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玄幻小说 - 施法诸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零五章 骄傲的女祭司

第七百零五章 骄傲的女祭司

        “利益?现在的人类都堕落到这种程度了吗?”

        塔辛玛明显不太适应,或者说不太喜欢这种赤裸裸的谈话方式,整个人眉头紧锁,眼神中透露出毫不掩饰的厌恶。

        张诚笑着耸了耸肩膀反驳道:“不!这可不是什么堕落!

        恰恰相反,它撕下了所有伦理道德方面的伪装,让人类回归到最原始、最本质的竞争状态,而不是傻乎乎的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主人,是神明最宠爱的造物。

        你知道印第安人文明史怎么灭绝的吗?

        因为他们太天真,错误地认为欧洲殖民者是一群友善的邻居,甚至还在关键时刻帮助他们在美洲站稳了脚跟。

        但这些家伙是怎么回报印第安人的呢?

        他们挑起战争疯狂杀戮自己的恩人,掠夺财富和土地,最后还恬不知耻的设立了一个叫做感恩节的日子,一边纪念帮助过自己的印第安人,一边悬赏印第安人的头皮。

        直到印第安人的数量再也不足以威胁到欧洲移民的统治地位,屠杀才终于停止了。

        所以告诉我,你是喜欢前者那种表面上亲密无间,但暗地里却一有机会就捅刀子合作方式呢,还是更喜欢直截了当把利益摆在明处,让我们都知道彼此想要得到什么东西?”

        通过伦理道德来约束人类社会的思想和行为?

        听到这种古板的论调,张诚就忍不住想要发笑。

        也许在信息和知识传播速度相对缓慢的古代,这种社会结构勉强可以维持,但随着大航海时代的兴起,以及文艺复兴运动造成的强烈影响,导致许多人潜意识之中的欲望被完全释放出来。

        为了追逐权利欲财富,欧洲殖民者用近乎泯灭人性的方式,攻击占领那些军事技术相对落后的地区,甚至不介意大肆屠杀数以百万计的土著居民。

        可能很多人觉得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死亡的人口总数已经相当恐怖,但却很少有人知道从葡萄牙航海家达·伽马绕过非洲抵达印度开始,一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死在欧洲殖民者抢下的土著居民要比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加在一起多得多。

        但遗憾的是,文明与文明之间冲突的本质就是弱肉强食,强者哪怕擦破了一点皮都能喊得让所有人听到,但弱者哪怕被开肠破肚钉死在十字架上,也没有发声的权利。

        试问在这种残酷的现实面前,有谁还会相信伦理道德能够约束一个人的行为?

        别说伦理道德,许多时候法律都不能,唯一能够约束行为的东西是武力,压倒性令人感到畏惧的武力。

        只有当一个人清楚认识到,当自己做一件侵犯别人利益的事情会付出惨重的代价,甚至是死亡的时候,他才会从主观上产生立即停止的念头。

        塔辛玛明显感觉到了张诚语气中透露出来的讽刺,微微扬起下巴骄傲的回应道:“我们是太阳神的子民!身上流淌着神圣高贵的血统!绝不会向你们这些堕落者一样,甘愿化身成为贪婪的野兽。我可以跟你合作,但前提是按照我的方式。”

        “你的方式?”张诚惊讶的挑起眉毛。

        “对!我的方式很公平!你先提出自己的要求,然后我来决定你需要付出什么东西进行交换。如果双方都同意,那么交易就成立,如果有一方不同意,交易就作废。”塔辛玛简明扼要的阐述了自己的合作框架。

        不得不说,虽然她的思维方式与价值观十分落后,但脑子却一点都不笨,明白贸然与一个陌生人结成紧密联盟的危险性,因此果断选择保持自己的独立性。

        张诚眯起眼睛盯着对方,足足一分钟之后才点了下头:“没问题!按照你说的来!但在此之前,我需要你提供一些基本的情报。”

        “不!我刚才说过了,你想要得到什么就提出要求,然后我来决定你用什么东西进行交换。重要的情报,从来都不可能是免费的。”塔辛玛迅速回绝道。

        “该死!好吧,看来我好想没有第二种选择。告诉我,如果我想知道关于黄金之城的消息,需要用什么来作为交换?”张诚瞳孔内闪过一丝刺骨的寒意,马上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没办法!

        毕竟眼前这个保持着灵魂状态的女祭司,只不过是意识的投影,哪怕翻脸采用暴力手段,也无法保证能够获得相应的情报。

        现阶段除了忍耐,他实在拿不出什么有效的反制措施。

        “我想要一具身体!一句完整能够容纳我的意识和部分力量的身体!首先,她必须是女性,其次拥有印加人祭祀的血统,最后年龄不得超过二十五岁。”塔辛玛不慌不慌提出了要求。

        很显然,她非常的小心谨慎,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先对当前世界有一个大概的理解,而不是急不可耐摆脱那个囚禁了自己上千年的牢笼。

        毕竟牢笼囚禁了她,同时也保护了她,只有在确认安全的前提下,她才会选择离开。

        “可以!但这需要时间!”张诚无疑察觉到了对方的想法,飞快给出肯定的答复。

        “三十天!我给你三十天的时间!同时我可以预先告诉你关于黄金之城的秘密。但你要记住,要是三十天之后你没能兑现自己的承诺,那么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说罢,塔辛玛抬起手对着客房光滑的墙壁开始挥舞双手,嘴里念着一些生涩难懂的音节。

        短短几分钟的功夫!

        大片宛如干涸血迹一般的图画,开始一个一个填满整面墙,刺鼻的血腥味哪怕隔着好几米都能闻得到。

        还没等张诚从这些凌乱的壁画中找到什么线索的时候,女祭司原本稳定的形态便砰地一声炸裂开,随后重新凝聚成叶莲娜的模样。

        很显然,她耗尽了不久之前吸收的魔法能连,意识的连接被切断,只能暂时先缩回去。

        与此同时,叶莲娜的灵魂缓缓回到肉体内,猛地从地上跳起来,一脸惊恐的问:“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放松,我什么都没做,只是借用你的灵魂与那座雕像的主人面对面交谈了一会儿。来,靠近点,接下来我会赐予你渴望得到的东西,哪怕在无数超自然能力中也是相当靠前的灵魂之力……”

        话音刚落!

        张诚一把抓住叶莲娜纤细的脖子,借助嵌入颅骨的神器碎魔晶,不断强化已经灵魂中已经被唤醒的潜力,大概两三分钟后,后者就因为承受不住巨大的痛苦陷入半昏迷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