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玄幻小说 - 施法诸天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爱情”的力量(上)

第四百六十七章 “爱情”的力量(上)

        联军撤退的是如此干脆,以至于怪物们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便已经关进城门拉起吊桥,做好了全力防守的准备。

        一切的一切就仿佛经过首先排练过无数次的表演,唯一能够证实战争惨烈状况的,就只有遍地的鲜血和死尸。

        注视着站在城头的马尔可,张诚突然毫无征兆的翘起嘴角,用只有自己才听到的声音喃喃自语道:“有意思,他肯定知道了什么。可究竟是什么呢?”

        就在他开始思索这诡异行为背后隐藏的秘密时,西妮不知何时来到身后,压低声音提醒道:“主人,德尔塔格尔·泽伦德正在找您。”

        “哦?什么事?”张诚头也不回的问。

        “不清楚。但看他的架势,似乎暂时不打算发起第二轮攻击,而是命令学徒们开始布置魔法陷阱。”西妮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她显然非常清楚自己的主人要做什么,整个人都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

        虽然背叛对于奥术兄弟会的内部成员来说,就像吃饭喝水一样频繁,可一旦失败,后果绝对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起的。

        “哼!这个家伙想要等明天天亮为碎魔晶充能。”张诚冷笑着拆穿了对方的小伎俩,随后轻轻摆了摆手:“不用去管他,继续按照计划,在魔法警报中留下一个后门。今晚过后,不管是德尔塔格尔·泽伦德也好,还是奥术兄弟会,统统都会成为历史的尘埃。哦,对了,我让你办的那件事情,办得怎么样?”

        西妮明显犹豫了一下,紧跟着下意识攥紧拳头:“我认为差不多了!那个可怜的白痴差不多已经彻底爱上我,并发誓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情。不过我不明白,他只是个不起眼的学徒,对整个计划能有什么用处?”

        张诚伸出右手,轻轻抚摸女学徒精致到极点的脸蛋,笑着解释道:“呵呵,亲爱的,千万不要小看学徒。

        这不是关于力量和施法等级的问题,而是一个关于信任的问题。

        只要一个人足够信任另外一个人,那么对方有有机会完成一次精准致命的刺杀。

        你知道曾经的北塔之主,红衣巫师莫凯是怎么死的吗?

        没有你想象中的法术决斗,也没有什么强大的魔法物品,仅仅是一把匕首,一把没有淬毒的匕首,轻而易举刺穿了他的心脏。

        持有这把匕首的人不是技艺高超的刺客,是一名可悲的、连施展一环法术都有点勉强的学徒。

        所以尽情展现你的魅力,我需要他一次新解决掉德尔塔格尔·泽伦德这个的麻烦。”

        “主人,我不确定他是否有这样的能力。德尔塔格尔·泽伦德非常小心,总是始终保持三个触发性防护魔法,即使被刺上一刀也不会当场丧命。”西妮完全没有理会在自己脸上作怪的大手,表情严肃的提醒道。

        事实上,自从她吸收了深海女王之泪变得异常美丽后,早就见过许多男性充满欲望的眼神,甚至有几个还试图通过魅惑法术和催情药水一亲芳泽。

        可惜的是,她不是那些从小就听着男人们奉承、赞美长大的漂亮姑娘。

        恰恰相反,她能获得今天的地位,凭借的根本不是什么美貌,是强大的野心和欲望,以及普通人难以企及的聪明才智。

        因此这些倒霉蛋,基本不是被狠狠利用,就是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西妮能感觉到,自己的主人与那些想要得到自己身体的男性不同,他仅仅是在欣赏自己的内在变化,就好像不少法师去欣赏自己的魔法造物,比如说魔像、法师塔、法杖等等。

        “别担心,我有一件强大的魔法物品,你只需要把它交给你的小宠物,他便能完成自己的使命……”说着,张诚从魔法背包中取出了在暴风城打造的破魔之枪。

        这把武器原本是他为了对付欲望女巫凯瑟琳特地打造,可正像有句话说的那样,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快,结果碎片世界发生的意外导致没能派上用场。

        不过现在,这柄专门用来猎杀法师的武器,终于要大放异彩了。

        “这是!!!”感受到破魔之枪所蕴含的可怕威力,西妮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她不是白痴,非常清楚一旦扣动扳机,那枚刻满了神秘符号的子弹能造成多么可怕的破坏力。

        破魔!

        施法者们最忌惮的特殊属性!

        任何一把武器只要沾上这两个字,其价值立马便会飙升几十倍!

        “记住!机会只有一次!务必确保他会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明白吗?”

        说完这句话,张诚便不再理会手下惊慌失措的模样,转身朝路斯坎军队扎营的方向走去。

        对于经历过无数次阴谋、刺杀、政变之类事情的他而言,根本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死亡更是不值一提。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内心之中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都已经彻底扭曲,不再被世俗的伦理道德约束。

        唯一能够约束他的,就是无尽疯狂与毁灭欲望下最后一丝理智……

        目送张诚走进最大的一顶帐篷,西妮深吸了一口气,飞快把破魔之枪藏好,来到一名年纪大概在十六七岁左右,脸上长满雀斑的男孩身边。

        她甚至都没有开口说话,这个男孩便红着脸,从怀里掏出一枚闪闪发光的红宝石戒指,结结巴巴的说道:“西……西妮!看我给你带了什么?一……一枚储法戒指!我叔叔亲手制造的!”

        “你要把它送给我?”西妮故意装出一副惊喜的样子,用两只含情脉脉的眼睛盯着对方。

        “没……没错!”男孩激动的点了点头。

        正处于荷尔蒙分泌旺盛期的他,根本无法抵挡一个美丽到极点,甚至还带着一丝魅惑能力的女孩。

        “噢!你真是太贴心了。但是我有一个不幸的消息要告诉你,我恐怕没办法再和你继续交往下去。因为你的叔叔,奥术兄弟会的最高首领——德尔塔格尔,强迫我今天晚上必须脱光衣服爬上他的床。抱歉,克利,你知道我没办法违抗他的命令。”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泪水便像断了线的风筝,不断从西妮那双美丽的眼睛往外流。

        “不!他……他怎么可以这样做!!我……我得找他谈谈!”被称之为利克的男孩愤怒的握紧了拳头。

        “别!别去!他会为此狠狠的折磨和虐待我!眼下唯一阻止他的方法只有一个,就看你是否愿意为了我做出一点牺牲。”

        “我愿意为你牺牲!哪怕是献出生命!西妮,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杀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