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玄幻小说 - 施法诸天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被遗忘者

第十一章 被遗忘者

        不断抽搐的尸体让张诚瞳孔剧烈收缩,原本因为杀戮引发的亢奋情绪迅速冷静下来,死死盯着突然出现的袭击者,整个人神经绷紧到极限。

        但还没等他看清楚对方究竟长什么样子,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声女孩刺耳的尖叫,紧跟着更多的袭击者从黑暗之中冲出来,对劫持商队的蒙面人发起攻击,短短不到两三分钟的功夫,简陋的营地便血流成河。

        所有企图反抗,亦或是有反抗倾向的家伙,都遭到无情的屠戮,唯有那些从一开始就丢掉武器跪在地上的得以幸存。

        精准、高效、致命、毫无怜悯之心……

        这些将自己严严实实包裹在灰色斗篷下的黑影,没有任何语言或是动作上的交流,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亲密无间的配合。

        他们就像一群没有任何感情的机器,即使收割了好几条鲜活的生命,情绪上也没有哪怕一丁点的波动,迅速抢过装满奥术水晶的小箱子。

        至于马车上别的货物,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毫无疑问,他们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令艾泽拉斯所有智慧生命垂涎不已的奥水水晶,为此不惜摧毁一切阻碍。

        借助营地昏暗的篝火,张诚终于依稀察觉到不同寻常的地方,比如说袭击者眼睛映射出诡异的红光,再比如说空气中弥漫的腐臭味道。

        尽管这股味道被更多类似防腐液的刺鼻气味所掩盖,但只要稍微留心一点,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

        “不要轻举妄动,活人……”杀死留着小胡子男人的黑影,发出一种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沙哑声音。

        “你们是谁?”

        张诚一边小心翼翼的试探,一边不动声色准备好了下一个法术。

        只要对方有任何威胁性的举动,他就会毫不犹豫用火焰冲击将其打下木屋二层阳台,拉开对自己有利的距离。

        毕竟亲眼见识过刚才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偷袭后,稍微有点警惕性的人都不会允许这样过一个危险分子接近,更不会让他有故技重施的机会。

        不过隐藏在深灰色斗篷下的家伙似乎一点也不在意,继续笑着用宛如指甲划过木板产生的嗓音说道:“我们是谁?哈哈哈哈!不得不说,你问了个有趣的问题,有趣到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

        原因很简单,外界对于我们有很多称呼,联盟管我们叫亡灵,就如同巫妖王所率领的天灾军团一样,他们憎恨我们、恐惧我们、发自内心渴望永远消灭我们。

        但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我们与阿尔塞斯那个混蛋是死敌,整个艾泽拉斯没有任何种族能够像我们一样,愿意倾其所有来完成终极复仇。

        至于部落,虽然他们暂时接纳我们的加入,但他们并不信任我们,甚至抱着审视与怀疑的态度,并且利用我们来牵制联盟的力量。

        我们自己则称呼自己为被遗忘者,效忠于黑暗女王希尔瓦娜斯……”

        听到对方自报家门,张诚原本就相当紧张的神经顿时变得更加紧张,甚至有一种先下手为强的冲动。

        要知道眼前这些拥有自主意识的活死人,可不是之前疑似“辛迪加”的人类盗匪,他们每一个都亲身经历过惨烈的战争,无论是杀戮技巧,还是心理素质,都远远胜过前者。

        尤其在受到巫妖王控制的时候,大部分被遗忘者的双手沾满了无辜平民的鲜血,内心早已被扭曲和黑暗的感情所吞噬。

        虽然现在恢复了清醒,但支撑他们活下去的动力从不是爱、希望之类的正面感情,而是对天灾军团,对巫妖王无与伦比的仇恨,为了这份仇恨,他们不惜付出一切代价,哪怕泯灭最后一丝人性和良知。

        如果不小心落在他们的手上,那么被当场杀死绝对是一种解脱,活下来的将会成为各种可怕魔法药剂、瘟疫、肢体改造的试验品,更倒霉的还会被从死亡中唤醒,成为被诅咒者的一员。

        作为一个曾经扮演过被遗忘者角色的玩家,张诚宁愿选择死亡,也不会选择成为亡灵的俘虏。

        更何况眼下的黑暗女王希尔瓦娜斯,完全把手下当做一种复仇的消耗品。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被遗忘者就是箭袋中的箭,她所要做的就是将这些箭一支一支射出去,直到彻底摧毁天灾军团为止。

        为首的亡灵无疑从张诚不断变化的眼神中察觉到了他的情绪,裂开令人作呕的嘴巴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看来你是个聪明的家伙,没有像其他活人一样,要么见到我们就发疯似的冲上来找死,要么尖叫着掉头逃跑。你好像很冷静,所以我建议你乖乖站在原地不要动,如此一来我便不必为了杀死你牺牲珍贵的手下,同样你也可以保住自己的命。要知道杀死一名法师还是挺麻烦的,不是吗?”

        “你觉得就凭几个活死人就能杀了我?刚才有人尝试过,但很可惜,他失败了,你们也不会例外。”张诚一脸淡然的回应道。

        或许是之前碾压般的战斗建立起了信心,也有可能是对亡灵的厌恶战胜了一切,总之他感觉到自己心底的紧张与恐惧正在迅速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冷静,完全不害怕对方言辞中透露出来的威胁。

        “哈哈哈哈!你觉得那些乌合之众的辛迪加盗匪能与我们相提并论吗?”

        伴随着不屑的大笑,黑影缓缓摘下兜帽,露出了一张宛如车祸现场般的面孔。

        尤其左半边那密密麻麻的缝合线,以及缝合处渗出的墨绿色粘液,宛如来自噩梦中的梦魇,相信光凭这张脸,就足以吓退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活人。

        当然,比起眼窝周围大片不停蠕动的白色幼虫,区区一张缝合脸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

        难怪被遗忘者在游戏中刚一出场的时候,即使身为部落一员,仍然与另外三个种族关系冷淡。

        恐怕除了阴暗的行事作风之外,光凭这幅尊容,连审美风格偏向粗狂的兽人也会嫌弃。

        看着如此“重口味”、“限制级”的画面,张诚只觉得胃口一阵翻江倒海,不久之前吃下去的晚饭不断上涌,随时都有冲出喉咙的可能。

        幸好,就在想要吐还没有吐出来的刹那,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十分有节奏的响声,让他迅速转移了注意力,紧跟着没过几秒钟便听到马匹的嘶吼。

        还不到三五分钟,林间小道远处出现了一条由火把组成的长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