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玄幻小说 - 施法诸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一十八章 死亡的奥秘(下)

第八百一十八章 死亡的奥秘(下)

        有人说,没有什么比遇到一个拥有聪明头脑和清晰逻辑思维的疯子更可怕。

        如果有,那就是同时遇上两个。

        很显然,矗立在精神世界的虚影眼下就遇到了类似的麻烦,而且这两个疯子绝对有能力毁掉整个空间,毁掉存在了数千年之久的自己。

        就像有句话说的那样,没有智慧生命是不畏惧死亡的,哪怕是死亡本身。

        万物终结意味着虚无,意味着否定一切可能与存在,同样也意味着永恒不变的死寂。

        凡是有独立思想和智慧的东西,都会本能抗拒这样的结果。

        沉默了良久,这个代表了整个意识空间的虚影终于无奈的作出妥协,用一种略带虚无缥缈的声音说道:“我诞生于远古时代的埃及,是死亡之神阿努比斯创造了我。最初的时候,他只是把握当做一本单纯记录死亡名单的笔记,但随着记录的名字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我又被赋予了一项新的能力,那就是引导凡人的灵魂前往死者的国度。而正是这项能力,让我窥探到了死亡真正的奥秘,它从不属于任何神,也不会被神所掌控,神只是获得了它的一部分权柄。”

        “你是《死者之书》?!”张诚的主人格两眼瞬间放光。

        作为北美最高评议会的议员,他早就通过一些书籍和笔记得知,在这个世界上隐藏着很多具有强大力量的魔法道具和神器,《死者之书》正是最具传奇色彩的物品之一。

        相传,当年古埃及的死亡之神阿努比斯亲手撰写了它,并将其交给大祭司保管,用来保护死者,尤其是太阳神的直系后裔——法老陵墓的安全。

        可万万没想到,真正的《死者之书》并不像人们想像中那样,隐藏在埃及的某个角落。

        如此一来,浮士德那登峰造极的死灵魔法造诣也就不难理解了。

        “《死者之书》?不,这可不是我真正的名字。我真正的名字叫做《灵魂之书》,死亡只不过是我觉醒独立意识后,通过观察窥探到的秘密。怎么样,你们想要亲眼见识一下终极的死亡吗?”虚影不怀好意的询问道。

        “为什么不呢?”副人格微微扬起下巴,肆无忌惮展示着自己强势的一面。

        “如你所愿!”虚影单手抚胸略微欠了欠身。

        下一秒……

        整个光秃秃的树林开始发生变化!

        一时之间,这些原本就已经充斥着强烈死亡和腐朽气息的东西,全部都在以极快的速度化作虚无。

        短短几分钟左右,整个意识空间便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没有声音!

        没有光线!

        没有空气!

        更没有脉搏和心跳!

        甚至连自身还是否存在都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思维和意识在这种环境下开始变得淡薄、模糊,仿佛一下子什么都失去了价值。

        时间宛如陷入了永恒的静止状态。

        很显然,这就是传说中真正的死亡,万物凋零的终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几分钟,也许是几个小时,也有可能是几年、几十年、几百年……

        当第一缕苍白的光线照亮黑暗之后,虚影立刻迫不及待的追问:“你们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从中感受到死亡规则的宏伟与浩瀚?是的!你我无论怎样挣扎,最终都将步入永恒的死亡,谁也无法逃避。”

        “所以呢?你想要表达什么?或者说你在期待什么?”张诚的主人格似笑非笑的反问。

        “你没疯?”虚影语气中透露出一丝惊讶。

        “疯?我们为什么要疯?”副人格脸上浮现出讽刺的笑容。“你所谓永恒的死亡,只不过是站在狭隘角度分析得出的结论。事实上,生命和死亡原本就是密不可分的一对双胞胎,有死亡就必然有新生。一个世界走向死亡并不可怕,因为还有会新的世界诞生。”

        “看来这家伙没少用这招把人活生生逼疯。”张诚的主人格当面揭穿对方内心之中阴暗的小伎俩。

        很显然,对于大多数正常人来说,像这种直面终极死亡的体验,绝对会对三观造成极大的冲击,因此走向心里变态和精神分裂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要干掉它吗?”副人格舔了舔嘴唇,眼睛里迸射出强烈的毁灭。

        主人格稍微犹豫了片刻,马上摇了摇头:“不,没有这个必要。它还有利用价值,起码能让我们更加深入的理解死亡,学会操控这种无处不在的强大力量。但是现在,我们在这里呆了太长时间,是时候离开了。”

        话音刚落!

        两个完全独立的意识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马上不约而同最大限度释放出心灵异能冲击波,硬生生在封闭的意识空间撕开一道口子。

        “不!!!!!!!!混蛋!你们怎么敢!”虚影发疯似的大声咒骂,紧跟着用尽所有力量,好不容易才勉强把撕裂的口子合上。

        毕竟对于它来说,这个封闭的空间就相当于身体,一旦受到严重损伤,立马就有死亡的危险。

        不过很可惜,张诚已经听不到这些咒骂。

        回归身体的他,第一时间让副人格暂时回到休止状态,抬起头注视着坐在沙发对面的拉弗恩:“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不到三分钟!怎么样,你没事吧?”老人用不是很确定的语气试探道。

        “没事!我很好!”张诚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膀,同时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客厅内的座钟。

        从触摸书面到现在,一共过去了不到十分钟,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长。

        “很好?我可不觉得摸过这本书的人感觉会很好。浮士德那个家伙,最近越来越过分了,居然把这么危险的东西拿出来作为礼物送人。”拉弗恩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不用问也知道,他清楚《灵魂之书》究竟是什么,也知道这本书有多可怕。

        “别担心,虽然它造成了一点小小的麻烦和困扰,但总体上带来的好处还是很多的。对了,你专程赶过来,该不会就是要看看我有没有被这本书逼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