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玄幻小说 - 施法诸天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黑暗信徒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黑暗信徒

        “你感觉这支冒险小队怎么样?尤其是那个女人。”

        站在地下遗迹的最深处,张诚一边透过远程监视魔法观察对方的一举一动,一边问站在自己身后的幽魂,或者叫做用死亡规则与能量创造出来的特殊生命。

        “她很有潜力,主人。”幽魂用宛如来自扭曲虚空最深处的声音回答道。

        毕竟他之所以被创造出来,就是为了维持整个庞大迷宫的正常运转,同时挑选适合的人进入到最底层,去拔出那柄插在石头里的圣剑。

        张诚轻笑着感叹道:“是啊,她很有潜力。尤其是在遭遇突发状况后的冷静,甚至可以说是冷酷,简直让我有点叹为观止。你要明白,凡人很容易被情感和冲动左右,绝大部分时候根本无法保持冷静,作出一些对自己不利的冲动行为。这也是为什么,凡是能控制住自己情绪的人,往往更容易获得成功。不过让我好奇的是,这支小队似乎有一套自己的行为规范和准则。”

        “根据我这些天搜集的资料,这是一支相当有名的队伍。他们称呼自己为黑暗信徒,寓意为了力量和金钱什么都愿意干的疯子。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无疑是前些年他们接受一名复仇者,在一座海港城市内散布瘟疫,直接导致了整座城市死伤殆尽,彻底沦为一片亡灵的聚集地。”幽魂直截了当说出了自己知道的全部内容。

        要知道作为管理者,他不仅可以控制以及内所有的机关、陷阱和谜题,同样也能控制被安放在这里的怪物。

        所以剥皮怪们窃取的记忆,一个不落全都被他复制了一份存储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黑暗信徒?听起来他们似乎信奉了某位邪恶的神祇。”张诚摸着下巴露出感兴趣的表情。

        毕竟歌颂光明英雄的事迹实在太多了,多到他已经感到厌倦,也许是时候培养一位黑暗英雄,用另外一种方式来给这个世界带来一点小小的变革。

        幽魂明显还不具备复杂的情感,用冷冰冰的声音回应道:“不,主人,这个世界没有神,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发现神明的存在。所有供奉在神殿中的雕像,本质不过是凡人对于自己无法理解力量的想象。”

        “呵呵,神并不一定是具有某种超自然力量的强大生命体,也有可能是汇聚了无数渴望与执念的意识集合体。很多神话传说中,凡人都是由神明创造出来的,可真实情况是,有许多神明是被自己那些狂热的信徒创造出来。信仰是一种复杂的东西,有的人把它解释成为凡人与神明之间的交易,还有的人则认为它是一种能量,一种力量。但我觉得,神其实只是凡人对于自身最完美形象的幻想。他可是强大的,也可是弱小的;可以疯狂的,也可是理智的;可以是仁慈的,也可以说冷酷的。尤其是创造一个黑暗神明,要远比创造一个正义神明更加容易。毕竟跨过黑暗走向光明,是一条无比艰辛的道路,可抛弃光明堕入黑暗却非常容易……”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张诚语气中透露出那么一点点的兴奋。

        越是观察,他就越发现自己选择的目标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独特魅力,仿佛从灵魂深处散发着黑暗的芳香。

        这个女人既不是那种完全自私自利的邪恶之辈,也不是那种处在叛逆期的少女,凡是有主流价值观和道德观相违背的,都会觉得非常酷,并愿意亲自去尝试一下。

        恰恰相反,她懂得什么是善良,什么是爱,什么是正面的情感,但却毅然选择抛弃前者踏上了黑暗的道路。

        “那么您想要给她什么样的考验呢?”

        幽魂明显不会违背自己创造者的意图,开始计划着等这位试炼的参与者进入遗迹后,稍微给予一点特殊关照。

        张诚犹豫了片刻,很快漫不经心的吩咐:“就来一场友情与背叛的戏码吧。任何东西,总是有牺牲和付出才会显得格外珍贵。让她在力量和队友之间做出选择,看看她是愿意为了圣剑牺牲队友,还是为了队友牺牲圣剑。假如是前者,那么我认为她有资格成为一名黑暗信徒,不是吗?”

        “如您所愿!我会让她明白,成为真正的黑暗信徒需要怎样的觉悟。”

        说罢,幽魂弯下腰深深的鞠了一躬,随后整个身体迅速变得透明,最终消散在空气中。

        ……

        与此同时,距离遗迹入口远处的树林内,一场猎人与猎物身份互换的杀戮正在上演。

        作为肆虐了这片土地许久的剥皮怪,这次总算是遇上了难缠的对手,才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就有至少三个倒霉蛋掉进陷阱,被守候在一旁的冒险小队成员冲出来用石头和钝器活生生砸死。

        尽管坚硬的皮肤可以帮助他们抵挡锋利的刀剑,可钝器产生的猛烈冲击却能直接伤害到大脑与内脏。

        结果几锤子下去,再强壮的剥皮怪也会饮恨当场。

        凭借着钝器恐怖的杀伤力,原本数量就不是很多的剥皮怪很快死伤过半,带着恐惧逃离了遍布陷阱的树林。

        毫无疑问,这可是他们从诞生以来,第一次品尝到什么叫做失败,同样也是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伪装能力并非万能。

        只要对方保持精灵,指定一个行之有效的作战计划,完全可以制造十分惨重的伤亡。

        目送剥皮怪现出原形,宛如猴子一样连蹦带跳远远跑开,女人不由得抿起嘴角,冷笑着讽刺道:“这就是让无数冒险小队全军覆没的可怕怪物?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走吧,是时候进入遗迹,去寻找我们真正期待的宝物。”

        “如您所愿,我的女士。”射手故作夸张的弯下腰深深鞠了一躬。

        不过从那双充满敬畏的眼睛不难判断出,他实际上是有点畏惧这位队伍中唯一的施法者兼女性成员。

        因为剥皮怪全部藏起来的缘故,小队仅仅付出减员一名的代价,便抵达了辉煌宏伟,但却稍稍有点残破的遗迹入口。

        走在最前面的女人二话不说,直接迈步穿过昏暗的台阶,来到更加庞大的地下部分……