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玄幻小说 - 施法诸天在线阅读 - 第八百二十九章 热闹的早晨

第八百二十九章 热闹的早晨

        清晨,当太阳从海天相接的地方冉冉升起,为这个世界带来光明的时候,狂欢了一整夜的凤凰号终于稍微安静下来。

        除了极少数大脑仍旧保持着兴奋状态的家伙,还在与年轻美丽的女性和英俊的男性纵情声色,又或是聚集在赌场内发泄旺盛的精力,剩下大多数人都已经回到客房呼呼大随,等待第二天晚上更加血腥精彩的死亡搏斗。

        也许就像有句话说的那样,大部分人活着,无非就是在追求三样东西,食物、性和某种精神上的满足。

        而这艘豪华的游轮上,恰好能同时满足三者。

        尤其是像吸血鬼、狼人这类拥有变身能力的地下世界居民,往往能给那些的有钱人带来前所未有的刺激,所以凡是来过一次就会如同瘾君子一样疯狂上瘾,以至于面对普通人时完全提不起哪怕一丁点的兴致。

        老纳泽斯用实际行动证明了,现代社会中宣扬的那些所谓“善良”、“自由”、“平等”、“同情心”、“正义”等美好价值观,统统不过是一种伪装,一种自我欺骗。

        当维持维持秩序的力量彻底消失,人类立刻就会化身成为比任何猛兽都可怕的怪物,展现出内心深处最真实的自己。

        暴力!

        鲜血!

        杀戮!

        死亡!

        随着所有约束理智与伦理道德的枷锁被打破,人们才能够体会到其他任何娱乐场所都无法给予的心灵释放,才会成为这艘船最最忠实的客户。

        此刻,船上最豪华的客房内,睡了大概四五个小时的伊丽莎白终于睁开眼睛,挣扎着从柔软的大床上爬起来,瞪大眼睛看着铺满整个屋子的一百美元现金,以及一枚枚金光闪闪的第纳尔,捂着嘴惊呼道:“噢——上帝啊!昨天晚上太疯狂了!真不敢相信我居然会赶出这么出格的事情!”

        很显然,借助酒精的作用,她直接把所有赢来的钱洒得到处都是,然后在一片绿油油的美金和黄金上面,跟自己的男人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肉搏,把这几个月积压的欲望全部释放出来。

        其中有些解锁的高难度且极具羞耻性姿势,哪怕现在回想起来都会不由自主的面红耳赤。

        就在女孩试图从一堆差不多被撕扯成破布条的衣物中,找出一两件相对完整的先套在身上时,紧闭的房门砰地一声被踹开,紧跟着艾莎从外面走了进来,顶着两只宛如大熊猫一样的黑眼圈咒骂道:“谢特!你这个该死的小贱货,害得我一晚上都没睡好。”

        “我害你没睡好?”伊丽莎白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无辜眨了眨眼睛。

        “没错!昨天晚上你们俩折腾了整整两个多小时!而且还没有关窗!”艾莎没好气的抱怨道。

        “什么?!该死!”

        伊丽莎白赶忙转过身瞥了一眼右侧,果然发现有一扇窗没关紧,顿时露出羞涩的表情。

        尽管美国大城市的年轻姑娘向来以前卫开放著称,可她还是忍不住感到震惊和难为情。

        毕竟像这种极为丢脸的事情,不小心被陌生人听到是一回事,被自己最亲密的姐妹听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前者最多尴尬一会儿,很快就会过去,而后者恐怕会成为黑历史被记一辈子。

        “嗯哼!你现在知道不好意思了?”艾莎翘起嘴角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ok!这次算我认栽!作为补偿,我今天晚上帮你搞定一个帅哥,怎么样?”伊丽莎白两眼一转,立刻选择认怂并提出交换条件。

        “不,不,不,一个可不够,我要两个。”艾莎摆出一副饥渴难耐的模样舔了舔嘴唇。

        “两个?!”伊丽莎白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老天!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放荡了?”

        “还不是因为你们俩!告诉你,我现在可是洪水泛滥,必须要来点既激烈又刺激的才行。”说到这,艾莎扫了一眼杂乱的房间,用不是很确定的语气问:“对了,张去哪了?我怎么没看到他。”

        “不知道。他总是神出鬼没,就算是我也不清楚他什么时候会突然消失,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伊丽莎白颇为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好吧,你得理解像他那样的男人,忙碌总是难免的,但我们可以自己找点……”

        艾莎的话还没等说完,房间内的温度骤然开始下降,随后一道传送门凭空打开,面无表情的张诚跨过门槛从里面走了出来。

        与平时不同,他眼下浑身散发着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强烈压迫感,仿佛周围包括空气在内的一切物质,都开始慢慢衰老、腐朽、最终步入死亡。

        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逃脱!

        才短短几秒钟的功夫,房间内的两个女孩就忍不住开始颤栗,仿佛潜意识中有一个省劲不断在催促她们赶紧逃走,不然就会死。

        “哦,抱歉。”

        张诚无疑也察觉到了自己无意识中向外释放的恐怖力量,迅速尝试着进行控制。

        没过一会儿,恐怖的气息便消失不见,除了脚下踩过的地方之外,再也没有一丁点的异常。

        “亲爱的,刚才发生了什么?你……你好像有点不对劲!”一丝不挂的伊丽莎白赶忙用毯子把自己裹起来,两只眼睛流露出惊恐之色。

        “别担心,一点小问题,我已经解决了。”张诚亲吻了一下女孩的额头安慰道。

        毫无疑问,他并不想谈论自己才获得了的新力量,确切的说是操纵死亡规则的力量。

        经过数个小时在意识空间内的锻炼,他已经初步学会如何在有限的范围内,对死亡规则施加影响,使其暂时服从于自己的意志。

        这是一种极为强大的力量,比任何已知的力量都更加复杂且难以驾驭。

        最重要的是,凡是利用死亡规则都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远古时代,地球上的死神们为了支付代价,纷纷创造亡者的国度,通过大规模将灵魂转化为纯粹的死亡能量,来博取整个规则体系的青睐。

        相比之下,近代的浮士德则采用了更加直接粗暴的方式,杀死并献祭活人来支付使用死亡规则的代价。

        不过拉弗恩显然不了解这些,错误地认为浮士德每隔一段时间制造血案,是精神不受理智控制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