥属下的信使往这边来,所以好奇跟过来的。可是这信是密信,我读不了。”说着,将一封信笺递给了孙权。

        孙权正欲接过信笺,孙尚香却突然收回了信,对孙权道:“哥哥可得告诉我信里都写了什么,不然,我不给你。”

        众人见此,都不由莞尔一笑。孙权哈哈笑道:“好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来,快给我看看。”

        接过孙尚香手里的信,孙权用随身携带的显影水令字显行,脸色却忽然大变。孙尚香焦急地问:“哥哥,里面写了什么呀?”

        孙权持信的手无力地垂下,悻悻道:“对不住尚香,这次为兄须得食言了。”

        孙尚香急问:“怎么了?不会是公瑾哥哥出了什么意外罢?”

        孙权摇了摇头,却不解释,眼神中是不容辩驳。

        孙尚香咬着嘴唇沉默一瞬,不等帐外的侍卫进来请人,便自己大步走了出去。方才活跃了几分的帐内又恢复了一片死寂。

        待孙尚香离去的脚步声走远,孙权才道:“公瑾在荆州安插的内线来报,曹操暗中已派张修来过荆州,与刘琮一党勾结,刘表之死,怕是与曹操脱不了干系。”

        黄盖惊问:“张修?可是从前袁术部将张勋的那个侄子?”

        孙权没有接话,他自然知道张修是何许人,也知道他才是九年前害孙策命陨之人。可此事兹事体大,若是广而告之,一来证据不足,二来当值的蒋钦、周泰二人就难免死罪,亦会给其他心怀不轨的宵小之徒长嚣张气焰。故而此事仅孙权、吴夫人、周瑜、鲁肃四人知晓,对外则只称是许贡的门客所为,就连当日被掳的孙尚香,亦不知其详,故而孙权才不顾兄妹情面一力支走她。鲁肃见左右迷茫的眼神,知道此时非自己说话不可,于是鼓起勇气,起身拜道:

        “主公,荆州与我们江东相邻,水流顺北,外带江汉,内阻山陵,可谓是固若金汤。其间沃野万里,士民殷富,若我等能够占据,就能成就帝王之业。如今刘表方逝,刘琦与刘琮向来不睦,军中将领亦各为其主。刘备非池中之物,与曹操的矛盾亦很深,如今暂时借居荆州,没有得到过重用。为今之计,可做两手打算:若刘备能辅佐刘表之子,令荆州上下一心,我们就应当予以支持和安抚,结盟抗曹;如若刘备打算取而代之,我们就应果断出击,以成就大业。臣请求主公派我去荆州吊丧,借此探明局势,若不速去,恐怕会让曹操抢占先机。请主公速做决断!”

        鲁肃说完,叩首大拜。众人听罢,皆明白鲁肃此去乃是为自己揽了一桩棘手的苦差事,故而虽不一定赞同鲁肃,却并未出言反驳。孙权听罢,十分高兴,当即道:“好!若人人都有鲁子敬这般胆略,孤的大事可成。”说罢,将桌上的令牌递给鲁肃道:“此一去不比平日,万望注意安全,若有变故,可直接以此令牌联络最近的驻军,调兵遣将。”

        鲁肃再拜道:“多谢主公!”

        自从孙策离世后,周瑜无时无刻不在为完成他与孙策定下的约定,为拿下荆州做准备。与此同时,他亦四处派人暗中打探张修的下落。只是孙策死后,张修因功已经升任校事府校尉,是曹操手下最得力的耳目,又怎会轻易出现?可饶是如此,周瑜依旧相信,再狡猾的狐狸也一定会有露出狐狸尾巴的那一天,故而无论每日无论军务多么繁忙,处理公务到多晚,都要将密报一封不落地看完,只为了不放过任何与张修有关的消息,这一晃就是九年。

        由于每日拼命忙碌,周瑜的身体亦瘦削了许多,不复当初那般壮实,对此小乔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小乔知道周瑜的性子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军中事务她亦无法为周瑜分担,此时只恨自己不是男儿身。于是她几乎每年都有将近一半的时间在军营,陪侍在周瑜身边,为他煲补汤调养身体。尽管如此,周瑜每日亦是经常夜半才回到寝处,经常是累得话都说不出,倒头便睡。

        直到数月前的一天傍晚,当周瑜收到安插到刘表部将蔡瑁处的细作回报,说张修已暗中潜入荆州,与刘表的后妻蔡氏会面时,谁都无法想象出周瑜心中的激动之情。然而为着能探明张修此行的意图,彻底将其一网打尽,周瑜不仅没有命令手下们对张修动手,反而吩咐他们不要行动,以免暴露自己的身份。

        周瑜深知,以张修这样同是精于谋略之人做对手,必须要万分谨慎,否则便会令九年的等待前功尽弃。也正因如此,此番周瑜才得以在张修丝毫未察觉异样的情况下,探得张修奉曹操之命暗中毒害刘表的证据。据伪装成入殓师的探报回传,此次张修用的正是稀释了的怪鸟之毒。由于其无色无味且发作隐蔽,寻常郎中无法探知,只以为刘表是年事已高病重而亡,可经过无数次与张修的交手,周瑜早已掌握了检验此毒的办法,这如同蛛丝毫末般的细节自然逃不脱周瑜布下的天罗地网。

        如今,孙权已派鲁肃前往荆州吊唁,虽然可能贻误战机,却也是为着谨慎起见。毕竟若事态发展成江东与荆州之争,让曹操坐收渔翁之利,亦不是周瑜所希望的。只是鲁肃此行只身入虎穴,难免让身为挚友的他担心不已,但周瑜也十分相信鲁肃的才干,若论运筹帷幄、决胜沙场,鲁肃可能比不过自己,但若论临危赴命、劝解周旋,整个江东无人能在鲁肃之上。此时此刻,还需静待他这位挚友的佳音。

        忽然,帐外的侍卫掀帘走入,将一封密信呈上。周瑜立刻打开,用药水显影,竟是江北的来报。

        日暮时分,经过两天的长途跋涉,鲁肃到达了刘表停灵的襄阳城。虽有荆州方面发给的通关文书,但沿途关卡的士兵对于江东来使都严加盘问搜查,让鲁肃在路上耽搁了不少时间。明明有曹操这个强大得多的共同敌人存在,荆州将领却如此警惕提防江东,鲁肃深觉自己肩上的担子又加重了几分。

        在负责迎接的官员的带领下,鲁肃到了灵堂。侍卫呈上白巾,鲁肃接过围在头上,到刘表灵前上香,随后起身前来参见刘琮。行礼寒暄罢,鲁肃一面应对自如,一面仔细观察着,只见荆州众人间,孀妻蔡氏与大将蔡瑁姐弟二人围在年仅十三岁的刘琮身边,时而与自己问答,时而对属下发号施令,而刘琮尽管是事实上的主君,却未得置喙半句。尽管心中不满,刘琮却不敢吭声,生怕蔡氏姐弟一怒之下会做出对他不利的事来。

        刘表的后妻蔡氏并非刘琮之母,只因刘琮娶的是蔡氏的侄女,沾亲带故,才顺势扶持刘琮。刘琮深知,自己不过是蔡氏姐弟篡权夺位的棋子罢了,就连那门亲事,亦是在威逼利诱之下糊里糊涂答应的。自己的生母出身贫贱,从小并不被刘表重视,若非蔡氏帮他在刘表跟前美言,他又如何能得到这荆州牧之位?如今跪在自己面前这一大帮臣子,实际上都是蔡氏姐弟的心腹,没有一个是会为了自己赴汤蹈火之徒,故而刘琮除了听从之外,别无办法。

        因此,看明白了局势,鲁肃便将重点转向了解蔡氏姐弟对曹操的看法上。待蔡氏屏退闲杂人士后,他旁敲侧击问道:“先侯在时,曾与袁绍结盟,共抗曹操,如今流亡乌桓的袁谭、袁尚已覆灭,荆州已无外盟可依。不知今后……”

        鲁肃话说到一半,抬头却见蔡氏并未倾听,而是转身对刘琮道:“今日天色已晚,不若会面便到此为止。”随后转过来对鲁肃致歉,便退了下去。

        正当鲁肃有些窘迫之际,蔡瑁走过来拍了拍鲁肃的肩道:“抱歉,长姐平素生活起居习惯使然,只要太阳落山,就不由分说闭门谢客。先生远道而来,想必也已疲惫,不如便由在下送先生到驿馆。”

        到达驿馆房间后,鲁肃思忖着方才会面时的种种细节,感觉蔡氏的反应实在耐人寻味。自己提出要与荆州结盟的话才说了一半,蔡氏真的是因为自己要休息才离开的吗?自己的话,她真的没有听到吗?还是说,她根本就不想进行这个话题?如果是后者,那么是她不希望听到,还是她不希望刘琮听到?

        百思不得其解之间,鲁肃不由得在房间中踱步起来,及至窗前,忽然见方才送自己来驿馆的蔡瑁正在楼下的驿馆门口与自己部下的裨将耳语,但见那裨将听了之后似乎大感意外,而蔡瑁的手则不自觉地握在了自己腰间佩刀的柄上。

        三更时分,整条街上死一般的寂静。黑漆漆的驿馆门前,十数名带刀士兵聚集着,一半人守住驿馆的前后左右,另一半人则悄无声息地从留了门的驿馆后门潜入,直向鲁肃所在的二楼摸上去。

        众士兵守着二楼走廊两端,两名士兵背靠墙壁伏在鲁肃房门左右,交换了一下眼色,其中一人轻敲了敲鲁肃的房门。

        四下里并无回应,想来这三更半夜,正是人睡得最熟之时,轻易不会被叫醒。士兵见此,掏出了从店家处拿到的备用钥匙,打开了鲁肃的房门。两士兵相继踮脚而入,及至榻前,高举起手里的刀,使劲捅入隆起的棉被中。

        襄阳城南的密林间,鲁肃只着中衣,策马飞奔着。方才见蔡瑁不经意间露出的手势,再结合蔡氏对自己的反应,鲁肃只想到了一种可能:蔡氏姐弟早已暗中投靠曹操,甚至不排除此二人早在刘表在世时,便主动勾结张修,以害死刘表、率荆州不战而降,换取自己余生的荣华富贵。为此,甚至不惜杀害身为江东来使的自己,迫使结盟失败。若是孙权为此一怒之下讨伐荆州,还能令江东与荆州鹬蚌相争,既削弱江东,也使曹操接下来保护荆州、讨伐江东来得名正言顺。既知如此,自己便不能坐以待毙,成为江东与荆州火并的***。鲁肃立即将榻铺好后伪装成自己在睡的样子,锁好门,吹熄了油灯,随后从二楼的窗户爬出滚落下来,趁驿馆的人不注意摸到马厩,赶在城门下钥之前从南门策马逃了出去。

        为今之计,荆州已没有别的地方可去,然而鲁肃却并未打算就此返回江东。既然蔡氏早就想好此计,若他原路逃回,恐怕还未到江东境内便会被拦截下来。眼下摆在鲁肃面前的,唯有一条路:去投奔刘琦和刘备。

        巴丘军中营帐,周瑜手握方才收到的来自江北的密信,因激动而不住地打抖。

        曹操的大军已至新野,而且这一次,是亲征。方从远征乌桓归来的十几万曹军精锐尽数而出,正举着金戈,踏着铁履,一路南下。

        若换做寻常武将,只怕见此信都不得不动摇,要么觉得希望全无,要么盘算着倒戈自保。然而周瑜,却激动的难以自持。若是曹操始终守住江北,步步为营,就算他周瑜再神机妙算,亦毫无办法。但如今曹操竟然率大军亲自送上门来,在他看来,就是上天送给他的最宝贵的礼物。

        周瑜十分清楚,想要一举击败曹操,唯有在这江表之地。这片土地,生他养他三十余载,他再熟悉不过。就算用尽自己平生绝学,周瑜也誓要为孙策复仇,杀曹操一个片甲不留。周瑜想着,招呼帐外的侍卫道:“来人……”

        帐帘掀开处,进来的却不是侍卫,而是款款而来的小乔。周瑜软了几分面容,关心地问道:“怎么是你来了,侍卫们呢?”

        小乔笑了笑,一挥手便飞出一颗纸球来,轻轻地打在周瑜的额头上,笑道:“早就到饭点了,你废寝忘食,可知道人家替你站岗放哨的辛苦?”

        周瑜叹了口气道:“我亦是身不由己。曹操大军已离开邺城南下,若曹操兵临荆州,刘琮必定投降,仅凭刘备和刘琦根本不足以守住荆州。我若不勤谨着些,怕是要错过最佳的出兵之机。”

        小乔自幼熟读兵书,自然知晓“兵贵神速”之理。此次出征必是孙曹之间的决战,若不能给曹军以重创,曹操必不会善罢甘休。小乔本有些担心周瑜,但见周瑜气定神闲、成竹在胸的样子,倒是放心了些,凑上前嫣然一笑道:“敢为将军,欲在何处破曹贼?”

        周瑜笑了笑,将手点向巴丘与江夏之间的一段江口处,江北刻有两个小字:乌林。

        话说鲁肃从襄阳逃出后,非但没有遇到任何岗哨盘查,反而见到许多从襄阳方向来的逃兵。只见他们穿着荆州士兵的衣服,言语间惊魂未定。

        鲁肃见此,忙上前打探,方才知道刘琮竟然已经打开襄阳城门,投降了曹操。这起子荆州士兵家在武陵,不愿干随众投降曹操这窝囊事,于是赶忙卷了盘缠脱离军中,打算回乡种田去。

        又过了不知多久,鲁肃听闻后方传来大队人马开来的动静,登时警觉,难道是曹操的前锋到了?正慌乱间,眺见后方旌旗,却是“刘”字当先。

        原来来者竟是刘备,鲁肃正欲去寻刘备下落,这厢竟于南下途中相遇,实在是十足巧合。鲁肃立刻勒马停下,朝队伍招手道:“我乃江东鲁子敬,奉吴侯之命,前来谒见刘豫州者,请速代为通传!”

        此地已是当阳境内,名长坂。刘备便命军士在附近就地休整。鲁肃走上前,恭敬揖道:“参见刘豫州!”

        刘备见到鲁肃,显得有些警惕道:“孙将军派你前来,可是已率兵入了荆州?”

        “非也,我本是为刘表吊唁而来,昨夜才刚出了襄阳城,与你们乃是同路。倒是刘豫州为何如此狼狈?难道已经败给曹军了?”

        刘备叹了口气道:“宋忠害我,瞒报曹军南下之事,若非我部觉察,早已葬身樊城了。如今便以关羽、张飞断后,打算南下避难。”

        鲁肃见此,不失时机追问道:“将军意欲何往?”

        刘备又叹了口气道:“我与苍梧太守吴巨有旧,欲往投之。”

        鲁肃心中思忖片刻,便道:“吴巨不过是个凡夫俗子,苍梧又地处偏僻,迟早要被人所吞并。刘将军若真想保全自己,何不随我去拜见孙将军?孙讨虏聪明仁惠,敬贤礼士,江表英豪,咸归附之,已据有六郡,兵精粮多,足以立事。今日为将军计,不如遣使与我一道,前去拜见,共谋大事。”

        刘备听闻鲁肃如此说,登时大喜,一手擎住他的肩膀,一手握紧鲁肃的手,激动道:“天不亡我!既如此,我就派孔明先生与你同去,谒见孙将军!”

        说话间,众人间走出一位素衣葛巾、深目直鼻的青年人,正是诸葛亮。但见他手持羽扇,边摇边笑道:“内兄在江东无恙否?”

        鲁肃哈哈大笑道:“还是老样子,当年我们一同去觐见孙将军,他便机灵似鬼。如今你我同去,刚好你们兄弟俩又可以重逢了。”说着,又转身对刘备辞行道:“事不宜迟,如是我们便先行上路。将军若欲避曹军,可向东进驻鄂县之樊口,静候佳音。”

        得到曹操进驻江陵的消息,周瑜留下少量守军后,立刻率部从巴丘出发,前往鄱阳,以图与孙权的大部队会合。而鲁肃则在策马两天后率先抵达了柴桑,与诸葛亮一道谒见孙权。在鲁肃的照应下,诸葛亮对于素未谋面的孙权的询问对答如流。孙权十分高兴,答应了刘备结盟的请求。

        若要在荆州击败曹操,就不能放过任何能够团结的力量,这亦是鲁肃百般周旋的目的之所在。而之所以要令刘备向东进驻樊口,正是为了引南下的曹军到达乌林这片地方,这便是周瑜精心策划下为这场复仇之战定下的特别的舞台。

        为此,周瑜特令潜伏于曹军中的传令官在计划好的时刻拿出有关刘备军动向的军报,并声称江陵贮有刘表的大量军用物资。曹操唯恐刘备先于自己得到或者提前将其烧毁,于是放弃辎重,亲率五千精锐骑兵急速追赶,虽然亦使得刘备不得不放弃辎重南逃,但却达到了进一步诱使曹操脱离大部队,孤军深入的目的。

        一切,都在周瑜的计划之中。

        十二月风高浪急,滚滚长江东流去。孙刘联军水陆并进,在赤壁与正在渡江的曹军前锋相遇。此战江东主力尽出,吕蒙、周泰为先锋,各率兵两千,自大江南岸的山上向河滩的曹军发起居高临下的冲锋。而周瑜则亲率江东舰队,与曹操自荆州新归降的水军作战。

        早已在讨伐黄祖一战中遭遇重挫的荆州水军,当看到江东的艨艟战船上立的“周”字大旗,立马丧失了斗志。曹军先锋损失惨重,不得不狼狈退回大江以北,在乌林安营扎寨。

        所谓的乌林乃是长江边上一片绵延不绝的丘陵地带,与长江南岸的赤壁隔江对望,而身处江北两山之间的一片相对稀疏的柏林,便是曹操安营扎寨处。正一路急行军至此的曹操,自以为自己掌握了“兵贵神速”的精髓,他仍不知道,自己已住进了周瑜为他量身定做的陷阱之中。

        江南岸的赤壁山顶上,周瑜见曹营安扎完毕,露出欣慰的笑容。他随手掏出那根能唤怪鸟的竹笛,登高临下,吹了起来。

        曹营之中,有一人听到周瑜的笛声,从帐中走了出来,不是别人,正是张修。操纵怪鸟本是他的独门秘诀,如今见竟然有人模仿,不消说除了周瑜外,别人绝不可能做到。

        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眼见江东主将竟然大摇大摆地吹起竹笛,暴露自己的所在,虽然如今两军近在眼前,但他相信周瑜绝不会想到自己有胆在日落之后泅渡过江,将其毒杀,就如同当年他对孙策所做的那样。

        若周瑜一死,孙刘联军必定不战而退。

        夜半时分,张修换做一袭黑衣蒙面之装束,悄无声息地潜入了长江中。

        十二月的江水,水流湍急且冰冷刺骨。张修见此,不得不花费比预想更多的体力用于泅渡,待到浮出水面时,发现自己距离对岸居然还有一半路程。

        张修见此,只得沉下心来继续泅渡。三十米、二十米、十米……眼看对面的河岸越来越近,张修感觉已经可以登岸了,于是放下拍水的双脚,想要踩住坚实的河岸,却未料到踩住了一团奇怪的东西。张修觉得纳闷,正欲挣扎,双腿立刻被其卷入缠住,不得脱身。

        “就为了防止有老鼠过江,我便在这边河岸底下布置了渔网陷阱,没想到你还真的敢自己一个人泅渡过来啊。”河岸上,周瑜从岸上的巨石旁走出,来到了张修面前。

        张修被河岸底部的渔网缠住了双腿,整个人动弹不得,只能任凭江水一浪又一浪地拍在他仅露出水面半个头的脑袋上,不住的呛水。见周瑜走过来,他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嘴里还含着半口水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周瑜笑了笑,蹲在了距离张修最近的河岸边,对他道:“你知道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吗?因为我知道,若是黟山顶上与我对吹笛子的那人,定能听出我笛曲中的玄机。而我从一开始就知道,那人除你之外,没有别人。”

        看到张修脸上惊异的神情,周瑜继续道:“当时你那腿上的伤,说是被斧子砸了的,其实是你将斧子的木柄绑在腿上,以充当支撑足,这样即使你瘸了腿,也照样能够攀上黟山峰顶与我对吹笛子。”

        “那茶呢……若我果真与你同攀峰顶,又为何能在你方归来时,为你泡上温茶……”

        周瑜笑了笑:“这有何难?时值盛夏,只要用你家背后那口大缸提前烧好满满一缸热水,再盖好盖子,就算过了半日水也能保持住温度。”

        张修笑道:“原来如此,不愧是周公瑾。”

        周瑜又道:“还有,那另一间房的主人,你说是你嫁去寿春的姐姐的闺房,其实是姬清的吧?不,或许更应该叫张清才对。你们姐弟俩为纪念你们死去的父亲张梁,刻意取了’长木’这个复姓,就是从张梁二字中取的偏旁。而那天来向你买药的扮作药贩子般的人物,就是你当时与身在寿春的她之间的信使。你当时的真实身份,是替曹操做事的,潜伏于江东的校事。”

        张修发出越来越响亮的笑声,突然话锋一转道:“周公瑾,我杀了孙伯符,你一定特别恨我吧,所以才不惜十年布局来给我设下这样一个陷阱,为了引我上钩。但是周公瑾,即便如今我死的再惨,孙伯符亦是回不来了,而为他复仇的你,又与你深恶痛绝的我有什么区别?”

        本以为周瑜会恨得咬牙切齿,未料到却是云淡风轻。周瑜站起身于江边开始踱步,边踱边道:“区别还真不小。无论伯符也好,老将军也罢,他们起兵乃是为了保全江山社稷。他们从未恨过你和你的父亲张梁,也从未设计陷害过他。而你却是为了恢复黄天,为曹操而滥杀无辜,不惜用最卑劣的手段坑害一个无辜之人。至于我,不过是沿江做了一些防御工事,若你没有存着泅渡过来暗杀我的念头,又如何会中此计?不过是自作自受罢了。就让我们一道,来目送你最后的结局。”

        说罢,周瑜走向了巨石旁,与此同时,小乔竟也从巨石后走了出来,用无比冷冽又陌生的眼光看着渐渐被涨起的江水湮没的张修,不说一句话。

        “婉儿……连你也要这样吗……我是你的修哥哥啊……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小乔摇了摇头道:“我的修哥哥早就死了。如今我已不再是婉儿,你也不是我的修哥哥。”

        随着水位不断上涨,张修的头逐渐被江水越没越多。他挣扎着,一会潜入水里,似乎想要把脚下的渔网扯破,可只能是令其越缠越紧。而他拼命地将口鼻伸出水面,最终却依旧被完全湮没在了水面之下。登时,水面鼓起了好几个大泡,随即便很快消失,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赤壁大江折弯处,烟波浩渺,云霭朦胧,两岸苍山如獬豸,似要将江上万余舳舻吞尽。

        暗夜下,众舰船桅杆旌旗上硕大的篆体“曹”字甚不明晰,烈烈随风如招魂幡,令见者魂悸魄动;江水涛涛,数万甲船绳索相连,相击碰撞,发出隆隆响动,如熊咆龙吟,使闻者胆寒心惊。

        泼天黑幕间,周瑜白袍深衣,纶巾羽扇,立在乱石岸边,虽身修八尺,在这滔天白浪间却仍显得无比单薄,缥缈如孤鸿。此时此刻,他早已无暇自顾,只是冷眼盯着不远处的甲船,神色凝重。

        小乔从岸上盈盈而来,行至岸边,轻声唤了一声:“周郎……”

        周瑜蓦然转身,探手牵过小乔,沉声嘱咐道:“夫人,明日一战,无论胜败,莫要忘却你我之间的约定。”

        小乔垂下眼眸,两滴泪顺着面颊簌簌滚落:“与你相识十余载,我从不认为你会输……”

        听了这话,周瑜眼中的寒意倏尔消退,他微微一笑,低道:“我只有甲兵三万,对岸则有大军八十万,天下人多以为我必败,但有夫人这话,我定大破之。”

        涛声震天,周瑜愈是这般神色轻松,小乔便愈是心疼,她揩去白玉般面颊上的泪珠,叹道:“我知道,这些年你一直在等这个机会,为他报仇……”

        一丝痛意在心头蔓延开来,八尺之躯轻颤,周瑜脑海中蓦然浮现出那人身影,一喜一嗔,从未因岁月损毁分毫。

        翌日,在周瑜以黄盖诈降为诱饵释放出的火攻之计面前,曹操的主力死伤惨重,全线溃逃。此地本就是风口,入秋起便是东南风不断,加上柏林延烧,成了十足十适宜火攻之场所。

        水上,数千着火的战船付之一炬;岸上,二十万大军连营悉数尽毁。加上位于此地撤退路线的华容道上四处都是的沼泽地,使得慌乱撤退中的曹军又陷入泥潭之中。

        为了能够逃命,曹军后队不顾前队无法脱身,硬是从他们的身上踩了过去。无数陷入泥潭的曹军士兵就这样被活活踩死,剩下活着淌过沼泽的士兵亦因此感染上疫病,数日之后也一命呜呼而已。

        就这样,曹军留下曹仁守着襄阳孤城,剩下的悉数撤回了北方,往后十年左右都没有再敢来进犯江东。而曹操虽然凭借着侥幸脱身,亦再无南征建树。至此,赤壁之战便以孙刘联军的胜利而告终。

        建安十五年,也就是赤壁之战后的第三年,周瑜病卒于巴丘,享年三十六岁。由于征伐曹仁时被飞箭击中,以及后来的操劳过度,周瑜最终未能完成他向孙策许下的诺言,将荆州、益州与汉中收入囊中,再图天下。

        但无论如何,这个性情雄烈、胆略兼人、文武筹略、雅量高致的英雄少年,就此留名于青史之上。后世赞其为“世间豪杰英雄士,江左风流美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