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玄幻小说 - 施法诸天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四章 阴影之地

第二百四十四章 阴影之地

        “阴影之地亚夏?”

        张诚低声重复了一遍这个既陌生、又有点熟悉的地理名词,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惊讶。

        原因很简单,尽管在整个冰与火之歌故事中,几乎没有提及阴影之地,亦或是亚夏这座城市的名字,但实际上无论是阴影之地也好,还是亚夏也罢,都是人们口口相传最不可思议的地方,同时也是已知世界的最东南方和巨龙的诞生之地。

        据说那里常年被黑色的阴影所笼罩,根本分不清楚什么时候是白天,什么时候是黑夜,土地上更是长满了狰狞恐怖且不可使用的鬼草,很难种活什么像样的农作物。

        那里的水也呈现出一种难以置信的黑色,黑到即使在正午刺眼的阳光照射下,也不会反射一丁点的光芒。

        至于水里则生长着少数又瞎又扭曲的怪鱼,除了疯子之外,没人会想要吃它们。

        可以说在如此恶劣的生存环境下,几乎没有多少正常生命能够存活下来,甚至家畜还没等抵达真正的阴影之地,便会无一例外的死亡。

        人称“魔法师”马尔温的学士,曾经在一份报告中提到过,这些家畜的死亡很可能与黑色的河水有关,也许里边饱含了某些可怕的魔法与诅咒。

        而亚夏就是唯一座矗立在正常世界与阴影之地边缘的港口城市,完全靠过往商船维持自身运转,外来的商人带来粮食、奴隶、饮水,以便和当地人交换黄金和宝石,一旦贸易中断,饥荒就会瞬间爆发。

        虽然从自由贸易城邦潘托斯出发,得整整两年时间才能往返一次,途中还需要面对恐怖的风暴和海怪,可仍旧挡不住商人们追求财富的渴望。

        他们有的仅仅是为了赚取丰厚的利润,还有的则是为了购买一些其他地方根本买不到的特殊商品,比如说龙蛋。

        丹妮莉丝得到的三枚龙蛋,就是从亚夏这座传奇般的城市内购买。

        当然,以上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亚夏是目前冰与火之歌世界唯一一座没有确切发源历史的地方,尤其整个城市内所有的建筑都与参天塔、龙石岛要塞一样,都采用了类似的黑色砖石,如果有谁问本地人亚夏的起源,他们会告诉你这座城市在世界诞生之初便已经存在,直到世界毁灭的那一天。

        在亚夏,魔法从不是什么神秘莫测东西,这里生活着包括男巫、巫师、炼金术士、月咏者、红神牧师、黑炼金术士、死灵法师、云空法师、火术士、血巫、女祭司、夜行者、黑山羊、苍白圣童与夜狮的信徒等等一大批掌握着超自然力量的家伙。

        如果说冰与火之歌世界有什么地方还保留着大量魔法传承从未断绝过,那么一定非亚夏莫属。

        有段时间,张诚还冒出过想要前往亚夏,与那些魔法使用者交流学习的想法,可惜后来一直没倒出功夫。

        他万万没想到,在自己即将离开的时候,会突然出现一个自称来自亚夏的人,而且这个人还伪装成一名管家潜伏在自己身边接近半年之久。

        德里保持着小心翼翼的防御姿态,一边继续抽取塔底存储的能量,一边微笑着回应道:“没错!不瞒您说,我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参天塔,只是没想到您居然识破了它的真正用途,所以我才不得不冒险夺取能量,以防被您全部消耗干净。”

        “你要这么多的能量做什么?”张诚眯起眼睛似笑非笑的问。

        “抱歉,这是我的事情,与您无关。要是可以的话,能麻烦您稍微后退一点吗?太近的距离会让我感到紧张,相信您应该非常清楚,一旦脚下庞大的能量发生意外,结果会有多么严重。”德里不动声色的发出警告。

        很显然,他在利用一模一样的方式进行反击。

        这就好像两个国家都掌握着核武器,都能确保互相毁灭,稍微有点理智的人都不会选择向对方发起真正意义上的战争。

        不过很可惜,德里低估了对方的疯狂程度,更低估了一名把获取力量作为毕生追求人的可怕。

        只见张诚嘴角微微翘起,浮现出令人不寒而栗的表情,紧跟着将手中闪烁紫罗兰色的瓶子轻轻往前一抛。

        “该死!你怎么敢!!!!!”德里惊慌失措的咆哮道。

        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名平日里看起来聪明、理智的年轻人,为何会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难道不怕同归于尽么。

        也许他不太清楚水中蕴含的奇怪能量究竟是什么,可并不意味着不明白当两种截然不同的能量混合在一起,会爆发怎样可恐怖的意外。

        为了不让可怕的一幕在自己面前上演,他顾不得维持魔法仪式的运转,张开双臂试图接住从天而降的水瓶。

        看到德里略显笨拙的动作,张诚眼睛里闪过一丝嘲讽,猛地以自身为中心,像四周释放出刺骨寒冰。

        啪!

        眨眼功夫,方圆几米之内所有的东西都被白色的冰霜冻结在原地,德里自然也不会例外。

        趁着他无法闪避的刹那,张诚抽出挂在腰间的魔剑,噗地一声刺穿了对方的心脏。

        他这一击既快又准,再加上对方压根无法动弹,轻而易举便达到了目的。

        感受着胸口传来的剧痛,以及正在不断流失的生命力,德里瞪大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这么轻易的就被人干掉了,连一个强大的法术都没能施展出来。

        张诚没有急着把剑拔出来,反倒是掏出随身携带的手帕,替德里擦了擦嘴角涌出来的鲜血,似笑非笑的说道:“知道吗,你今天至少犯了三个足以致命的错误。

        第一,不应该太过于急切抽取能量,如果我是你就会选择一点一点的偷,这样做也许慢了一点,但却很难被发现。

        第二,你不应该在见到我之后还继续维持魔法仪式,那样做就如同一个靶子,我有好几种方法可以干掉你。

        第三,你不应该用能量爆炸来威胁我,因为我根本不在乎,哪怕整个旧镇被炸上天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莫非你觉得我会在爆炸中受伤、死亡?不,我保证无论爆炸范围有多大,都伤不到我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