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玄幻小说 - 施法诸天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二章 复杂的灵魂

第七百六十二章 复杂的灵魂

        魂器!

        通过特殊方式杀戮来分裂自身灵魂的独特死灵魔法技巧,同样也是伏地魔敢于大胆宣称自己征服了死亡的根源。

        不过在本来的故事中,这个魔法一直被单纯的形容成残忍、邪恶,为此还给伏地魔扣上了不懂得“爱”的大帽子,仿佛他根本就不算是个人,也完全没有人类的思想感情。

        但实际上呢?

        实际上魂器是一种极为高超深奥的魔法,跟善恶根本毫无关系,仅仅是一种透过欺骗死亡规则来达到逃避死亡的目的。

        至于理论也很简单,那就是在杀死对手一瞬间,让死亡规则错误的判断死掉的是施法者本人。

        如此一来,施法者就可以被暂时排除在死亡规则之外,处在一种介于生者和死者之间的状态,直到有人直接毁掉魂器,否则即使将其杀死也能够一次又一次的重新复活。

        不得不说,发明者魔法的巫师是个天才,真正看透了隐藏在死亡表象下凡人几乎无法理解的伟大力量。

        但问题是,想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死亡规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起码除去黑魔王之外,根本没有其别人可以制作两块以上的魂器。

        但他却发现了一种全新的方法欺骗死亡规则,那便是在杀掉目标之前让对方处于一种极度痛苦、恐惧和绝望的情绪中。

        而这些临死前爆发出来的强大负面感情,可以取悦死亡规则,确切的说是吸引死亡规则的注意力,从而完成魂器的制造。

        ……

        退出冥想盆,张诚闭着眼睛默默回忆刚才看到的一切,最后笑着喃喃自语道:“原来如此,原来这就是魂器,这就是无处不在的死亡规则。”

        “伟大的主人,格兰杰小姐在客厅等候您多时了。”多比赶忙上前两步轻声提醒道。

        “没关系,让她再多等一会儿。你要明白,对于这个年纪的年轻姑娘来说,没什么比抱有强烈期待更让她们感到兴奋和激动的事情了。”张诚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紧跟着拿起对准一只笼子里的老鼠释放了致命的即死魔法。

        瞬间!

        可怜老鼠的灵魂就被活生生剥离,但遗憾的是他却并未成功制造出相应的魂器。

        很显然,在这场欺骗死亡规则的游戏中,杀戮必须是对等的。

        也就是说,如果施法者是人类,那么他就必须杀死人类才能制造出灵魂碎片,杀死其他动物并不能让吸引死亡规则的注意力。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这就是死亡规则的力量吗?”张诚摸着下巴,两只眼睛释放出异样的光芒。

        尽管刚才只有不到百分之一秒,可他却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无处不在的死亡,一种凌驾于所有已知力量至上的至高准则,哪怕是整个宇宙都无法逃脱最终的毁灭与死亡。

        当然,他还没傻到效仿伏地魔,分裂自己的灵魂去创造所谓的魂器,那样做简直就自我阉割没什么区别。

        要知道虽然表面看,分裂灵魂并不会影响一名巫师的施法能力,可实际上从分裂自身灵魂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走上了歧途。

        事实上,构成一个人的灵魂十分复杂,按照费伦大陆的理解,每一个灵魂都有凡性和超凡两种相互对立的能量构成。

        顾名思义,凡性就是凡人所具备的特性,比如说情感方面的喜怒哀乐,再比如说贪婪、欲望和冲动,所有这些结合在一起构成了凡人复杂和多变的灵魂。

        相比之下,被称之为超凡的那一部分,则是指英雄们在面对危险困难时,表现出来的无畏与勇气,他们会为了捍卫自认为正确的事情,爆发出连神明都为止赞叹的强大力量。

        只不过超凡的力量通常来说,被隐藏的非常深,唯有极少数人才能发现它,并利用它创造出一个又一个奇迹。

        据说在遥远宇宙的某个地方,有位疯狂的法师曾经试图将凡性从自身剥离,仅保留超凡的部分,让自己成为比众神还要伟大的存在。

        可结果却是,他的剥离后的凡性构成了一个又一个分身,最终在彼此互相厮杀中永远消失。

        到目前为止,张诚还从未见过有谁敢口出狂言说自己了解灵魂,即使最强大的造物主也不敢这样说。

        想到这,他不由得遗憾的叹了口气:“哎,看来在浩瀚的知识面前,我还是太无知了。”

        话音刚落!

        他直接射出一道解离射线,将包括冥想盆和里边的记忆统统分解成绿色的残渣,紧跟着抬起手打了个响指消失在原地。

        家养小精灵多比看到主人离去,赶忙开始打扫整个地下室遗留的垃圾和实验残害。

        与此同时,坐在一楼客厅沙发上等待多时的赫敏立刻站起身,举起手中的笔记兴高采烈地大喊道:“教授!我找到了!”

        “哦?你找到了什么?”刚刚传送过来的张诚抿起嘴角,饶有兴致的反问。

        “规律!我在这些看似杂乱无章的实验体中,找到了两点共同的规律。”赫敏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回应道。

        为了能做好这件事情,她最近一段时间都在拼命熬夜,以至于出现了严重的黑眼圈,整个人看去颇为憔悴。

        “说吧,我在听。”张诚端起茶壶到了量杯热茶,将其中一杯推到女孩的面前。

        赫敏端起来抿了一小口,然后翻开笔记用飞快的语速解释道:“您看,首先几乎百分之七十的实验体出现了良性变异,虽然很轻微,但血样检测表明随着时间的增加,这种变异会一直持续到某个临界点,而增加程度,似乎跟个体的主观意愿有一定联系。其次,我发现一小部分男性比其他人变化更剧烈,持续时间也更短,就好像突然间爆发了一样。”

        毫无疑问,她还不知道这份试验记录上用符号代替的名字,其实就是霍格沃茨的学生。

        “突然爆发?”张诚下意识接过来翻了翻,很快在脑海中与几个人的名字对上了号,其中一个正是在突变中意外死亡的倒霉蛋。

        而且他们都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共同特征,那就是学校里经常被同学欺负的受气包。

        如果赫敏的推断是正确的,这些试验体发生突变的根源,应该是来自外界刺激,亦或是内心之中积压不满与怨恨爆发产生的结果。

        这也就意味着创造之力,实际上是受到主观意愿和环境双重影响使宿主产生异变,或者说是强化自身能力的一种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